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CL》“the pillows”、互为灵感

“the pillows”山中泽男谈《FLCL》主题曲创作(下)

Broadcast|izumi2018年9月26日 6时30分

接下来聊聊剧场版歌曲本身。相信看过OVA版的观众,对剧场版《FLCL》的主题歌由“the pillows”领衔创作,不仅不会表示异议,还会觉得十分顺理成章吧。可是,这一回的工作邀约、对于“the pillows”山中来说,却有那么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觉,以至于受邀那一刻他居然激动地感出了“やったー!”“よしっ!”(太好啦)。

山中早就听闻“《FLCL》有望再开”的传言,可这之后老长一段时间,他这边却从未没收到过来自动画制作方的任何消息,山中暗自思忖,“人家莫不是终于变心了吧”。尽管心头存着“想当初OVA版时、对咱家作品那般热情似火”的小小幽怨,但听说负责此次剧场版制作的不是GAINAX,监督也并非鹤卷和哉,因而,吃惊之余多少也能想得通。正当山中无奈忍受着心头那股莫名神伤与失落之时,情况却急速反转,制作方主动询问他是否有意接单?于是,山中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既然是度身定制,对方自然会提出相关设想与条件,据山中讲,这次总共为两个剧场版分别配写主题曲,共计2首。对方要求先提交其中的1首。那时山中对故事大纲一无所知,仅被告知,春原晴子会出场、以及主人公不是直太这两项提示。但成年直太会客串出场这一点倒是一开始就听说了的。不过,至少在《Progressive》山中没有看到直太的影子,因此、他甚至一度疑心自己是否是在喝醉时幻听的。

因为听说成年直太登场这档子事,因此在写《Star overhead》这首歌时,山中是以长大到27、8岁的直太的立场,回想自己年少时遭遇晴子所引发的一系列疯狂且全然不知所谓的日子时怀念的心情创作的。不过,等此曲写到8成左右的时候,山中突然意识到,这首歌属于典型的为词配曲的类型。绝对无法升级成为与《Ride on shooting star》同等当量爆发力的背景乐。加之听制作方说《Progressive》预定在美国上映,山中便果断雪藏了《Star overhead》,虽然他本人很中意这首,但时隔17年再度接到《FLCL》的合作,倘若被指“不复当年、廉颇老矣”,可是相当令人不爽的事情。毕竟美国观众光听歌词还是隔了一层,重要的还是旋律!山中的目标仍旧要作出一首,像《Ride on shooting star》那样,尚未惊艳全球听众耳膜的、前所未有的另类摇滚。他想借机向全世界展示,“pillows”与“涅槃乐队”“电台司令”有所不同,这才是自家乐队真正拿手的风格!而承载山中音乐追求的曲子、便是如今这首《Spiky Seeds》。山中坦言,一切重在曲风,歌词基本凑合写的。当然也不能全然无的放矢地瞎写,关键词还得锁定“晴子”,总之、选取感觉良好的词句、在适当加以晴子式的联想,最终拼凑成型。

说白了,为《Progressive》配写的《Spiky Seeds》更多是为了迎合美国受众的需要。因为在美国《Progressive》先于《Alternative》上映,为了赶进度,山中先拿《Spiky Seeds》交差。此时距离《Alternative》的截稿期限尚有空闲,山中便问上村泰监督,打算要什么类型的曲子,结果,邮件里监督对故事及角色做了一番说明后表示,相比偏暴走风的摇滚,本片更适合温和适中的口味。这样一来,原先写得差不多的那首《Star overhead》,无论歌词内容还是曲调意境都非常符合了。山中向监督如实说明了原委,并让其试听后,对方随即拍板说好。其实山中之所以说了上头那一大堆,就是想证明,“pillows”和《FLCL》无论怎么配都很搭!

以山中多年闯荡乐坛的经验,类似的化学效应并不太容易发生。而且,要不是因为《Progressive》要在美国先期上映,也就会按原计划采用《Spiky Seeds》,很可能就不会在《Alternative》里听到《Star overhead》。只能说,《FLCL》这样一部不守常规、界面不友好、且恶作剧连发的另类动画,与别出心裁、我行我素、不知所云、狂放不羁、威力十足的《Ride on shooting star》实乃绝配。山中回忆,当初此曲尚未正式发表,但他已预感到曲子将要爆发的潜能。《Star overhead》虽说也是首挺不错的歌,但绝不至于燃值爆表,算是一不小心写成了中规中矩的曲子。所以山中才赶忙反省,“就不该按常理出牌!”,马上又写了《Spiky Seeds》。但话说回来,手心手背都是肉,所以《Star overhead》也照常收录进了“pillows”的专辑。

其实,像《Star overhead》那样的4拍子在“pillows”发表的曲目中还是相当罕见的,据山中不完全统计,出道29年,乐队的曲目表里总共也就有数的过来的3、4首。但眼下4拍子成了流行的主流,据山中在音乐节对新进乐团的观察,近4、5年里,4拍子的歌曲的确占据绝对多数,既然是规定曲式的“比拼较量”,“山中选手”也就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劲头。编曲的原则,是要听从歌曲本身的引领,否则搞不好就只是“为4拍子而4拍子”,但山中坚信,《Star overhead》天生就是一首最适宜用4拍子演绎的歌曲。不信邪的各位大可以试着用不同的鼓点打一遍节拍,便能立马觉察到其之间的区别。尽管山中本人对4拍子心存少许抗拒,但假如明明是适合4拍子的曲子,却要硬改,等于否决掉乐曲的最佳方案,山中还是决定尊重事实。他觉得,像自家这样平均年龄过50的乐队,青春年少时正巧经历了4拍子歌曲盛极一时的80年代,真要玩起来肯定不落于人后。对音乐发展演化了然于心的山中懂得,昔日的4拍子属于“Funk”的衍生,现今这股则源自“EDM”,两者是今时不同往日的4拍子。但为了将歌曲做到尽善尽美,山中甘愿妥协配合,听凭歌曲的召唤指引。

前文说到,《Star overhead》的歌词是以少年视角为主题的,而两部新剧场版却是将高中女生作为主要描写对象,那么、作为词曲作者兼演唱的山中有何考量呢?事先山中曾向监督阐明歌词灵感来源是直太,但监督听后明确表示,无需多言,只管顺着主观意愿写歌便可。这让山中再次庆幸自家的歌与《FLCL》真是天生一对。当他把歌词朝通俗叙事风方向调整后,听着越发像歌谣曲。就算是仿POP风,但怎么听也不像是摇滚乐队创作的曲子,就连山中本人也觉着没底气配《FLCL》。

光凭歌词,还是能从《Star overhead》中辨认出《FLCL》的影子。回首年少轻狂的青葱岁月,山中曾经心无旁骛、醉心创作、写过因热恋的甜蜜欢愉交织谱成的一首首爱歌,以及缘尽时因悔恨不甘宣泄嘶吼出的一曲曲摇滚。然而,就算盛年时再怎样才华横溢、思若泉涌,在连续写上100首、200首、乃至300首之后,大凡创作者都很难躲过灵感渐枯、江郎才尽的困窘。因而,拥有山中这般履历的熟年创作型歌手,每当遭逢心头悸动的瞬间,都会拼命抓住转瞬而逝的“思线”死死不放。对于山中而言,可以说正因为有了《FLCL》的契机,才让他收获了上述两首歌曲。其余的创作活动,同样可以归结为这样那样的具体事件所引发的创作冲动。山中将其形容为,浇灌、培育微小的种子,令其长成大树的过程。所谓的熟能生巧,今生写出的第1首与第100首、1000首,自然不在同一量级,所体验兴奋与感动也会逐次递减。因而,唯有想方设法让自己乐此不疲、始终坚持前行的创造者,才能迸发出持久的创作后劲。在这点上,山中自认为乐团还算做得不错。

按照山中的见解,即将迎来乐队组建30周年的“pillows”,正处在末期的第4期。第1期时,大家还“少不更事”,好也罢坏也罢、抱有自身一套音乐洁癖,像极了为“耳不闻心不乱”、唯恐受外界“不良”荼毒而拒听“披头士”的年轻人。当然,山中同时指出,少数天才肯定会有例外。对于像他这样、一心想搞原创,却又力不从心之人,一意孤行也不过是越走越黑,到头来不过是闭门造车、弄出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奇怪东西。

碰壁之后经过一番反思,山中决心从转变音乐风格入手,在个人创作时期先后尝试过爵士、灵魂、雷鬼、博萨诺瓦等各式各样的曲风。而此时的山中依旧“稚气未脱”,只是在向其他人证明自己的多才多艺、聪明能干。说到底,山中的挚爱唯有摇滚,其余的早期作品皆是随波逐流的跟风产物,因此很快就被淹没、被遗忘。

熬过作品销量惨淡的第2期,痛定思痛的山中想着回归本真,运用自身音乐的底层代码——摇滚写出了《Strange Chameleon》(日文名《ストレンジ カメレオン》),从而步入第3期。那时,山中打从心底为自己感到骄傲,那可是诞生自英国曼彻斯特的音乐呀!在那之后迅速投身“Alternative”的山中,也曾想过从此带领“pillows”贯彻第3期的风格从一而终,怎奈年长力衰、无法永远马力全开。再者、乐队中有人感觉,既已混出了知名度,即便做事偷工减料也不再会缺钱花。对此、有洁癖症的山中自是无法容忍,并为此一度中止了乐团活动。想着那人假如翻然悔悟还可以考虑让其归队。

随后便是眼下的第4期。再然后、就是生命的尽头。“末期”的叫法虽说是开玩笑随口叫的,但其中却透出山中难掩的无奈,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年岁渐长、健康状况也敲响了警钟。

但无可否认,“pillows”陪伴着山中度过了幸福的音乐人生。山中承认,早年郁郁不得志时,自己也曾是愤世嫉俗的愤青一枚,但在担当OVA版《FLCL》的音乐后,快乐的日子随即拉开帷幕。自此、不再有人对他发号施令,无需再咬牙写些违心的音乐,不必为五斗米折腰,可以尽情做纯粹无杂、自己想做的事。还有就是,不知为何,同行中还相继涌现出不少宣称喜欢“pillows”音乐,优秀且卖座的后辈音乐人。

山中十分感激时下大环境对于音乐的宽容与善意,对音乐业界的恶意中伤也越来少。说得极端点,山中早已褪去了“现役期”的飞扬跋扈。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像从退役队员转行成棒球监督的王贞治、长岛监督那样,即便不再披挂上阵、驰骋冲杀,也能运筹帷幄、指挥作战,仍旧受人瞩目。这是现阶段山中向往的目标,且他对乐队一路走来所累积的价值自信满满。“pillows”的3人历经种种苦痛挣扎,终于拨云见日,因此、山中殷切企盼,患难之后大家能享受和睦相处的愉快时光。因为记忆中,成员之间总免不了磕磕碰碰。

乐队成立30周年的前夕,因剧场版《FLCL》的契机,使“pillows”创作出像《Star overhead》这样有所突破的新曲,以及“pillows”一贯风格的《Spiky Seeds》,足可见山中宝刀未老。也让他能沐浴着幸福的春风迎接“pillows”的30周年庆。《FLCL》的复活,毋庸置疑切中了绝佳时机。因而,山中由衷感谢东宝、感谢Production I.G、感谢“卡通频道”!


参考资料:

封面: 《FLCL》

© izumi / Anitama

“the pillows”山中泽男谈《FLCL》主题曲创作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