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位少女的小小心愿

监督须藤友德谈《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presage flower》

Broadcast|haruto1月11日 6时30分

剧场版动画《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系列第一章《presage flower》从本日1月11日起,在国内正式上映。在此之际,借着《NewtypeSpecial》所刊载的须藤友德监督的采访,一起来回顾须藤的所思所想以及制作轶事。


2017年,自从制作发表以来,已经过去了3年之久。《Fate/stay night[Heaven’s Feel]》(下称《HF》)的第一章《presage flower》已于当年10月14日在日本上映。而在正式公开前几日,于活动“城镇★游玩”中的 ufotable CINEMA 会场,举办了先行上映会。

此时,电影的制作刚刚结束不久,对于监督须藤友德来说,还没有切身体会到作品的完成。在试映开始之前,仍有“真的可以上映吗?”这样的想法。而在试映结束后,紧接着的在日本全国范围内的陆续上映,这才让须藤感受到了《HF》第一章制作完成的实感。

怀揣着自己的想法,在电影开始的部分做了一些尝试性的挑战,这让须藤在电影公开前很是紧张激动,同时也对观众会如何理解这部作品抱有担忧之情。

在试映会之后,须藤不仅是在德岛,也去了新宿、丰洲、京都、名古屋、新泻、埼玉、横滨,甚至还有韩国,在日本国内外各地参加了舞台见面会。观看《HF》之后,不同的观众会有不一样的感想,而在活动中,须藤发现除了有像自己这样从《Fate/stay night》最初发售开始就一直关注的粉丝,也一直不断地有新人加入。

新鲜血液的涌入《Fate/stay night》的粉丝家族,让须藤感觉如果不多与现在的这群爱好者面对面交流,就很难理解《Fate/stay night》粉丝的受众面有多么宽广,毕竟现在的年轻粉丝当中,也有很多十分了解《Fate/stay night》系列的人,这也使他不禁感叹到确实有这么多不同年龄层,并且秉持着不同观念的粉丝存在。

因为参与了大量的见面会,也再次让须藤感觉到动画的制作离不开切身考虑与互相交流。他表示,在制作时会因为在意他们的感想,而去思考“哪里会很热血”“哪里会让人为之一笑”这样的课题,从观众角度来发掘这些吸引人的地方,是能成为创作时的参考的。在设计演出的时候,要尽量了解他们的反响,如果不去了解的话,会对作品实际的表现产生很大的影响。

须藤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作品,都应该把观众的感想考虑在其中,并反映在作品之上。这是须藤的制作准则,从他入职动画行业以来都没有改变过。同时,因为贯彻这样想法、比起票房收入,他更在意的是大家的感想与评价。

说起为大受观众好评的《HF》准备的第九周入场者特典色纸,须藤说这是在上映后才接到的新工作。在第九周色纸登场的人物比起以往,数量上来说算是较多的,而最早也把间桐慎二纳入到了计划之中。须藤觉得剧场版也上映了一段时间了,慎二作为主要登场角色的违和感应该也消失得差不多了,他的故事与《HF》密不可分,现在也是恰好的时机。


须藤友德在作为《HF》的监督之前,是一名TYPE MOON的粉丝。作为粉丝,自然是玩过原作游戏的。要把在2004年发表的《Fate/stay night》改编成动画,首先要考虑到游戏中的3条路线:Saber线 / Fate,凛线 / Unlimited Blade Works,樱线 / Heaven’s Feel,而本次要制作的《HF》就是樱线的内容,这条游戏路线如果没有打通前两条路线是没法开启的。

这次的动画企划共分三章,而其中的第一章要让第一次接触的读者观众能够理解所讲的内容,是有些困难的。不过如果是现在玩着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了解“英灵召唤系统”的观众玩家的话,那么想必像最初发表时关于“这个从者(Servant)的真名是?”这样的诧异的疑问也是难见了。

此前,须藤也参加过《Fate/Zero》《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下称《UBW》)的动画制作,已经知晓该如何改编制作《Fate/stay night》的系列动画。所以在与制作人员讨论的过程中,他们会顾及到这些对系列有所了解的读者与观众,在保留《Fate/stay night》的风格基础上,去探索如何表现出《HF》的特点与区别。

不过,要想在动画中表达所有的内容,也是不太容易的。有着约2小时的电影时长的限制,有些地方只能点到为止。于是,须藤与其余制作人员就思索着,想在开头部分做出传达“士郎与樱,这两人的故事”这样的前情提要版的内容。在这段内容中,尽管也有关于圣杯战争的部分,但更多的是描绘以两人为中心的画面。

原作《Fate/stay night》讲述了16天之内发生的故事,而本次打算描绘的内容则是想要展现在 “16天”之外,更多更丰富的部分,比如在游戏中鲜有提及的过去的故事。在暴风雨中要如何前进,如何逃脱这个漩涡——当然想刻画的并不是这场暴风雨(圣杯战争),而是被卷入其中的两人(士郎和樱)。

说到这儿,须藤打开了话匣子,透露在音响编集的时候,是第一次在大屏幕的画面上看到可爱漂亮的间桐樱,这让他欣喜不已,直言樱是位可爱的女孩。特别是抱膝与士郎谈起往日的故事,“是的,他就是现在坐在我身边的学长,从那时候起我就认识学长了。”,这般话语更是直击须藤的心脏。

当然,令人感到怦然心动的也不仅仅是这份可爱。在这段情节中,穿插了一段关于过去的回忆,之后若有所思、想要确认所言之人的士郎,跟随转头望向樱而切换镜头的一刻,呈现在士郎与观众眼前的是望着自己的樱。那温婉的目光与轻柔的话语,就如一股暖流,流淌在心间。这一部分,是由出任本作作画监督与原画的泷口祯一(剧场版《空之境界》第四章“伽蓝之洞”监督)负责的,须藤对成片的效果赞不绝口。


关于作画上的调整,同时兼任总作画监督的须藤表示,不仅是樱,所有的角色已经都是被逐一修正过了。《HF》做的是原作游戏“樱线”的内容,樱的部分当仁不让,是重中之重。对于塑造樱这个角色,要考虑到中学时期的樱与之后的樱的区别。

须藤认为,要在动画中特意地将这个反差表现出来,特别是行走在雨中、没有打伞、全身湿漉漉地来到卫宫家的樱。要让观众感受到,樱是一心要去卫宫家的、这样的其他皆浑然不顾的坚持。而在来到卫宫家门前到进入屋子后,须藤希望能描绘出与尚处迷途的雏鸟一般的感觉。或许是因为这样,当长大的樱向士郎表达好感的时候,也一下子得到了回应。

中学时期的樱,在摁响卫宫家的门铃后,稍作等待。这一部分表现她克制却又顽固,性格坚强的一面。

让观众看着樱的成长轨迹,也更能让大家理解樱的想法。须藤想塑造有着“顽固”一面的樱,让人感受到她不是因为强迫症而机械地行动,是出于一种坚持,比如表现在即使被士郎拒绝了多少次都要来到他家做家务这样的事情上。樱不是那种忽然一下子就什么都会的天才,所以想刻画成这样无论(失败)多少次都不会放弃的类型。

回想起在 PV 中有一段两人一起上学的场景,樱那一句“如果不是在学长家里吃饭的话,我就会觉得饭菜也变得不好吃了”,充满着幸福感。须藤称,这段是由半泽彩负责的,是他曾经教导过一段时间的年轻动画人。在经过须藤的指示修正之后,这段场景成为了原画里的一部分。

本作要讲述的是樱线的故事,所以要考虑到樱与圣杯战争的关系。在剧情进展到士郎注意到 Lancer 与 Archer 的战斗,以及樱遇见吉尔伽美什的那部分,是有意地在两个不同的场景中来回切换的,目的是为了表现两人同时被卷入圣杯战争。在士郎遭遇意外的那一刻,樱转头望向夜晚的城市,头发随风飘扬,预示着起风了、暴风雨即将到来。而就在这时,梶浦由记老师创作的音乐响起,主题曲插入,这一连串的场景就是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吉尔伽美什和樱相遇的场面。通过两人所处的不同位置,可以窥见之间的关系。

出任3D监督的西胁一树曾称须藤强调过作中关于水母的使用。须藤回想起来,自己很早就有设计樱与水族槽在同一场景的想法,因为他觉得,水母这样轻飘飘地浮游在水中的形象是与樱有所重合的。这是会让人留有印象的场景,所以他想要尽可能地多使用水母这个意象。


须藤认为,对于樱来说,士郎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人了。所以除了着重刻画樱的形象,对士郎、以及士郎与樱的相遇的描写,也要认真考虑。须藤把士郎不得不意识到要把樱作为恋爱对象来看待的、这样一种有着微妙距离感的事情,当做讲述他们两人间关系的重点。不过在《HF》中,更多的时候是以“朋友的妹妹”来看待的,因此希望能将在这微妙感中徘徊的士郎,身上的那一份少年感给体现出来就好了。

虽然看起来,士郎还没有很深的性别意识,但是毕竟到了这个躁动的青春年纪,多多少少还是能注意到“异性”的存在。而且,之前对凛的感觉就说明了他并不是那种“木头人”的角色,不过在一部动画电影中,想要用各种各样的场景去描绘这样的内容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最后决定,围绕着樱,通过描写慎二和士郎的冲突,以及士郎的梦世界,让人感觉到士郎也有这样的一面。

奈须きのこ曾经说过,士郎是那种拼命装作是“人”的“机器人”,但是如果要被这样的设定给束缚住了,就很难去塑造这个角色。目睹他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也不慌张的是士郎,在凛和樱身边心动不已的人也是士郎,在日常生活中作为逗人一笑的角色的也可以是士郎。所以须藤认为,在不同的情境下能够展现不同的自我的士郎,便是这个角色的特点。

虽然如此,士郎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找到适合的“一面”去面对,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局限的,对于“这方面”的士郎,慎二很是在意。就须藤而言,他对慎二是讨厌不起来的,倒不如说是喜欢慎二,不过慎二这样的人感觉起来似乎有些令人头疼。虽然慎二不是正常来说的那种好人,但观众是可以在剧中产生同感并理解他的。因此须藤觉得,慎二(对士郎)生气的原因,以及产生敌对之感的心情,能够被大家理解和接受就好了。

在卫宫家,士郎与慎二发生冲突的场面,须藤想要通过构图,用三人所处的位置关系,来展现三个人的关系。在《HF》中,这样的场景不是很多,这时通过光影的描写,用夕阳的余晖,将处于对峙的两人与想要阻止两人的樱进一步添加了画面语言。这时候的慎二站在背对着余晖的地方,这样做是为了让大家注意到这个情形,才特意为之的。

对峙的慎二和士郎还有看着这一切的樱,三角构图表达出三人之间的关系。

谈及第一章中最有冲击力度的场面,在中盘展开的战斗戏是不得不提的。从高速公路开始一直持续到城市街道,还有位于柳洞寺的战斗,可以说是十分大范围地展开。须藤提到,这种在移动中战斗,转换战斗场地的想法,是负责动作场面分镜的三浦贵博(《UBW》监督)的主意。三浦想要把 Lancer 追逐真 Assassin 的场面给制作出来,所以这段战斗从港口开始。

须藤佩服三浦的考虑,说自己一开始没有想得那么复杂,做出来后的成品达到了预料之外的效果。说到这儿,须藤不禁笑了笑,他表示在这最后的部分,实际上在尺度方面也是超过规定的,所以不得不对其进行删减。总的来说,在动作方面,不管是参与原画、还是担当作画监督的动画人,都十分出色,这也让须藤放心地交给他们自由发挥了。

另一方面,Saber 与 Rider 的战斗部分,须藤表示因为 Rider 小看了 Saber,所以战斗并没有持续得太久,原作中也是用士郎的惊讶来表现这次战斗之快。要怎么样把这种简明感给表现出来,也是一个需要商讨的课题。

就这个课题,须藤觉得因为以战斗的场地来说,能够在立体空间展现高机动力的 Rider 应该更有利一些,所以要把区域范围限制在楼房耸立、堆满着阻碍物的狭小巷间。与最后 Rider 和真 Assassin 的战斗相反,限制在狭小区域的战斗并不是 Rider 擅长的,这也是为什么之后的这场战斗中 Rider 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在制作的时候要把这种变化给表现出来。

在原作中,并没有出现 Caster 使用破除万物戒律之符、刺进胸口的场景。制作这个场面,是因为须藤认为,如果不起用并展现一次破除万物戒律之符的能力的话,在之后的内容中,就不得不再次提及这件事,还要再对宝具多加描述。

使用破除万物戒律之符之后,御主与英灵之间的契约就会被消除,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要展示出来的。因此,如果从创造戏剧性的角度来说的话,比起角色,更要让观众们注意到破除万物戒律之符,并在观众的脑海中留下印象。真 Assassin 从 Assassin 中诞生,是原作已有的部分,(将守护柳洞寺的 Assassin 当做依代来召唤真 Assassin)由于令咒的控制还残留着,所以故事要这般发展。

破除万物戒律之符发动能力的场景,要让第一次观看的人在很容易明白的同时,也要成为第二章之后的伏笔。

关于破除万物戒律之符还要注意到的一点就是,原作游戏中在御主葛木宗一郎的尸体前发愣地站着的 Caster 的模样。从士郎角度出发、并以《UBW》的内容为前提,像葛木与 Caster 之间这样不可思议的爱情为什么会在这种状况下抹灭呢?须藤想通过这个场景让观众体会到悲剧与传奇一般的感觉。

如果只是把《HF》单纯作为一部电影来看的话,后续恐怕会产生不少疑惑与问题。须藤想让观众充分消化事情的因果,之后再去观看接下来的内容。《HF》并不是全三章连续公开,正是如此,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在这个场面会有什么伏笔、之后会有什么发展,就不能震撼观众的心灵。


这次须藤不仅担当监督,也作为总作画监督,负责了相关的工作。说到在工作中让自己感到苦难与有趣的角色,当属言峰绮礼。在描绘言峰绮礼的时候,如果稍微将他的下眼睑画高一些,整个角色的状态就变得不一样了。这样会让形象在塑造上产生很大的变化。这也让须藤感慨处理微妙的表情变化是相当难的。在《HF》第一章中,是想要好好画言峰绮礼这个形象的,也在思考有没有做到搭配得当。

《HF》中还有一名重要的角色,那就是间桐脏砚。关于他的形象设计,须藤表示在第一次登场时,是想将他当做普通的老爷爷来塑造的。同时,须藤也拜托担当该角色声优的津嘉山正种老师,用声音表现出那种送孙辈上学,对小孩子说话的老爷爷的模样。津嘉山老师的配音让须藤赞不绝口,认为他出色地在片头曲之中表现了这一点,而这种反差感极其重要。脏砚在作中算是体格较小的角色,所以在作画形象设计方面是很难让观众感受到他的气场与威压感的,毕竟乍眼一看,只是位拄着拐杖的老人而已。

须藤认为像脏砚这样的角色的魅力,一是在于作为谋士的魅力,二是来自于这种两面性的魅力。要让观众觉得,这个角色不是什么好家伙,似乎在暗自算计着什么。比如说,最初登场的那个场面,脏砚在与士郎搭话后,回到暗处里是搭配着关门的声音、以及一阵虫子振翅声、而后虫鸣沉默的演出的,如此设计就是为了让观众发觉这一点。


回顾第一章,须藤认为已经将故事的舞台搭建完毕,在即将上映的第二章中,想要刻画出角色之间的关系变化与其中的纠葛。因为在感情上会发生激烈的碰撞,所以要和担任演出的恒松圭一同探讨今后展开应该如何把握。

恒松曾经提到,无论什么样的电影,都会在看完之后思考作中某些场景背后的含义。如此这般的思考,也会成为使他演出长进的一种食粮。须藤说在第一章中恒松担任了“樱和士郎从相遇到圣杯战争开始”与“两人在仓库”两部分的演出,这两段也蕴含着静谧一般的感情。在第二章中,他也要和恒松多多探讨,毕竟其中能够给人带来很强冲击力的场面有好几个,同时也希望能够通过画面好好地表现出来。


【参考资料】
  • NewtypeSpecial

封面: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presage flower》

© haruto / Anitama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presage flower》专题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