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狂赌之渊》三方对谈(上)

Broadcast|izumi2017年7月15日 6时20分

在《月刊GANGAN JOKER》上连载的,由河本焰原作,尚村透担任作画的《狂赌之渊》的TV动画版于今夏陆续在日本各台播出。本剧主要讲述,在以赌博结果决定阶级地位的私立百花王学园里,以蛇喰梦子为首的,一群追求刺激上瘾的疯狂赌徒们的日常。日本资讯网站Natalie邀请到《狂赌之渊》的原作者河本、动画版监督林祐一郎、以及很久之前便声称自己是本作粉丝的日本漫才组合Speedwagon(スピードワゴン)的成员:小泽一敬举行了一场三方会谈。《狂赌之渊》究竟有何魅力,能够吸引擅长麻将等桌牌游戏,又爱好打电玩的小泽?几位对动画的观后感如何?来听听三位是怎么说的吧。原文链接

经常逛书店的小泽一敬,但凡看到有意思的漫画新刊必定会买来一看,当他瞥见《狂赌之渊》的封面时,直觉告诉他,此书会很有趣。那时漫画单行本第1卷应该才发行没多久,受到封面视觉冲击的小泽当场将其购回。现在,只要《狂赌之渊》有新书出来,他还会一直买下去。另外,还买了以早乙女芽亚里为主人公的派生作品《狂赌之渊·双》。

对此,河本首先表达了谢意,并说当自己通过推特得知,小泽在读的书目里竟然有《狂赌之渊》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一旁的小泽忙不迭地夸《狂赌之渊》各种赞,不仅人物塑造成功,赌局够精彩,充满紧张感的心理战描写更是扣人心弦。据此,小泽推测,像他这样好玩游戏、又爱看漫画的人肯定会追这部漫画,而且应该属于男女通吃的那种。

在林祐一郎监督看来,《狂赌之渊》里的角色很多时候都“脱轨”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刚翻开原作的时候,监督还觉得人物设定蛮上镜的。比如,主人公蛇喰梦子又长又直的黑发+巨乳、芽亚里的双马尾、咋看之下,人物的外貌简直是动画女性角色的样板设定。细看下去才发现,与容貌背道而驰的内在设定才是本作真正的看点。小泽听后附和道,书中女孩的类型可谓众彩纷呈,要论角色个性的丰富程度,恐怕跟《心跳回忆》有的一拼了。

林监督听后想到了第1话尚未出场的生志摩妄,说她是个挑战“三观”的厉害角色。身为学生会成员、美化委员长的生志摩,其近乎疯狂地寻求风险刺激的模样,即便在“怪胎”云集的《狂赌之渊》里,也异常闪耀夺目。小泽也同意,这是一种“在现实中找不到”的极端的“艺术歪曲”。除去派“串场”用处的铃井凉太,其余的剧中人尽是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家伙,但可以说,正是这种“偏激感”才是作品的精华所在。但小泽随即分析,之所以能够将角色天马行空地“发挥”到这个份上,前提是赌局部分做的有够严谨。他用漫才抖包袱的技法与之做了类比说明,说白了,所有的包袱无非分为两大类,不是“设定平平、内容新奇”,就是“内容老套、设定出奇”。而该作因为在赌局设置上“做工地道”,才能为衬托角色极端性做出有力的支撑。此言一出,河本惊叹,当初构思漫画时,自己就是做的上述考量,竟然被小泽一眼看穿了。

但河本接着又举出在贯彻该种意图的基础上,漫画里也有像芽亚里那样,在剧中不断成长蜕变的角色。看过动画第1话的观众,如果见到最新连载的芽亚里的“风光”,或许会发出“女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感叹,该角色已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计,成功“转型”为派生作品的主角!

小泽指出,这就是漫画家时常挂在嘴边的“角色自己动起来了”。河本也说,原来他只当那种说法是老师们在开玩笑,或不过是谦逊之言罢了,但等自己写过之后,发现此话绝非虚言。并说,刚才林监督提到的生志摩妄就是这类“自说自话”的典型。河本透露,在刚开连载的阶段,他并没想好关于此人眼睛的设定,结果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这个角色为啥会把其中一只眼睛给遮住呢”的念头。这话让其余两位都禁不住啊了一声。小泽追问,那时是否除眼罩之外其余都没有定?河本答是,所以,弄不好,生志摩很可能仅仅只是一个“穿着时尚、带眼罩的少女”。而且,原本第2话登场的皇伊月最早也没有让她二次出场的预定。林监督说,妄在单行本7卷的表现格外抢眼。而这事是河本原先根本不曾料到的,因此他调侃,没想到最最被“吓到”的竟然会是他本人,真有那么点“女大不由爷”的调调。

此时,“资深”读者小泽将话题一转,他指出,近10年左右,“在作品里自创新花样玩法”的模式是“死亡游戏”系漫画的常用套路。《狂赌之渊》属于其中之一,但中间的玩法真够多种多样的。他举了《狂赌之渊》第2卷里,一种名为“双张印第安扑克”(是印第安扑克玩法的改良版本,除了原有的全体玩家各自抽取一张卡牌放在额头,自己看不见外的规则外,还能在手头保留一张只有自己可见的“非公开卡牌”,是一种结合2张牌决胜负的新型玩法)的例子,该种玩法就算普通读者、观众一样可以乐在其中。

面对小泽的“恭维”,河本苦笑着“坦白”创作的艰辛,说自己经常对着摊放在书桌上的扑克、骰子,绞尽脑汁想剧情。能听到小泽读者反映游戏好玩,还是让他颇感欣慰。

小泽接之前的话题,继续说因为自己痴迷各种游戏,所以时常想着要发明出个这世上还没有的原创游戏来。因而,也更加强烈地感受到《狂赌之渊》里出现的新玩法是怎样地合乎逻辑,怎样的高品质。他很好奇作者是怎么想出来的。

对此,河本给出的答案是,“挖空心思拼命想”。但他也明白,“无中生有”型的游戏并不适合,一方面是有难度,另一方面,也不便于读者理解,所以,河本会尽量利用既存的游戏进行改编。例如,第1卷里,由学生会成员西洞院百合子所属的“传统文化研究会”创制的叫做“或生或死”的玩法,是一种猜测剑形的“棋子”究竟会插入哪个洞里的“押宝”游戏,如果剑头冲下插入,那就代表“死”,输家需要向对手支付赌注30倍的金额。而该游戏的原型是“丁半博打”(简而言之就是日式猜单双),然后又因为知道叫做“穴熊”的出老千的法子,河本就很想让“老千”派上用场。小泽赞同河本的说法,书中那些改编而来的游戏非常易懂,也令人跃跃欲试。相反,第6卷中纯原创的“扉之塔”(在一座专门为赌博修建的塔里,先从塔的第5层下到第1层,再重新登上第5层即为胜者。看似规则简单,但参与者必须依次解答门上显示出的难题)就难到了让他的理解力跟得有些吃力的程度了。

这引来了河本的吐槽,读者理解起来难,哪里有他这个编故事的人写起来难啊。无论是涉及主线框架的机关设置,还是书中出现的数学问题,全都是他“哼哼唧唧”外加“抓耳挠腮”苦思冥想出来的。偏偏他和担当编辑又都是文科生,出题目的时候才惊觉世上居然有“弧度”这样的单位!也算被科普了。

小泽又说起,《狂赌之渊》里不全是“杀机四伏”的残酷赌局,类似“偶像总选举”的玩法算是穿插其间的“福利”。而他本人最为中意的是,出自《狂赌之渊·双》第2卷的称作“配对博弈”的联谊游戏。这是一种男女两组各出5人的团体对抗赛。一旦“配对成功”,胜利便归属“服务周全”的男方,女方则输掉赌注。反之,假如“配对失败”,男方就得向女方支付赌金。并且,这个游戏还包含一项只适用于女性参赛者的“乙女约定”,即:能够以“约定败北时附加履行的义务”为条件,将赌注大打折扣的特典。之所以设计这些“温和”的项目,河本的想法是,难得校园物语+高中生的设定,总该适当调剂调剂。河本还老实承认,联谊是担当编辑出的主意……。小泽笑道,果真文科生最擅长的莫过于这类“联谊段子”了。

小泽问河本,有没有亲自玩过这些赌法,河本十分肯定漫画里头的游戏有人在玩。虽然动画第2话里的“双重神经衰弱”他自己没试过,但有粉丝在玩。该游戏的玩法就像它的名字一样,需要同时满足双重标准,不但牌面的数字,就连花色也必须相同。也就意味着,在104张牌里,只有唯一一组配对成功的几率,因而比起一般的配牌游戏难易度也大大增加。(出自《狂赌之渊》第1卷)小泽似乎很有信心在“双重神经衰弱”中胜出,虽说最初阶段会比较困难,但当张数减少到一定数量后,还是可以加速推进的。这与河本听到的反馈不谋而合,刚开始基本配不上,玩家只能不停地翻牌,等开到一定程度后,游戏的节奏一下子就上去了。

林监督也表示,正所谓“实践出真知”。动画制作现场也放着诸如筹码、扑克牌、玩具枪之类的参考物件。包括翻牌动作,看过实际演示后,也会改变之前的固有印象。以上种种在片中都有所反映。事实上,落实到作画层面的工作都是如此,据河本讲,之前尚村透老师在画“或生或死”那一回时,就是用特大号方便面碗作为参考才画成的。

当被问今后希望在《狂赌之渊》里出现何种游戏时,小泽回答,最近他所在的圈子正在流行一种名为“Neu(ノイ)”的游戏。玩法是,依次打出印有数字的牌,每一轮牌面数字合计总数若超过101就算“DOBON”(赢了)了。牌面数字除1~10之外,还有50、101、负数、加倍、pass(轮空)、turn(抽牌顺序反转)等特殊卡牌。规则简单,易于上手,但真玩起来又很讲求各种策略,还是相当调动气氛的一款游戏。

封面: 《狂赌之渊》

© izumi / Anitama

《狂赌之渊》三方对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