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剑道影响诞生的一刀流

动画师大张正己访谈

Interview|录音笔4月13日 6时30分

3 月 30 日至 31 日,首届 MODEL FES 手办模型祭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举办。本次活动邀请到了动画监督、动画师、机械设计大张正己老师(下称大张),Anitama 借此机会,有幸采访到了大张老师。


——您进入动画业界的契机是什么?

大张 说到我最早看过的日本动画应该是比较早的《宇宙骑士铁加曼》,当时的日本人基本都只看过《机动战士高达》《宇宙战舰大和号》。在初中的时候,我接触了剧场版作品,看了《宇宙战舰大和号》《机动战士高达》的剧场版,觉得很厉害。到了高中,我邻座的同学就是漆原智志,他是一位励志要当动画师的人,我就是受到了他的影响。在我盯着他的画作时,他对我说:“如果感兴趣的话,就来试试吧!”,画完摄影之后动了起来,很是感动,他就问我“如何?”之后就从他那听了很多话。高二的时候,我就带着自己的素描本前往各种动画工作室,咨询很多人,比如已过世的芦田丰雄老师等,让各位老师提了意见,从中感受到这个行业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有着各种各样的表现,因此就想挑战一下。还有当时要拍实拍电影真的很难,虽然想拍各种影像作品,但还是动画的表现力更强。

——当时还是新人时期的您是怎样升格为《超兽机神断空我》敌方的机械设计的?

大张 18岁左右的时候,从之后当了 XEBEC 社长的下地志直先生那儿听闻这部作品已经在企划阶段了,当时还不叫这个名字。没想到之后接了这部的设计,担当的是敌方的机械设计,除此之外还有断空剑,赋予了名字并且设计了样式。在当时来说,《超兽机神断空我》算得上是真实系机器人的动画,但其中,也有像漫画一样夸张的部分,所以我觉得算是在两者之间,还带点军事题材,这是当时SUNRISE没有的风格,也不像是龙之子做得出来的动画,这是只有当时的苇PRO才做得出来的动画。

——您首次担当演出的作品是OVA《泡泡糖危机》PART5,请教下担当演出的经历。

大张 那个时候我22岁,三浦亨社长让我去试下这部作品,“因为你没做过才让你去做!”。在那之前参与了《机甲战记Dragonar》《战斗!伊库萨1》《破邪大星弹劾凰》,第一次画分镜是在《破邪大星弹劾凰》,自己负责了第一话合体和最后的分镜,好像是120CUT,当时我也没有特别学过。在负责完《泡泡糖危机》后,就接到了《无限地带23》PART3 的工作,当时也让我做监督,那会我还面临了是做《无限地带23》PART3 的监督还是做《风暴战士奥钢》。在这两者之间,我最终选择了《风暴战士奥钢》,当时只有22岁还被称为最年轻监督。

——您还以角色设计、监督的身份参与制作了《饿狼传说》的动画。尤其是生于80~90年代的中国朋友也都对《饿狼传说》这部街机游戏有着难忘的回忆。关于这部作品,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大张 《饿狼传说》当时TV系列出了两部,我负责了TV版的角色设计和总作画监督,负责监督的只有剧场版的《饿狼传说 -THE MOTION PICTURE-》。TV版第2部的监督是古桥一浩,现在是《多罗罗》的监督,还是《机动战士高达UC》的监督,其实古桥监督的第一部监督作品就是TV版的《饿狼传说2》。《饿狼传说》的游戏当时还是像素的画面,和其他的插画完全不同,让我设计的时候是要画出动画的感觉。很庆幸的是,之后的《饿狼传说》其实也有按照我画的风格来设计,《拳皇》也有,和游戏的设计师达成了一个联动。另外,我在动画中原创设计的角色也在游戏中有登场,比如年轻版的吉斯·霍华德,还有唐福禄老师,在游戏里只是个简单的敌人,在动画中变成了特瑞和安迪的老师。当时 SNK 对做动画也很积极,我也去了 SNK 在大阪江坂町的本社大楼,当时动画和游戏的关系真的很好。很少有格斗游戏改编成动画做得这么好的,少年时代的特瑞·博加德真好。说着说着有点想做续作了啊~想把这些角色之间的关系都做出来,还有就是把吉斯·霍华德狠狠揍一顿。

——在中国被成为“大张一刀流”的“勇者透视”(又称为“SUNRISE立”),这个招牌动作是如何诞生的呢?

大张 仔细想想,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来由,最开始的话,可能是在《忍者战士飞影》中首次使用。而后就延续到了《勇者系列》,现在也被沿用了下来。我的父亲是剑道师父,在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受到他的影响,练习剑道并且考了段位。也许是这段经历带给我了灵感,过去学习落剑的动作和时机给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这份印象通过我的笔传达到动画中,在制作之后表现了出来。动画虽然不是真实的,即使是虚构也要有所根据,大概这就是和我剑道的经历相结合了,因此我画的“一刀流”很特别,是招牌动作“大张一刀流”,和其他动画师画的不太一样。

封面: 大张正己受访照片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大张正己访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