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熊背后的不轻松

监督小林雅仁谈《轻松熊与小薰》的制作秘话

Broadcast|LIAR2019年5月4日 6时30分

于4月19日起在 Netflix 上线的粘土动画《轻松熊与小薰》,讲述了 25 岁的工作女性薰与轻松熊、小白熊、小黄鸡在一起度过的一年四季的日常生活。动画里充满了温馨与治愈,而在动画的制作背后却相当坎坷。在动画上线之际,Anime!Anime! 和 ORICON NEWS 采访到了本作的监督小林雅仁,对于这部作品,小林监督与制作团队都有着怎样的讲究,在制作过程中他们又面临了哪些挑战?


最初在收到 San-x 和 Netflix 的委托时,对方就希望制作一部面向女性观众的作品,然而当时的小林还无法将“轻松熊”这个角色与“剧情”联系到一块儿,对此有些棘手。小林监督有两个女儿,通过她们知道了轻松熊这个角色,只知道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它,但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后来才听说,不仅是小朋友,轻松熊在 30、40 岁左右的女性人群中也倍受欢迎,这才看到了这次企划的接点。于是召集了以脚本荻上直子为中心的制作团队,开始着手这份企划。

小薰这个角色在过去轻松熊的绘本中仅仅是以文字和剪影的形式出现,因此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在这之前都是个谜。小林表示,每个读者的心中一定都有属于自己所想的小薰,这次既然接下了这部作品,就有必要做出一个具有魅力的人物形象。具体就是,要让观众对轻松熊和小薰更加亲切,从而设计小薰她们所居住的街区、公寓、房间到工作地的距离等。基于以上设定,再对房间的布景和服装进行设计。

对于小薰的设定,为的就是让轻松熊更加直接地去治愈对工作生活感到疲惫的社会人群。小林表示,小薰之所以能够说出那些很现实的台词就是因为有轻松熊它们在,在它们面前,小薰才能将自己表现得一览无遗,露出真实的自己。

说到轻松熊的一大魅力,那就是它那慵懒、泰然自若的表情,动画也完全忠实了原作的这一设定。小林说到,最初在对角色的动画进行测试的阶段,版权方 San-x 和轻松熊的原案插画家近藤亚希(コンドウアキ)老师就亲自对动作的速度和表情进行指导,现场以此为基准表现出轻松熊应有的动作和神态。小白熊是纯洁的象征,轻松熊在小林监督的眼里更像是个会在星期日躺在家里睡午觉的大叔,这些特征也会体现在它们日常的动作、走路的速度等,观众们在欣赏片子的过程中应该也会注意到这些被赋予的个性。


除了这些角色的动作之外,从主视觉图和本篇的影像里我们也能看出制作组对“照明”颇有讲究。小林说到,这次为了表现轻松熊们的真实感,包括摄影师和灯光师,都请到了在实拍影视作品中活跃的制作人员。大多数定格动画都会使用特殊的人工照明,这次则根据现场的状况按照剧中的季节进行判断太阳所处的位置,不再另外设计光,采用真实的太阳光。

另外,不仅仅是悲伤、高兴这么简单,为了重现日常中纤细的面部表情、肌肉的动作,本次还特别采用了在电影中常用的机械头部装置(Mechanical Head)。小林表示,一些日语单词比较含蓄,它们不会直接地说出此时此刻的心情,但当看到这些表情和动作时,那些心里所想自然也就不言而喻,就像只有从字里行间体会言外之意一样,这都是机械头部装置提供的贡献,由意大利的工作室 Mackinnon & Saunders 负责制作。

过去曾参与了蒂姆・伯顿执导的《科学怪狗》、韦斯・安德森执导的《犬之岛》等作品的 Takashi Tateoka 也担当了本次的角色造型设计。因为在意大利的工作室工作,所以他同时有着日本人的审美和日本人所没有的审美,这点让小林感到非常新鲜,这点从这次的角色造型上也能体现。包括小薰在内,小薰的同事、邻居、各路人,登场的人偶一共在 70 个以上。

小薰的造型设计则是另一位居住在加拿大的法国设计师弗朗西斯卡・纳塔莱担当,她曾参与过电影版《愤怒的小鸟》的制作。最初请了多位设计师来绘制小薰的设定,在交上来的这些稿中小林发现了弗朗西斯卡的画,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感觉,十分有趣。就像 Takashi 的画一样,有着日本人的审美,又融入了西方的文化。正因为给人留下了日本与西方文化融合的印象,即使剧中的背景和风景是在日本,也依然能让欧美的观众产生共鸣。

剧中小薰的着装是以就算在现实中也能走在时尚前沿的水准来设计,负责过多部电视广告、杂志媒体、电影服装设计的造型师也参与到了本次的监修,完全是“时装模特”级的待遇。全 13 话共有 43 套服装,配合这些衣服,鞋子、小饰品也都经过精心设计。


散步的镜头用的是动作控制摄像机进行拍摄,利用电脑进行操作,反复拍摄同一个机位。虽然这儿那儿都有用到视觉特效,不过更大范围的还是利用实景拍摄。在用这项技术的时候,例如白背景的场景,配合摄像机的移动,背景也要跟着移动才不会露出明显的破绽,除了电脑外,也要人手亲自操作。

布景的尺寸根据场景也会发生改变,例如小薰居住的公寓,一整套场景搭建在一个较大的桌子,一间房差不多是这桌子的一半。算上小薰的房间,通常使用的布景在 10 套左右。小林表示,也正是这原因所以这次才和 Netflix 联袂打造。此次也是 dwarf 首次导入动作控制摄像机,10 套场景 10 个班同时进行摄影,每班 40 人左右,在日本的定格动画中,算是较大的规模,全部将近 400 人的制作班底,也是日本定格动画界的首次挑战。

对于这份挑战,小林感到非常荣幸,完成之后留下唯一的感叹只有——“定格动画真的太耗时间了!”总的制作时间约为 2 年,1 话 11 分钟,全 13 话,只算摄影的话,正篇用了 6 个月,片头耗时 1 个月,一共用上了 7 个月的时间,共 22 万个镜头。

1 秒 20 个镜头,平均一位动画师每日产出的场景约为 5~10 秒,状态最佳的时候一天也能拍上 20 秒,最糟的情况则是 1 秒也拍不成。

7 个月的时间虽然稍纵即逝,但实际的拍摄非常需要有耐心,不得急于求成。而且不像实拍影视剧那样,想到拍哪个场景就拍哪个场景。小林说到,有时只为了拍一个场景就要多花上好几天的时间,拍摄用了 7 个月的时间,然而准备阶段花的时间远远要比这来得多。虽然总想着“能有更多的时间就好了”,但小林表示如果不去实际行动的话,“就算给了再多的时间也是不够的!”——这就是定格动画的宿命。

本次由于 Netflix 的鼎力相助,采用了 4K 的高清解析度进行拍摄,因此在画面上可以说是毫无保留。为此,小林也表示为了让观众全方位享受这部作品,无论是角色的演技还是微小的道具上,都下了很大的苦工。希望各位看官,在欣赏剧情的同时也能够仔细观察各处小细节,究竟“这里的演技是什么意思呢?”“小薰的房间里原来还放着这个啊!”从画面中寻找不一样的乐趣,每看一遍也许还会有新的发现。


【参考资料】

封面: 《轻松熊与小薰》

© LIAR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