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进行的现状和前景

舛本和也专访(五)

Interview|高濑司2016年7月6日 6时30分

采访整理:高濑司
采访日期:2016年4月8日
采访地点:株式会社TRIGGER

【受访嘉宾资料】

舛本和也(Masumoto azuya)

株式会社TRIGGER取缔役(董事)。取締役。《双斩少女》动画制片人。大学毕业后进入代代木动画学院福冈校区学习。2000年以制作进行身份进入动画业界。2006年加入GAINAX。在《天元突破》中担任制作主任·现场制片人。在《Panty&Stocking with Garterbelt》中担任制片人。之后于2011年和今石洋之、大塚雅彦等人共同创立株式会社TRIGGER。2014年,于星海社出版《制作进行》(日文原题『アニメを仕事に!――トリガー流アニメ制作進行読本』),介绍动画制作进行一职,引来话题。


■日本动画行业中制作进行的现状

——接下来,想请您面向对动画制作有兴趣的中国朋友,谈一下目前日本的动画制作进行的当前状况。首先想请教一下,现在日本的新人制作进行一般都是怎样的出身经历?

舛本 首先从男女比说的话,2000年代中期时已经是男女各半的比例,而现在更是变成了女性人数占优的状态。入行新人的经历多种多样,因为制作进行毕竟负责的是管理业务,有别于其他的动画制作部门,对于专业知识的要求并不是那么严格,所以入行本身并没有那么困难。新人既有来自动画专业学校的出身,也有普通的四年制大学毕业生,还有高中毕业后直接入行的,当然也有从普通行业跳槽过来的。

——说到最近有关于制作进行的动向,除了您的关于制作进行的著作之外,就要数以制作进行为主人公的TV动画《白箱》。不知新人们是否也受到这些作品的影响?

舛本 我个人感觉《白箱》的影响非常强烈。我去面试时就发现,很多年轻人都是看了《白箱》后才对这个行业产生兴趣。另外据传不仅是制作进行,整个动画行业的应聘者数量都有增加,当然这个消息并没有经过证实。

——您自己有没有看《白箱》呢?

舛本 有看有看。这部动画本身也非常好看。

——您作为一个身在真实动画制作现场的人,不知有何感想?采访君所认识的业界人士中,既有人表示太过真实看得胃痛的,也有人感觉作中描写和真实现场有所差距,太过幻想。

舛本 我觉得两边都是正解。我想任何职业都是一样的,工作本身必然存在正面部分和负面部分。至于具体怎么去看待自己的工作,因为一百个人有一百种价值观,各人的看待方法自然也会不同。更何况哪怕是一个人,或许他内心的价值观也不止一种,而是多种价值观的混合。所以对于一部作品存在肯定意见和否定意见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从您的角度来看,新人制作进行和以动画行业为目标的人们应该从《白箱》中学习到哪些内容?

舛本 我很想问一下这些新人,他们能不能想象得出,主人公宫森葵今后会走上怎样的道路?《白箱》作品中并没有明确描述宫森的未来。而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只有能够把眼光放远,能够预测到三年后的变化的年轻人才能存活下来。

——您是说,宫森本人或许也并没能想象到三年后的业界状况?

舛本 所以我觉得,她或许一两年后就会辞去这份工作,离开业界。因为她尚未在业界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目标,更没有为自己的目标作出牺牲。在娱乐行业中,超过三十岁还能活跃的人本就不多,过了四十岁后就会更少。特别是女性会面临结婚生子的压力,还要受到父母的限制。

——您的想法非常现实。

舛本 实际情况,很多制作进行在两三年后都会转去普通行业。当然,这份工作经历对他们个人的人生而言,绝不会造成负面影响。我想宫森也会带着在动画行业中获得的成就感,离开这个行业。这其实是非常常见的情况,我们如果在工作中感受到了100%的成就感,那这份工作就算结束了。当然了,一般而言凡是完成了一部作品,人都会有成就感。但只有成就感在80%的人才能在业内存活下去,他们会把这未能完成的20%藏在心中,在下一部作品中再度向100%发起挑战,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留下来去制作下一部作品。所以我觉得宫森最终会在某部作品中得到满足感后,怀揣着这份幸福而离去。但是她在动画行业中的工作经历,将成为具有正面意义的宝贵财富,在她今后的人生中发挥积极作用。

——说起来,或许您已经知道,制作《白箱》的P.A.WORKS的堀川社长让公司内的新人制作进行和《白箱》中宫森的声优木村珠莉小姐阅读了您的著书。

舛本 我只能说非常荣幸(笑)。

——或许仅仅是偶然,但是最近出现了很多关于制作进行这个特殊职位的作品,不知从制作现场人员的角度来看,是否感受到所谓的“潮流”?

舛本 这个算不算潮流我不是太明确,但我在业界已经呆了15年,我经常感觉到有一点很危险,那就是这个行业留不住新人。关于这一点,我想堀川社长在设立P.A.WORKS十年后肯定也有同感。先说好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我觉得正是因为堀川社长同样抱有这样的危机意识,他才会希望(通过《白箱》)把制作作品的乐趣传递给年轻的制作进行们。当然,制作进行这份工作非常辛苦,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新人。但是作为年长者,在我们希望把一些东西传递给年轻人的时候,堀川社长选择了动画这个手段,而我选择了书本,或许仅此而已。

■制作进行的职业前景

——接下来我们想向您请教一些给中国的动画行业志愿者们的建议。以制作进行身份进入业界后,之后他们可能有各种不同的职业道路。为了实现不同的升职方向,各自有哪些要点需要注意呢?

舛本 我想想。首先要明确一点,制作进行这份工作只不过是业界的一个入口。成为了制作进行,并不代表就拥有了能在动画行业内存活下去的保证。因为一般而言,制作进行这份工作不可能十年二十年一直干下去。所以我重复一下之前提过的话题,进入动画行业时“将来想成为什么”“想要干什么”这样的未来愿景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制作进行也必须要对自己将来的前景有所意识,自己到底是想要当监督当演出家?还是想当制片人?等等等等。

有了这份未来愿景之后,你再去重新审视制作进行这份工作,就可以发现一些变化,尤其是对于一些不显露于工作内容表面的 “潜规则”业务的学习意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举个例子,比如这位制作进行想当演出,那么他作为制作进行和演出家开会商量日程的时候,就会去考虑演出家的意图——演出家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日程?而如果想当制片人的话,那他在会议中就会去学习制片人特有的日程制订方式。不要小看日程的制订,一个项目中的不同职位的创作者们的思考方式会完全不同。同一职位的标准也未必一致,一天内的时间配比也不尽相同。制片人要统筹好日程是非常难的一项工作。

——原来如此。说来制作进行主流的升职路线就是演出家方向和制片人方向。是否还存在其他的发展方向呢?

舛本 还是有很多发展路线的。既有成为脚本家的人,也有难以习惯制作现场,最后去发行公司那边当制片人的。另外还有去到诸如漫画行业和游戏行业这些其他娱乐行业的人。制作进行毕竟是管理业务,从这一点来说,动画行业的制作进行和其他行业肯定存在很多的共通之处。

——关于演出家的出身,出身制作进行的演出家和出身动画师的演出家肯定存在区别,想请教一下出身制作进行的演出家的长处短处各是什么呢?

舛本 首先,演出家所需要具备的能力可以分成两大块。一是画分镜的能力,二是处理演出(分镜的影像化)的能力。这两种能力实际上截然不同,这是因为分镜是动画的设计图,所以要求的是在脑内构筑画面的能力。而处理演出相当于现场监督,要求更接近于管理业务,需要的是根据制作进度和制作人员的实际情况来推进现场工作的能力。

所以说,动画师出身的演出家首先会画画,他们的分镜肯定在绘画层面上有着更易看懂的特征。但同时,他们相对缺乏现场监督的经验,很多人刚经手处理演出工作的时候往往会遇到困难。另一方面,出身于制作进行的演出家由于没有训练过绘画能力,有些人的分镜画出来真就是如涂鸦一般。但是他们有现场监督的经验积累,他们很清楚日程如何调整,人员如何调动,他们的处理演出水平会更高。一般而言这就是两者各自的长处与短处。

——有没有表现在作品风格上的区别?

舛本 我觉得没有。当然,在作品制作的过程中,我也会感受到一些动画师出身和制作进行出身的区别,但是作品完成后这些区别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未完待续)


访谈中使用图片来自于舛本和也所著《制作进行 : 一本书让你彻底了解动画制作》,由本书中文版出版方 飓风社 授权提供给Anitama,特此表达谢意。本书目前在国内各大书店销售,可通过下面链接或其他平台进行购买。

购买链接——制作进行:一本书让你彻底了解动画制作

封面: 《制作进行》内文图

© 高濑司 / Anitama

TRIGGER制片人舛本和也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