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动画?放卫星的是你,爆肝的可是我们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9月9日 21时00分

9 月 6 日,Netflix 和 PRODUCTION I.G 宣布设立共同项目,制作世界首部 4K HDR 手绘动画《Sol Levante(旭日)》。这一共同项目,是预见今后 4K HDR 动画制作将会进入正轨而开始的尝试。

https://www.production-ig.co.jp/hotnews/2019/090601

(虽然在《旭日》之前,已有号称 4K 画面的动画在国内播出,但是日本动画界似乎并不知道其存在,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无人提及该动画。)

这一消息公开,日本动画界为之沸腾,盛赞网飞爸爸是天,IG 技术爆炸……的人,我一个都没看见。

看到新闻的业内人士,几乎都在骂娘。

动画人福田纪之对这则新闻的评价,言简意赅:

要人命啊。

https://twitter.com/fukudanoriyuki/status/1170242807782498305

在质问箱里,福田进一步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要把 4K 画面画得细节鲜明,交给 CG 和数字技术就行了。而 IG 却要人用手描,这就让他不得不产生疑问了。即使说用数字技术做辅助,也不可避免要提升作画的报酬。在报酬提升幅度没有明确之前,他无法认可这一尝试。

https://peing.net/ja/q/67b3991e-badc-438d-a79c-da3f67487b48

众所周知,即使在现行体制下,大多数动画从业者付出的劳力和收到的回报也远远不成比例。而将画面提升到 4K,意味着各部门的工作时间和强度要比现在更提升数倍。这让从业者如何不担忧报酬问题?

动画演出家山崎茂便表示,如果要做 4K,那酬金也得给 4 倍才行。就算涨到 4 倍,划不划得来也是个问题。

https://twitter.com/sigyaman/status/1170246449281417217

动画人都竹隆治则担忧,可能会有公司,因为看到“IG 在这么干”,所以也不提供充分的预算,就要自己公司也这么干。最可怕的是,他觉得自己还真可能会碰到这种要求。

都竹认为,那种动画,就算一个镜头的单价是 4 万、5 万日元,都可能不划算。而 IG 是用多高的单价制作的呢?虽然他是想画画、觉得画画开心才从事这份工作的,但是画 4K 真的会开心吗?他怎么只觉得会受罪呢?虽然他赞成扩大表现和技术的幅度,但是希望那种东西千万不要成为“标准”。

如果有动画人能画出那种画面,都竹希望他们的年收入不止一两千万日元,要大赚特赚,带动整个业界收入水平上升才行。

https://twitter.com/RyuckTBC

如果一家公司真的下定决心要进军 4K 作画,那么他们需要付出的投资,可不仅仅是给动画人的报酬而已。

动画人まざきけい提问:虽然他不是很懂,但如果 4K 分辨率成了标准,那现在的数字作画工具无疑全都要变成废品了。数字作画的动画人对此怎么说呢?《日经 CG》曾经提到过,能实时播放 4K 工程文件的专用电脑至少也要 5000 万日元起。不知道现在要多少钱了。

https://twitter.com/GSX750S1/status/1170413682779541506

硬件设备的更新换代至少用钱就能解决,接下来的这道门槛,可要高得多了。

动画人清积纪文知道 IG 从以前就在摸索 4K 化。他表示,如果生搬硬套地学他们搞 4K,那可是会分分钟完蛋的。技术知识暂且不提,如果没有切入 4K HDR 这个媒体的具体视野(企划),只觉得把现有的画面画得更大就行,那就没有转移到 4K 的意义了。

顺带一提,如果有人用现行的普通预算和体制,要求你“只要交 4K 的画面就行”,这种人根本没话可说,要对他们多加小心。因为到最后绝对不会“只交画面”就完事了。如果对画面设计没有视野,那还不如“平滑放大画面”——放大画面也不是“只”放大就行了,重制母带也需要技术和时间。

用以前的例子打比方,这些人就好比是“用 16mm 胶卷的电视剧预算要你拍 35mm 的影院电影”的人,“想把标准长宽比用纸的上下边裁掉就做出宽屏画面”的人。以前就是有这种完全不懂的人,觉得电影和电视剧的差别“不就是用 35mm 的胶卷拍而已嘛”。清积认为,这样的人,如今也依然存在。

https://twitter.com/info_nekomataya/status/1170255664871923712

再说下去,可能有人要怀疑我在指桑骂槐了。

虽然业内人士普遍胆战心惊,但是屏幕分辨率的提高终归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动画界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个问题。

《旭日》作画技术监督江面久,从昨天开始在博客上连载自己探索 4K 动画的尝试过程。在博文中,他强调了 4K 动画的必要性。

江面在 2014 年就试着画出了 4K 图像。然而,自那之后 5 年,开发新技术的项目,就像只知道张大了嘴等饭的雏鸟一样,一味地等待着,始终没有进展。新的事物,只能靠自己、自己和同道们,主动自发地去推,才会动。

江面认为,主张“动画不需要 4K”的人,思考方法和他不一样。他关心的,不是“4K 对动画如何如何”,而是在世界的画面技术标准正在转移到 4K 和更下一爱技术的社会中,动画制作产业要怎样才能幸存。要怎么做,才能让动画在 4K、8K 的时代仍然焕发魅力,拥有现代性,而不是整个产业都被请进历史博物馆。

分辨率提高了,画面的内容也会随之变化。动画产业在电视信号高清数字化时应该已经学到这一点了。再往前追溯,早在 16mm 胶卷退出历史舞台时就应该学到了。

为什么当时学到的东西,到了 4K HDR 时代就不能运用起来呢?

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缺乏学习能力,每次每次都要一直说一样的话呢?

江面认为,要亲自动笔画一画 4K 的图,非常容易。他 2014 年就做得到的事,在设备发展了的现在,没有道理做不到。至于去不去做,就取决于个人了。

http://log.ezura.asia/?eid=2311

仰望星空,关注业界整体发展的人,固然可敬;但指出眼下问题的人,同样必不可少。为了在新的时代继续幸存下去,动画界必须面对已有的和全新的种种问题。这或许是一场不得不接受的挑战。

至少,希望他们不要将从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从业者待遇问题,带到 4K 时代。

封面: 《魔法少女 俺》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业界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