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笼》之后的路还有多长

浅谈《灵笼》

Fun|尘民404个人专栏8月8日 6时10分

暑假余额过半,各位同学这几个月动画看得还愉快吗?

相比起日本动画,最近关于国产动画的讨论倒是显得颇为热闹了。事实上,我们每隔几天都能收到来自读者的私信,想看我们来聊一聊国产动画。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去展开这一个话题,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7月,恰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电影有《哪吒之魔童降世》让观众看到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番剧这边,同样也有一部质量精悍的作品,那就是《灵笼》。这部国产动画在三年前就备受瞩目,准备许久才与观众见面,无论在剧情还是画面上都有许多突破。在 B 站开播立马就获得了极高的人气,目前播放量突破3千万次,同时获得了高达 9.7 的评分(结稿时点)。


细节决定成败的作品

就截止到现在灵笼播出的三集来看,不论是体现着未来科技的粗犷远景,还是细致入微的人物服装近景,都可以看得出担当制作的艺画开天下了大功夫。主角一组自不必说,就算是充当背景的尸体,都不难从其建模中看得出细节。

而《灵笼》的惊艳不仅在于人物建模的精致,宏大的场面描写也非常优秀。作为一部近未来的末世生存片,地面的沙尘特效,旧世界的残垣断瓦,同时还有充满重金属与科幻感觉的灯塔,出色还原了众人心中末世的模样。

精彩的打斗场面自然也是吸引观众目光的制胜法宝,相比起过去某些作品“回合制”的打斗,《灵笼》明显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演出效果上。

精英小队的配合、慌乱中的出错、庞大的boss级怪物、一招制敌的慢动作、千钧一发的逃出生天。这些内容配合第一人称视角和长镜头的变换,营造出了紧凑的节奏感,让人忍不住跟着心跳加速。

作为动画中正式的第一场战斗,主角们所遭遇的名为“脊骨”的生物,这种看起来像是大型蚰蜒,而且有硬甲的生物,其独特的造型和略显张狂的节肢让人不寒而栗,就算依靠装备和丰富的战斗经验能够一时击退怪物,看似险中求胜,但也远远谈不上消灭本体。

人类在远超想象的异形生物面前的渺小和细思恐极的生态环境,时刻提醒着众人《灵笼》世界下,除了有末世的宏大,同样也有着幽深的恐怖。


宏大的“灵笼”舞台

经历过灭世般浩劫的人类,在名为“灯塔”的空中堡垒迎来了新的世界。过往的文明已经不复存在,新文明由“光影教”推崇,虽然统一了意志方向,却摒弃了人类应该具有感情与联系。从宗教中诞生的阶级与思想的对立,在两种观念中人类该何去何从,这应该就是浮现在故事舞台之上的矛盾。

动画应该参考了许多科幻和宗教作品,这也让动画的世界观更为宏大,故事更有深度。目前来看,动画已经展现了“末世”“异形危机”“等级制度”还有一些比较“宗教”的元素,感觉起来很类似于“洞穴寓言”,不过还是为了引出更为尖锐的话题。

很难想象宗教是要为等级制度让路的存在,这个世界分为尘民和上民,尘民就是低劣的人,根据第一集的内容所说,尘民在灯塔(也就是人类新的生存地)地位低下,而且尘民作为基因卑劣的存在,不可以繁殖后代。最后就是尘民不可能成为上民。

这样的后果导致必然是压迫过后产生的剧烈反抗,导致整个社会发生变革。也就能够很好的为大家解决有些人提出的人种问题。

据我推测,故事的走向应该是首先解决能源问题,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场暴动与反抗,虽然不知道究竟哪一方会取得胜利的果实,但是最终还是要整理末世的烂摊子。

回到动画本身上来看,标题“灵笼”一词,到底什么是“灵”?“灵”为何物,与人类的阶级又有什么关联?而“笼”可能是比较好理解的,是束缚住人类的绊脚石,绳索。人类因为什么会导致现在如此悲惨的地位。而在末世这样艰难的程度下,又大肆宣扬人种基因论,这样我们不得不想到另一个层面,打破对自己思想束缚的牢笼,反抗压制的极端路线。

而这种反抗不光是制度上的反抗,还包含有精神上的一种解放。

在《灵笼》的世界观中,我们可以得知这个世界已经抛弃了亲情与爱情。人类之间没有家庭的概念,亦没有亲人的概念。在这里,亲情是一种禁忌以至于说出“父亲”二字是一种失言。然而人类真的能够抛弃亲情与爱情吗?

从第一话中尘民为了拯救自己的上民丈夫愿意献出自己的心脏,到第三话中红寇被带走时希望听到一声“姐姐”……在这个末世的世界中,究竟由于什么原因不能存在亲情与爱情,这个悬念相信会随着故事的展开而揭晓。这也会成为故事中除了阶级、宗教矛盾之外的核心矛盾。

第三话中红寇的爱情凄美与悲凉,作为战士她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没有真正的活过。在这个凄凉的末世之中,没有什么比起爱情更加弥足珍贵的了。而在第三话的次回预告中,我们隐约能够得知下一话又是一个关于母亲与孩子的故事。

我们看到了“希望”作为了下一话的核心关键词,让我想到了《流浪地球》中的经典台词,“在这个时代,希望是如同钻石般珍贵的东西”。


末世题材作品的难度维系

从刚播出的三集来看,灵笼想表达的核心应该和以往的日漫末世主题都类似,例如《进击的巨人》的剧情,人类被围困在墙内,墙外的巨人来势汹汹,而内部又因为争斗不断消耗。

但是该类作品虽然在设定上往往能够先声夺人,但后继剧情的展开,才是最难的地方。

大量的设定需要用足够的篇幅来解释,而光靠主角个人的行动来推动剧情,势必有其局限性。所以我们在灵笼里其实看到了非常多个性鲜明的配角,他们在之后的故事中想来也会有各类出场机会,直白而言,如何通过他们来展开剧情细节并调动观众的情绪,又不会让观众有非常强烈的“工具人”作用感,这也会给之后剧情编排上带来挑战。

但一旦落入群像剧的“陷阱”,要在一季之内讲完所有的故事也同样有难度。《灵笼》与之前大家熟悉的TV动画不同,目前以双周更的形式播出。这自然有着艺画开天追求质量,为观众负责的初心,但理论上来讲,想要等到整个故事的完全展开,也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不光要寄希望于观众们在等待的过程中不失去新鲜感,也挑战着艺画开天在保证制作质量的前提下,如何在每一个时间节点埋下让观众期待后续的爆点。

打个比方,就如第三话的下集预告中提到的“希望”,在末世题材的作品中,“希望”往往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说得好听是“永恒”,如何在“绝望”的生存环境中,将那似乎非常飘渺的“希望”呈现给观众,而不被说成是“老生常谈”,想必会是《灵笼》之后故事的重点。

《流浪地球》告诉了观众中国人能够拍好科幻电影;
《哪吒之魔童降世》让人看到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未来;
《灵笼》则是中国动画在科幻剧集领域上的一种全新尝试。

尽管《灵笼》讨论的一些主题无论对于科幻还是末世题材而言都不算新鲜,但精良的作画和叙事的技巧还是令人对后续的展开充满期待,目前国产动画的受众总体而言还非常年轻,如果能将如此庞大世界观下的故事讲好,《灵笼》对于国产动画未来如何讲故事,会有着非凡的意义。

不管怎么说,《灵笼》的质量足以让很多观众抛弃中国原创动画质量的思想桎梏。


最后提一句,这次《灵笼》的主题曲《Incarnation》是由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张靓颖演唱,众所周知她的歌声非常具有感染力,这次颇具空灵感的声音与《灵笼》所传递出的精神内核匹配的简直是珠联璧合,非常契合观众对科幻主题曲的想象。

《灵笼》的故事还将继续,至少现在看来这次尝试还是获得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可,希望之后也能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

封面: 《灵笼》

© 尘民404 / Anitama

文章标签国产动画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