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店不卖黄书了,意味着什么?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1月24日 21时00分

7-11、罗森、全家三大日本连锁便利店相继宣布停止贩卖成人杂志。在 1 月 21 日,7-11 和罗森宣布这一决定时,全家还声称“没有停止销售的方针”,然而只过了一个晚上,1 月 22 日,全家便改口表示自己也将中止贩卖成人杂志。夕令朝改的“高效率”令各地店主都感到困惑。

虽然这些便利店给出的理由都是“打造让女性也能安心购物的环境”“迎接 2020 年奥运会、残奥会之际的海外游客”,但不少论者都指出,便利店之所以放弃曾经“不可或缺”的成人杂志,其根本原因还在于,成人杂志越来越卖不出去了。

可以随时买到黄书,原本是便利店的一大卖点。然而有了充斥着不要钱的色情内容的互联网,便利店里的色情书籍已经不复拥有以前的魅力,反而只会招来批评;滞销书籍退货耗费的人力物力也是不可小觑的成本。面对时代变化,便利店改变对成人杂志的态度,也并不奇怪了。

竹书房的销售竹村响便说,这种所谓的色情杂志是真的非常难卖了,以至于连竹书房都已经不出了。这让他感到了世事变迁。“再见了色情书籍,一直以来谢谢你了便利店。”

https://twitter.com/pinkkacho/status/1088240864764129280

1995 年,由于竹书房发行的写真集《きクぜ2!》尺度过大,时任社长高桥一平曾经遭到警方逮捕,并以“贩卖淫秽图像”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三年。

曾经出版的书籍黄到老总被判刑的竹书房都不再推出这一类书籍,这真是非常有说服力了。

然而,明明是“卖不出去所以不卖了”的商业决定,便利店却偏要拉“女性”“外国人”的大旗做虎皮。这便让不少批评者怒不可遏,认为便利店此举侵犯了表现的自由、践踏了女性阅读成人书籍的权利。

再加上,原本,便利店便基本不会贩卖出版社标注成“成人向”的书籍,而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将(出版社眼里)面向全年龄人群的杂志分类成“成人杂志”。出版界和“表现的自由战士”们原本便对便利店的这一分类心怀不满,这一次更是大力反对便利店将“成人杂志”的定义扩大化,担忧非成人漫画中的性描写因此受到限制。

两派人马吵得声嘶力竭,却有人从便利店的这一决定中看到了希望。

网友ぴよぴーよ便说:既然便利店不再卖色情书籍了,是不是就等于说,可以期待《快乐天》的关键部位修正从便利店杂志标准的完全涂白变成非便利店杂志标准了?

https://twitter.com/piyo_p/status/1087482650749632513

虽然我从来没有看过《快乐天》杂志,但是各位读者或许曾经注意到,和其他一些因为我从来没看过所以举不出例子的色情漫画杂志不同,《快乐天》等部分杂志的封面上,并没有“成人向”的标志。

“成人向”标志

这些不打标志的杂志,就是上文所说的“(出版社眼里)面向全年龄人群的杂志”,俗称“便利店杂志”。为了能够在便利店贩卖,这些杂志的限制要比一般的色情杂志格外严格。

成人漫画研究家稀见理都解释说,比较广为人知的便利店修正标准,除了器官完全涂白(或者完全马赛克)之外,还有很多。比如说封面上的人物不能只穿内衣(但是泳装就可以)、也不能穿水手服(不知道为什么长袖校服就没问题),内容(因为要摆脱儿童色情的嫌疑所以不能画贫乳)和色情的比重也有限制。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标准。

这个标准是出版社根据各家连锁便利店自己的内部规定和各种法规提出的模糊要求,长年来构建(补充)出的一个自主规制的标准,并没有明确文本。而随着便利店不再贩卖色情杂志,这种自主规制失去了意义,历史或许又将改变了。稀见希望大家能够关注这一方面。

顺带一提,Comic Market 对同人志提出的修正标准是 18 禁、也就是在书店卖的成人漫画杂志的标准,所以和这次的新闻没有什么关系。同人志作家还是要继续遵守一贯的要求,参考在书店卖的漫画。

https://twitter.com/kimirito/status/1088209722321170432

封面: 《这个美术部有问题!》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杂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