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婧荦专访(四)

Anitama声优专访

Meeting Room|录音笔2017年4月11日 6时30分

——你在日本待了有八年,除了配音的工作还有什么其他类型的工作呢?

刘婧荦 基本上我在公司是属于专属的一个状态,没法去打工或者做其他的东西。如果说在声音方面工作的话,动画,广播,我在NHK做它的中文国际广播,还有一些电视的旁白,节目旁白,广告等等这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有的做了并不会打名字没法出来宣传,只有部分人知道,比较幕后。

——这次你是女二的一个角色,大家会通过她更广泛地认识你,你的理想期待是什么?将来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标?

刘婧荦 我觉得评价是别人给的,进这行我始终没有想做成一个偶像,我希望大家喜欢的是作品中的角色。在其中如果会有人说‘你的声音给了我力量’,就像我当初从《钢炼》里吸收的那么大的力量,如果我也能通过声音给一些人在某些时刻他们所需要的力量,这就是我这做这个工作最棒的回馈了。

对于未来,我希望之后能接触更多更好的作品,各种各样的角色,以及就像我之前说的其实一直想画漫画,现在也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在此让我打个广告吧!从今年(2017年)4月中旬开始,我将在集英社的网络漫画杂志《ふんわりジャンプ》连载自己绘制的漫画!题目叫做《教えて劉老師!2カ国語声優の日常》。在这个漫画里会讲到我从一个动漫饭到成为声优的故事,不过更重点的是日常感觉到的文化差异。毕竟我成为声优的过程在这篇采访里也差不多讲完了(笑)。声优方面就是继续踏实练功,希望能有更多的机遇能和尊敬的大前辈们过招,享受成长的过程。

——重点是这个是你的梦想,是你一直想做的职业,然后努力地去奋斗,让你的人生感到充实。

刘婧荦 对对对,我始终想要的是这个,像在《侍灵演武》的现场,我始终会感到紧张。在这之前我有在思考,我这么多年来在日本一个人努力,我是为了什么来日本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是我当初想要的么?前面没有任何人可以参考,也有感觉走不下去的时候。但这次在日文和中文两边都配了以后,在现场录音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就是我要的幸福,这么多年我最想要的就是这个。那个时候尤其是在日本现场录日文,客观来说就是一个配音工作,几个小时,但是我想要的就是这样和厉害的人们一起创造什么的瞬间,一个全身心投入,也会得到他人全力回应的瞬间。这是我觉得充实幸福的瞬间。当然人活着也不能光靠梦想吃饭。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付出了很长时间的辛劳和一些也许听起来挺悲惨的经历,比如孤军奋战的绝望,比如经济上的贫穷,但我还是很幸运的,因为这些东西至少在现在的时间点上,已经开始渐渐有了回报,可以说我真的是非常有运气。

——你在国内配音界里是比较特殊的一个身份,是中国人又在日本担任职业声优,后来还回国配一些比较重要的角色。现在国内有很多人在往配音这个行业去尝试,也有人从业余转成职业的配音工作室,你觉得像你这样去日本进行声优的学习的模式有没有复制性?

刘婧荦 我觉得完全没有复制的可能。虽然说我不能打击大家的梦想,但是我个人真的是幸运加成太多才能走到现在。我觉得如果是一个真正想用声音表演的人,现在在中国才是机会,有这么多的作品,但配音方面却还是大量缺人,这个时候你用母语去表达的优势全都能体现。如果说想去日本,就要想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尤其是现在日本的声优已经很偶像化,人多作品少。我觉得大家看配音表就知道,看来看去大家认识的名字有多少人,大家曾经记得现在却看不到的又有多少人。日本的新人很难出头,也有可能出头两三年立刻就消失了,这都是他们的现状。如果你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学习日文上,还不一定能够有成就,所以一定要想清楚到底要什么。不过这只是我基于自己这近十年的经历说的感想,你自己的人生一切还是把握在你自己手里。

在驻中国日本大使馆做个人演讲。

——国内的配音行业现在确实开始红火起来,但不少人都是从业余开始,之前也有很多都是靠自己摸索的,然后逐渐转为职业。你觉得国内这块整体来说在哪方面比较不足?

刘婧荦 不是不足,只能说不同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比如我以前喜欢的那些作品,现在当我懂了日文我再回去听才再次感觉出他们真的很厉害,后来我到了日本的现场,感触更深。虽然在现场众人里,我配的只是个小角色,但我亲自看到听到厉害的人是怎么干活的,怎么去用声音演绎角色,然后这种整体的流程和接触后的交流,让我特别受益匪浅。国内正在进行很多摸索,所有的方法都是方法,可能谁也不知道哪个一定就是对的。但是这个摸索的过程中会有新的发现和进步。

俗话说山外有山嘛,但是山外的山你能看到多少,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为了能看到山更多的景色,也为了找到自己的登山路,我也在不断学习,每次拿到新的配音机会都希望能比之前更强。有人对我说,你在日本过的那么惨,干嘛不放弃回国干,国内又能赚的多。可我还是比较想两头跑,这边的那座山我还没看全,还有很多能学到的东西,通过另一种语言去表达的时候会对母语的理解更加丰富和深刻。两种景色都可以看到,道路泥泞一点,但是我还是想两边都爬。

——之前说了这么多工作方面的,来聊点轻松的好了。比如现在你闲暇的时候还看动画么?

刘婧荦 基本不看了,进公司后都不怎么看动画了。

——那你如果要学习别人的配音的话,不看动画怎么了解?

刘婧荦 为什么渐渐不想看动画了,就是因为看动画变成学习状。看的时候会不知觉地想这块是怎么配的,那边是怎么配的,会分析声优配音时的现场情况,还有配音方式的选择。会有种职业病,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单纯地享受动画。

——那这样就让自己的兴趣变没了。

刘婧荦 对对,所以有段时间很痛苦(笑)。

——会不会有点后悔把爱好变职业?因为回过头看爱好,怎么看都是工作。

刘婧荦 是有点。后来我连游戏都没法玩了,最近真正放松的时候唯一玩的一个游戏就是《牧场物语》,因为没声,都是牛叫和鸡叫之类(笑)。其他的话,除非是离你特别远的那种,不然其他有声音的都会不自觉地代入职业。

以前有想过,要是爱好变成工作了那多好了,每天都能直接看喜欢的动画,还能赚钱,特爽的一件事。现在看到有人这样说的时候,我突然会想,也许你去做个别的工作,把这块当兴趣爱好,会更幸福也说不定。我真的这么想,以前的我会觉得把兴趣当工作是幸福的唯一正解,现在觉得不一定,各种生活都可以幸福,大家各取所求。

——主要是没有那种纯粹的乐趣所在了。

刘婧荦 是的,然后就会去找别的乐趣。

——现在闲暇时间怎么度过的?

刘婧荦 我以前闲暇的时间爱好是画画,但是现在漫画开始连载了这块也变成工作了(笑)。结果我的“兴趣”又少了一个,因为你喜欢的很多东西都可以联系到工作,整理了一下,真的没剩几个了。有阵压力大的时候我会去美术馆,接触不熟悉的领域,还是跟声音没关联的。另外比较喜欢去看舞台剧,这个是比较立体的,跟工作稍微有点距离,但还是会有些地方相通。好像现在能让我完全放下心思,沉浸到乐趣的没什么项目了。

——对于这种为了工作失去兴趣的状态怎么看?

刘婧荦 不是全部失去,是不能纯粹的享受了。变成了享受和产出同时存在,比如看到有人配的特别好的时刻,你会被有所震撼到,无法回到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的“帅呆了!不知道咋回事就是帅翻天了!”的纯粹的享受。而是在知道这是技巧或者在不由自主地去分析的同时,感叹太牛了,这么一种感觉。一辈子能遇到几次这样灵魂震撼的瞬间,会觉得很赚,这种心灵上的感动也是一种享受。

——那你自己有参与的作品会去看么?

刘婧荦 会,因为要总结学习一下。比如当初你配的时候是这样想的,然后配了两三个版本,但最后配音监督选择却不是你最满意的那个。这时候你就要看看他为何要这么选,这个效果放在片中会不会比较合。这种选择当然不是唯一,也没有谁对谁错,就看他的选择,和最后的整体效果,想想为什么。

——你会去网上看别人对你的评价么?

刘婧荦 对我个人的评价不太会看,但是对于配音的角色会去看。像我个人是那种看完什么片子不会特意在网上说,除非是特别棒再跟人推荐。我这样的人应该是有不少的,剩下喜欢在网上写评价的,要么是带着特别大的爱,就像我无法抑制的时候写出来的强烈推荐,要么是随便的一句感想。挑刺非常容易,当然有些是言之有物的评论类,这些分析的内容也是需要潜下心带着热情才会写出来的。随便一句短短的差评反而不需要多大能量就能写,但这短短的一句话,有的人会不在意,有的人会被影响。

另外主持有些活动的时候,repo的稿子会看的仔细一些,因为这种活动repo很多是粉丝写给没能来参加活动的人看的,写的人会在文里写一些自己所关注的点和感受,她记录了哪些点,觉得哪些部分印象深刻,会给我带来一些参考。

——那你从日本回国的频率高么?

刘婧荦 不一定,15年我回来的很少,也就两三次,16年工作多就比较频繁,像某个月就回了4次。主要还是因为工作,不会特意请假说想家回家什么的。

——你家里人会比较希望你常回来么?

刘婧荦 家里的人会想我,但倒不会要求我常回来。我爸妈可是当年就敢放我去日本做声优的(笑)。可能跟国内一些比较传统的家长相比,他们真的是很特殊的。这也是我的经历比较无法复制的一点。

——这些年,你家里人的支持对你帮助很大吧!

刘婧荦 对,帮助太大了,有时候我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都是家里给我的力量。像中国比较传统的观念是女生不要在外面奔波,最好是找个稳定些的工作。比如像之前我遇到不顺的时候,很多家长可能会说:你混的那么惨,又没什么前途,还不如回来,家里怎么样也不会少了你一口吃的,国内找工作也方便之类。这也是出于家长的关心和爱。但我的家人不会这么说,这也是他们很棒的一点,他们也不看动画也不懂声优是什么,但他们信任女儿,觉得女儿既然是自己因为喜欢选了这条路,那就支持吧。

其实我的父母可能曾经有什么想做的事,因为时代的各种原因未能去做,大半辈子就这样过来了。所以他们看到我很早就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还一步步地在努力去做,那何必不让她去做呢?

因此他们不是以普通的价值观来衡量我做的对不对,这一点对我影响很大,当初我比较惨的时候,如果说换一个家庭,喊我回来,我也有可能真的就放弃虚无的梦想回去了。但我爸妈当时就很简单,他们说什么行业最开始都不容易,都要努力坚持着,你要真想继续做就留着,要是不想了,还有家里人等着你。他们非常尊重我的选择。

我当时思前想后迷茫了很久,其实那个时候事务所的考核已经通过了。也就是说青二事务所承认了你的实力和未来性,但是以前完全没看到的现实这几年看得太多,自己反而无法相信自己了。最后想想也许是当事者迷吧,既然整个事务所的经纪人和工作人员都觉得我行,愿意接纳我今后一直成为青二的一份子。那就相信他们的评判吧,所以决定留下来继续努力一段时间。像16年上半年都没什么进展,但是后半年就有了《侍灵演武》这个机会,因为你等了,所以才有了,说不好因果的。

——感觉你爸妈是挺不容易的。

刘婧荦 嗯,很不容易啊,真的,你想他们还要挡住亲戚、邻里、同事的各种闲言碎语的压力。这些其实他们都不会跟我说,但我知道他们为我做的一切,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很棒的家长,为他们鼓掌!那今天采访也就到这边了,感谢您能接受Anitama的采访。

刘婧荦 (鼓掌)谢谢,也感谢Anitama给我这么一个机会,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够越办越好。

封面: 在NHK国际广播电台录制广播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刘婧荦声优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