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动画不管配什么音乐都会合适

神前晓谈动画音乐的创作(上)

Broadcast|怠心客2019年11月13日 6时30分

动画与音乐密不可分,动画作品能够获得全世界的支持,也离不开音乐的力量。如今,日本动画歌曲和 J-POP 一样广为传颂,配乐的质量也丝毫不逊色于真人作品。现在的动画音乐,到底是如何诞生的?

《Keyboard Magazine》2019 年秋季刊制作了“动画与音乐的关系”专题,请到众多动画音乐、动画歌曲相关人士,倾听当事人的证言,追溯大师们的足迹,分析名曲的乐谱,解答动画与音乐形成现在这种关系的过程和手法。

神前晓,可以说是代表了当今动画音乐的作曲家之一。他在动画音乐生涯的早期作品《凉宫春日的忧郁》《幸运☆星》中崭露头角,运用各流派的音乐,为众多作品增光添彩。不仅仅是配乐,他凭借卓越的旋律感创作出的歌曲,对动画歌曲界也造成了显著的影响。

神前的作曲之路,始于在大学时代进入音乐社团。在那之前,他只即兴发挥弹过一些曲子而已。那个作曲社团禁止 copy 已有的乐曲,刚入社的学生毫无经验,就要写出曲子来发表。然而,神前非常擅长模仿别人的乐曲,不知不觉中就受到了社团成员的信赖,并且开始负责编曲。他之前学过钢琴和小号,在那时候也发挥了自己的经验。

当时的神前,完全不懂音乐理论。所以买来《Keyboard Magazine》之类的专业杂志、还有讲解和弦的书籍读,但是万事总是开头难,他吃了不少苦头。另外,他还会一边听着已有的乐曲,用自己的方法进行解析,学习技巧。直到 3、4 年前,他才拜师学习理论。在那之前,他并没有过理论的学习。

在上大学之前,神前主要听的是歌谣曲,还有 Tower of Power、Earth, Wind & Fire 等 Funk 系的音乐。进了大学里,社团成员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兴趣,他听着别人写的音乐有意思,一问对方师承何处,对方就告诉他:“还有这样的乐团。”在这个氛围比较像沙龙的社团里,他增长了不少见识。学生时代的他不受音乐流派束缚,模仿自己听来的各种音乐大量写曲子。这种柔软的身段,给他日后正式成为作曲家打下了基础。

结束学业之后,神前开始求职。他登门拜访了乐器公司、唱片公司和游戏公司——神前在大学学的是工科,当年和他一起搞音乐的学长有人就进了乐器公司,所以,他当年说不定也会去做乐器。不过,我们知道,他最终拿到的,是在 Namco 制作音乐的 Offer。

在 Namco,神前进入的是街机部门,所以他的音乐生涯是以给街机做音乐开始的。包括《铁拳》系列等视频游戏,还有《疯狂鳄鱼》之类各种“Electromechanical”街机(没有屏幕,类似大型电动玩具的街机)的音乐。

不同类型、规模的游戏,对音乐的要求也不一样。一般来说,音乐团队的决策权还是比较强的。当然,也会有“希望这一幕配上节奏快的音乐”之类的要求,但是像是要写成什么流派的音乐之类的具体意见,则取决于作曲团队。不过,神前表示,可能只是当时 Namco 的作风如此,代表不了整个游戏业界。

在 Namco 时代,神前参与了《语言解谜 文字拼词》系列的音乐。那是一款益智类游戏,神前试着给背景音乐加入了人声歌唱,并且还加入了 2000 年代前半流行的 Future Pop 要素,玩得非常开心。他觉得,自己给这部作品制作的音乐,和画面的色调也非常吻合。

而此时,神前的一名高中同学(他没有提到名字,但是你们知道是谁)正在京都动画工作,当时正在找负责做音乐的人。由于神前那时候是公司职员,不好接私活,就用化名“池田慎司”友情参与了 OVA《MUNTO 穿越时空之壁》。

作为一部 OVA,《MUNTO 穿越时空之壁》的音乐制作和 TV 动画不同,而是像电影一样是看着画面写音乐。神前也给游戏的 CG 影片写过音乐,两者感觉差不多。但是,和游戏相比,动画的音乐是沉在画面背后支撑着画面的。虽然最近的很多游戏作曲风格也变得电影化了,但游戏音乐的旋律存在感还是比较强。而动画要是像游戏一样一上来就强调音乐的印象,那音乐就会用力过猛。若是真人影视剧,更是如此。所以,影像作品配乐的力道控制,和游戏并不一样。神前直到《神薙》时,都还在习惯控制这种距离感。


在《MUNTO 穿越时空之壁》之后,京都动画表示,希望在 TV 动画里也和神前晓合作。刚好神前这时候也产生了在游戏之外的领域活动的念头,于是从 Namco 辞职,与现在的事务所 MONACA 社长冈部启一合流。在 MONACA,他接下了京都动画的《凉宫春日的忧郁》,正式开始了动画音乐生涯。

《凉宫春日》不论是配乐还是插曲,音乐类型都非常丰富。客户对音乐整体的要求,是想要带点涩谷系的潮的感觉,还有 Soft Rock 和 Burt Bacharach 之类略带怀旧主义的潮音乐。说白了,想要的是 PIZZICATO FIVE 那种感觉。这是神前自己也非常喜欢的风格,虽然他自称当时能力有限,有些地方难免力有不逮,但做起来非常开心。

剧中使用的插曲《God knows…》,画面完全还原演奏现场,连按弦的手指位置都非常精准,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这首歌曲是由知名吉他手西川进演奏,京都动画的人来到录音现场,拍下了西川演奏时的全部手部动作,并在画面上还原。神前又是钦佩,又是感服制作人员的辛劳。托此之福,歌曲也深受观众喜爱。

神前的另一部代表作《幸运☆星》,和《凉宫春日》同属校园题材,风格却截然不同,是一部日常搞笑动画。这部作品的乐曲概念更加明确,打一开始,就要求他制作 Beatles 的曲调和老唱片式的音色。神前认为,只要花工夫,日常动画不管配什么音乐都会合适;但是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就非常有趣了。平成时代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聊天的样子,和 60 年代的音乐,本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样东西,可是配到一起,效果却好得惊人。另外,神前还试着在这部动画里加入了 Funk 要素。

《幸运☆星》的主题歌《もってけ!セーラーふく》,在播出时也是轰动一时。神前笑称,对这首歌,他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了。作词家畑亚贵、唱片公司 Lantis 的制作人等人,把他的曲子当成地基,在上面一个劲地堆新点子,最终就变成了各种要素的完美大乱炖,是奇迹般的一曲。

除此之外,《幸运☆星》中还有电音流行风的歌曲、有抒情曲、甚至还有演歌。动画制作组整体都有一种“总之试试看”的强烈想法,有点鼓励胡来的意思。而且因为是两季度的动画,作中乐曲数量也非常多,配乐大约有 80 曲,歌曲可能是 50 曲左右,其中神前负责的歌曲有二三十首。加起来,他一共给这部动画制作了上百首乐曲。

开始作曲时,神前总是会非常迷茫,在烦恼中摸索。他基本的作曲风格,是用钢琴音色弹着键盘探索,寻找“来电”的旋律。

在为动画创作音乐时,一般脚本已经完成了,可能还会拿到分镜。另外,还会有画着人物设定的单张图和背景图。神前会想知道,这部作品的画法有多写实,并以此为基础作曲。

动画配乐很少会给你参考曲目,但神前还是会寻找风格和自己心中的方向相近的现有乐曲,作为参考。不过,他主要参照的是音色。对配乐来说,音色拥有的形象尤为重要。

在挑选音色时,实际存在的乐器的演奏方法有限,做选择时有其必然性。而民族乐器只要一用进来,就会展现出乐器自己的个性。所以难选的,是合成器相关的音色,因为很难解释为什么要用这种音色。幸而有前人耕耘,神前会听各种各样的电影音乐,引用其中的音色组合。

神前创作的乐曲,即使是配乐,旋律也非常突出。他不是古典音乐出身的,所以自然会用“旋律+伴奏”的思考方式,作曲也是旋律先行。他说,实际上,他不是那种脑子里能不断涌出旋律的人。作曲时,他要弹着钢琴哼唱着,如果一瞬闪过感觉不错的片段,就用合成器输入到电脑里存起来,再加以扩充完善。一开始出现的旋律往往七歪八扭,很不顺畅,他要在制作过程中不断调整梳理。

在作曲过程中,他基本上是一直在碰壁。而最麻烦的,就是被“必须光靠旋律让歌曲成立”这种想法束缚住了手脚的时候。歌曲配上了编曲和歌词,就大有成为名曲的可能性。如果觉得“必须光靠旋律就写出一首好歌”,就会陷进去无法前进。归根结底,一首歌只有电脑里输入的钢琴、鼓和贝斯的状态下,是很难成为名曲的。

遇到这种时候,神前往往是等到没时间了开始编曲,才发现“啊,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也有时候,他编了曲看到了歌曲的整体形象,才明白“这里往下走会更自然”,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迟迟无法前进。


在神前晓的很多乐曲里,铜管乐器都是一个亮点。因为神前自己上高中时吹过小号,所以掌握了许多小号的主题。铜管乐器让人觉得舒服的乐句,还有过门的插入方法等等,都取决于你知道多少过去的乐曲。另外,铜管乐器的命门在于运音法,如果不考虑这一点就写,那可能吹着吹着就没感觉了。而神前能够用自己吹小号的感觉写乐谱,这是他的一个优势。

在 YouTube 上可以看到 一个视频 ,神前晓向另一位知名作曲家前山田健一讲解吹管控制器的用法。用吹管控制器,可以方便地给音量赋予变化,充分表现断音、圆滑线和持续音。毕竟,“哒哒哒哒”和“哒哒—哒哒”是完全不同的。实际演奏乐曲的经验,在电脑音乐中也派得上用场。

神前坦承,他根本不会弹吉他,吉他曲完全是借助吉他手的智慧。重要的,就是引导出乐手的“词汇量”并且借用。

贝司也是一样。神前说,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写贝司谱,完全是交给贝斯手发挥。不过,他弹贝司虽然弹不来,听贝司倒是很喜欢,所以会去请富有动感贝斯手来演奏。

至于键盘乐器,就是 3 岁开始学钢琴的神前的拿手好戏了。他有时会在乐曲里加入风琴或者合成器的独奏,这些演奏时而就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他在玩乐队的时候,有过用风琴的乐曲,所以也联系过。至于具体在乐曲中使用什么键盘乐器,则是他用“追星心态”决定的:他想要给乐曲加入喜欢的某首歌曲的风味,就会使用那首歌曲的乐器。

虽然自己会演奏键盘乐器,但实际上,神前并不知道多少键盘演奏家。他学生时代经常听西胁辰弥的歌曲,觉得西胁的编曲非常帅。

西胁辰弥是音乐制作人、作编曲家,冈崎律子生前作词曲的许多歌曲均由他编曲,近年则和中岛爱合作颇多,在动画歌曲界的代表作品有林原めぐみ《夢を抱きしめて》(编曲)、メロキュア《Agapē》(编曲)、女武神《ようこそ! ワルキューレ・ワールドヘ》(作编曲)等。同时,他也精通多种乐器,不仅在自己编曲的乐曲中演奏键盘、钢琴,还作为口琴演奏家参与了《心连·情结》《机动战士高达 THE ORIGIN》《宇宙战舰大和号 2202》等多部动画的配乐。神前晓进入音乐界后,也经常请西胁辰弥来为自己的乐曲演奏。

在神前晓作编曲的《BEASTARS》ED《Le zoo》里,西胁辰弥就担任了钢琴和半音阶口琴演奏。

他还很喜欢三柴理。

三柴理是钢琴演奏家、吉他手,筋肉少女带和特摄等乐队的成员,两支乐队的主唱大槻ケンヂ为《欢迎来到 NHK》和《再见!绝望先生》系列等动画演唱主题曲时,他也参加了演奏。另外,他也善于作、编曲,GONZO 名作 OVA《战斗妖精雪风》的配乐,就是他和贝斯手盐野道玄组成的团体“ザ蟹”创作的。

虽然 Chick Corea 和 Herbie Hancock 的音乐他也常听,但这些音乐的世界就离得有些远了。对爵士和古典乐手的演奏,他就算会觉得水平高,却无法判断是不是真的好。所以他还是更喜欢摇滚乐那种随意一些的演奏。另外,像西胁辰弥和小林武史等编曲家的键盘演奏也很吸引他:这些人在有了歌曲之后,再为其加入最适合这首歌曲的钢琴,神前很喜欢这种做法。

关心日本流行音乐、摇滚音乐的读者应该都很熟悉小林武史了。他是著名音乐制作人,曾任桑田佳佑、Mr.Children、Salyu 等众多音乐人的制作人或编曲者,并担任《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后会无期》等多部电影的音乐监督。

配乐里不可或缺的是弦乐。神前的弦乐,是出于工作需要,才依葫芦画瓢学来的。他前面也说过,他本是玩流行乐的人,对音乐的感觉就是“旋律+伴奏”;而弦乐却是把各声部横向的动作组合起来形成的,所以对神前来说,构思弦乐比较困难。他的乐曲中的弦乐,一般都比较保守克制。

他也喜欢听弦乐,特别是菅野洋子等人的编曲。但是,虽然他有心模仿,却很难学得来。他选择一首首优秀的乐曲,具体地分析咀嚼,消化吸收,积累知识。

神前一般是在自己家里制作音乐,用 Windows 系统的电脑,软件则是 Steinberg Cubase。音源基本上是软件合成器。虽然以前硬件合成器也很多,但软件合成器的 Total Recall 功能实在太方便了,当他要同时创作多首歌曲的时候,软件合成器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对于音源,神前用的比较多的是 Native Instruments Kontakt 采样器,因为采样器可以模仿任何乐器的音色。而具体到乐器,鼓是 Toontrack Superior Drummer 3,贝司是 IK Multimedia MODO BASS,还有 Spitfire Audio 和 Native Instruments 的音源库。最近,他还很喜欢 Spectrasonic Keyscape。这一款的原声钢琴音色完全不真实,却很有弹力,比较接近以前 Korg SG 系列的那种劲头。

写完一首歌后,伴奏要换成真实乐器录音。用多少真实乐器取决于预算,但基本上鼓、贝司和吉他这三样是一定要换掉的。反过来说,这三样乐器是以要被换掉为前提写的,所以写的时候不用扣得太细。弦乐往往也会用真实录音,所以神前会很认真地写乐谱;不过,输入到电脑里的时候,他不会非常细致地模拟弦乐乐器的演奏。只是他脑内无法漂亮地模拟怎么写乐谱会演奏出什么样的声音,所以能够让电脑发出声音确认,这一点非常方便。而最近仿真的音源库也因此非常可贵。

封面: 《凉宫春日的忧郁》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讨论音乐少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