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太一演出技法小析

《紫罗兰永恒花园》第十集演出分析

Style|HB2018年4月9日 6时30分

《紫罗兰永恒花园》第十集是整部片中个人最喜欢的一集,本集中关于小女孩的孤独、沉重的氛围以及最后的煽情部分都做得非常有感染力。同时本集也表现出小川太一的很多惯用演出技法,是非常具有小川特色的一集。本文将以京紫第十话的演出分析为主,再穿插小川太一的个人演出风格介绍。

本话演出目标(自认为)

病重的母亲为了给自己的女儿写下五十封信,找来女主薇尔莉特代笔。所以本话的主要内容是薇尔莉特为母亲写信的过程中与母女两人的互动,以及最后小女孩安妮收到死去母亲的信这两个事件上。

本话的目标则是让观众对安妮收到母亲来信的感动、薇尔莉特对安妮的同情,这两点感同身受。所以安妮越寂寞就越能让她收到母亲来信的感动更有感染力和可信度,薇尔莉特也才会对安妮的遭遇更加同情,因此本话的一大重点就是塑造一个被大人世界隔阂的小女孩。

巧用正机位

本话的avant(OP前的影像)特地用了三个正机位镜头(两个远景一个全景)来表现小女孩的孤单。第一个正机位景别比较小,但还是可以看出小女孩周边没人。第二个全景则更进一步的说明了小女孩居住的别墅四周空旷,而第三个镜头还故意在小女孩旁边放了一个空荡的秋千来加强她的孤单。开场三个非常空旷的正机位配合上小女孩与人偶聊天的剧情,很轻松地就刻画出安妮孤独寂寞的状态。

小川是一位非常痴迷正机位的演出家,一般来说正机位镜头是不讨观众喜欢的,因为画面看起来没有纵深感用多了难免会让观众觉得单调,因此要想大规模使用正机位就需要在构图上多费功夫。

小川的正机位之美:前景的遮挡物和后景的横竖线条都会做很多别致的设计

夸奖小川的正机位并不只是因为美感,他的正机位镜头常常会带来出色的演出效果。

在本集中除了avant之外其他地方也多次用到正机位来表现小孩与大人的隔阂。图一的望远正机位镜头拉近小孩和大人的距离却也加强了对比,图二巧妙的利用楼梯分割了妹抖和小女孩,同样也是在强调隔阂。

最巧妙的一个正机位则出现小女孩母亲去世的情节,画面突然平面化立体感消失,而且还特地把背景模糊掉,明显能感觉到小川是故意让这个镜头平面化。在京紫这种强调空间、线条又复杂的动画,使用这样的镜头需要不小的勇气。

这个镜头让人想到《夏日大作战》当中外婆死之后的镜头,同样也让画面的立体感消失。关于这种演出效果Anitama上对冰川龙介的采访(最后两段)中也有提到,里面已经非常详细论述了这种做法带来的演出效果。

大人与小孩的对比

在本话中小女孩知道母亲病危,因此迫切想陪伴在母亲身边,但却由于女主的到来这个目标而无法实现。小川在本话借助小女孩与大人的身高差做出一种只让小女孩露出一小部分的后脑勺的仰拍镜头,以此来强化安妮的目标无法实现。

因为小川非常喜欢在人物对话中使用人物腰部以上的近景、特写的望远镜头,因此经常出现有人物后脑勺的构图,不过大部分时间是用来对话中偏好的一种构图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演出意图。

在很多动画中为了表现大人与小孩的亲热也经常会用类似的镜头,大人摸小孩的头表示对小孩的喜爱,但也间接的强化了两者身份上的高低。

本话中第一次母亲抚摸小女孩脑袋的时候,可以认为是母亲对孩子的宠爱。但这样的构图多次出现之后,就可以认为是强化了小孩在两人之间的弱势地位。

从截图中可以看出虽然大人的表情非常亲切,但却也通过高低位的对比强化了“安妮想融入入大人的世界却无法进入”的演出意图。

在小女孩情绪爆发之后也能从镜头中明显的感受到女主对小女孩的怜悯。不过在这里还是要补充一点,因为这是小川非常常用的构图,所以并不能保证小川的想法与笔者所想相同。

笔者认为小川有这种演出意图是基于三点:在没有小女孩的对话时没有出现过只露后脑勺的构图、多次刻意的仰视、本集母亲多次抚摸安妮的脑袋。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构图是本话个人最喜欢的部分,巧妙的借助身高差将安妮在两者关系之间的弱势地位放大,非常合理自然。

此外本集为了强化小女孩的孤单,在其他地方构图上也非常注意。本话并没有借助台词去直接表达“小女孩非常孤独”,而是利用精妙的LO与人偶潜移默化地完成了这一演出目标,值得高度赞赏。

同position

同position(同一个机位拍摄的镜头)也是小川太一非常钟爱的演出技法,在两人以上的对话中小川会挑选几个能将对话角色都收入其中的机位反复使用,如果能用同一个机位解决问题那么小川就会尽量避免使用其他机位,这个特征从他第一次做分镜的冰果12集就已经出现。

小川曾在《玉子市场》不同的两集中都使用了同一个机位,以此来强化小绿的烦躁情绪。同po作为一种对比性非常强的演出技法,还经常被小川使用来提示时间的流动。

从三个俯视的监视机位能明显看出时间不同,同时三个镜头中光影的变化也与动画剧情的氛围相衬。在紫罗兰第十集中光影除了承担提示观众时间的流动的责任外,还与剧情的氛围形成互文,这种效果通过同po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在本话中还有不少这类似提示时间变化的成组镜头,小川通过对镜头中的光影、物体做调整让观者能直接感受到时间的变化和氛围的变化,从而使观众不会对故事进行的时间点生疑惑。

同样的做法也出现在小川的其他分镜演出回,比如上文提到的《玉子市场》第十集中。第一组镜头通过同一个机位的光影变化提示了放学后时间的变化,在第二组镜头中文随着宣传画从未完成到完成的变化提醒观众文化祭即将开始,同样也是一种提示作用。

演出的工作要保障观众不产生“现在角色在哪里”“故事发展到哪里”这样的疑问(刻意的追求混乱效果除外),同po的使用能让观众很清楚的理解剧情发展的时间点,这一点尤其重要。

整体来说小川是一个演出套路比较固定的演出家,但他非常懂得利用同样的技法在不同的动画中做出不同的演出效果,这是他的聪明之处。并且他还是一个非常为观众考虑的演出家,比如本话中延时摄影之前的快速跳切,还有最后利用夏天积雨云强化“回忆”意向之后再切回忆,都是先给足观众铺垫,再去进入下一个情节。正是这些铺垫才会让观众的观感更加顺滑,不会出现没必要的混乱。

封面: 《紫罗兰永恒花园》

© HB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