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画产业商业运作的基本(三十一)

电影发行公司干什么

Business|阿迪个人专栏2018年2月2日 6时10分

第四部分 电影事业篇

第二章 电影发行公司干什么

电影事业的三个基本环节,制作、发行、上映。制作阶段就不再多扯了,来看跟商务直接关联的发行和上映阶段。其中又为什么说发行这个环节是核心呢,因为这是个门槛的问题,壁垒的问题。

上回把电影这种手摸不着带不回家的东西,换成了有实体的商品来打比方,说制作相当于生产、发行相当于批发、上映相当于零售。制作环节就相当于去生产商品,哪怕是新入行的,且不说质量怎么样、产量怎么样,至少不会彻底生产不出来。影视制作所需的技术,自从七十年代行业崩溃后,随着各种人才流通已经足够普及了。影视制作所需的资金,现在也已经诞生制作委员会体制了。上映环节就相当于一个个摆摊卖货的门店,这个门槛也不高,比生产还容易。电影院也是,个体户也能开。

发行环节才是壁垒高,那个批发市场本身要是不存在,产品也都永远流通不起来了。买方去哪里,卖方去哪里,两方数量都那么多。每个人都各自一个一个打交道,一个制片厂跟一个电影院逐个交涉,这辈子就耗过去了。那就需要有这么一个场地或平台,大家有集中的条件。可是凭什么这个平台有公信力,凭什么大家会自然地集中去那里,这样的条件可不是说想有就能简单诞生出来的了。

电影的发行业务,总的来说工作可以就分为三类,三个步骤。第一个是买电影,第二个是卖电影,第三个是宣传电影。命名词的“发行”,仅字面意思来说,形象所指的主要是第二个,卖电影这一步,叫作发行电影。说发行环节是整个电影行业商务活动的核心,那么发行环节之中对商务起作用的核心在哪里,在后两步。也就是说商业成果的差距,在于后两步怎么做。

这时需要顺序换一下来说,第三步放在第二步前面来说。核心一个是宣传电影,一个是与上映阶段的契合。所谓“卖电影”这一步的精髓,就体现在发行阶段和上映阶段,如何高度地结合。所以发行和上映这两个环节,我们一开始虽然会分开讲基本,但最终还是要结合起来说的。

一个最给力的发行商,就是能够让电影在上映阶段,也引发出最大的商业潜力和效果。反过来一个电影即使在上映阶段,被提供的待遇条件都很优越,如果发行商不给力,那也是烂泥扶不上墙。那样的话剩下唯一能依靠的,只能是来自制作阶段的潜力了,也就是传说中的好片得好票房。

好片得好票房这样听起来应该理所当然的现象,平心而论确实出现得少,这个不需要我多解释。且不论什么算好片,这个问题是吵不出结果来的。哪怕假设所有取得过高票房的电影,都定义为好片吧,这以外也还是有大量“好片”。意思就是说,这每一个卖座作品之外,都能存在一大排内容上有大量共通之处,商业成果却相去甚远的“牺牲品”,牺牲到观众甚至根本不知道存在。不过反正我们这里说的话题是商业行为,还是老话,扣准无论作品自身内容如何的情况下,影响商业能力的外部要素。


从第一步说起,买电影。有三个问题可以说,第一是从哪买,第二是买什么,第三是怎么买。

第一,从谁手里买。如果是没有原作的电影那还好说,但就算是有原作的电影,也不是从原作者手里买。在决定拍成电影时,也就意味着原作者把这个作品的,电影化的权利卖出去了,然后电影化权利的持有者才能制作电影。

卖出去的当然不是作品本身,只是权利的一部分。电影化权利以外的部分,那是另外的事,任何人想交涉的话也行,再来好好分清楚慢慢谈。从电影行业的视角来说,跟原作者打的交道,全部都会在制作环节中了,后面发行环节和上映环节就已经没关系了。

所以发行公司从电影化权利的持有者手里买,那么谁是电影化权利的持有者。这个还要分时间阶段来说,上回已经说过电影的制作事业者的变迁,这回就好理解了。七十年代以前,电影公司普遍自己制作、自己发行的时代,那也就是自己从自己手里买,走个形式。不过从记账的角度来说还是要记清楚的,发行部门从制作部门手里买,以后公司整体公事公办制报表的时候再内部抵消就是了。七十年代后,那就是发行公司从各种制片厂手里买。再到现在制作委员会体制已经普及化,当然一般就是从制作委员会手上买。

第二,买的是什么。同样的,买的也不是这个电影本身,买的是权利。是发行公司,就买把这个电影发行到电影院去上映的权利,也只是这个电影的权利的一部分。那还有这以外的权利,比如以后把这个电影拿到电视上去播的权利,拿去制成影像软件也就是俗称的碟片来卖的权利。那照样是另外的事,照样是分开清楚,一个个来谈的。

第三,怎么买,注意了这里最关键的问题就来了。虽然自古以来俗称是“买电影”,但这个业务的本质已经逐渐发生变化了,越来越不是“买”了。为什么呢,最形象地说,既然是电影发行公司从制作方手上买电影,那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发行公司要付钱对不对。可是实际上现在一般是,发行公司不但在“买”的时候不用当场付钱,而且以后还要收钱。比如收发行手续费,这个以后说票房收入的分成结构时,还要再来详细说。

描述为“买电影”,这个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七十年代以前日本影视界的黄金时期时就这么说,另一方面是国外尤其是美帝也有这么说,所以现在也自然是延续下来的俗称了。七十年代以前的日本影视界黄金时期,虽然大型电影公司自己制作电影然后自己发行电影很普遍,但毕竟是整个行业的黄金时代嘛。电影的制作事业者照样多如牛毛,那就是需要发行的电影卖给电影公司。

现在的日本电影行业,发行公司进行业务时依然还符合“买电影”这个本质的,剩下的大体上是跟进口电影打交道的情况比较多。而且也不是一个一个电影这样买,是成批性质的。比如环球影业和派拉蒙制作的电影,在日本上映时,一律由东宝东和及其子公司东和影视发行,东宝东和把这个权利买下来了。

为什么现在日本本土的电影市场,电影发行方从制作方手里“买下”的业务本质变了,因为市场环境和分成结构变了。与其说是“买”电影,现在这个业务的本质应该描述为“签约”,签完了这个电影的发行方就订好了。合同里要说好很多事,当然了官话套话少不了,而重点的事呢比如约定了发行手续费的费率。但当场的资金流动并不是必须存在的,这是要等到以后上映结束了,票房收入的总额确定了,再来着手执行的部分。

从发行方的角度来说,这叫作谁牛逼谁说话。以前是发行方从制作方手上买,去找制作方说这个电影让我来发行吧,现在一般来说立场已经不是这样的性质了。而是,制作方委托发行方,请帮我们发行这个电影吧。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的,那一波日本影视业界的大崩溃中,不是裁撤的裁撤、破产的破产嘛。所以能活下来,而且还活到现在的,那一个个都是真的牛逼企业。人家硬气,电影行业的核心在发行阶段,然后这个阶段的业务只有他们来干。制作方你说你不爽了,不要这个了,换一家来发行,可以呀,反正牛逼的总共就那么几家。

所以这个本质在于,现在的日本电影业界的情况是有垄断的,虽然不是独家寡头垄断。为什么可以形成垄断,其实这里有一条,日本电影市场和美帝电影市场最大的差别。在美帝,是不允许同一家企业或集团,同时具备发行和上映两种机能的,而日本没有禁止。

发行环节和上映环节,是电影行业直接跟商务挂钩的两个,上面也刚说过了,精髓在于发行阶段和上映阶段高度地结合。在日本。可以允许同一家企业同时经营发行和上映,那可不就是牛逼的越来越牛逼嘛,然后形成垄断局面。何况七十年代初还来了一拨大清洗,撑不住的都挂掉了淘汰了。套用另一种角度的真理说法,那大概叫天下不容分裂,统一是历史大势。

从制作方的角度来说,要真的是符合“买电影”的本质,发行方当场就付了钱然后才把权利拿走,那也不好。因为这就相当于买断了,发行方已经付了钱,然后拿去发行到电影院里上映。票房收入无论是多是少,反正都跟制作方已经没关系了。这样一来制作方也同样容易懈怠,反正能拿到的钱已经定了,可能亏本的风险或许避免,同时赚得盆满钵满的可能性也丢掉了。如果普及了制作委员会体制的今天还是这样,那各种企业也就不会来特地参加电影的制作委员会了,不会专门从债券市场跑来股票市场玩了。

封面: 《夏目友人帐 陆》

© 阿迪 / Anitama

日本动画产业商业运作的基本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