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婧荦专访(一)

Anitama声优专访

Meeting Room|录音笔2017年2月26日 6时15分

前言: 今天我们请来的声优嘉宾是一位中国人,她就是目前唯一一位在日本从事职业声优工作的中国人——刘婧荦,不过大家也许更熟悉她的ID:KKryu,或者日文名劉セイラ。这期开始,她将跟大家分享下她成为声优的过程,以及背后的一些故事。

刘婧荦(劉セイラ)

中国北京人,2008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之后到日本声优学校学习,如今是日本青二Production事务所所属声优。
主要配音代表作:
《魁拔》系列(蛮吉·中文)
《藏獒多吉》(田劲·中文)
《美少女战士Crystal》(月野进悟·日文版)
《侍灵演武:将星乱》(凌云·中日两版)
《拳皇14》(明天君·日文)
《数码暴龙 网络侦探》(菲·日文)
中文Vocaloid「言和」音源


——你一开始对声优是一个怎样的认知呢?

刘婧荦: 我最开始觉得声优很棒是在小学六年级,当时我的梦想还是做漫画家或者画动画。小时候最开始一直喜欢看《圣斗士星矢》,还有《高智能方程式赛车》和《秀逗魔导士》,然后就一直想画画,想画动画,但是也搞不清漫画和动画的区别。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1998年)上了一个北京的暑期漫画班,里面就是教怎么贴网点啊,怎么描线这种。后来去到那里以后,发现我是最小的,其他人年龄都比我大很多,有不少是大学生,有的可能是已经工作了且还是从外地赶过来的。那些大学生里面就有人拿出了VCD,当时看动画主要还是靠碟片的,直接在班里放了下《新世纪福音战士》的那个老剧场版,日文版的。之前我看的电视上的动画,都是中文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听日文配音的动画。而且说实话你也知道EVA老剧场版的内容,对小学六年级的我震撼很大,尤其是中间的那些叫喊还有各种感情特别细腻的演绎,我明明一句都听不懂,但是就感觉特别冲击,浑身发抖。

那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个东西叫配音,配这些人在日本叫声优,但是因为我当时还是打算画画的,也没太往心里去。就这样一直画到了高中三年级。那时候也是画到了一个瓶颈,因为自己也没学过正规的美术技法,只是一直瞎画,跟国内的一些作品相比的话水平又差得很远。而且当时其实班里有个画画特别好的女孩儿,我跟她两个人经常一起画漫画,交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跟人家一比,简直不能看,后来就跟自暴自弃的感觉似的,觉得自己是走不了画漫画这条路了。

那个时候正好在放《钢之炼金术师》,我看了以后觉得故事和角色特别喜欢,而我也是比较偏向少年的声音,然后那个主角少年是一个日本女性声优朴璐美小姐配的。然后一看朴璐美也没多大(其实当时31岁了),一个韩国人(之后才知道她不算纯正外国人),人家只要拼命学日语人家也能少年声而且一直做到主角,一下子就看到了目标。觉得我也行啊!(真想把当时年少轻狂的自己打一顿)。

当时画漫画正好遇到瓶颈,另外我偶尔模仿配音放到网上,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在我心里朴小姐就是一个从外国到日本去再奋斗成功的人,顿时我就有新目标了,人家都行了你没什么不行的。(再感叹一下当时真是无知无畏啊!)

那时就是高三时期,高考时填志愿我全部选了日语系,不服从分配,还跟老师干了一架。我们老师说你这分数应该上更好的学校,虽然北外也是好学校,但是你不服从分配万一你考砸了怎么办,其实现在我也很能理解老师的用心。我爸妈一开始也觉得不靠谱,但是看我又特别认真,而且那个时候一边上学还一边做了很多配音的东西,还跟小伙伴们一块在北京的漫展上面配音啊什么的。他们一看觉得我挺认真,就对我说哪怕你将来做不了这行,你也要自己养活自己,对自己负责。将来要跟日本人拼日语,那你现在在中国就得当第一,你得进学日语最好的学校,于是我就拼命学,考上了第一志愿。算了一下,那应该是2004年的时候,因为我是2008年奥运会那年毕业的。

——当时你出于兴趣跟配音的社团一起玩配音吗?

刘婧荦: 所谓的网配可能是我们那一部分人带起来的,当时国内有个声优爱好者聚集的大论坛,叫声优X领域,最开始主要偏向日本声优的资讯方面。从那里开始有人开始模仿,翻配,当时我用的是WINDOWS自带的录音机软件,我知道的“网配”的起源是那里,我的声优梦一直到声优路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你在大学学日语的时候,有没有自己事先做一些表演方面的锻炼?

刘婧荦: 真的要说学表演倒是没有,就是自己做作品,因为那个时候在高中还有大一的时候模仿比较多,后来到了大二左右真心地想去做声优的时候,模仿就不算什么了。模仿得像就会得到很多夸奖,但自己心里一直知道,模仿只能是一个阶段,将来你自己要创作东西。那个时候国内渐渐兴起了翻配,但我基本不怎么做了,开始自己去写剧本,自己做原创故事。

——那其实就是大学四年里你就已经定好目标,有动力地去努力,对吧?

刘婧荦: 应该说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去学的日语,目标很明确。

刚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时的照片。。

——那你到了日本是怎么找到声优学校的呢?

刘婧荦: 这个是在我大二的后半年的时候,在北外有一些交换留学的机会,我去了爱知文教大学,然后在文教大学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恩师,他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当时我在交换留学的时候,也去查了很多声优学校的东西,发现大多数都在东京。然后看到有一个学校在名古屋,需要考试,考完就可以合格进入养成所,但肯定不发签证,当时我也没多想,才大二嘛,然后就去考了,考完了以后还考上了。当时就很多人说那你应该留下啊怎么样,但我觉得心里就是有点不对,因为当时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完全不行,但是这地方还考上了,说难听点就是交钱就上的地方,我觉得我如果真的想要走这条路还需要把日文再提高更多。

尤其是那时候刚到日本才发现自己在动漫里学的那点完全是差太远了,连说话都没办法跟人家同样语速说。就在那个时候,我和那个恩师聊起想做声优的梦想,结果他告诉我朴璐美是日本出生。这件事对我冲击特别大,人家不是跟你想的一个情况啊!人家从小就说日语,没有语言瓶颈,然后我就觉得不行啊这梦想不靠谱,头一次怀疑就是在那会儿,怀疑自己之前的决定,弄的我头一次失眠了。

——后来你是怎么去抛开这个烦恼的?

刘婧荦: 就是干想,一开始也是想不通。后来想想其实那段时间我自己一个人留学是一件好事,当时因为打国际电话也特别贵,我们学校山沟里也没太能上网,所以没能太仔细地跟国内的人问该怎么办,我也不好跟别人说,就靠自己想。当时我都觉得要放弃了,正好那个时候《钢炼》在东海电视台再放送,我以前那么喜欢,就又看了一遍。

重新看了一遍以后,就看到有一段剧情是爱德他们觉得自己马上要拿到贤者之石了,突然发现贤者之石是用活人炼的,当时爱德就说这事我们根本没法干,想回复身体这目标不可能了。在那么一个状态下,他们做出来的选择不是就此放弃,而是相信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就动身去寻找。当时对于其他人来讲可能说这就是动画的一段剧情而已,但是当时对我来说有很大的感触,而且声优们的配音让我觉得,那些人也在那一个世界里因为某个选择烦恼,然后我就拿我身为一个外国人却要想成为日本的声优这件事,和他们的那个决断相对比,虽然我的前面也没有前例,没有路,但和他们面对的困境一比,我的梦想要简单容易太多了。

——所以说《钢炼》的这段情节给你的鼓励特别大?

刘婧荦: 特别大,就是觉得你面对的所谓困难和他们的困难相比,你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了。虽然说这个挺精神论的。那时候我的恩师的一个行动,给了我很大的激励。因为我是十个月的留学嘛,过完新年二月份时就要走了,于是我和那位恩师说十二月底的时候想去东京的Comic Market。老师就说行啊那你也没过过日本的新年,你来我家过吧。老师跟他老婆还有老师的父母都住在东京,去完Comike老师接我回他们家,他说咱们绕个道儿吧,我也没多问。结果他就专门开车开到能看到一所专门学校的一个山坡上,然后他就说你往外边看,那个学校有声优学科,也收外国人,两年以后你就在那儿吧。

听到这句话我当时就哭了,我现在想起来还会特别激动,我需要的是那句话。其实我心里还是想做,但是也会想到很多客观的东西,就像一个人要从小孩毕业,成长为大人的过程中,她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现实,作为大人的部分会给她展示的是各种现实问题,但是她心里的那个小孩还说“万一呢,万一行呢”,但是作为大人又知道,不能把人生赌在万一上。

这件事如果你客观地跟任何一个人讲,他是一个未知,是一个几乎可以断定是不可能的事,尤其在当年就是没有任何一个前例。但是那个时候老师就说,你就在那儿吧,他没有说你将来能成为声优,只是说你下一步的可能性在那儿。我当时就觉得那句话给我的鼓励特别大,如果没有那一句话,我可能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会在那儿。他专门带我去看了那个地方那么一指一说,就给我展现出来说你可能在那儿的未来,虽然最后我没去那儿(笑),去了另一个校区。

——那你是大学毕业后才考进那个学校?考进去之后在那边读了多久?正式接触学习声优之后有什么感想?跟想象中的差别呢?

刘婧荦: 对的,08年国内的大学毕业后才来日本考,这边的课程要读两年。进去后,感觉和想象中有很多不一样,首先就是他们学的一些很基础的东西吧,我在那里真正学到的,老师教的东西并不多,它很基础,就是一些发声练习,练了一年。然后舞台表演,每个老师风格不一样,有的给你一些题目让你自己表演,然后老师给评价和建议。我们想象的声优的学习,站在麦克风前一边看台本一边表演的这种,到最后只有半年才上了这个课。

看着台本在麦克风前说话这个事其实是你要拥有很多基础以后才能做的事。很多人会首先在意我怎么对画面啊,我应该怎么看啊,其实这都是非常小的事,这都是教不教无所谓的一些东西,更重要的一些表演的基础,一些解放天性或者说发声、体力,甚至说上一两年的体育课这种,这个东西对于很多人可能不在乎,但是对于我来说比较必要。当时我的语言和周围的日语学习者或者普通的日本学生比,也许是过关的,但是你要想成为专业的声音演员,这两者之间就差的太远,并不是这两年的学校内的课程能给你补上多少的,更多的是老师给你东西然后你在下面怎么嚼,你在外面怎么学。

封面: 《侍灵演武》配音现场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刘婧荦声优
刘婧荦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