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野由悠季与手冢治虫

富野由悠季和动画人系列(七)

Style|林子傑个人专栏2016年10月16日 6时30分

富野由悠季是日本知名动画导演,也是「GUNDAM」系列的原创者。这一个系列,我们要以「富野由悠季与~」的标题,为各位读者介绍富野监督与其它知名动画人士之间的关系与互动,目前预计10回。今天的第七回,我们要谈谈富野由悠季以及影响他最深的创作者──手冢治虫之间的关系。

只要是喜好日本动画、漫画者,大概没人不知道手冢治虫是谁。手冢治虫在日本所谓的「战后」──也就是1945年以后,以其惊人的漫画技术以及创作力为整个日本漫画界带来极大影响,可说一口气在技术、内涵、产业、市场等各面向造成革命性的变化。同时,手冢本人在出道后40多年的漫画生涯,始终一贯维持大量的工作量以及杂志连载,因而奠定了「漫画之神※1」的地位。

同时,手冢对日本动画也有重大的影响。他在1961年所设立的「虫制作公司」是第一间开始经手「日本30分钟电视动画系列」的动画公司,为过去只经手短篇以及电影的日本动画开创了新的商业模式,并促进了大量新兴人材流入动画界。富野由悠季即是在1964年时进入虫制作公司,由经手《铁臂阿童木》开启了未来50年的动画生涯。

手冢治虫在创立虫制作公司开始制作动画时,仅有33岁!即便在高度成长期,这种靠着梦想与野心以及莫大努力就实现了当时全球只有美国才能制作的大量长篇电视动画系列,大概也只有手冢才能办到吧。

大家都知道,手冢作为漫画、动画作家,留下了许多有名的「嫉妒故事」,不过手冢在好胜心非常强的同时,也是一位非常爱好提拔后进的前辈。当《阿童木》的原作内容短缺,只好在公司内征求原创剧本时,便是手冢亲自挑中富野的剧本,使得原本身为制作进行兼演出助手的富野,得以晋身为《阿童木》的演出,并且一做就是两年半。

手冢曾经在看了富野做的《阿童木》时,称赞到「嗯,富野氏你做的影片颇有品味嘛」。另外,如MADHOUSE的前社长丸山正雄等人曾经提到过,手冢在社内总是帮每个员工取外号或小名,唯一面对富野却不知为何总是加上敬称的「氏」,称其为「富野氏」。我们虽不知手冢如何具体评价富野,不过也可以看出,手冢似乎对富野确实是些有点另眼相待的地方。

富野在1967年离开公司以后,手冢对于富野的演出还是颇为信任,也因此促成了富野在1972年接下《小飞龙》监督的机缘。如上周文章※2所谈到,富野与虫制作公司虽然因为本片而决裂,同时富野也不再有机会与虫制作公司合作,不过手冢与富野私下的交流与交情并没有因此中断。甚至在1981年,当GUNDAM人气在电影情报杂志PIA的读者交流栏目页中引爆了一场「GUNDAM是否为SF?」的争论时,手冢还接受了采访。他一方面对GUNDAM的总集篇形式做出批评,另一方面也苦劝读者「观众当然可以论一部作品『好坏』,但不应该指点作品应该怎么做才『对』」。

我们可以看出,手冢整体来说一直对于富野保持着长辈应有的风范,而在GUNDAM之后更将富野当作一个对等的对手来看,因而有褒有贬。富野本人也自陈,多亏拍出了GUNDAM,自己才感觉终于稍微能够与手冢站在同一个高度说话。

「机器人未来」是富野演出的第一集,内容不存在原作,而是富野自己的原创。该集叙述拥有神奇预知力量的机器人未来,受到自己力量以及主人为恶所苦,虽然与阿童木心灵交会,却在最后为了大局而与主人同归于尽,一如自己之前的预知,只留下阿童木一人为其流泪。该集内容充满十分的富野风味,同时也表现出手冢的悲剧性,可说是十分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

另一方面,富野又是怎么看这位创作的大前辈呢?相较于手冢是以「创作的大前辈」的角度来看富野,一心向往从事影像工作,因而进入虫制作公司的富野青年则相当谨守分际,坚持以「从业员」的角度来看「老板」;当其它员工叫「手冢老师」时,富野则硬是坚称「社长」而且死不改口。或许正因为如此,富野看到了许多其他身兼「手冢迷」的同事们所看不到的面向。

富野在近年曾经与虫制作公司的前辈杉井仪三郎※3对谈时,明白谈到在虫制作公司任职期间,自己如何看待身为动画作家的手冢治虫:「手冢老师虽然是个短篇动画的能手※4,但对于长篇动画根本是一窍不通」、「手冢治虫是一个彻底的作家,但却是个完全失败的经营者※5」。

当手冢恶狠狠大骂富野等工作人员:「你们就是墨守成规,才会让收视率掉下来!」时,他想:「比起检讨我们创作有没有突破,社长应该更致力于改善制作环境吧?」当手冢笑咪咪评富野拍的片子有品味时,他则想:「我这种三脚猫程度也值得你夸?果然手冢治虫的动画手腕只有这点程度」。我们都知道,富野一向严以律己也严以待人,因此他对于开了一间担负起数百人生计公司,却一心只想做「作家」而经常忘记「老板」本分的手冢,总是毫不假以辞色。

1967年,26岁的富野,一看就知道是个很不听话的员工。当时动画制作现场状况恶劣,富野因此号召工作室一起向公司反映,结果高层误认以为他要煽动罢工,富野还因此被「请」到大饭店的咖啡厅去喝茶聊天。不过也或许正因为如此,手冢面对富野也不得不正襟危坐吧。

既然如此,富野是否丝毫不尊敬手冢治虫呢?事实上,富野对于身为创作者的手冢,可说是尊敬无比。富野曾经说到,自己生平看到第一部真正的剧情漫画便是手冢的《阿童木大使》※6,同时手冢早期的「SF三部曲」※7也对自己带来无比冲击,GUNDAM最早的根源之一可说便是来自于此。他并说,自己第一次对漫画角色「有所反应」,就是在看手冢《未来世界》(1951年发表,富野是在12岁时读到本书)。

1980年代,富野同时经手动画、小说、作词,其工作量根本爆表,然而富野却说「自己天生是个懒惰鬼,所以不逼自己做工作不行,但即便如此,还是比不上手冢老师的万分之一。」手冢去世的隔天,富野前往手冢家拜托手冢夫人,让他在灵前与手冢老师独处一下。当时富野究竟和手冢做出什么道别,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了解,尽管没有直接受过手冢的教育,富野由悠季仍旧将手冢治虫当作自己人生最重要的导师※8。

這就是擄獲了富野少年芳心的魔性少女‧菠菠喵(ポポーニャ)。在近70年前,女性被要求端庄、淑女的当年,菠菠喵却是一位拥有绝世美貌的大小姐,同时又身为科学家、地下秘密工场的工场长,具备行动力却又神秘无比的设定,可说是惊天动地,完全打破女性既有的形象。

与手冢治虫同样身为创作者的富野,曾经说到「既然身为创作者,其它的所有创作者都是我的对手,那么就算是手冢老师,我也不可能完全肯定他的作品。」手冢拥有许多特质,但在以嫉妒心为原动力这一点上,富野可说是与他最像。

2008年,当富野参加一场漫画学术研讨会时,曾经与手冢的儿子手冢真同台登场。当台上提到《怪医黑杰克》时,当手冢真主张「阿童木是因为被创造出来而烦恼的角色,但皮诺可则是一个被创造出来而不会烦恼的角色,所以皮诺可或许在探讨生命这个议题上,对手冢来说是阿童木的进化」时,富野则说到「我觉得这涉及剧作的问题。(中略)也就是说,皮诺可是一个因应沉重主题所诞生的角色,是提供作者一个能稍微喘息而不至于窒息的空间。」这种对于手冢创作的体认,或许也可说是只有作家与作家才能互相了解的「惺惺相惜」吧。

除了富野以外,林重行、杉井仪三郎、出崎统、高桥良辅等人也都是虫制作公司出身的动画监督,这五位虫制作系列最成功的监督人称「虫制作公司五大监督」。

※1 日文中的「神」并不如英文的GOD一般是指「唯一神」、「造物主」,然而到目前为止,除了手冢以外,日本漫画界还没有任何人获得神的称号,所以他真可以说是「唯一神」了。
※2 请见《从小飞龙到GUNDAM:富野由悠季所选择的道路》一文。
※3 虫制作公司五大监督之一。擅长情感纤细的作品,其代表作有《银河铁道之夜》、《TOUCH》、《翡翠森林狼与羊》等。
※4 虫制作公司的前身「手冢治虫制作公司动画部」初成立时是以制作实验动画为主,《一个街角的故事》曾经获得蓝丝带奖、日本文部省艺术祭奖励赏等多项奖赏。
※5 这里举一个代表性故事:日本动画传奇剧本家的辻真先曾经说过,在那个大学毕业的公务员月薪一万二千日圆的年代,他被手冢以月薪三万日圆的高薪挖角,成为脚本部的重心之一。有一天手冢过来问他好不好时,辻开玩笑回答说「如果月薪变成三倍的话,那我就会更死命工作了」,结果下个月领薪水时,手冢竟然真的一口气汇九万日圆给他,反而让辻吓得倒抽一口气,赶快去请会计部不要再依手冢的意思发如此高薪给自己。
※6 《铁臂阿童木》的最早漫画中,阿童木只是后半才出现的配角,但因为受到相当欢迎,才被扶正成为新连载的主角。
※7 《失落的世界》、《大都会》、《未来世界》三部作品被称为手冢早期的SF三部曲。远在人类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宇宙前,就鲜明刻画壮大未来宇宙世界的这几部作品,影响了包含两位藤子不二雄在内的许多作家。
※8 笔者今年曾经有幸与富野监督见面,富野监督在谈话中仍然提到对手冢老师的景仰。

封面: 富野由悠季和手冢治虫

© 林子傑 / Anitama

富野由悠季和动画人系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