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CL》“the pillows”、天生一对

“the pillows”山中泽男谈《FLCL》主题曲创作(上)

Broadcast|izumi2018年9月21日 6时30分

提到前作《FLCL》,粉丝自然而然会联想起“the pillows”的音乐。两者的完美融合,堪称音画珠联璧合的典范。2000年推出OVA版时,“the pillows”演绎的另类摇滚,不知激荡过多少观众的心灵,他们的乐曲中包含着人类想肆意发泄满腔愤懑、积郁蓄势待发时,某种难以名状的狂野情绪。

熟悉“the pillows”进化史的乐迷们应当注意到,他们97年发行的第5张专辑《Please Mr.Lostman》,乐队的曲风与以往的音乐路线来了个180度的转变。乐队词曲创作兼主唱山中泽男称之为,从英国到美国的跨越。但若是要从89年“the pillows”成立初期5~6年间的艰难奋斗史回顾起,恐怕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绿洲乐队”风靡全球,山中也曾是迷弟之一,并受其影响,效仿写曲。相反、接触美国另类音乐,山中非常后知后觉。其实早在92年,“涅槃乐队”已在全球范围内颇具影响力(该乐队在91年发行的第2张专辑《从不介意》在“最佳公告牌200”拔得头筹),但起先,山中只对该乐队的名称有所耳闻,并不很控“涅槃”的音乐。那时,山中几乎都在听英国的音乐,在“电台司令”之后,他预感,英国已经很难涌现出好乐队了。不久、在找寻新目标的过程中,他与“另类音乐”结了缘。随后、又追本溯源补习了“小妖精乐队”。其间、山中的音乐灵感频频闪现,陆续不断创作了许多作品,《Please Mr.Lostman》便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至此,山中终于大致确立了自身的音乐定位。

据山中介绍,涩谷系的音乐告一段落后,“THEE MICHELLE GUN ELEPHANT”的摇滚曾一度席卷全球,与此同时,“Hi-STANDARD”的“硬核朋克”作为另一种文化现象、虽分属独立音乐、却创下骄人的唱片销售业绩。下北泽地区、山中认识的音乐人们,仿佛在一夜之间开始致力于摸索各自音乐的方向、感觉,山中他们也不例外。“the pillows”追寻的曲风,既不同于《Michelle》(披头士)那样舒缓的弹唱慢摇、也非“旋律硬核”。可以说,从《Please Mr.Lostman》奠定了富有“the pillows”特色的“浓烈感”。尽管当时他们签约的唱片公司并不看好,但山中就是死心塌地认准了浓重口味,绝不愿意妥协。再后来、就是99年前后与《FLCL》的彼此邂逅了。

OVA系列《FLCL》的主题曲《Ride on shooting star》,无疑为“the pillows”的履历增添了辉煌的一笔。回首过往,山中说自己当时正值对“提携创作”的过敏期,主要因为、此前时常受唱片公司方面的怂恿,接一些违心赚快钱的活,但毕竟不是真心想做的音乐,到头来,最最身心受损、受伤的还是乐队本身。

某日、山中走进录音棚,一眼瞅见桌上放着一摞画有机器人的画纸,心头立即闪过不详的预感。想必各位读者已经猜到、那叠就是《FLCL》的分镜。山中的头脑中的第一反应是,上头又给安排乱七八糟的破活了!

上世纪90年代,此类“提携合作”是各大唱片公司的主流盈利模式。不过,山中内心对此从来不敢苟同,不能理解这类“生拉硬配”意义究竟何在?往往搞得观众这边不买账、也令歌曲作者感到难言的尴尬与不快。况且、“the pillows”正一点点走向正轨,山中本想一口回绝,可细听之下得知,原来是动画片的监督鹤卷和哉喜欢“the pillows”的音乐,想请他们帮忙作曲。既然是来自熟悉乐队的粉丝的诚意拜托,性质可就大不相同了。而且,被欣赏自己的乐迷点名,山中的创作欲也所萌动。更让其欣喜的是,对方提出,除去主题歌,剧中还会用到“the pillows”过往的歌曲!突如其来的“温柔善意”,令受宠若惊的山中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在为《FLCL》写主题曲前、山中绝少看动画片,现在也一样。OVA版他也曾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说实话,没看明白。对山中而言,相当于看了一连串配上自己乐队歌曲的,前后逻辑毫无关联的MV串烧。虽然没看懂,但山中还是觉得很有趣、很有型,也从中能体味到一名男孩朝着未知的成人世界努力探索、成长、蜕变过程中所遭遇的种种困惑,而这点、恰恰符合摇滚乐的特性。举个例子,一般叙事类的歌曲会在歌词中出现诸如职场不顺、情场失意等具象描写,并在此基础上博取听众的认同、共鸣,而摇滚乐则属于另一种不同的思考回路。山中去美国巡回演出时,听到当地粉丝最多的表白是,虽然不晓得“the pillows”的歌词里唱些啥,但就是觉得听着让人超嗨。这或许便能解释“the pillows”的歌为何与《FLCL》的世界观如此贴合,也让山中体会到,监督真爱的重要性。

值得一提的是,当《FLCL》初版DVD的版税到账时,“the pillows”的乐队成员方才惊觉,那些钱居然能把乐队迄今为止欠的一屁股债全都还清还有的找零!于是乎,几个小伙伴不由得相视“奸笑”不止。

说起《Ride on shooting star》的创作,山中感叹自己当年真是“无知者无畏”,根本不了解鹤卷和哉监督在GAINAX所处的位置。最早、对方要求山中写类似“绿洲乐队”风格的《One life》,但由于彼时山中业已沉迷于另类摇滚无法自拔,便自说自话写成了《Ride on shooting star》。结果事后听说,他的举动打了鹤卷监督个措手不及,但鉴于歌曲本身很出彩,于是、监督推翻了前期已经做好的ED影像,从头来过,这让山中很不好意思。

但事实证明,《FLCL》要感谢《Ride on shooting star》的歪打正着。不夸张地讲,抽取任意一句歌词都有直击灵魂深处的穿透力。与通篇各种鸡血爆发的《FLCL》有着双剑合璧的默契。山中觉得《Ride on shooting star》比《One life》更贴作品的主旨。可见、正儿八经地“淘气捣蛋”,同样能带给人深切的感动。而这恰巧与山中的创作宗旨不谋而合。

提及音乐创作理念,山中属于100%旋律优先, 落实到具体操作层面,就是先写曲,因而,歌词不可避免会受到乐曲、节奏的限制。填词的审美取向,充分显示出山中性情中人的率真与任性,必要时,为了唱着顺口,他宁肯牺牲部分词句在语法上的排列,且配词时,不会仅仅因为发音押韵弄成一些无病呻吟的感慨,更不会选用自己看不顺眼的讨厌字眼。这批经过山中“面试甄选”的词语,汇集成他的“个人词库”,再根据每首歌的旋律走向,合成相应情境的歌词,后期再依照作词的规范调整成型,要不然,一味凭感觉,很有可能变成随便抓词瞎唱了。

客观上,《FLCL》不仅带动了“the pillows”在日本国内的人气,就连OVA版问世4~5年后乐队出访美国时,也有不少观众在场外候着,当然,山中他们清楚,很多粉丝是冲着《FLCL》动画来的。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当年美国售卖酒精的live场地是不允许21岁以下人员入场的,而《FLCL》的粉丝又大都是初中、高中生,所以,多数人只能在场外围观。有人赶来只为能看上他们一眼,有人想索要签名,在大洋彼岸、受到在日本都从未有过的待遇,令山中很是吃惊,当年盛传《FLCL》在美国很火,看来确有其事,而现在,通过大家在推特分享的视频也能领略到海外粉丝们的热情。

后来,时隔7年“the pillows”再次登陆美国,听众比过往增加3倍,大一点的会场票子全部售罄。山中在连呼看不懂老美的同时,不禁要感谢上苍的眷顾,原本、自己爱上了美国的另类摇滚,并因憧憬而效仿,而创作出的音乐成果居然能被美国的听众接受,简直如同童话故事一般,也成为激励山中想要创作更多好歌的动力。在此山中不忘感谢为乐队音乐事业打开局面的《FLCL》。


参考资料:

18年9月号《NewType》

封面: 《FLCL Progressive》

© izumi / Anitama

“the pillows”山中泽男谈《FLCL》主题曲创作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