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腰斩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20年1月15日 21时00分

漫画家小栗かずまた说,《游戏王》一开始是类似《魔太郎来了》的欺凌复仇漫画,人气不断低迷,到了即将腰斩的地步。就在那时,同一位编辑负责、在《周刊少年 JUMP》上刊登漫画《幕张》的木多康昭忽然厌倦,放弃连载。《游戏王》从而得以继续连载,补《幕张》的空位。在那之后,《游戏王》成了以卡牌游戏为主体的漫画,卡牌也获得了世界级的商业成就。所以在某种含义上来讲,木多康昭对集英社做出了卓著贡献。这番话是木多康昭以前说的。

https://twitter.com/kazumata_oguri/status/1215847045610655744


漫画家いそふらぼん肘樹的父母特别想向别人炫耀女儿是漫画家,便指导她在网络上的言行,说“你多发发给别人看了也不丢脸的推文”。可いそふらぼん却表示:你不要向别人介绍我,就不用丢脸了嘛。我就是这样的人。

https://twitter.com/hiziki3/status/1215109880886915072


漫画家コダマナオコ说,类似“百合作品不能出现男人”“BL 作品里不能出现女人”“少女漫画的主题必须是恋爱”之类的说法,会让对应类型中的漫画表现幅度受限、失去趣味。虽然她一个在百合里画男人的漫画家这么说,可能会被认为是在挑衅。

如果你出于个人兴趣,说“我受不了有男人登场的百合,所以不读”,那是你的自由。但コダマ希望不要把“有男人=不是百合”之类的论调当成类型的定义。

https://twitter.com/powder705/status/1216285436621930498


香川县议会正在推进设立“反网络、游戏成瘾症条例”,目前公布的条例草案中规定,未成年人每日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不得超过 1 小时。可想而知,这一条例引来了网络使用者的猛烈批评。

漫画家山本贵嗣回忆起,他自己上小学的时候,父母规定他一星期只能看一小时的电视(奥特曼和藤子动画),也完全不给他买漫画周刊之类的杂志。于是他为了弥补这一点,掌握了用过人的专注观察作品、加以再现、补充的技能,从而成为了漫画家。

https://twitter.com/atsuji_yamamoto/status/1215964508788678656


一位动画、上色承包公司的制作进行げきあつくん抱怨:为什么人们讨论业界的时候都只说动画人呢?世间明明还有上色和摄影等职种。上色的单价比动画更为低廉,摄影也是在享受不到福利的状况下给一塌糊涂的素材上特效的。

很多蠢货嚷嚷“粗糙感才是韵味所在”,只看得到表面上的画功好坏、不顾画作作为动画素材是否能用,交上来崩坏的动画。而拿着比那些蠢货更低的单价、在非常紧张的时间里给他们擦屁股的,就是上色。

https://twitter.com/reigi_anime/status/1216130443218538496

动画人、演出家奥居久明认为,人们可能并不清楚上色和摄影具体是干什么的。

奥居表示,就连动画人,一般人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身为动画宅、了解其中职位差异的,是极少数的人。只是人人上学的时候都画过画,比较容易想象画画的辛苦罢了。而知道分镜演出上色摄影编辑干什么的人,在看动画的人里能有 2%,就算多了。估计超过 95%的观众都会以为:“诶?动画人自己不上色的吗?”

https://twitter.com/gesoikuo

封面: 《魔法少女 俺》

© 谢枫华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