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自然而然浮现在我脑海中的画面

汤浅政明洛杉矶动画电影节访谈

Broadcast|LimeCandy个人专栏2017年10月31日 6时30分

在2017年10月20日到23日为期三天的 Animation is Film 电影节里,在好莱坞的 TCL 中国剧院播出了汤浅政明监督的三部作品:《心灵游戏》、《宣告黎明的露之歌》以及《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笔者虽因时间冲突未能观看《露之歌》,但有幸经历了《春宵苦短》这样一部极具汤浅先生丰富想象力的视觉盛宴。而在电影结束之后,在 Q&A 环节里汤浅政明通过 Skype 与现场的观众互动。笔者现将其内容整理如下。


首先是主办方准备了三个问题:

Q:首先想谈一谈关于原作的事。从你发现这部原作,到决定把它电影化,在这过程中都发生了什么呢?

A:这是和 7 年前动画化的《四叠半神话大系》的同一位原作者——森见登美彦早期所著的三部曲之一,这三部作品虽然都是很相似的作品,但是随着一部接一部的推出,这个系列逐渐变得有人气起来,在第二部的《四叠半》动画化成绩非常出色之后,在 7 年前的那时就有了要把第三部也给电影化的想法。

可是这个企划在当时遇到了一些困难,没法马上就做出来。到了去年的时候,才终于有机会来制作这部电影。因为之前遇上困难无法制作,所以我非常高兴去年能有机会来制作这部电影。

这部作品有四话,其中第一话的名字叫做《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在电影化的时候,要把这四话融合在一个电影里,所以在编排剧本构成的时候,就把第一篇的标题给贯穿到整个电影中去了。


Q:在电影中充满了各种日本传统文化元素,对于这些元素,监督您是否有去做过研究和调查呢?

A:大家应该都知道,日本的京都是一个不多见地保留了许多古代建筑的历史古城,但这部电影的故事本身并不依赖京都是历史古城这一元素。不过,我们在电影化的时候,还是想要把京都的历史风味和 Style 给做出来,于是就这么做了。

电影中的京都古城

Q:电影的主角“前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角色,观众们对他也有各种各样的想法,那监督您是怎么看这个角色的呢?

A:我从一开始就明白他是一个非常难表现的角色,他非常聪明,大概他也非常自信。但是在学习方面却总是做不好,于是内心焦虑不安,即使是喜欢的女孩,也不敢去坦率地向她表白。我觉得他和《四叠半》里的主角“我”不同,他虽然有的时候有些绕圈子、不坦率,但也是非常努力地去完成他的目标。


接下来是由观众提问:

Q:汤浅先生,您是我最喜欢的动画监督。但就算是在我做梦,梦见的最狂野的梦境里,也没有像是您电影中那么绚丽的视觉画面。监督您是怎么样创造出这样绚丽的画面和演出的呢?

A:我在读原作的时候,画面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然后我在保持电影本身平衡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原封不动地把这些画面给放到电影中。不过,有的时候灵感也会来自于其它地方,比如说音乐,有时在城市中散步看到“哇,这个真有趣”的地方也会放到电影中。我平常都很注意把这些日常生活中有趣的地方记在脑海里,作为灵感。同时,这是一部以动画为媒体的作品,因此我就把很多场景夸张化处理,让它们变得非常极端化。


Q:汤浅先生的科学猴Science Saru公司使用了 FLASH 动画制作技术,并且在数码制作技术的最前线做了各种各样的实验。您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来研究 FLASH 动画的呢?您觉得其是否能给日本动画业界带来变革呢?

A:嗯,可能不一定会有什么太大的变革。大约在十年前,我有一位同事在尝试用 FLASH 制作动画,做出来的画面非常的漂亮,我当时就想以后要有机会自己也要用 FLASH 来制作动画。我在开公司的时候,那位开发 FLASH 动画制作的人也加入了,所以就决定要使用 FLASH 来制作动画了。用 FLASH 制作出来的动画线条非常漂亮,动作也很流畅。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以前需要很多人来分担的工作,用 FLASH 就只需要一个人就能完成了。

顺便一提,科学猴公司在今年五月的时候发布了两页漫画,里面更加详细地解释了使用 FLASH 制作动画的好处:

Q:本作品是在京都大学这一舞台上发生的,那么想请教一下,京都大学和故事什么样的联系呢?

A:京都大学是日本有名的顶尖大学,它具有一种吸引各地各方、各种各样的人来就读的吸引力。正因此这个大学里也充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人和有意思的人们,而这些人正是故事的主角。

《四叠半》里面主人公所住的宿舍的原型是“吉田寮”,大学生的宿舍都总是特别特别的脏,但正是这样的地方住着非常聪明的男女学生。他们住的这个地方非常的奇怪而不可思议,所以会发生各种有趣的事件。

我听说好像即使不是学生,一般人也可以住进这样的宿舍,但是这里跳蚤特别多,到了晚上的时候非常难以入睡。

京都大学宿舍——吉田寮

Q:您在最近的两年里制作了《露之歌》和《春宵苦短》两部作品,这是很大的工作量,您是怎样掌握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的呢?

A:做动画并不是所有的动画师都要到公司里来完成工作,在动画业界,有很多从业者都是自由人。因此,要把他们集合在一起是非常困难的,在短时间内招齐人来做动画是基本上不可能的,要是能做完一部动画后沿用同样的班底继续做新的动画的话会比较好。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在做《露之歌》的后期制作的时候,就开始了《春宵苦短》的前期工作。这样,《露之歌》的工作做完,动画师就能马上进入《春宵苦短》的作画工作中。


Q:在这个电影节中所上映的您的三部电影风格迥异,那您的下一部作品想要做成什么样类型的作品呢?

A:我一直都是想要尝试做各种各样不同风格的作品。下一部作品将是一部TV动画,它充满了暴力和 R18G 元素的,是一部比较成人向的作品(笔者注:即《恶魔人 Crybaby》)。在那之后,我有准备想要做一部爱情片Love Story。不过,同时我也很想去做一些日常系作品,也想做一个非常规Eccentric的恋爱喜剧。

即将播出的汤浅新作——《恶魔人 Crybaby》

Q:最近的动画的画风有一种像自然和真实系发展的趋势,但监督您的动画极具的卡通风格,有着非常动感的表现力,您这样做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呢?

A:我非常喜欢我在小时候看的动画片,我喜欢“有动画样的动画”。不过,我也有想要尝试那种真实系风格的动画的计划。


Q:在电影里,有一段奇怪的舞蹈(诡辩之舞),这种舞蹈是在日本真实存在的舞蹈吗?还是监督您所创作的呢?

A:我把好几种真实存在的舞蹈里的元素合在一起,以“人类大概绝对无法做到的舞姿”为基准而创作出来的。

诡辩之舞

汤浅演示:“日本不是有这样的舞蹈吗?”

封面: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 LimeCandy / Anitama

文章标签汤浅政明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