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作为亚文化的特点

安彦良和访谈(二)

Interview|酱牛腱2016年10月26日 6时30分

2016年3月20日下午,第六届北京大学·明治大学动漫文化高端讲座于北大外国语学院举行。演讲嘉宾为日本漫画大师,同时也是著名动画人的安彦良和老师,演讲主题为《作为亚文化的动漫》。讲座官方repo共分三篇,可点击下面链接进行访问:1.背阴者2.山野草3.大历史。而安彦老师也接受了Anitama的专访,经历半年漫长等待后终于放出。在此要特别感谢本次讲座协办方北大元火动漫社的大力支持。本篇为全三篇访谈的第二篇。

——上一期您最后提到初代敢达中的诸多辛苦,也就是说第一第二原画系统是为了解决当时实际工作中的问题才创立出来的?

安彦 第一原画第二原画是我在《宇宙先锋》这部作品中所尝试的,以当时来说手感非常不错。而现在的动画行业中,第一原画第二原画的做法已经固定下来。但是我实际上是有疑问的,即便是我最近参与制作了《ORIGIN》,我还是搞不清楚这个一二原系统是否有正常运作(笑)。这是因为现在的第一第二原画实际上并没有很明确地分开,动画师画完第一原画了,结果接下来继续画第二原画。我就挺奇怪的,反复问他们“你们觉得这样没事吗?”(笑)要分就分分清楚嘛。但动画师们对这点并没有什么问题,都是全力在画,所以这让我还是很有点疑问的。

——原来如此。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您作为一位创作者有着漫画家,动画师等多重身份,能否谈一下您在横跨多领域的创作中,是如何调节自身平衡的?

安彦 在我既当动画师又画漫画的时代,在两者间的切换更多是让自己能够换换心情。动画是一种集体作业,大家一起干活既有快乐也有痛苦。漫画家则不同,特别是我是一个人画画的漫画家(安彦老师画漫画时几乎完全不用助手),不用去顾虑到别人。所以我每当觉得集体作业有点疲劳的时候,就去画漫画,而画漫画觉得一个人寂寞了,就回去动画那边参加集体活动(笑),这实际上是个很平衡的做法。当然现在我基本不会去动画工作室,都是别人把原画拿到我家来,我在家检查,进行说明指示后再交出去。所以现在除了开会等重要内容以外,我基本是不去动画工作室的,分镜也是在自家画的。

——原来如此。接下来想请教您一些有关于亚文化的话题。首先关于时下的一个趋势,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开始不太注重宏大叙事,而是注重于BL、萌、色情等“要素”的消费,不知您对此有着怎样的看法。

安彦 这如果是大势所趋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宏大叙事并不会死去,所以每当我听到一些咬定宏大叙事已经无路可走的论断时,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虽然大家会去喜欢BL和萌,但是光有这些肯定不够,肯定会有人觉得不满足。对于宏大叙事,对于从零开始构筑新世界的愿望和需求一定是存在的。当然构筑世界这件事情也走向了奇怪的方向,很多人都觉得大家都能成神。自己搞创作做了个世界,于是说我就是神(笑)。阿宅们是有过一段这样的时期的,所以比起这种事情来,我觉得BL和萌还是要正经不少的。我听说有大学设置课程教世界观构想论,我就想这个能用教的吗?学生学出来就表示我在大学学过了,于是我也能创造世界了,这很困扰的好不好。所以说宏大叙事的创作同样是存在问题的。说来BL是现在对YAOI的叫法吗?

——一般认为YAOI更多用于表达二次创作,而BL多被用于原创作品的分类。

安彦 对吧?我记得今年日本的高考语文考卷上出现了提及BL的题目,然后里面还给了注解说BL就是YAOI什么的。我就想咦是这样的吗?好像不对啊。然后这题目出得也有点太奇怪了吧。

——考虑到试卷本身,可能这方面没有空间去解释得太细。

安彦 所谓parody(二次创作)的诞生问题,在昨天的森川嘉一郎老师的讲座中也有提及。而我当年亲眼目睹了这一现象的发生,我当时就觉得有一种很有趣的文化出现了。我个人基本还是很喜欢二次创作的,但这一点在我们创作者中间实际上是分派别的,有人看到二次创作会生气,有人则觉得有趣。我属于后一派,但永井豪就会暴怒,“拿别人的材料改来赚钱简直太不像话了!”(笑)。因为他也是公司的经营者,从这个意义上我也可以理解他。我觉得,二次创作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东西,但是过去的二次创作,和现在年轻人们所想的二次创作所谓YAOI之类的内容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二次创作当年很多是讽刺,是蕴含有意义的,成年人比较喜欢玩。现在的年轻人则不一样,他们玩的二次创作很有趣,但是毫无意义(笑)。但他们能够从毫无意义的二次创作中找到乐趣,这实际上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是否就导致了向BL、萌、色情过渡的趋势,但这件事情本身是非常有趣的。

——非常感谢。接下来一个问题和您昨天的演讲也有关系。富野由悠季曾经这么评价手塚治虫,大概的意思是“手塚治虫正因为看不起漫画这一媒体,才把所有东西不管好坏一股脑用漫画表现出来,所以他的漫画才有趣”。您既有在虫制作公司的工作经验,同时又是一位漫画家,您对于漫画这一媒体的亚文化性质有着怎样的看法?

安彦 我只和手塚老师对谈过一次,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对手塚漫画也没有怎么做过分析,所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不起漫画这一媒体(笑)。但我知道他对于主流文化,对于古典音乐和电影都有很深的造诣。而且我知道他表示过这些作品是“必须”要去欣赏的。虽然我觉得这并没有错,但是换一个说法,这代表他对于主流文化终生都抱有自卑情结。虽然他被称作漫画之神,但他觉得虽然我是神,但是主流文化肯定还是在我之上,我想他是有这样的自卑情结的。而富野又是个喜欢使用刺激性较强语言的人,所以才会说出他看不起漫画这样的言论,从这个意义上我可以理解。而关于对于主流文化的自卑这一点,我昨天也提到过,我已经上了年纪,是老一代人,这种情结肯定是存在的。漫画终究只是漫画,动画终究只是动画,所以不管去到了怎样的高度,总感觉自己的成就不能轻易相信,不能当真。所以我觉得让我在北京演讲根本就是哪里搞错了(笑)。但是亚文化必然有着他的优势,特别是漫画属于个人作业,除非你有大卖一百万册的野心,其实画啥都可以,只要你打赢编辑。虽然时刻有着被一刀腰斩的风险,事实上我也挨过不少刀。但是如果我获得了成功,就会被人夸“区区漫画居然还挺有趣的”(笑)。这说法虽然有点扭曲,但还算是在夸我。我也还是很开心的,“区区漫画也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当然也有相反的情况,说我画的东西哪里哪里不对,我就说这不过是漫画所以求放过(笑)。从这个意义上说漫画是很方便的。

(未完待续)

封面: 安彦老师给Anitama的签名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安彦良和漫画
漫画家·动画监督安彦良和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