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于示人的“隐欲”

系列构成内海照子谈《皿三昧》

Broadcast|izumi4月18日 6时30分

由几原邦彦监督策划并主持制作的《皿三昧》,开篇讲述被“迷之河童外型生命体Keppi”夺走尻子玉,不幸变身河童的3位主人公矢逆一稀、久慈悠、阵内燕太的离奇遭遇。三人为了恢复原本样态,遵照指示,从游荡于“河童之街”的僵尸那里抢夺了尻子玉,然而,却要面临当众暴露隐秘“欲望”的煎熬……

根据担当本作系列构成内海照子老师分享的经验,下笔之时,她通常先从“理解角色所思所想”入手。面对白纸一张的原创剧情,有时反而利于催生出,更加便于编剧者摆弄操控的人物形象。此种情形与 “为情节物色演员”的编剧思路刚好相反,是依托角色本身展开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因而,《皿三昧》故事框架的搭建,其实是基于各主创成员间头脑风暴、意见碰撞的成果汇总。据称,这一阶段,为了尽快与几原监督达成脑内臆想的共识,内海还特意观看了监督推荐的一些影片。

据内海的观察,几原监督的思维极富柔韧变通性。并且,监督似乎时刻都在策划各种令常人匪夷所思的构想。脚本会议上,监督也时常抛出一些让全体人员瞬间瞠目的点子,或是在众人感觉好不容易要得出某一结论的节骨眼上,稍觉不满、便毫不吝惜地推倒重来。

顺便插句题外话,几原监督还是位擅于解说电影的高手,听完监督的的剖析讲解,再去重看电影,便能深刻领会其解说的生动与精妙。

本剧的登场人物,较为明显地分为“中学生”与“警官”阵营。对于主人公所处的“中学生组”,主创成员投入相当的精力刻画。据内海介绍,几原监督尤为着眼于三位主角的“缺点”。也因此,主人公们被故意放置在偏离“预设轨道”的时空点切入。以至于人物的情绪表达羞愤冲动、言行夸张暴走,并掺杂悔恨与懊恼。这一现象的成因,均是人性底层纯粹的“欲望”在作祟。在此,内海老师希望,观众们能对三人身上各式各样的缺点心怀包容,将动画坚持看到最后。

另一方面,作为对照的“警官组”,随着各话剧情的推进,人物层次也会渐趋丰满。并且,警官们身上,同样集结了成堆的人性弱点。只是处在与主人公对立的立场。围绕两位警官的重重谜团,会随剧集逐次抽丝剥茧,将会成为观众追剧的一大乐趣。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篇幅受限,有关两位警员的过往身世,此次的正剧中容纳不下。内海本人很期待这部分内容,今后能以其它形式另行弥补。

现阶段,玲央、真武的性情尚未得到全面展示,不过,内海还是在尽可能容许的范围内加以说明。首先,两位警官也具有“人不可貌相”的一面。最早的人设中,对玲央的注解是“外表帅气,作风轻浮”。相较真武,玲央属于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类型。性格方面,眼下因为不可过多剧透,只能笼统概括为“让人不省心的麻烦性格”。

与之相对,喜怒不形于色的真武就更难交代了。早期,角色注解为“酷且低调,佩戴知性眼镜”。真武的感情内敛 ,因而,更难以揣测其内心的活动。而这种内向型的人格,一旦受到欲念驱使,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同样十分令人玩味。

据悉,《皿三昧》从最初企划案到开启制作,花费了1年的时间。内海老师建议,各位在欣赏动画时,尽量放空大脑。因为,这是一部无需刻意思考,只需凭心感受的作品。按照内海的说法,从登场角色到制作人员,都在遵循“欲望”的指引行动。就请各位观众,怀着时而嫌弃,时而感同身受地复杂心情,陪伴这群浑身上下满是缺点的人类到剧终吧。

附:内海老师想象中的玲央与真武日常

同为浅草辖区交番警员的玲央与真武,平日一同工作的时间比较多。因为交番休息室里附带有简易厨房,所以也会做些简单的料理。加上浅草周边美食商铺云集,他俩也会时不时叫些外卖。总之,在餐饮方面,两位警官小日子过得挺滋润。

至于两位警官饮食上的好恶,内海老师认为,玲央特别爱好甜食,正剧中,常出现关于玲央吃东西的描写。吃喝场景往往最容易暴露人物的性情,因此,内海老师乐于在这些点多施笔墨。

真武的话,相对于吃,可能更热心烹饪。正剧中也有真武做菜的镜头,各位可以借此关注一下此人的厨艺。

至于两位警官讨厌或忌口的食物,正剧中并未明确提及。而且,这两位都不怎么愿意明说自己的喜好。不过,内海老师特意提示,一个人喜欢、在意的事物,往往是该人的弱点所在。而此项规则不仅适用于两位警官,也适用于全剧登场人物。


参考资料:
  • 19年4月号《Otomedia》

封面: 《皿三昧》

© izumi / Anitama

文章标签皿三昧
相关讨论皿三昧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