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十六)

稀有生物 特技监督

SFX|永远的迪迦个人专栏5月19日 6时25分

第十六章 特殊摄影技术的神髓(后篇)


5、两班体制的基因变种形态

上回说了大规模使用特殊摄影技术的影片中,本篇班与特摄班分开各自作业的特有体制,两班体制的最基本概念框架。我反复强调,所给出的结构和具体例子说到底只是最正宗的那种形式,还有很多可以辨析的地方。如果要比喻成学校里上课的那种感觉,那现在的情况就不是“讲完这项内容了,开始讲下一个”,而是“同一项内容,浅的层次说完了,下面我们开始进入深层次范围的。”


第一点,两班体制不是一定按照字面意思的。字面说了这体制是两套班子,然而不是真的永远两套,这跟数字其实没多大关系。实际在现场作业的数量可以是两个,也可以是一个,还可以是三四五六个随便你。抓牢一个概念,这个体制的本质是什么,是在制作过程中,不使用特殊技术的部分和使用特殊技术的部分分开,本篇和特摄各自作业,达成一种专业性。本篇和特摄,这就叫两班,这是个概念上的数字,不是精确实数。

如果真去严格数实际在现场同时作业的有几个班子,光就哥吉拉电影来说,像初代《哥吉拉》就已经有三班了,后来恢复成两班。没有哥吉拉登场的电影中,一九六三年的《海底军舰》也是实际三班作业的体制。圆谷英二逝世后的第一个哥吉拉电影《哥吉拉对黑多拉》,当时整个东宝摄影所无论部署还是人员都一片大混乱的末日状态中,实际制作现场就是一班。但仍然属于采用两班体制制作出来的作品,就是有本篇监督也有特技监督,他们分开率领剧组进行作业,具体的作业内容也依然有各自的专业性,只是不能同时作业了,因为实际人员只有一班。像这样牵扯到具体作品的例子,具体发生了什么,到底什么情况下怎么制作出来的,都是以后要再来说的内容。

进入休止期后,八十年代平成哥吉拉再开,制作现场实际进行作业的基本上都是三班了。二〇〇一年的《吴尔罗・最珠罗・千年龙王魏怒罗 大怪兽总攻击》达到四班,二〇〇四年以全系列完结篇最终作的气势制作的《哥吉拉 最终战争》号称四班,实际达到六班。《新・哥吉拉》也号称有四班,至于实际到底该算多少,至少六班吧。其实都没有数清楚的标准,因为时代已经经过太远了,暧昧不清的部分更多了,外包现象也更庞大更繁杂了,所以《新・哥吉拉》不但有分监督、特技监督,往下还要有准监督、特技统括,往上还要再来个总监督。

还有奥特系列,就算是很早期的,初代《奥特曼》制作顺序的最初三集,《打击侵略者》《食虫草的秘密》《科特队出击》,按放映顺序是第二、五、三集,实际制作现场就是一班。《奥特赛文》的第二十一集《追踪海底基地》、第二十二集《人类牧场》,也是现场实质一班,这两集制作顺序与放映顺序相同。《归来的奥特曼》也制作顺序与放映顺序相同了,最初四集《怪兽总进击》《特贡大反击》《恐怖的怪兽魔境》《必杀!流星飞踢》,也全部是实质的一班作业。还有早在圆谷英二逝世之前就已经出现过的例子,圆谷制片厂的其他名作《快兽布斯卡》和《怪奇大作战》,甚至是全集一班作业。但是上面这些例子,依然全部还是分别存在本篇监督和特技监督,各自率领下面的班子进行不同的作业。


第二点,也不是一定要分两个监督,同一人兼任本篇监督和特技监督,这种情况并不算少见。平时主要担任本篇监督的人对特殊技术不精通,兼任特技监督可能有难度,但有能力担任特技监督的人如果有意愿反过来兼任本篇监督,听起来技术障碍就小多了。其实从根源上来看,本来不分什么本篇监督和特技监督,一个影片一个监督一个剧组,这才是正常现象吧,尤其以日本以外的比如我们以及洋人的视角来看。分班作业的体制为什么诞生了,终究还是因为日本出了圆谷英二这么个怪物存在,当初把特殊技术的方面研究得精进到专业过头了。

其实圆谷英二本人也尝试过兼任本篇监督,他一辈子最后没能实现的以《竹取物语》为题材的大作,早期构想就是这样。一九六〇年的战争电影大片《夏威夷与中途岛大海空战 太平洋的暴风雨》,圆谷英二曾经向本篇监督松林宗惠提出,有个本篇班的镜头自己想来亲自演出试试。松林监督是专门在战争片领域与圆谷英二合作的本篇监督,在监督中是与圆谷英二合作次数仅次于本多猪四郎监督的。这是个乘上战斗机的演员们对话的片段,结果按照松林监督对圆谷英二的演出的感想来说,“人物没有活起来。”于是圆谷英二自己也放弃了,后来也没有过亲自兼任本篇监督,这是特摄之神不堪回首的短板。确实年轻的时期圆谷英二做摄影技师,那时无论本篇的场景还是特摄的场景都有过,其实也还根本还没这样的分法,但那也终究是身为摄影技师按照监督的指挥来做,看来他自己来对露脸的活人演员进行演出时会棒读,哦不对,这里大概应该叫棒演出。这样彻底放弃了对本篇部分的演出,专攻于特殊技术的圆谷英二,对后来人也能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就是本篇与特摄分开作业的体制更加根深蒂固了,对再后来踏入行业的新人来说,这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先天存在的概念。

后世一人兼任本篇监督和特技监督,那也就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除了一人背负两个头衔之外,其他跟正宗的两班体制运作样式没什么区别。另一种就是跟前一条同时成立的,实际剧组人员中只有一个班子,监督也是一个人,只不过背负了两个头衔。当然这后一种就比较水了,算是个残疾版的两班体制。如果在这后一种的基础之上,连特技监督的头衔都没有专门挂上,直接就叫“监督”就完了,那这就确实是算作废除特摄影视特有的体制了。这也正是最近十年间奥特系列的状况,虽然也并不是彻彻底底废止啦,有过瞬间恢复或部分恢复的情况,以后再详细一点说。


第三点,还有另一种残疾版的两班体制,有名无实的版本。上回说过圆谷英二从开始发起现场实质的两班体制作业,到后来被外界认可有了头衔有了待遇,中间花了至少十五年,那个叫有实无名的状态。而两班体制扩散开来后,圆谷英二直接率领的东宝圆谷组之外,各种大到电影公司小到制片厂也就会学着来模仿,这之中又导致反过来出现了一种有名无实的版本。这种状态下,虽然是有个专门负责特摄部分的监督,甚至有在领着自己的班子摄影,但是本质的部分相比圆谷英二确立的那种两班体制,仍然是已经扭曲了的形式。

这其中到现在没有消亡的,满大街有名的就剩东映特摄,就拿东映的来举例子。第十二章中也说过了,东映在特殊技术方面属于后进生,最初有能力在这方面站住脚是靠挖了矢岛信男过来。后来矢岛信男创立分承包型制片厂,特摄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至今为止东映都在外包给特摄研究所负责特摄的部分,挂了特摄监督名号的就是矢岛,平成时代以来则是他的弟子佛田洋来继承。与特殊技术的本家东宝系相比,东映实行的体制至少有两条与正宗的两班体制本质不同,第一是根本没有什么包揽负责特殊技术部分的班子,第二是根本不存在本篇班和特摄班并行合作的实态。

第一条指的是,“特摄班”号称负责“特摄部分”的演出,但所指的范围根本不是原本的“特殊技术”。在东映这里所指的“特摄研究所”、“特摄监督”中的“特摄”,说到底只是最传统意义上的模型布景、操演、爆破等等这些,是一种永远停滞的概念,与圆谷英二所指的“特殊技术”是不等同的。这在以前辨析“特殊技术”和“特摄”这些用语概念时,多多少少也算提到过了,要东映方面真的完全理解也是为难了。在东映实际执行的体制中,使用特殊技术部分的实际演出作业,实质是多对象的分承包,尤其在现在技术越来越发展的数码时代,这个分承包倾向也就越来越严重。不但有特摄研究所的人分一部分,特摄研究所以外的外包厂也有分一部分,还有本篇监督也能负责一部分,以前也说过毕竟现在这时代完全不使用特殊技术的影视已经不存在了,什么监督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能搞。特摄研究所的“特摄监督”所率领的“特摄班”,在实际作业中的任务一直是停滞的,这意味着不但不是所有的,而且是机械的。

第二条指的是,在东映作品的制作现场,是特摄监督接过监督下的订单,根据监督的演出意图指挥拍摄特摄部分的场景。这跟其他的各种摄影监督、美术监督、音响监督的本质也就都一样了,动作监督也是这样。“地位对等的分班作业”这样的实态不存在,特摄研究所的人员,本质上也不过就是众多外部分承包作业者中的一部分,全部统一听监督指挥。最后强调指出来一点,看清楚了,在东映那边是叫“特摄监督”的,从来不是本家称呼的“特技监督”,这也有名堂,以后要说的。


6、稀有生物 特技监督

特技监督是什么,采用两班体制时负责特殊技术部分的场景演出的监督,这是一般形象可见的解释,但是这个头衔还有背后抽象不可见的份量。

首先是“监督”这个用语本身的份量,尤其是在那个影视业界的黄金时代,这个词还不像今天这么泛滥的时候。那个时代不但各大电影公司有自己的专属监督,而且成为监督的途径有明确的师徒制和练级过程,不是什么拍片的都能叫监督、敢叫监督。那时监督意味着大作电影的总指挥者的专用称呼,不能轻易叫监督,叫演出倒是可以的。像动画的演出家就只敢叫演出,没有叫监督的,这点在《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中也提到过。直到今天,像东映动画这样从大型电影公司的系谱中继承下来的企业,都有痕迹留下来。一个东映动画自己企划制作的每周播出的动画节目,没有监督,只能叫系列导演,权限比其他电视动画的监督弱,这对熟悉东映动画的人来说是常识,东映动画也只有在电影之中才有监督头衔。还有电视剧,对监督这个称呼的门槛也很高,现在的电视剧正常情况下每集的演出家也是只叫演出的,没有叫监督。你随便找哪个黄金档日剧试试看,要是撞着了监督两个字,那可能是撞上了东映电视制片厂的作品,这是只有老牌大型电影公司中才留有的传统。

然后“特技监督”,特殊技术的监督,这当初本来就是一个为圆谷英二量身打造的称号。监督虽难,但好歹还是一个群体的存在,而特技监督只有圆谷英二一个。而且以前我们也说过了,圆谷英二早在还在人世的时候,就已经被吹得过于神格化了。这样一个意味着云端之上的存在,导致敢继承特技监督这个称号的人也几乎没有,谁都得掂掂自己的分量,所以特技监督就更加成了稀有生物。特技监督是什么,采用两班体制时负责特殊技术部分的场景演出的监督,这个解释本身和“特技监督”这个用语,严格来说其实不是相等关系,而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如果一个人是特技监督,他当然是符合这个解释的,但如果一个人符合这个解释,他未必有资格称特技监督。

稀有生物特技监督,有史以来完全正统、正宗的,拥有特技监督这个身份的人,只有四个。重复一遍,我现在正在说的事情很重要,符合上面那个解释的人之中,能有“特技监督”称号的人不多,再又进一步,称过特技监督的人之中,完全正统正宗的特技监督,有史以来有且仅有四个人。初代本家特技监督圆谷英二,第二代本家特技监督有川贞昌,第三代本家特技监督中野昭庆,第四代本家特技监督川北纮一。就这些,多不得一个也少不得一个,而这四个人里现在还活生生的只剩一个了。


冠上“特技监督”的称号,至少意味着三点份量。第一点是名声和地位,你是“监督”了,整个感觉立马就不一样了,光是从嘴里发出这个音来,在别人耳朵里听着都印象和意义不一样了。要不为什么总说《哥吉拉的反击》的时候圆谷英二正式挂上“特技监督”的名号是大事件呢,不就是一个名义吗,实际在制作现场干的事本质不还是没变吗。对啊,只是名义产生变化了,但它就是不一样啊,不一样啊。第二点是范围和技术,你全权负责和掌控对象作品的“特技”了,圆谷英二的直系弟子能真正理解“特殊技术”这个词所包含的技术意味着什么,你真的有那个能力吗,这个称号你真的承受得起吗。第三点是权利,和本篇监督同等地位了,也意味着跟本篇监督同样地,能对作品的相关权利提出主张。这个就有点大人的事情了,意味着原则上,这个作品如果出现再次上映、电视上重播、销售录像带或光盘等影像软件,这之类的情况,跟特技监督也还是有关联的。而其他普通职员,摄影技师和照明技师等等人员,他们是属于一次性的,制作当时付完薪酬以后就再没关系了。

所以“特技监督”是比单单的“监督”更有难度授予,也更有难度接受的称号。圆谷英二当时作为史上最初的时候,从第一次实质从事特技监督的工作到真正有这个称号,花了十五年也不奇怪。有川贞昌第一次参加特摄班的现场工作是在一九五三年,第一次实质从事特技监督的工作是在一九六四年《奥特Q》的时候,或者严格来说电影方面是在一九六六年,第一次正式冠以特技监督的称号则要到一九六七年。还是圆谷英二钦点终于让他接受的,我说你行,你别说你不行。不过有川监督还是诚惶诚恐,“在老爹面前称特技监督真是太狂妄了”,他要求特技监督之上再挂一个新称号,特技监修,当然这意思就是还是要圆谷英二把关,哪怕只是形式上的。有川第一次完全从圆谷老爹那里接受“特技监督”名号的电影叫什么,《哥吉拉之子》,这点子是他出的。中野昭庆第一次参加特摄班的现场工作是在一九六二年,第一次实质从事特技监督的工作是在一九六九年,第一次正式冠以特技监督的称号要到一九七三年。中野监督是圆谷英二离世后诞生的第一位正宗特技监督,是在圆谷英二离世后那段时间,整个东宝内部各方面条件处于坏灭的环境下,成功撑起特殊技术的大旗的特技监督,不容易。川北纮一第一次参加特摄班的现场工作是在一九六二年,第一次实质从事特技监督的工作是在一九七二年《艾斯奥特曼》的时候,或者严格来说电影方面是在一九七六年,第一次正式冠以特技监督的称号则要到一九八二年了。这些单独的个人,以后我们都要来详细说的。

圆谷英二确立的东宝流体制最初变成电视节目形式的《奥特Q》,本来也是顺着思维写上了“特技监督”。以前只有电影的时候,也只有圆谷英二一个特技监督,而现在制作电视节目了,圆谷英二担任监修没法每回亲自上了,也就是说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圆谷英二以外的人承受一下“特技监督”的称号,虽然不是电影。这个承受后果会怎么样,直到初代《奥特曼》刚开头几集的时候,也还是写作“特技监督”四个字的,但很快高野宏一特技监督就还是承受不住了,自请头衔降格,写作“特殊技术”。之后昭和奥特系列就一直没有头衔叫特技监督的存在,即使实质上做的的确是特技监督的工作,但还是写作特殊技术,到《雷欧奥特曼》起改写作“特摄监督”。越是曾经近距离受过圆谷老爹熏陶的人,越深刻地理解“特技监督”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那是圆谷英二继承者的象征。直到《迪迦奥特曼》的时候,当时已经年过花甲的高野宏一才终于心安理得地接下了“特技监督”这四个字,同时接下的还有“监修”,所以第一集的职员表中高野监督占了两个位置。我很想知道除了我以外,有没有人也对第一集的标题有过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啊,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到用醍醐灌顶这样的私货味措辞呢,因为醍醐的日语发音就是大古。

上回结尾说这章要把特技监督四个字研究个底朝天,但是很遗憾字数还是不够塞。现在的情况是见底了但还没朝天,往下一个话题是这种体制和这个称号为什么现在逐渐消失了,下回见。

封面: 《剧场版 银河奥特曼S 决战!奥特十勇士!!》

© 永远的迪迦 / Anitama

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