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漫画塾》北京讲座感想(三)

中心线与漫画中的时间控制(3)

Comic|酱牛腱2016年1月6日 8时30分

卖了两期关子的所谓“抒情”,然而真要下笔写了发现这个话题有点不太好写。本来的想法是总得找个听起来比较装逼的概念往上套以升华整篇文章。但是太大太泛的话,又容易引发争议。比如小编要讲漫画中表现抒情的手法,但什么是抒情?我哪怕去引用个百科或者维基,感觉依然会有读者存在不同意见。所以这里小编先试着用自己的语言去解释一番,或许描述得未必妥当,但即便如此,读者们暂时并没有办法阻止我。

通常而言,我们理解中的狭义的“抒情”,是和“叙事”相对的。当然相对并不代表不能相容,在文艺作品中,叙事和抒情基本上是兼有而共存的,只不过存在偏重。让我们先放下在理论和定义上的纠缠,把脑袋放空来进行个简单的比较:比如就文学而言,一般说来诗的抒情成分就会比小说在叙事上少一些,在抒情上多一些。同样地,言情小说比报告文学也会更加偏重抒情一些。这我相信恐怕大部分人在乍看之下都不会产生异议。

让我们维持放空的脑袋,来试图把这种比较引到漫画方面。哦等下,我们先不直接到漫画,我们用同为视觉艺术的摄影和摄像作为过渡。一张风景照,一段风景片,一般而言也似乎感觉上要比人物照和人物视频更为抒情。所谓触景生情嘛,是不是看着有那么点说服力?

那么从这些比较中所看出的,我们通常所谈到的“抒情”到底是抒一些怎样的情感?比如前面提到的报告文学,乍看下抒情度不如言情小说,不如诗歌。但是包括小编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有读报告文学泪流满面的体验。同样的,人物片看哭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但你说看风景片看出眼泪的人,我估计有也不会太多。

绕了半天说结论,作为手法,叙事和抒情同样都可以激发调动读者(观众)的感情。但 叙事更偏向借由与读者的实际体验相结合,使读者产生“代入感”式的感情 ,也就是和作品中的人物同喜同悲。这些感情由于很大程度来自于读者自身的体验,更多地集中于喜怒哀乐这些日常的,近在身边的感情。而 抒情则倾向于激发读者日常难有机会体验的感情 ,比如爬到山顶眺望云海的心潮澎湃,或是小桥流水中体会到的小小清新。这类相对更为复杂,或者说比起日常情感有所升华的情感,是单纯的叙事手法较难达到的效果。

顺便一提,色情描写作为直诉本能的一种手法,并不能单纯归到上述两者任一,而是需要单列出来。但这与这次的重点没有关系所以略过。

借由其他媒体的比较,对于抒情和叙事的区别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后,我们回到这篇文章的主线:漫画单格中的时间分割。来复习一下,在第一期和第二期中,我们分别用了下图两个例子,展示了两种不同的单格时间分割手法。

图加拟音文字的时间分割手法

角色偏离中心线的时间分割手法

那么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问题,这两张图哪张更偏叙事,哪张更偏抒情?很明显,龙珠一图直接描述了气功波击中巨蛋发出轰鸣的场景。而美少女忧郁的侧脸,望向前方充满思索的眼神,营造出一种清冷萧索的气氛。

我们进一步复习前两期中的知识点。第一期中的龙珠两页告诉我们,视线诱导手法会让读者的视线焦点在画面信息密度较高的位置,比如文字和角色表情上停留较久。

而第二期中的偏离中心线的美少女,则告诉我们,面对画格左侧故意的留白,尽管不存在让读者视线聚焦的对象,视线同样进行了停留。这两种停留有没有什么共通点?

我们试想一下视线停留时的心理状态,目不转睛看书的时候,我们实际上进入一种“集中”的心态。读龙珠时,我们集中于阅读漫画中的台词,观察人物的表情,所以我们的视线在画面的这些位置停留。那么相对的,在我们观察美少女左侧的留白时,我们集中于什么?

我们集中于思考。 思考美少女为何发怔,乃至引申到美少女心事重重,她喜欢我。我们把这个与阅读龙珠时的状态对比一下:我们或集中于 获取画面中的信息 (龙珠中的台词与表情),或集中于 对画面中的信息进行整合与发散 (由美少女的状态结合她当时的处境来揣测她的心态)。

看到这里,留白的效果已经呼之欲出。人或许可以同时进行多件事情,但是要人同时集中于两件事情,是非常困难的,想想左右互搏是几个人才有的天赋?从资源分配的角度来说,一段台词如果别有深意,需要读者反复品味,但却使用龙珠这样一路向前顺畅无碍的分镜,那就会造成读者要么选择快速读完,之后再另作思考,要么选择主动放慢阅读速度,给自己留下思考的时间。

但是,回忆一下我们之前提到的时间控制,如果将阅读速度交给读者自己选择,即是代表漫画作者对读者的控制力减弱,代表作者会更难诱导读者产生想要的阅读效果。虽然有些场合,把速度选择交给读者未尝不是一种办法,但更多时候会导致阅读时注意力涣散。读书注意力集中用个成语形容叫埋头苦读。把几时阅读,几时思考更多交给读者自己决定的话,读者的自主权上升必然导致“埋头度”下降。如果漫画作者没有对你的阅读速度进行管理,那么注意力散漫几乎是必然的结果,导致阅读体验拖沓冗长,看得特别累。各位回想一下,有没有这种连续大段文字轰炸的漫画,弄到自己感觉没看画都在看字?因为读者为了看字加思考,导致阅读速度放慢,焦点看了一遍台词,这段时间内余光把说话人的脸都看了十遍了,那可不是要腻味么。举个栗子,小〇健老师作品不少这样的。

而所谓的阅读速度管理的一种解决方案就是前面提到的故意留白,依靠空白造成的视线停留获取思考时间,进行思维发散。同时空白减少了视线焦点前方的信息量,使得读者得以不用在视觉方面分配太多的注意力资源,因为没东西可看嘛。这一种“看得少,想得多”的状态,使得读者包含思考时间在内的阅读时间得以被作者控制,读者在管理下能够更好分配注意力,达到埋头读书的效果。也就是说尽管留白处没有画任何东西,但是留白依然能够进行视线诱导, 而视线诱导的终极意义,是思考诱导

总结一下,偏离中心线的故意留白不仅是单纯的空白,留白的 画面空间 ,将兑换成特意为读者创造的 思考时间 ,从而依靠思考诱导,实现对读者阅读体验的控制。这一招无中生有,不仅在日本漫画的抒情之中广泛使用,在日本动画之中同样作为独特的演出手法浸透极深。最后一期中我们会结合动画等其他媒体作品,对于抒情进行进一步的探讨。

(未完待续)

封面: 北京《世界漫画塾》海报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漫画
《世界漫画塾》北京讲座感想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