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演出家之路

村田和也专访(四)

Interview|高濑司2017年12月17日 6时30分

【嘉宾介绍】

村田和也(Murata Kazuya)

1964年生。动画监督。曾任职于建筑业,之后以演出助手研修制度第一期学生的身份加入吉卜力工作室。在《岁月的童话》(1991年)《听到涛声》(1993年)中担任演出助手。之后经历Pastel和OLM等动画公司后转为自由之身。在多部作品中担任分镜演出,在《Code Geass反逆的鲁路修》系列(2006-2007、2008年)中担任副监督。主要监督作品有《钢之炼金术师叹息之丘的圣星》(2011年)《翠星的伽尔冈缇亚》系列(2013、2014、2015年)《正解的卡多》(2017年,总监督)等。现在正在准备原创新作动画《A.I.C.O.-Incarnation-》,预计于2018年通过Netflix全球同步播放。

采访日期:2017年7月9日
采访地点:Royal Host石神井台店
采访整理:高濑司


■如何当上演出家

——实际上,《听见涛声》的演出助手也是您在吉卜力的最后一份工作。能否介绍一下您离开吉卜力的原因?

村田 首先是《听到涛声》立项时,因为我曾经有过一次演出经验,于是演出助手就只安排了我一个人。当时主要负责的工作是协助望月智充监督的相关业务。这其实是因为望月监督也是从吉卜力外面来的,他不是特别熟悉吉卜力做动画的独有套路。所以说,我的工作内容除了讨论作画和演技之外,还要把望月监督所作出的指示以及检查由我复查一遍,然后在口径上修改成吉卜力社内比较通行的交流方式再发给各部门。所以当时这份工作其实更为接近于一个社外人员和吉卜力的缓冲地带。在这种状态下,《听到涛声》即将完成之时,有其他公司找到我。过去曾在《岁月的童话》中担任监督助手,当时则在Pastel制作公司的须藤典彦先生和我说他们缺人手。缺人的项目是青山刚昌老师在《名侦探柯南》之前连载的漫画《城市风云儿》(1993-1994年)的动画化企划。当时计划由汤山邦彦担任监督,须藤先生担任系列监制。然后团队内有一位原定担任系列监制助理的成员因故去了别的项目,所以就通过公司来问我要不要去。我就回答“您让我当演出我就去”(笑),对方答应了,于是我就和吉卜力的制作进行,还有当时Pastel的制片人神田修吉(已故)开了个会。最终决定以从吉卜力派遣到Pastel的形式,让我担任《城市风云儿》的监制主任助理和演出。这是一部年番,派遣长度于是为一年。

——制作时期上和《听见涛声》应该重叠了?

村田 有略微的重叠,不过作画已经完成,接下来就只差摄出(对素材摄影之前进行的最终演出检查)的状态。那我想剩下的拜托给望月监督一个人也没问题啦(笑)。于是我就把吉卜力独特的摄出方式讲解给望月监督后,基本就扎到《城市风云儿》那边的现场去了。那段时期我一边弄分镜演出,一边检查其他集数,参与剪辑、配音、音画合成,对我学习演出的帮助非常之大。这是因为既然我参与每一集的剪辑配音合成,那每集来的自然都是不同的单集演出。于是我就逐渐琢磨出来,“这位的风格是这样的”“那位比较重视这一项”,这些演出之间的区别都被我看在眼里。比如说大地丙太郎监督,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丁点弄笑观众的机会。那段时期的我能够近距离接触不同演出的不同风格,对我之后的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您说那段时期您是派遣的身份,那您正式离开吉卜力又要到哪个时期?

村田 要到《城市风云儿》制作周期结束。派遣合同就签到那时为止,但我回到吉卜力也只有演出助手的工作可做。这时候《城市风云儿》的神田修吉制片人就说“你要来我这儿的话我收你当社员。”于是我就答应了,然后去和铃木社长宫崎监督商量后,正式离开吉卜力转到Pastel。在那里我参与了《鬼切丸》(1994-1995年)等OVA之后,神田P打算和Pastel母公司OB企划的制片人奥野敏聪一同独立出去。于是他带着Pastel的全部制作人员集体出走成立新制作公司(笑)。那就是OLM,然后神田P又找了我于是我也去了。OLM现在已经是长年制作《精灵宝可梦》系列的大型公司,但当时的起步则是在一座两层小楼里。在楼里我们参与了TV动画《宇宙小毛球》(1995-1997年)和《爱天使传说》(1995-1996年)等作品。而我制作《不要输!魔剑道》(1995年)也是在那幢小楼的工作室内。

——《不要输!魔剑道》虽然是一部30分钟的OVA,但也算是您的监督出道之作。能否介绍一下参与这部的经过?

村田 那时候的OLM还接不到什么大活儿。于是就有游戏公司来问我们,能不能做一部由游戏原作改编,剧情原创的单集作品。神田P就表示虽然有原作,但是自由度很高,问我要不要用这部短篇来尝试一下监督工作。

——您首次监督下来手感如何?

村田 讲真我不觉得有做出一部好作品(笑)。毕竟这部作品的基调是搞笑,所以本来可以再多玩脱一点的,这个我有所反省。但是当时从脚本到完成,我已经发挥了我能发挥的所有力量。感觉还是非常愉快的。

——说来能否请教一下当时OLM的社员人数?

村田 刚起步时一共八人。松原德弘和一石小百合这两位有能力做作监的动画师、一位动画检查、一位制作主任、一位制作进行、然后神田P和奥野P两位制片人、加上我这个演出。再加上立场自由的汤山监督和须藤先生。

——您这个也是少数精英路线啊。

村田 但是,当时那个时代和现在不一样。就算人数这么少的工作室,同样能当总包(元请),能统辖一部作品。这是因为当时的TV动画作品大幅减少,80年代后半到90年代是OVA流行的时代,粉丝掏钱买录像带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消费行为。其原因是被《再见吧宇宙战舰大和号》点燃起热情的我这一代人和年龄更大的动画爱好者,已经到了社会人的年龄。也就是说当时进入了一个动画爱好者口袋里开始有钱的时代,他们愿意掏钱去买在电视上看不到的高品质动画。这直接导致动画制作公司一口气流向OVA制作,TV动画的中心则转为儿童向和家庭向。也就是说面向15到20岁,乃至更高年龄层的动画已经从电视上消失了。与此同时,TV动画的减少还导致动画制作公司不去做OVA的话就没活儿可干。所以我们OLM虽小,但是只要拿到总包的工作,就可以给那些没事儿干的制作公司发外包。这一切造就了即便总包公司主力员工人数有限却依然能够维持TV动画制作的局面。

——按您这说法,只要制片人拉活能力出众,主创核心成员实力高强就能当总包。

村田 没错。那个时期在日本动画史之中也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时期。当然这段时期不久后就被《新世纪福音战士》(1995年)给打了个粉碎。

——能否请您谈一谈您对于《EVA》和OVA为核心的那个时期的动画史观?

村田 《EVA》对于动画业态的最大影响,我觉得就是摧毁了OVA的高墙。《EVA》之前的OVA制作有这样一种现象:为了做出更高的品质,为了让创作者自己称心满意,这个日程可以无限制地拖拖拖。所以这发售日可以一延就是几个月,没人知道下一卷几时出的局面反复上演。这一来录像发行商那边的生意根本没得做,粉丝则只能一路苦等,这个恶性循环带来了非常坏的影响。而相对的,《EVA》在一部每周必须得播的TV动画框架内,做出了所能做出的最高品质的东西。而且这片是在当时缺乏青年向动画作品的电视上播出的,所带来的冲击难以估量,于是一口气感染了整整一代人。然后动画投资方也被打醒了,“原来不止OVA,TV动画照样能卖碟卖周边卖到爽。”于是他们开始进入这块商业领域,自此开始面向青年的TV动画企划便扎堆出现。而我在OLM参与的《剑风传奇》(1997-1998年)正是《EVA》之后,深夜动画档期开始增加时所出现的先驱作品之一。

■从《剑风传奇》到与谷口悟朗监督的邂逅

——您刚才讲的话题非常有趣。接下来能否请您正式介绍一下您在OLM的工作内容。

村田 OLM对我来说最重要的经验或许就是在高桥直人的团队中做事。《城市风云儿》的时候,高桥直人和作画监督千羽由利子还都是外包员工,和神田P有过合作。OLM成立后,他们都成了内部工作人员。然后以高桥直人为监督所建立的项目就是之前提到的《剑风传奇》。《剑风传奇》是奥野P神田P乃至日本电视台的制片人都非常喜欢的原作,这个企划的立项实际上是这群制片人所主导的。他们大概是这么个态度:“这个故事是我们的,你们谁也不要和我们抢。”但高桥监督觉得自己一个人有点累,需要一位辅佐,于是就找到我。我当时就以辅助的位置,负责了很多集的构图检查和原画检查。而之后高桥监督·千羽作监的团队再次出动,下一部作品就是《ToHeart》的第一部TV(1999-2000年),以女生们为中心的学园日常作品。之后便是《钢铁天使胡桃》(1999-2000年),一部主人公为机器人美少女的喜剧。再之后是《宇宙人形17》(2001-2002年),一部以北海道为舞台,小学四年级女生为主人公的科幻作品。但在下一部汤山邦彦监督的《剧场版精灵宝可梦AG七夜许愿星》的演出之后,我选择了离开OLM,成为自由之身。

——您离开的理由是?

村田 进入21世纪后,OLM的作品越来越偏向儿童向,这实际上和我的创作方向是有偏差的。然后还有一点,虽然当时社内员工越来越多,但是如果只做OLM自家的片的话,其实我老是和同一批人共事。而我是想得到和更多不同风格的人共事的机会的,所以之前开始就在找离开的时机。恰好这时,比我早离开OLM的千羽女士在日升负责《星空清理者》(2003-2004年)的总作画监督,她找我帮忙。于是我就以《宝可梦剧场版》的完成为期,转为自由,然后便遇上了谷口悟朗监督。而《星空清理者》是由之前做了《OVERMAN》(2002-2003年)的公司负责,所以吉田健一那时还留着。于是我在一段不长的时期内和吉田在同一办公地点工作。吉田打算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他下一步打算做一部原创作品,希望我去帮忙。而这就是之后的《交响诗篇》(2005-2006年)。

——《星空清理者》您做下来感想如何?

村田 非常有意思。然后一开始我就想,你一本正经地拍这么缺乏爆点土里土气的科幻真的好吗(笑)?比如说里面不是要在失重环境下演戏么,但是在动画里面要表现失重的演技其实是非常困难的。这是因为动画在表现角色的实在感时,很依赖“重量”的绘制。所以在重力消失后,就导致所有的动作看起来都非常假。而在失重状态下对质量感进行作画的技术门槛也非常之高。然而面对这些困难,《星空清理者》一点不怂,强行这么拍。而作品主题也很独特,是一部职场片,刻画的是上班族小社会中发生的各种摩擦冲突和欲求不满,这是过去的动画并未太多触及的角度。所以这个企划本身是充满冒险精神的。

而制作现场的气氛也很好,负责各集的演出和作监基本都进了公司(而非在家做活)。大家都在一个大房间内,每人负责不同的集数,大家既有竞争切磋,同时关系又非常融洽,当时的气氛真的非常不错。再加上《星空清理者》本就是当时还是日升董事的内田健二社长非常喜欢的漫画,他表示一定要把这部漫画拍成动画。所以在大佬护持之下,这个项目最开始其实什么碟片销量啊收视率都是无所谓的(笑),只要做得好看点就好。于是谷口监督和脚本的大河内一楼也都意气风发地打算跟上搞事,这部作品最终是在非常认真充分的状态下制作完成。

(未完待续)

封面: Anitama

© 高濑司 / Anitama

文章标签村田和也访谈
动画监督村田和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