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是一种活法,僵尸偶像也是一样

佐藤宏次谈《佐贺偶像是传奇》的歌曲制作

Broadcast|怠心客9月17日 6时30分

去年 10 月开播的 TV 动画《佐贺偶像是传奇》,吸引了许多观众,获得了热烈的支持。今年秋季,动画将会发售剧中偶像团体 Fran Chou Chou 的精选专辑,收录主题歌和之前只能在 BD 特典中听到的插曲重制母带版,以及两首新曲。此外,动画也已经决定制作续篇《佐贺偶像是传奇 复仇》。

作为一部偶像动画,《佐贺偶像是传奇》的音乐无疑是一大关键要素。作品中歌曲非常丰富多彩,横亘重金属、Hip-Hop、前卫摇滚等种种风格。而一以贯之的,是“偶像音乐”独有的魅力。《Animage》杂志采访了制作《佐贺偶像是传奇》歌曲的 Scoop Music 制作人佐藤宏次,请他讲述歌曲制作背后的故事。

对于动画公布续篇的消息,佐藤当然也感到非常高兴。但实际上,他也只知道“要做”这么一部续篇而已,连“复仇”这个副标题都是在 7 月的 Fran Chou Chou 演唱会时才第一次听到的。从这种含义上来讲,他现在的心情,和第 1 季时是一样的:“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要怎么做才好?”

在应邀参与《佐贺偶像是传奇》第 1 集音乐时,佐藤听到的概念,是“根据 C 位不同,样子会变化的偶像团体”。不论是歌曲还是外貌,都会随着 C 位而改变。而具体和他说起“请做这样一首歌出来”,是在那很久之后的事了。

佐藤与现实中的偶像团体也有合作。不同的偶像团体,音乐制作的方法也不一样。成员想要成为的偶像形象、还有团体所处的时代,也会给音乐制作带来很大变化。比如说,佐藤自己青春时代的偶像,和现在的偶像,二者的偶像观就会天差地别,恰如剧中的纯子和爱一般。

不过,近年“概念化”的偶像越来越多了。比如说摇滚偶像,重金属偶像,灵魂放克乐偶像等等,出现了很多专注特定音乐流派或者类型的概念化偶像。而与此同时,像小猫俱乐部、AKB48、杰尼斯、早安家族之类大规模的偶像团体,又身在不一样的世界。因为这些偶像团体成员各具特色,所以他们的音乐和形象也会不拘一格,色彩纷呈。

在这种含义上,为 Fran Chou Chou 制作音乐,或许更接近大型偶像团体,需要考虑怎样充分发挥每一位成员各自的素材。特别是,身为动画人物,Fran Chou Chou 成员的个性远比现实中的偶像更加鲜明,又有“僵尸”这个颇具冲击力的独特属性;所以,音乐也更需要强调多样性、

动画第 1 季的歌曲,是在拿到剧本后,根据演唱歌曲时的情景、演出上想要展现团体什么样的面貌、还有境宗久监督的要求写出来的。佐藤咀嚼种种需求,最终得出了现在的乐曲。所以,与其说是音乐单体,不如说动画整体都是配套的。

举个例子,动画最终话的插曲《ヨミガエレ》,是樱站 C 位的乐曲,所以要体现樱的个性。但是归根结底,“樱的个性”是什么?Fran Chou Chou 的成员里,只有樱没有“传说中的○○○”这样的头衔。虽然到了第 1 期的最后,终于能看到“樱的个性”了,但是第 1 期描写的就是樱的一切了吗?佐藤还是不明白。而这种摇摇晃晃的不安定感,体现到音乐上,就成了《ヨミガエレ》中的变拍子和前卫摇滚式的展开。

另外,佐藤在之前(《Animage》3 月号)的采访里也曾说过,“ヨミガエレ”(复活吧)这句歌词是一开始就有的,佐藤从音乐角度挖掘“复活”到底是怎么回事,与作曲家交谈,最终得出的就是现在的这首歌曲。

而咲的 C 位曲《特攻DANCE ~DAWN OF THE BAD》很好懂了,一听就是不良少女的感觉。佐藤认为,这首歌不能让人反复细听才明白“原来咲是这样的人”,而是听到的瞬间就知道:“这是咲!”

爱和纯子没有单独的 C 位曲,而是有《目覚めRETURNER》和《アツクナレ》两首由两人共同担任 C 位的歌曲。

事到如今,佐藤觉得,已经可以透露了:其实,《アツクナレ》原本是《ヨミガエレ》。

作为头号主人公樱的 C 位曲,《ヨミガエレ》在《佐贺偶像是传奇》中无疑有着重要的地位。然而,为这个使命制作出的众多样曲里,有两首都获得了制作团队的青睐,以至于出现了意见分歧。在经过对话协调之后,最终,制作组选择了现在的《ヨミガエレ》。而另一首就这么打入冷宫也太可惜,所以就被用在了第 7 集,成了现在的《アツクナレ》。

而另一首双 C 位曲《目覚めRETURNER》的背后,其实也有一段从未公开的轶事。这首歌是从“被雷劈后唱的歌”这个情景出发写出来的。它的电子版,写得并不像某 Techno Pop 组合那样规则工整。主旋律的音程也是东倒西歪的感觉。这是因为 Fran Chou Chou 当时处在被雷劈到的触电状态,身体失控,不可能唱得那么好。所以她们虽然想要像平时一样唱,可是音高却会大幅偏离。佐藤为了实现这种“奇迹感”,和工程师一起努力了好几天,才做了出来,却一直忘记公开告诉大家了。

莉莉的 C 位曲《To My Dearest》是一首音乐剧风格的歌曲,很有童星的感觉。但是,要把那种感觉,做成不是“音乐剧中的一曲”,而是“偶像团体演唱的单独的歌曲”,却出乎意料地难。佐藤和作曲山下洋介交流时,听了创作型歌手さだまさし(佐田雅志)的歌,觉得这种风格或许不错。于是,山下做出了歌曲样带,给大家一听,当场就决定了。

至于妙的 C 位曲《ようこそ佐賀へ》……佐藤笑称,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还没有揭晓。不过,虽然搞重金属或者摇滚乐的偶像比想象中要多,但是一整首歌都在嘶吼、呻吟的偶像,恐怕就没那么多了。


作品中的 Fran Chou Chou,还只是所谓“地下偶像”“当地偶像”的规模,但是音乐的风格跨度,却更接近大型偶像团体。从现实的角度考虑,这非常不可思议。

就像剧中的 Fran Chou Chou 是由巽幸太郎几乎一个人包揽各方面的事务一样,在地方努力的偶像们,往往是由少数工作人员运营、制作人几乎独立创作所有乐曲。所以如佐藤前文所说,很多团体都会选择一个概念,专攻这条道路。

而现实中 Fran Chou Chou 的音乐制作,是由多位作曲家和佐藤展开漫长的交流,一边争论一边成型。包括演唱的成员们在内,大家都不妥协,各持己见,彼此碰撞,共同做出了现在的音乐。佐藤非常喜欢这种大家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的感觉,他自己也觉得作出了非常好的乐曲,十分开心。

但是,幸太郎是一个人完成了佐藤和这些作曲家所有的工作。这实在太过厉害了,不知他到底是天才呢,还是努力家。或许在续篇中,可以管窥他的秘密。

被问及制作偶像歌曲时的关键时,佐藤重申,不同偶像团体会有很大区别。但是,他心中始终注意一点,就是要做成“比现在在做的事稍微再上一级台阶的歌曲”。他希望演唱这首歌曲,可以让偶像们稍微拼一把,从而登上新的高度;而各位粉丝看到这样的他们,也会更想支持。

当然,如果是给已经成熟的偶像制作歌曲,佐藤也会从不同的视角出发,思考要表现什么、怎样展现偶像的魅力。但是对于还没有充分成长、刚刚起步的偶像,能够装点他们成长经历的歌曲就非常重要了。

在某种意义上,一首歌曲,是他们成长过程中那个“瞬间”的演出。特别是十多岁的偶像们,会有些歌,是在那个瞬间所以才唱得出来的;有些歌,是离开那个瞬间就唱不出来的。如果歌曲能够和偶像成长过程中的某个瞬间、某个场面同步,那么在音乐的力量下,回忆就会更加深刻。正因为是处在那个瞬间,歌曲的魅力才会绽放。

而 Fran Chou Chou 的歌曲,当然也是一样。正因为是结合剧情制作出来的歌曲,才具备了只有在那个瞬间才能传达出来的情感。离开那个场面再听,又会是不一样的味道。

说到这里,佐藤又产生了疑问:歌曲要装点偶像的成长。可是 Fran Chou Chou 已经是僵尸了,僵尸还会成长吗?

不过常言道,“偶像是一种活法”。佐藤觉得,这句话里,也包括了他前面说的这些意思。他经常被请去观看自己合作过的团体的演唱会,便会有热泪盈眶的瞬间。他认为,偶像歌曲,是一种“工具”,将偶像们成长的瞬间装点得华丽炫目,铭刻在粉丝的记忆之中。


【参考资料】
  • 《Animage》2019年10月号

封面: 《佐贺偶像是传奇》ARPINO凯旋演唱会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