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起源

哥斯拉历史回顾(一)

SFX|MA个人专栏2016年5月19日 8时30分

2016年7月29日,日本著名的特摄系列《哥斯拉》将推出的第29部作品《真·哥斯拉》,由庵野秀明担任编剧和总监督,樋口真嗣担任监督。作为日系《哥斯拉》阔别12年之久的新作,更是齐聚了长谷川博己、竹野内丰、石原里美等日本一实力派线影星出演,而同时在新公布的预告片段中,整个制作团队对这部作品倾注的心血也可见一斑。两位动画大师将为观众们呈现一部怎样的作品,它又会为哥斯拉系列电影带来怎样新的篇章,成了影迷们近期热切关注的话题。

庵野秀明监督的《真·哥斯拉》海报,2016年7月上映。

哥斯拉电影诞生62年的今年,也是日本特摄里程碑哥斯拉电影再次复活的一年,本系列文章,除了回顾一下哥斯拉这几十年走来的历史,还将介绍哥斯拉从诞生初期到现在为其付出过心血的历代制作团队们。

最后还会叙述下特摄怪兽电影和日本的大众文化的历史关系,“哥斯拉”这个符号在文化历史中是怎样的存在也是如今值得探讨的。而且,不仅仅是东宝的哥斯拉,东宝电影以外的怪兽电影作品也会相应提及,通过不同时期怪兽电影,与哥斯拉系列电影的横向比较,来感受哥斯拉的特殊历史地位和深远影响。

一、 哥斯拉起源

1954年,由于“第五福龙丸事件”(第五福龙丸是日本一艘远洋鲔鱼船,因在比基尼岛环礁遭受美国试爆氢弹所产生的高能放射性降尘而导致船员死亡)的影响,日本国内爆发了激烈的反核武器运动。这样的背景下,东宝电影的制作人田中友幸有了想制作一部具有社会反思性质特摄电影的意图,在不断思考琢磨之后,演变为想要制作一部类似于美国电影《原子怪兽》(The Beast From 20,000 Fathoms)题材的核辐射怪兽电影的构想。当时同在东宝电影的天才制作人圆谷英二也正想拍摄怪兽题材的电影,一部大章鱼怪兽特摄电影的提案。在这两个提案激烈竞争下,最终核辐射恐龙怪兽的提案被东宝电影公司采纳——它便是《哥斯拉》系列电影最初的开端。另一边,圆谷英二的提案虽然落选了,他也未彻底放弃自己的构想,大章鱼怪兽这一概念一直保持到日后圆谷英二制作其他作品中,作为他影片中的强力怪兽多次出场。

负责制片的田中友幸。

数月后,由田中友幸担任制片,本多猪四郎担任总导演,圆谷英二担任特效导演,东宝“黄金三人组”制作的《哥斯拉》电影登上了荧幕。在影片上映最初,人们都没有意识到这将会是一部具有怎样影响力的电影。

与日后的大怪兽乱斗电影不同,当时这部《哥斯拉》所反映出来的,是核辐射事件带来的恐惧和战后日本国内的不安情绪。电影将紧张的气氛体现在了各个细节和剧情里:遭到哥斯拉袭击后满目疮痍的东京街道;不断疏散逃亡无比惊恐的普通百姓;防空洞里颤抖地注视着核辐射探测仪的避难者;各种重伤的难民被转移医治的画面等等,让当时的日本观众不由的想起太平洋战争时期的惨烈与折磨。而之后的1955年,东宝电影更是制作了以反核武器为主题的电影《活人的记录》(生きものの記録),当时东宝电影以反核反战题材连续地推出电影,引发了日本国内社会的激烈讨论和争议。

第一部《哥斯拉》的电影海报。

在当时的特摄科幻电影中,拍摄手法上的独树一帜也成了日系特摄电影的标志。怪兽哥斯拉,是由演员穿着怪兽的皮套进行演出和拍摄的,有别于当时美国的怪兽电影的采用怪兽模型拍摄逐帧定格动画的方式。最初,哥斯拉的主创团队也曾尝试过和好莱坞一样用模型来拍摄怪兽的逐帧动画,但在实际拍摄开始后便遇到了瓶颈,时间的大量耗费和资金成本的不足成为了最大的问题。最后团队决定采用演员穿怪兽皮套的方式拍摄,初代哥斯拉的皮套演员由中岛春雄和手塚胜巳担任,而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了如今的哥斯拉电影乃至整个日本特摄。在之后的《金刚对哥斯拉》电影中,东宝又利用模型逐帧定格动画的手法拍摄一部分的场景,以致敬美国怪兽电影《金刚》(此片被视为逐帧定格动画电影史上的里程碑)。

穿着哥斯拉皮套的演员。

初代哥斯拉电影配乐的部分由伊福部昭担任,伊福部选用大提琴来配乐以配合体现哥斯拉令人畏惧的气势。在电影开头从哥斯拉的吼叫声浮现出的标题,让观众体验到听觉上的震撼。随着电影开头字幕的滚动,伴随着的是哥斯拉低沉的吼声与脚步声,音效非常有冲击力,一开始便让观众沉浸在了这谜一般恐惧的气氛中。伊福部昭所创作的电影音乐成为了电影里另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符号,哥斯拉主题曲强烈的旋律深入了观众的脑海,人们称为“哥斯拉之歌”(事实上这首曲子初期是作为人类部队的背景音乐来使用)。除此以外,另一首名为“ゴジラの猛威”的曲子也在之后的哥斯拉系列电影中被冠以“ゴジラの恐怖”的名字而闻名。哥斯拉不仅仅在画面上,也在配乐上给了当时所有观影的观众一个深刻的印象。

导演本多猪四郎。

初代《哥斯拉》电影中的高潮,要数科学家芹泽大助博士用氧气破坏者(オキシジェンデストロイヤー)来终结哥斯拉的桥段。担心氧气破坏者被军方大肆滥用,芹泽博士抱着必死的决心带着破坏剂的设计图和哥斯拉同归于尽,哥斯拉被氧气破坏者的威力分解,尸骨沉入海底。人类与哥斯拉之间的背水一战,付出了全部代价使用禁忌的武器毁灭了这只人类自己酿造的噩梦怪兽。但在电影最后,山根恭平博士却自言自语道:“哥斯拉不会就此消失,只要氢弹实验在世界上继续,哥斯拉的同类总有一天会再次出现在世界上。”这正是哥斯拉给人类的警告,是人类自己创造出了毁灭人类的哥斯拉。芹泽博士则表现出了另一种科学家的觉悟,用同归于尽的方式带着恶魔兵器和怪兽从世界上消失才能迎来和平。

《哥斯拉》的剧照

随着《哥斯拉》电影一炮而红,东宝立即决定制作哥斯拉系列的续集电影,于是紧接着的1955年,《哥斯拉的反击》(ゴジラの逆襲)登上了荧幕。此时的导演已换成了小田基义,同时音乐负责也换成了佐藤胜,而影片的特技导演依旧是由圆谷英二负责,并且在影片开头第一次列出了“特技导演 圆谷英二”的字样(初代时负责的抬头是“特殊技术”)。在1954年特摄电影《透明人》(透明人間)的制作抬头里,用的还是“特技指导”的称呼。而在当时《透明人》的电影海报上,已经给冠以“特技导演”的称谓,之后的相关电影资料里也对圆谷英二的职务采用了“特殊技术导演”的叫法。再往后1959年的电影《潜水艦イー57降伏せず》,成了他最后一次以“特殊技术”的称谓制作的作品,特技导演圆谷英二便随着哥斯拉电影的走红声名大噪。

圆谷英二与哥斯拉。

在《哥斯拉的反击》中,山根博士曾经警告的第二头哥斯拉出现了,系列作品中被称为“哥斯拉二代”。这头和初代哥斯拉相似的哥斯拉二代,在哥斯拉电影系列的荧幕上长期活跃,是出场最多的一代哥斯拉,连续登场了十四部哥斯拉电影,直到1975年《机械哥斯拉的反击》,哥斯拉二代的历史才落下帷幕。

在《哥斯拉的反击》里出现了哥斯拉的对手怪兽,古代恐龙安基拉斯同样是受到了核武器试验辐射进而在现代变异的怪兽。初代《哥斯拉》电影中故事的场景在东京,而到了《哥斯拉的反击》,两大怪兽决战的舞台则被搬到了大阪。从这部电影开始,奠定了怪兽电影新的基调,称之为怪兽大战的模式(在这之后的哥斯拉乃至其他怪兽电影普遍采用了怪兽VS怪兽的标题和剧情)。虽然当时《哥斯拉的反击》里,怪兽对战只是承接中间一部分剧情过渡的作用,但对观众和之后的怪兽电影而言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哥斯拉的反击》剧照。

电影的后半,剧情再次回归到了人类与哥斯拉之间的矛盾抗衡,首次出现了人类战机与哥斯拉战斗的场景。剧情最后哥斯拉被飞机引诱到了冰山附近,人类利用战术使哥斯拉被冰山活埋从而封印了哥斯拉,这一次封印在哥斯拉电影史上持续了7年之久,直到《金刚对哥斯拉》电影,哥斯拉二代才从冰山的封印中苏醒过来。同一年,描写人类和小型怪兽对抗的电影《兽人雪男》出现在了大荧幕上,这作则是本多猪四郎、圆谷英二和佐藤胜合作的经典作品,也是东宝早期小型体积的怪兽电影题材的代表作。自此,哥斯拉系列、乃至日本大怪兽特摄电影的历史正式开启了。

封面: 《哥斯拉》海报。

© MA / Anitama

哥斯拉历史回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