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罗罗》在现代复苏的意义

MAPPA制片人大塚学谈《多罗罗》的制作幕后

Broadcast|LIAR5月7日 6时30分

由 MAPPA 和手塚制作公司共同制作的《多罗罗》已进入后半程,《Animage》2019年4月号对 MAPPA 的企划·制片人:大塚学进行了采访,谈及本作的制作幕后。


因为《多罗罗》的原作是手塚治虫老师于 50 多年前发表的漫画,如今再次以动画的形式与观众见面,难免要进行一些较大的变更。大塚最初在和本作的监督古桥一浩探讨的时候,古桥提出,为了让观众显而易见地看出百鬼丸的残缺状态,决定不使用原作中投机取巧的“心灵感应”设定,另外为了追求更加真实的一面,百鬼丸在夺回身体后,他除了感到喜悦,更多的应该是惊讶、迷惘和痛苦。

古桥监督过去就很喜欢时代剧,一直想做一部以室町时代为舞台的正统时代剧。而且本片的另一个制片方 Twin Engine 的制片人山本幸治,过去就很喜欢古桥监督执导的《浪客剑心-明治剑客浪漫谭-》。于是在《将国之天鹰星》结束后便马上联系了古桥监督。小林靖子的参加则是在古桥监督之后,众人商量的过程中,希望选一位能写出硬核故事的人,于是便向小林递出了橄榄枝,这也是小林参与的第 4 部 MAPPA 的作品。因为当年的原作有很多没有交代的内容,大塚则希望这些原创的部分交由小林执笔,而自己也希望能够看到小林的诠释。

要完整地说完这个故事至少需要 2 季度的时长,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将原作的 48 个魔神改成了 12 个魔神,之所以改成 12 个魔神是因为想要夺回的部位和剧情上正好得出的结果,这个数字并没有其他特殊的意义。夺回的只是外部结构,而非胃、肝脏这些内脏。大塚认为,百鬼丸毕竟靠着生吃鱼而活到了现在,不仅在运动能力上,想必内脏功能、免疫力和抵抗力也相当强大。

从小林的构成来看,百鬼丸与多罗罗的邂逅是在 16 岁那年的春天,离开寿海的身边过去了半年左右,也就意味着,他凭着自己坚强的身体能力一个人熬过了寒冬。在第 1 话之前的百鬼丸感觉不到酷暑和严寒,但实际上要维持生命还是很不容易的。


除了古桥监督讲究的演出和小林靖子严密的构成之外,由漫画家浅田弘幸担当的角色原案也受到了外界的瞩目。大塚原本只想要由专门的动画师来负责本次的角色设计,但想到浅田弘幸过去曾以官方插画师的身份画过不少的手塚角色,而且又是自己很欣赏的漫画家,于是便希望与浅田老师合作。不过《多罗罗》的画风较浅田老师过去的风格要来的更加圆润,头身比也更小,因此希望动画在制作的时候尽可能不用上 3DCG ,而是用手塚角色的漫画风格来表现,动起来更加灵活敏捷。

浅田弘幸笔下的手塚角色们

一开始制作方先交给浅田一份粗略的文字设定,包括百鬼丸第 1 话的面具状态,再由浅田进行自由发挥。最终再将接力棒交给动画的角色设计岩泷智,负责动画用的详细设定。颜色则交给了色彩设计的三笠修,每个角色都设计了好几份的配色方案,原作是灰色系,然而当看到黑发的百鬼丸那一瞬间,大塚等人就决定采用这套方案,认为黑色更能凸显百鬼丸的英气。

除了配色之外,性格方面也变了许多。百鬼丸会主动接近幼小的孩子,对于小猫小狗也意外地亲近。

第 1 话登场的小狗,这个角色也是在向旧版动画原创的小狗——野太致敬。

大塚表示会有这样的性格变化也是因为上述的不能使用“心灵感应”,对于这位看不见听不着说不了的大哥哥,聪明伶俐的多罗罗一方面对他有依靠一方面则像个保姆一样照料他,这些也都是多罗罗力所能及的事。而在故事的后半,也会逐渐描写到多罗罗的身世,身处在这水深火热的武士社会里,多罗罗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战斗方式,选择了和那些凶狠残暴的男人们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这也是之所以多罗罗是个女孩子的意义所在。


刚开始的百鬼丸类似妖怪退治专家,和多罗罗踏上赚钱谋生的道路,在这过程中,逐渐产生了感情,变成形影不离的关系。说到突如其来的感情就要谈到百鬼丸和美绪。在原作中,美绪的故事是作为百鬼丸的初恋来描写的,而这次百鬼丸还不知道恋爱这个概念,不懂得儿女情长,但他必须要接受美绪这个事实,才能面向前方继续前进。原作里的美绪有着更加圣女的气氛,本作中则将她描写成了一个坚强的女子,为了体现更加真实的一面,也比原作中有着更加直接、辛辣的描写。另外,在原作中这段仅仅是百鬼丸的一段过去回想,这次则将多罗罗作为当事者目击眼前那一幕。这也是古桥监督和小林靖子做出的决定。要让多罗罗意识到这是美绪为了生存而选择的战斗方式。

剧中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是为演活百鬼丸这个角色而存在,包括百鬼丸的养父寿海。在原作中寿海仅出现在初期阶段,而这次除了和百鬼丸有交集的插曲之外,也设计了他个人的故事。

作为百鬼丸和多罗罗的协助者琵琶丸的性格也比原作来得更加温柔,除了剑术一流之外,头脑也相当灵活,有时也担当了百鬼丸的“嘴巴”,说明眼下的状况。但不能因为琵琶丸这角色好使,就拿来乱用。他不是一般的角色,在扑克里相当于鬼牌,他与他俩之间则采取着不即不离的观望态度,只在两人遇到危急关头才出现。因为这是百鬼丸和多罗罗的故事。

百鬼丸的父亲醍醐景光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野心家,当看到自己的子民有难时他也会出手相助。大塚说到,如果把所有的罪恶都推到景光一人身上的话,那就会变成一部单纯的惩恶扬善的故事,所以景光也有着属于他的烦恼,并对自己的选择有充分的觉悟,他也拯救了不少人。

百鬼丸的母亲缝之方也不单是一个思念着儿子的可怜母亲,有时她也要站在领主妻子的立场来思考。关于这点大塚表示,这正式因为是现代的作品才重新进行了一番润色。原作中她没有亲手将百鬼丸放流到河里,当然本作中也一样,但多了许多侧面的描写,来体现孩子被夺走时的情非所愿与伤痛。

最能够察觉到她这份感情的就是多宝丸,然而在多宝丸的面前无论是景光还是缝之方都不能将这些感情全盘托出,为此多宝丸感受到更多的是得不到父母“认可”的那份寂寥。在本作中多宝丸也不是原作那样的脱缰野马,而是在温床长大的优等生,和漂泊野外、时不时得提防妖怪侵袭的百鬼丸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原作中多宝丸的戏份不多,因此要改编起来也变得相对自由,小林靖子在他的身上埋下了许多伏笔,究竟兄弟二人将会分别走向怎样的结局,还请拭目以待。


古桥监督把《多罗罗》称为“手塚漫画的生命赞歌”,为此如何描写出生命的珍贵也是本作在制作时最需要注意的部分。作品中有着不少死亡的场面,包括亡命刀下的武士、被妖怪啃食的村民,但这些画面都有着它的意义。大塚也希望观众们在看着这些画面的时候都深有感触,虽然不高尚,但我们也应敬重那些卑微且庸碌的生命。

小林靖子的脚本早已完成,当看到完成稿的时候,大塚就被她的完成度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早在第 5、6 话的时候,大塚还心有余悸,在脚本会议的时候问到,“这不会太难受吗?”然而小林对此毫无动摇,最终还是按照这个方向继续下去。大塚说到,最近的作品都是朝着美好结局的方向走着,绝大多数观众也更吃这一套,因此心存不安,担心观众看到这样的剧情就跑了。不过他相信这样的结局其实更符合当今时代,这也是《多罗罗》要在现代“复活”的理由。

第 12 话是古桥监督和小林特别重视的章节,在确定作品要出 2 季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了要在这话一决胜负,将故事拉到高潮,其迫力相信观众们都有目共睹。而在 13 话之后,剧情也将急转直下。大塚表示自己其实也想多做一些百鬼丸与多罗罗的愉快之旅,然而当决定要做《多罗罗》的时候,自己也早有这份战斗到底的觉悟。“究竟一部 TV 动画做到这个地步有何意义”,不仅是让观众,大塚也更希望让整个业界看到他们这份觉悟,今后也会拿出更多具有挑战性的作品献给大家。


【参考资料】
  • 《Animage》2019年4月号

封面: 《多罗罗》

© LIAR / Anitama

相关讨论多罗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