邪恶秘密结社股份公司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9月14日 21时00分

音响监督长崎行男说,有不少以东京之外的地方都市为舞台的动画,所谓“当地动画”。在给这些动画选角的时候,他想要启用现实中当地出身、能够自然纯熟使用当地方言的声优。如果声优在当地生活过,有一定年数的亲身体验,比如说在高中之前都是生长在那里的,那么这种亲身体验也会体现在他们的演技里。

但是,这么做会有种种难处。比如说,如果声优们说方言,是不是需要有第三人来判断声优的发音标不标准?另外,能不能凑够能够出演所有角色的当地出身声优也是问题。毕竟也不是只要当地出身就可以,如果声优不适合这个角色,也就没有意义了。

https://twitter.com/Kameari_Kanata

长崎这一想法引发了业界内外的响应。不少声优纷纷主动请缨,表示如果有自己故乡为舞台的作品,希望一定起用自己。

声优いずみ尚从去年起已经接受了多次以出身地为单位的试音,亲身感到,实践起来,大家都不容易。选角基本上是以县为单位的,可是就算是同一个县,南部和北部方言不同也是司空见惯。要和出身于舞台所在地或者附近城市的声优达成一致妥协,很费功夫。

https://twitter.com/Izumi_Hisashi/status/1040094944793260032

也有人认为,就算是当地长大的人,根据父母出身、年代不同,口音也会有所差别;更何况声优既然要用演技,再去追求什么“自然”云云,只怕也就成了痴人说梦。

https://twitter.com/kitamurasuzu/status/1040057341939314688

但另一位音响监督儿玉拓己却主张,就算发音和音调不标准,在当地的实际生活体验也会和别处有所差异。所以就算录音现场擅自决定该怎么配,当地出身的声优也足以给作品带来鲜活的气息。

https://twitter.com/Tkodaman/status/1040066081644208128


NHK 近日的节目里,介绍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名字就非常独特,叫做“邪恶的秘密结社股份公司”。

日本很多地方会推出“当地英雄”,模仿特摄和动漫画,打造专为当地设计的英雄形象,用来宣传教育、制作周边商品、刺激旅游消费等。

秋田县的当地英雄“超神ネイガー”是最知名的当地英雄之一,曾经在全国发行的杂志连载漫画、请到水木一郎和堀江美都子等知名动画、特摄歌手演唱主题歌。

九州当地英雄“急襲戦隊ダンジジャー”深受九州内外的特定人群喜爱。

这些“当地英雄”往往也会穿上皮套,在当地的庆典等活动表演短剧。

但是,在“当地英雄”数量增长的同时,很多地方却并没有经费和物力制作英雄表演中的另一个必需元素——反派。

光是制作一套服装,就要花费以百万日元计的费用。很多地方光是制作英雄就已经竭尽全力,实在无力承担反派的成本。但是,有了反派,就能够愈发烘托起英雄的光辉形象。

在这种矛盾之中,一位曾经打工做过皮套演员的年轻人笹井浩生挺身而出,决定——自己成为反派。

笹井开设了这家名为“邪恶的秘密结社”的公司,专门向全日本各地提供反派。成立只有两年的公司,目前已经拥有三十多个反派形象,举办了四百次演出活动。

不仅如此,考虑到当地英雄的扮演者往往不具备表演知识,“邪恶的秘密结社”不仅仅提供反派皮套和演员,而且还承担了台本制作、舞台演出、打戏设计等所有幕后工作,只为让这些外行英雄也能在舞台上焕发令小朋友们倾倒的光彩。

在新闻中,“邪恶的秘密结社”还分享了“反派的美学”。为了能让英雄看起来更加高大,反派在舞台上必须时刻保持驼背的姿势。当英雄自报家门时,舞台上的反派必须一动不动,好让观众的视线能够集中在英雄身上。

最重要的,还是反派将英雄逼入绝境的时刻——虽然受到观众声援的是英雄,但是让观众声援英雄的,却是反派。如果反派能够让小朋友们真的觉得英雄可能会输掉,发自内心地声援他,会场才会更加热烈。

虽然反派们的努力不会留在小朋友的眼里,但是笹井对自己的工作深感骄傲。他说:“不管是什么样的英雄,都能够衬托起来,这就是我们反派的美学。能让孩子们看得这么开心,就够了。”

笹井一个人创办的“邪恶的秘密结社”,在短短两年间已经有 40 名员工,生意发展得非常顺利。他意气风发地告诉记者,将来,不光是当地英雄,他还想和酷 MA 萌之类的当地吉祥物作战,振兴地方。

https://www3.nhk.or.jp/news/web_tokushu/2018_0831.html


前些天,推特上有一位专注于分享中东现状的网友 @7A22403246 介绍了日本动画《UFO机器人 古连泰沙》在阿拉伯语世界的人气,又有一位推特大 V こなたま称《古连泰沙》当年在日本太没人气,只好输出海外创收,却起到了意外功效。这一说法引发了猛烈非议,不少老观众力主《古连泰沙》播出时在日本也非常火爆,指责こなたま不懂装懂。

二者间孰是孰非,年幼无知的我下不了结论。倒是动画监督佐藤龙雄看到这场争论,抒发了一番感叹。

佐藤认为,动画也遭遇了近代大众史陷入的陷阱。毕竟《古连泰沙》已经是 43 年前的动画,现在的年轻人谈论这部作品,从某种含义上,可能和他转述自己儿时听叔叔们讲过的战争经历差不多。如果人们不重视动画,这种信口开河的说法成了通说,那今后再把动画特摄档案化的时候,就只会保留下来错误说法,那可就糟了。

佐藤在学生时代学习法制史时,老师曾经说过,民俗学和历史学等学科会不断出现新的主张,是因为古人喜欢“不管是什么东西总之攒下来”,所以就留下了发掘新资料的余地。而到了战后,人们却会因为自己的主观意见,觉得“这种东西没有留下的必要”“这种说法太扯了不值得留下”,抛弃很多东西,所以才平添麻烦。

如今的时代没有“攒下来”的库藏。所以当资料的所有人或者收藏者去世后,人们不会想“总之先攒下来”,而是“总之都扔了吧”。人们只能像是述说真相一样讲述自己记错了的事情,而后人又无法查清真相,只能去听这种错误说法、被它感动。

佐藤警告说,不管在哪一个领域,都应该留下“什么东西”“因为什么”“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的完整记载。尤其是日本 TV 动画黎明期的经历者正在接连离世,更必须“总之先留下”众多的证言和资料。至于要建立体系、将其学术化,等保留下资料后再说也不迟。

https://twitter.com/seitenhyohyo/status/1039848903611318273

封面: 《我要成为双马尾》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声优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