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很痛苦,写文章很开心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1月7日 21时00分

鼓手、作编曲家山本真央树分享了乐谱上好懂的指示:

鼓的牛×加花

超 diao 的吉他

最强的乐句

猛鬼一样的鼓加花

https://twitter.com/maokiyamamoto/status/1213813475790610433


同人插画家キノコウタロウ-R 一直认为,画得好的人,都是“像呼吸一样画画”、对一般人感觉痛苦的试错乐在其中的人,所以想要提高画技,首先要具备享受试错的心理素质。但是,当他把这番论调告诉一个想提高画技却很痛苦的人之后,却被对方拉黑了。他下定决心,今年不再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这一主张。

https://twitter.com/Kinoko_Utarou_R/status/1214059356364267520

动画评论家藤津亮太表示,以写文章为生的人也是如此,他认知中,撰稿人们工作都很痛苦,但是喜欢写文章。撰稿人,都是一群“不知道为什么一般人会在并没多长的邮件后面写一句‘写这么长不好意思了’”的人。

https://twitter.com/fujitsuryota/status/1214349645599522817


编辑たられば分享了实用的写作技术:

  • 等写完之后,在发送之前重读一遍。你不是天才
  • 总之一定要从头到尾重读一遍
  • 留足重读的时间
  • 该改就改不要犹豫
  • 哪怕会导致拖延时间也好必须重读(你重读的时间可以省掉某人必须用来修改的时间)
  • 重读之后就放手吧,这和带孩子是一样的

たられば说,很多人都不会重读自己写出来的文章,让他感到惊讶:难道你出门前都不照镜子的吗?这些人写出来的文章里,就会保留很多只要重读一遍就可以显著减少的失误和表述不当。他建议大家还是要重读。还有出门的时候要照镜子。

https://twitter.com/tarareba722/status/1213063773486845957

评论家、小说家前岛贤说,他的写作方法时这样的:如果有人让他写 2000 字的原稿,他会先写 3000 字,然后删改到 2000 字左右,再结合纸面排版(41 字×50 行)调整。所以,他这么写文章,必然会强制性地重读。

不过,前岛并不会机械地删掉“似乎”“这样的”“我认为”之类的语句。有些时候,这些语句带来的暧昧感、无法断言感、不干不脆感,还有文章的呼吸,会是必不可少的。而反过来,如果没有这些语句,文章就全都是断定的口吻,会非常僵硬,有时候还会让人感到压迫、攻击性。

前岛认为,“删改”这一过程非常重要。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规矩,即使是在给没有字数限制的网络媒体供稿的时候,也一定要删掉约 1/4。这样一来,即使是乍看之下冗长的部分,他也可以判断那是“因为不加推敲导致的冗长”,还是“这篇文章必不可少的冗长”……大概可以吧。

https://twitter.com/MAEZIMAS/status/1213325913238073345


撰稿人前田久说,他整理声优采访的时候,就会苦恼不知道该在多大程度上保留声优说话的口吻。最近,因为广播、网络节目、线下活动等等,很多声优粉丝可以听到声优不扮演角色、平常说话的口吻。那么,采访稿是不是也应该贴近这种印象呢?还是说,应该干脆明确,书面文章就是书面文章?

当然,原封不动地把声优说的话写下来是绝对不行的。

https://twitter.com/maeQ/status/1214194649587339264

前田的这一烦恼,引发了多位撰稿人的共鸣:又想要保留采访对象自己的性格和采访对话的氛围,又想写成漂亮易读的文章,两方面的平衡要怎么掌握,是他们始终在摸索的课题。

撰稿人平岩真辅还说,当他保留了声优说话的口吻写出采访稿交过去之后,原稿回到自己手里,却被红字改成了工整的书面语,这就让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https://twitter.com/hiraiwa/status/1214197966384140289

封面: 《Stand My Heroes》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声优音乐
相关讨论音乐少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