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是心灵的自慰

NHK“ねほりんぱほりん”节目介绍腐女的生态

Fun|怠心客1月13日 6时30分

NHK 的谈话节目“ねほりんぱほりん”,素以选材大胆、内容尖锐而著称。在三个月前,该节目预告了正在对腐女等人群进行取材,引发腐女一片惊恐和期待。1 月 10 日晚,在观众的热切期待下,这期聚焦腐女生态的节目终于正式播出了。

ねほりんぱほりん节目主持人是两只鼹鼠玩偶,分别由山里亮太和 YOU 两名艺人配音。出演节目的嘉宾不仅外表以猪玩偶的形式现身,声音也会经过加工。节目以“因为是玩偶才能说出口,只有用玩偶才能说出口”为宣传语,追求用伪装的形式,展现嘉宾最真实的心声。

节目一开场,便出现了一名手捧豚野とり子作品《可爱的猪毛情人》(恶搞雲田はるこ漫画《可爱的猫毛情人》)的猪玩偶。画外音对腐女做出解说:

所谓“腐女”,指的是喜爱 BL——Boys Love,也就是描绘男性之间的恋爱的作品——的女性。腐女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满脑子都是男性配对,在世人的视线之外静静地兴奋到昏迷。

镜头切入直播间,两位鼹鼠主持人表示,他们对“腐女”这个群体,似乎有所了解,但其实一无所知,并且还有不少误会——比如说,“腐女”结了婚,就变成“贵腐人”,就像《勇者斗恶龙》里的游人变成贤者一样。两位主持人感叹才疏学浅,并且就他们的无知向各位腐女道歉。

就在此时,门铃响起,三位猪猪女孩亚子(40代后半)、和泉(20代后半)和萌绘(30代后半)(均为化名)走进直播间。三位年龄、外表和气质各不相同的腐女,将作为这个群体的代表,在节目中吐露自己的心声。

四十多岁的亚子,已经有近 40 年的腐女资历了。早在“腐女”这个词诞生之前,她就已经热衷此道。等到第一次听说“腐女”二字时,她甚至都有些感动:原来自己这样的人,也可以用一个词概括了。

亚子也澄清了鼹鼠主持人对“贵腐人”的误会。她说,腐女随着年龄增长,不能再被称作“女子”的时候,就变成了“贵腐人”。如果年龄再大,还会变成“汚超腐人”(日语和《蝴蝶夫人》同音)。

萌绘为两位主持人带来了三本漫画:

  • 锅盖冢美《纯猪罗曼史》(中村春菊《纯情罗曼史》)
  • ぶたかつたなか《逃避哼唧》(おげれつたなか《逃避之旅》)
  • 豚胜美《猪之狂刃》(池玲文《媚之凶刃》)

两人一翻开漫画,便看到男性角色缠绵悱恻的香艳场景,深受文化冲击。萌绘解释说,BL 中,男性依照气质被分成“攻”和“受”,许多作品都有大量的情色描写,甚至一拉开门两人就在玄关做爱。

山里翻了两页漫画,便看到一名男性半蹲半坐,另一名男性站得笔直。和泉说,这种时候,她们的情绪就会涨到顶点,肾上腺素泉涌而出,高呼“尊い~!”。

主持人之一 YOU 表示自己可以接受 BL,令腐女嘉宾们放下心来。这时,两位主持人发问:换成男性和女性的恋爱,像是黄金档电视剧之类的,腐女就喜欢不起来吗?

三人闻言,纷纷面露难色。和泉更是脸上写满了排斥。她说,看男女恋爱的时候,难免会把自己带入其中,感到难受。漫画和电视剧的女主角,为人好,又可爱,而自己却并非如此。所以,看这种作品,会更让她回想起现实中不受欢迎的自己,这种痛苦感,会超过享受作品的乐趣。

少女漫画也是一样,设定难免牵强。比如说小学时的青梅竹马后来分开,等上了高中再见面对方却成了绝世美男——怎么可能嘛!

话是这么说,讲实话,和泉还是想要欣赏恋爱题材的作品。这种时候,她就会让女性“下线”,把自己变成一种无关的存在,去温暖守望男性之间的热恋。这就是享受 BL 的方法。和泉说,她只想要变成一道背景墙。

亚子也赞成说,她宁愿做在男主角们身边飘扬的尘沙。虽然不想打扰他们,却想要尽可能靠近他们瞻望。她们不想和某个男性角色相爱,只为两名男性之间的关系动心。

而 BL 中离不开情色描写,也是因为性爱是人类关系中的最高等级的关系,在男女之间也能通行。她们希望两名男性角色也能够通过性爱,达到幸福的极点。读着这样的 BL 作品,她们会感受到强烈的满足感。和泉说,女性追求身心双方面的满足,而 BL,就是内心的自慰。


在腐女当中,也有人擅自把原本和 BL 无关的已有角色配对,展开妄想。她们的妄想对象,大多是动画和游戏的角色。

年长的亚子妄想的对象,是 80 年代的电视剧,例如《向太阳咆哮》《西部警察》,还有寺尾聪、馆广、柴田恭兵等演员。主持人山里听到这三人的名字,联想起一部经典电视剧——然而 YOU 制止了他,提醒说,再往下说就是“危险”了。(此处指的是电视剧《危险刑警》)。

山里苦思冥想,也理解不了如何从电视剧角色中看出 BL 关系,自愧修行不到家。亚子解释说,光是两名角色互相关照,并肩而立,就能让她觉得大饱眼福了,简直是眼睛在过年。

但是,她们为什么要把所有东西都牵扯到 BL 上呢?亚子解释说,同事之间的伙伴意识、出生入死、彼此协助的关系,非常特别。而萌绘说,她认为,人的原动力是爱。如果想到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做那么多,是因为爱,观看作品时的乐趣就会翻倍了。

被她们这么一解释,两位主持人感到,BL 是一种非常高尚、有创造性的爱好。

山里想要挑战三位嘉宾,便问她们,离性爱最远的童话,也可以看出 BL 吗?这当然难不倒腐女们。萌绘说,童话里余白非常多,简直是敞开了任人妄想。例如《桃太郎》的故事里,不良的鬼是受,而把正义感强加于人的桃太郎就是攻——你想想看,鬼在鬼岛那么远的地方做他的坏事,桃太郎不远千里跑过去,把自己的正义强加给鬼,要把鬼变成符合自己喜好的样子,真是太 BL 了。

两位主持人有些怀疑自己小时候听到的可能是假的《桃太郎》。他们说,自己知道的,是别人读给自己听的《桃太郎》。而刚才听到的,就是把行间的余白都读穿了的《桃太郎》了。这么一想,他们甚至觉得,《桃太郎》刚开头,一个桃子顺水漂来裂成两半,就已经有些色了。


走出直播间,节目组还采访了其他腐女。

一位四十多岁的香织女士说,在她眼里,身边的一切,都会被看做是男性之间的配对。最近在萌的就是炸鸡和柠檬。柠檬主动引诱炸鸡,是所谓的“袭受”——“受”一方坐上“攻”的膝头,挤出体液,主动向“攻”一方发起攻势。

更早一些时候,香织还想象过天花板和地板一生彼此凝望、却不伸手索求的柏拉图式恋爱。只要有两个东西,她们脑海里就会自己展开想象。

另一位四十多岁的紫苑女士看着新闻,两家企业开始合作啦收购之类的,都会让她感到萌。比如说最近丰田和马自达的合资吧,丰田本是第一梯队的企业,在日本汽车产业中也是高人一等;他却惊讶于马自达的技术,就像是霸道总裁慧眼识宝看上不起眼的受,双方认可彼此的能力,感情逐渐加深。

二十多岁的星罗女士看到电车和车站,也能从中感受到 BL。二者之间,当然“进站”的电车是攻。像每天接纳众多列车的东京站,就更是总受了,连新干线都来插他。到底是被多少车进去过啊,这间淫乱车站!她说,腐女的脑海,和色大叔是一个水平。

主持人山里感叹,腐女简直是无风也起浪,能从普通事物中发现关联并享受,感性远比他丰富。

和泉说,平时在公司工作的时候,身边也会充满 BL 的素材。公司里难免会有气势凌人的上司之类的人,让她感到不快。但是和泉转念一想,这种人就因为只会说惹人讨厌的话,才会 10 年间只能单相思,无法得到情郎中意;又或者虽然在自己面前威风八面,到了男朋友面前,也只能做只小乖猫,也就多少可以原谅对方了。


话说回来,各位腐女嘉宾会告诉周围的人自己是腐女吗?和泉表示,自己是会完全隐藏起来的。她觉得,腐女见不得天日,如果和人说起那些无中生有的妄想,只会被人觉得恶心。人只能在交流中生存,但腐女却可以在自己心里自我圆满,不需要借助外力。这虽然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但是作为人类,她认为还是不合适。所以她尽量拟态成普通人类,在人群中生活。

和泉说,在公司里,她感觉自己完全是“cosplay”成普通的白领女性,拿到的工资,就是自己的出演费用。不过,就算再怎么掩藏,毕竟本性难改,不时仍然会面临暴露的风险。比如说,不久之前,公司里一位男性前辈抱怨腰疼,和泉听了便十分兴奋,追问“您昨天做了什么?”。但是冷静下来一想,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您没事吧?”才对。

就像这样,腐女必须一直思考“普通人这时候该怎么翻译”,在人群中生活。这令她们不堪重荷。一位叫做奈绪的二十多岁腐女就说,像是“周末做什么?有什么兴趣”之类的问题,都很危险,她必须慎重地准备好答案,才能不曝光自己是腐女。

出门旅行的时候,奈绪会带上自己喜欢的配对的周边,给他们拍照,祈祷他们的幸福。在这之后,她还要再拍一组普通的风景照,这是为了等以后酒会上说起“之前我去了某某地方”的时候,可以拿出照片给同事们看,假装自己是普通地在旅游。但是这时候,手一滑,屏幕上就会从风景照变成周边的照片,所以她绝对不会把手机交给别人。

这对 CP 显然恶搞的是《黑子的篮球》中的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

三十多岁的樱女士已经结婚。为了不被丈夫发现自己的兴趣,她要努力藏好自己的书。比如说,她会把书藏在厨房地板下的储藏空间里,和保质期长的砂糖、罐头、酱油放在一起。在劳累一天之后,她会找出书阅读喜爱的场景,缓解自己的压力。

但是,一天晚上,丈夫睡下之后,樱摸到厨房,打开灯,取出 BL 书偷看。这时,丈夫却口渴了,到厨房来找冰茶,看到妻子鬼鬼祟祟的行动,起了疑心,夺过书一读,大受冲击。两人险些离婚。不过,如今丈夫也默认了她的兴趣,只要自己眼不见为净,也就不会去干涉。

社会学研究者、BL 研究家金田淳子说,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是根据她的经验,大约百分之九十的腐女,会隐藏自己的这一兴趣。因为如果对方对 BL 一无所知,从零开始解释太麻烦。再加上就算同为腐女,也有门类众多的不同口味。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藏起真实的自己。萌绘就从来不做任何掩饰。与此同时,为了不被别人看不起,萌绘会用比别人更高的女子力来武装自己,让别人无话可说。她想要像宅女艺人中川翔子一样,堂堂正正地向别人展示自己的爱好。

有时候,萌绘走在街头,会被男人搭讪,这时候,她会想:“你搭讪的这个女人,提包里可是放着超黄的书哦。”便在心里暗笑不止。但是,会被男人盯上,也让萌绘确信了自己的战略没有错。

萌绘不觉得喜欢 BL 低人一等,也不想隐藏自己的爱好。她甚至认为,那些掩饰自己是腐女的腐女,是不够努力。

在现实里,萌绘也有一个男朋友。在 18 岁的时候,她第一次和男友上床,结果因为用上了在 BL 作品里学到的技巧,遭到男友质问:“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难道你是做这行的?”不过,萌绘向男友坦承了自己的爱好,并且说,如果你觉得受不了,那我不在乎分手。

和泉年龄虽然比萌绘小,却已经结婚了。她的丈夫很反感 BL,要求她在 30 岁之前停止当腐女。可是就算能抛弃有形的周边,大脑的结构却不可能做出变化。和泉只能隐藏自己的真心。

就连这个丈夫,也逃不过和泉妄想的“魔爪”。和泉说,丈夫有一个相貌英俊的朋友,她听丈夫说起两人间的事,就会兴奋期待他多说一些。只要说起这个朋友的事,她也开心,丈夫也开心,虽然理由不同,却是两全其美。

至于已经年过 45 岁的亚子,既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她觉得,像是恋爱、结婚之类的,跟她合不上,不是那个体质。不过,有 BL 这个兴趣为伴,她也过得自得其乐,不需要什么恋爱。

这倒不是说亚子条件差、没人爱。实际上,在初中的时候,也有一个男生向她告白,但是亚子对他并没有感觉,便拒绝了他。那个男生一直追她追到大学,甚至不惜放弃已经考上的大学,去和她一起留级考同一所大学。直到被亚子当众拒绝,他才终于死心。

这段过去,使得亚子就算被男人告白,也只会觉得恶心。亚子因此感慨,人生不像少女漫画那样,会有喜欢的人爱上自己。能够给她带来救赎的,只有 BL 的世界。在 BL 里,不管经历多少波折,彼此相爱的人总是能终成眷属。而这和自己没有关系,所以才让她感到无上的幸福。

萌绘总结说,腐女的世界,是一个自由的妄想世界,充满了乐趣,让人无法放弃。而现实世界充满了约束,特别是身为女性,必须迎合社会规定的“女性应有的样子”,不得不让自己可爱、时髦、八面玲珑。能够忘记这些框框、自由享受的,就是 BL 的世界。

现场的气氛变得凝重,此时,主持人 YOU 读着 BL 漫画,说自己现在看搞笑团体二人组,也只能想象成 BL 了。这一发言引发了腐女嘉宾们的强烈共鸣,节目总算在一片欢笑中结束了。

封面: ねほりんぱほりん

© 怠心客 / Anitama

文章标签BL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