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馀音

音响监督辻谷耕史谈《昭和元禄落语心中》音乐制作

Broadcast|izumi4月4日 6时30分

通往三途川的途中,八代目八云与久违的故人二代目助六、美代吉再次聚首,放下旧日恩怨的三人,彼此尽释前嫌,两位落语大师甚至还在冥界的曲艺场为此生最珍视的观众表演了最后的段子。虽有不舍与遗憾,但八云总算得到解脱,终于能够释然远行,同时也带走了那一段段令人唏嘘的前尘往事……17年4月《Animage》采访了《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第一、第二季)的音响监督辻谷耕史,听他讲述该剧音响制作的心得及对作品的理解。

辻谷先谈了对作品音响处理整体把握的几个要点。首先必须始终明确“这次是与会说落语的声优共同合作”这件事。举例说明的话,就好比找来某女演员演“美空云雀(有“歌坛女王”之誉的日本已故传奇女歌手)物语”的主人公。这种情况下,假如偏巧那位女演员唱功很烂的话就会让观众分分钟出戏。这点应该也是畠山守监督和原作云田晴子老师极为关切的问题。

要营造该剧声音的韵味,关键需紧扣“昭和”的时代密码。在此回顾下第一季的音响制作,上季涉及到战前、战后以及高度成长期等各个年代的音源采收,辻谷觉得这一过程很有趣。有卖金鱼的叫卖声、豆腐作坊的喇叭、有轨电车的声响、还有街头巷尾不同于今时今日的熙攘喧闹,林林总总汇成一派浓郁的昭和风情。考虑到昭和时代的过来人更能准确锁定时代的感觉,辻谷特地拜托部门里年长有阅历的工作人员负责音效、合成器等。

音效的另一项处理难点在于,演出落语的地点究竟是曲艺场(寄席)还是大厅。通常歌舞伎剧场能容纳2000位观众,而曲艺场的席位约为200~300人。因而,场内观众的回响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如果仔细比较便能觉出趣味。

有关落语表演方面,辻谷基本交由声优们自由发挥,因为最终结果的好坏还是取决于收录前演员在私底下投入精力的多寡。听取原作意见后,音监也会给出一点具体操作建议,如,落语家古今亭志ん朝是先代助六的创作原型,于是山寺宏一便尽量往志ん朝的感觉上靠。而饰演与太郎的关智一则会朝着“模仿志ん朝的山寺”的感觉努力。

最最辛苦的就要要数扮演八云的石田彰,因为无论是以往还是现代都没有现成的“八云流落语”样板可供参考,因此,只得由石田本人自创“八云流”(石田流)。由此可以想见石田肩头的重担。有了这一层原委,第9话里的《たちきり》便可看作八云流”(石田流)真正成型的标志。对此,担任本剧落语监修的林家しん平大师听后也赞扬:“八云流落语业已自成一格,无可挑剔”。

OP、ED、BGM方面,辻谷感觉第一,第二季的OP相对传统题材类的动画而言显得更相当前卫,作曲充分彰显出椎名林檎过人的音乐才华,而林原惠对歌曲的演绎同样出彩,两首歌曲堪称二位才女强强联手引发化学效应所形成的杰作。

ED采用的是不设歌词的乐曲演奏形式,并有别于正片中所使用的BGM,且更富《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特色,展现出作品特有的意境。

此外,辻谷称,此次提议将爵士作为BGM的主基调是畠山监督的英明决断。因为爵士乐所透出的游离感及非现实感与作品的氛围十分契合,而落语段子的叙事主干虽然大体恒定,但某种意义上又可以看作是落语家在台上一连串即兴表演的集合,这点恰巧与爵士乐的华彩乐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两者的结合可谓相得益彰。需要指出的是,本作的配乐品味时尚、格调高雅,实乃上乘佳作,要归功于音乐担当涩江夏奈独特的音乐领悟力与敏感触觉。

谈及作品的魅力,辻谷认为,不仅限于音乐,本作的魅力是全方位的。这主要体现在第一、二季登场人物间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充满戏剧性的剧情上。第一季的故事主线是由菊比古、助六、美代吉三者构成的恋爱关系,第二季则是与太郎、小夏、八云作为家人的日常相处。由于两季主题各自不同的侧重,因而带给观众的印象也大不相同。聚点逐步从第一季里甜蜜中夹杂苦涩的男女情爱扩展到第二季中体现“人间大爱”的更广义格局。或许因为这层缘故,第二季里只要有助六、美代吉的出场戏份,总会瞬间多出几分别样的暧昧。其中令辻谷印象深刻的桥段有,第5话八云在演《返魂香》时,出现在八云眼前美代吉的亡灵对他说“阿菊……”,其后八云在高座突然病倒,助六的亡灵询问他“为何来此处”。

辻谷表示,剧中八云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为人处世的态度都与探寻艺术的真谛休戚相关,这中间倾注进声优及众多工作人员的大量心血。人物身上体现出的孜孜以求的精神不仅针对某项技艺的磨练,对于社会上各行各业同样具有普适性。而这中间所包含的平易近人的讯息正是作品最大的魅力所在。


参考资料:

17年4月《Animage》

封面: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 izumi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