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动画和细田守门下

《刀剑神域:序列之争》监督伊藤智彦专访(上)

Interview|录音笔2017年9月15日 6时30分

剧场版《刀剑神域:序列之争》已于9月15日在中国内地全面上映。Anitama刊载的第四篇预热访谈为《序列之争》监督伊藤智彦访谈的上篇。伊藤监督讲述他进入动画行业,以及追随细田守监督学习的经历。

(本访谈无剧透)

——非常感谢您接受Anitama的采访,首先请您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

伊藤 好的。我是伊藤智彦,职业是动画演出。要说我的代表作的话,过去我曾就职于动画公司MADHOUSE,在社内经历演出工作后,在细田守的剧场动画《穿越时空的少女》和《夏日大作战》中担任了助监督职位。之后我圆满离开MADHOUSE,来到A-1 Pictures,并首次在《世纪末超能力学院》中担任监督。之后依次监督了《刀剑神域》TV一、二季、《银之匙》第一季、《只有我不在的城市》等作品。而这次则监督了将在中国内地上映的剧场版《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接下来我们想了解一下您的创作生涯。您能给我们讲一下您小时候受到哪些动画作品的影响吗?

伊藤 我也不太明确到底到几岁才算小时候(笑)。但我对于动画创作产生意识的时间点要从《新世纪福音战士》算起。这部作品的谜题很多,所以同时也让我很在意到底是怎样的人制作了这部作品。而当时又出了很多讲庵野秀明监督的书,我当时就买了好多本回来看。顺便一说,我现在还在看呢(笑)。

——那是否《EVA》也成了您立志进入动画行业的契机?

伊藤 是的,因为《EVA》让我看到了是怎样的人在制作动画。我就觉得,这个行当拿来当自己的职业或许会很有趣。然后我还发现做动画的似乎上班不用打领带(笑)、用不着一大早起床、用不着挤满员电车。我就对此油然产生了淡淡的羡慕之情,毕竟做动画的都有种与社会格格不入的感觉(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于是就选择了这条道路。

——您进的第一家动画公司是MADHOUSE吗?您进入动画行业之前,动画相关的知识和能力又是在哪里学习的呢?

伊藤 确实就是MADHOUSE。然后我大学的时候加入了自主制作动画的社团,搞了三年业余动画。但话虽如此,我的专业知识基本还都是进入动画公司后才开始学会的。

——您是在MADHOUSE从制作进行转成演出的,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经过?您的演出技术是否就如您所说,,在制作进行时代学会的?您动画方面的师傅又是哪一位呢?

伊藤 一开始我就是怀着当演出的目标进入了MADHOUSE,然后一直对演出位置虎视眈眈。之后在《MONSTER》这部浦泽直树老师漫画改编的动画作品中,我在监督小岛正幸的手下做事。当时我也觉得,为了成为演出,我得找点事情做做。于是当时我就画了几份习作分镜,拿去找小岛监督批改。他给我批改得很认真,但我拿去好几份呢,他批着批着就烦了。于是他就对我说,要不你直接来画官方的得了。我说好,于是就得到了第一次绘制分镜的机会。

——您之后以助监督身份,参与了两部细田守监督的剧场版动画作品《穿越时空的少女》和《夏日大作战》。不过中国粉丝可能不是很清楚“助监督”到底是个怎样的职位,您能给我们解说一下吗?

伊藤 这个用一句话很难说明(笑)。细田守作品的助监督还得完成真人实拍片中AD,也就是助理导演的工作。其他的剧场作品大都是一个监督下面有几位演出的体制,但细田作品的演出就只有细田监督自己。所以我就得帮他干一些本来好几位演出分担的杂事。比如说他听说有一份资料仅在日本国会图书馆有馆藏,于是我就说收到,我马上去帮您查。除了这样的调查工作外,还有类似于这样的情况:细田监督忽然心血来潮,傍晚了说要去拍照。我说您要去哪,他说我要去荒川。我说然而您两小时后有会,他说没事儿,回得来的(当时MADHOUSE工作室所在地离荒川坐电车大概单程五十多分钟,两小时来回还拍照其实很紧张。)。然而不出所料,果然开会迟到了三十分钟(笑)。但当时拍到的傍晚照片,最终成为了《穿越时空的少女》最后真琴和千昭分开那场戏的参考原型。就说多好一场戏,然而原型照片里的两个人本来是细田监督和我好不好(笑)。但是不管怎么说,去了这一次还是值得的。所以说助监督概括起来,就是对监督言听计从的工作。

《穿越时空的少女》最后的黄昏离别,原型为细田守和伊藤智彦。

——非常感谢。细田守监督自己也是超一流的动画师,但您则不是画画出身。这是否会造成担任监督时风格产生不同?

伊藤 这么说吧,我不会画画,所以最终是没法自己去修改别人的画的,最后还得找别人改,找别人画。所以我就很注意一点,我要早下判断,早下判断后马上交给别人帮忙。当然我会最小限度的把修改要求写在原画旁边,但我总不能手里堆着一百卡吧,基本都是瞬时判断之后交出去。因为如果有五个人,东西都积在我一个人手里,就会有四个人手空着,这肯定不行。为了不让他们闲着,我就养成了快速判断快速发活儿的习惯。这也是我希望能够尽力形成的制作体制。

——按您这样的说法,监督作为管理职位的一面会更为凸显?

伊藤 是的。所谓的演出计划在画完分镜的时间点其实基本已经成型了。当然实际进了制作现场之后会出现一些添删和改动,但是我觉得尽量早点定稿早点做完会更好。而且不管怎么说,毕竟最终留在成品画面上的是动画师的画,演出的画是不能留下来的(所以多画也没用)。

——那么从您这边出发,有没有什么“只有不会画画的监督才能够发挥的监督风格”呢?

伊藤 画画出身的人一般比较多地倾向于“一点集中”型。这是因为他们自己能画,所以可以在一点上无上限地花费时间。而我们不会画画的话,就只能换个地方去一决胜负。我刚才说的早下判断就属于其中的方法之一。然后别的方法还有参与音响工作、剪辑工作,在这些(不用画画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强项,这可能就能够帮助监督形成风格。

——这次的剧场版《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也是您首部监督的剧场版动画作品。您觉得您从细田守监督哪里学到的最重要的,在您自己的剧场版制作中最为发挥作用的是哪一点呢?

伊藤 我脑中一直有一个神秘的词组——“所谓电影”。所谓电影,究竟怎样的作品才能称之为电影?我觉得单是在电影院里播片,这个恐怕未必能叫做电影。《刀剑神域》是一部TV持续很久的作品,那你要做成电影的话,你肯定不能说,我做一个TV特别篇,放电影院里播就叫电影吧?我肯定得把它做出有电影的样子来。然后我在细田监督作品中就看到了电影的样子,他的作品深处蕴藏了电影应有的形态。我反复阅读《穿越时空的少女》和《夏日大作战》的分镜,然后就思考。到底怎样才能让作品变成电影,是不是“时间分配正确的话就能变成电影”?还是说“全都用长镜头拍就会变成电影”?我一直在摸索着去模仿细田监督的做法,但我很难用一个词来做出概括。但是总而言之,我希望能够对”所谓电影“进行探求。细田监督一直在探求,我希望模仿他,追随他的轨迹。

(未完待续)

封面: 《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 录音笔 / Anitama

剧场动画《刀剑神域:序列之争》主创系列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