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不能总让别人擦

从《高分少女》事件看日本漫画家与出版社间的关系

Business|酱牛腱2015年8月28日 13时00分

8月26日,SQAURE ENIX和SNK Playmore同时发表声明,宣布在《高分少女》侵权一事上达成和解,作品即将恢复连载与发售。日本网民们在庆祝喜爱的作品终将回归的同时也纷纷表示:

8/6收购,8/26和解,谢谢你中国!
看来被中国收购后SNKP改变了经营方针!
大腹便便的中国商人:“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当然月初成立喆元文化并通过Ledo Millennium收购了SNKP81.25%股份的东方星晖和顺荣三七(002555)这两位“中国商人”恐怕并不知道自己子公司的子公司的SNKP还在搅合这么一桩子事儿……


回顾事件

简单梳理一下整个事件:《高分少女》作者押切莲介老师号称编辑已经向SNKP取得许可,并在此基础上在漫画中多次描绘SNKP拥有著作权的人物和游戏内容→SNKP表示毛啊并没有人找过我们咱们得谈谈→谈崩撕逼发展到刑事案件造成漫画停载下架→和解。单从事件脉络上来看,最有问题的自然是明明没和SNKP谈妥却拍着胸脯和押切老师说版权已经搞定的编辑。但是从漫画家与出版社间的合同来看,这口锅实际上是需要漫画家自己背的。


谁的锅?日本漫画家和出版社的关系

有一个常见的误解是:漫画家是出版社的雇员,从出版社那里拿工资。日本漫画界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日本漫画家最常见的劳动形态叫做”个人事业主“,可以理解为我国的个体户,名义上和出版社的关系是对等的。漫画家与出版社的交易关系一般是这样的:漫画编辑部给漫画家发”请给我画xxx页漫画“的订单,漫画家通过把”完成的漫画“这一商品交货给编辑部获得名为”稿费“的报酬。这关系至少看起来是完全对等的。

我们可以看出,单从接单交货这个角度来看,漫画创作中的种种问题,包括涉及到使用他人著作内容的交涉,理论上是需要漫画家自己去解决的。当然,漫画家能去自己解决么?自然是不能的。我们知道漫画家都有点艺术家气质,即是意味着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基本是不如常人的(偏见),大家想想某几位拖稿的老师。不管怎样,无论时间上还是能力上,这些问题靠漫画家自己处理是很困难的。

举个例子,前一阵子有个新闻,以《巨乳学院》等作品蜚声世界,也为笔者个人所敬爱的松山清治老师,2008年的时候收到了自己母校代代木动画学院的联络,让他帮忙设计几个角色。老师心想母校嘛,而且是熟人来约稿,画就画呗。合同也没签,画完了就发过去,对方表示OK了咱给您付钱,您开个请求书(相当于账单)过来。老师心想请求书是什么鬼我活了几十年没写过这种东西好不好我上网搜搜看格式卧槽这一看就好费脑子要不过两天再说吧。这一过就过了6年,老师有一天忽然想起来咦代代木还没给我付钱呢,马上电话打过去。代代木说您当年不给我们账单我们怎么给钱啊,然后日本的财务问题时效一般是5年这也到期了。但是您给我们画了东西咱是承认的,之前那笔账关了,我们没法按稿费给您付钱,我们给您按“解决金”的名义把钱付给您如何,您拿到钱,咱也好做账。这本来是非常仁至义尽的方案,结果松山老师中二发作,“卧槽我给你画东西你给我的钱怎么可以不叫稿费?这是对漫画家最大的侮辱!”老师毅然 把这件事情发微博爆料寻求网友支援,等来的是对代代木一面倒的支持和老师本人被喷成渣。“代代木有理有节”、“业界希望代代木”、“松山老师胸部画得大胸襟好狭窄”等等不一而足。先不说老师犯二这事儿,你作为一个和出版社做生意的个体户,不签合同,不(会)开账单,不懂财务,还怒黑客户,很显然在能力和意识上,漫画家都对自己在工作交涉中所应扮演的角色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认识。押切老师是一样的问题,对于漫画创作他必须要负起责任,结果他自己不处理相关版权问题全交给编辑,交给编辑后编辑说啥就是啥,你哪怕确认一下SNKP的书面回信呢?但是并没有,责任意识上的缺失,是这口锅少不得要老师来背的最主要原因。


锅外有锅 出版社纵容漫画家的深层目的

看过一些描述漫画家和编辑间的文艺作品的读者可能知道,从外出取材到做菜洗衣暖被窝,编辑帮漫画家处理琐事似乎是自古以来天经地义的事情。虽然可以让漫画家集中于漫画创作,但是同时也助长了漫画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风气。出版社为什么要让编辑做这种经纪人一样的工作?实际上他们应该是有意无意地希望漫画家不把注意力放在经营上。有个很有意思的对比,欧美很多见的版权代理人制度,版权代理人会介入出版社与作者之间,处理版权、合同以及琐事等等问题。比如押见老师这次所遇的著作权交涉问题,如果有版权代理人的话,这就是他们的工作。那么日本为啥不这么搞?并不是没有搞过,然而全都被出版社无情碾碎。类似的还有漫画家工会,同样难成气候,因为抱团同样不受出版社待见。漫画家能做的不多的抵抗就是自己好好学习,或者成立事务所,以法人对法人就方便很多事情正规处理,然而这也只有某些成名漫画家可以搞,新人你弄一个试试?看你是不想在我们家混了。

说到底,出版社并不希望漫画家太懂,太懂了就会较真,较真后很多出版界,尤其是漫画出版界约定俗成的一些做法就会露出马脚,让一些出版社原本攥在自己手里的利益出现流失的危险性。前面提到出版社给漫画家发单求画连载漫画,这个过程其实是不签合同的,一般要到单行本的时候才会签合同。当然日本画漫画,如果是周刊的话,你画一年那收入也是超普通社畜几倍,很多新人觉得不签就不签吧不得罪金主。但是这肯定不正规没有保障,你已经不是出版社的雇员没有雇佣关系来保护你了,结果你给出版社做事儿连合同都不签,真要出了问题,没合同光靠口头协议,怎么调解怎么打官司?然而口头协议依然是漫画业界,或者说娱乐产业中的主流做法。举个隔壁的例子,不属于公司雇员的动画师同样也是个人事业主,同样也接活不签合同,加上可替代性强,穷得那是泪流满面。反过来说,也就是漫画业界日子还算好过(当然已经走了几年下坡路了),真要到存亡关头,第一个受到不正规模式反噬的受害者就是漫画家本人。出版社有意把漫画家往这个方向培养,正是希望在平时可以更为自主地确定经营方向,控制庞大利益不被外人分享,而关键时刻更可以将风险分散到漫画家身上来减轻损失。

当然,漫画家里也有很多有识之士希望能够改变现状,采取了各种行动。自立出版社不陪你们玩的斋藤隆夫老师;四处奔走联系政客,建立电子漫画网站寻求新平台的赤松健老师;恃才傲物正面硬钢要求出版社一定要正规签合同的佐藤秀峰老师(硬钢后被出版社扫地出门)等等,都在为争取漫画家应有的权益,唤醒漫画家自救的意识做出自己的努力。希望押切老师的这次事件,也能够再一次为漫画家们敲响警钟:有些事情该自己做就得自己做,不要太相信邪恶的资本家!毕竟,作为读者,我们总是站在漫画家一边的。

最后,让我们为《高分少女》的连载(即将)再开高呼万岁,希望动画项目同样可以恢复制作!

封面: 《高分少女》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业界漫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