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激发了监督的父性本能?

监督石立太一谈《紫罗兰永恒花园》

Broadcast|izumi2018年1月16日 6时25分

《紫罗兰永恒花园》的原作小说入围第五届京都动画大赏评选之时,石立太一监督便早已将目光聚焦该作。用他本人的话来讲,作品中不具备情感,不懂爱,却拼命努力想要搞懂这一切的薇尔莉特的纯洁无暇,极大地激发了他的父性本能。为更好地加以说明,石立监督打了一个比方,如同自己看到一群年幼的稚童,任凭思绪飘飞到30年以后,一想到“也许那时自己已不在人世,而眼前的这群孩子业已长大成人,用他们的双手打造出崭新的未来,并生活下去”,心头便会涌起无限的希望。从原作主人公薇尔莉特身上,监督恰恰感受到了类似的希望,因此才将这份心愿寄托于动画之中。

不过石立监督随即指出,文字塑造的角色与动画角色的最大差别在于,前者可以任由读者展开想象的翅膀,而一旦动画化后,角色便被固定为某一特定的具体形象。当然,在阅读小说时广大原作粉丝已经欣赏过,身为此次动画版角色设计担当,高濑亚贵子老师绘制的插画,外加动画版中运动的画面,声优的演绎,肯定会让角色形象更为丰满具象,也更固定化。这一点既让监督深感忧心,然而又觉得最富挑战意义。

从高濑老师笔下描绘的薇尔莉特身上,石立监督强烈地感受到炫目的光彩,并将之形容为犹如在逆光中漂浮升起,而这一绘画特质渗透到老师画作的方方面面。或许只是一种巧合,角色本身的方向性与作画的方向性保持协同一致,这令石立监督感到欣喜。薇尔莉特心灵纯净无邪,且对人对事过于执着顶真,周身上下宛若被某种能够映射其他角色,以及观众自身的“纯白”所裹挟。因而,人物才会在作品中显得突兀游离。

为突显薇尔莉特的“与众不同”,监督蓄意在片中的各个角落营造“违和感”,比如没有完全遵照原作中对女主嗓音“玲珑婉转”的形容,而让CV石川由依采用更为天然去雕饰的声线。另外,还将原作中偏英伦的氛围调整为靠地中海更具温度感的设定,从而使得女主“低露出度”的着装更加“格格不入”。

除了人设,动画版的背景美术同样精致华美。对于监督提出的背景要走脚踏实地写实风格的要求,美术监督渡边美希子也是呕心沥血地全力回应,对此,石立监督大加赞赏。迄今为止,京都动画的作品多以现代日本为舞台,像本作这样,借用一百年前欧洲大陆的魔幻设定还真是前所未有。而那个年代的建筑式样,不仅屋顶内侧的细部装饰繁复到了无以复加,且规格尺寸跟日本这边也全然不是同一量级。诚然,欧洲人在身高体格方面生来就比日本人来的高大魁梧,可即便如此,画到异常巨大的门扉时,还是让习惯了日式标准的作画人员们极不适应,常常疑心缩放比例有没有搞错?!屋顶是不是高得太过离谱?!

紧接着聊到了剧中的另一项重要主题——“书信”。主人公薇尔莉特的情志尚处未开蒙阶段,因而,让她这样一张“白纸”去接触满含浓情烈意的各类信件,是十分让人玩味的。“写信”这一行为,便可视作对于情感的“浓缩”或“提纯”,因而,比起日常的言语更为炽烈浓郁。监督以自家8岁大的女儿为例,说是不久前他从女儿那里收到了一封信,起因是石立爸爸此前因小事训斥了女儿几句。孩子信中的大意是,“宝宝非常喜欢爸爸,今后再也不做惹爸爸生气的事了,请求父亲的原谅”。当然,小孩子的文笔稚拙,语义逻辑也相当混乱,但石立分明从字里行间读出了女儿“爱意”与“歉意”。想来,若是能面对面流畅地表达清楚,怕是不会写得如此直白。由此监督感悟到,要将自己的心意准确无误地传达给对方,就得学会从庞大的语库中精心挑选出得体的词汇,落到纸上。且词语与词语的间隙留白处,凝结着写信人斟酌推敲语句时的情思。凡是出自谁人手笔的信件,大抵都会带上此种效果。

石立监督无法断定,薇尔莉特有否在替人代笔的过程中领悟到这一层情感的留白,相对而言,他更为关注,薇尔莉特将委托人的心声落成文字的举动,将会在观众心中掀起何种波澜。在本剧精心搭建的世界里,监督试图让戏里戏外的人们,在追随女主略显“飘移”的身影时,能够意识到属于自身内心的真实。监督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薇尔莉特找寻到各不相同的专属答案。同时监督也想证明,用虔诚的态度,十二分的努力,去刻画寻常小事,同样可以制造引人入胜的效果。此外,他恳请各位在观赏时不要带有不必要的偏见,但愿本作能成为打动人心的佳作。

参考资料:

18年1月号《Animage》
18年1月号《NewType》

封面: 《紫罗兰永恒花园》

© izumi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