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在B站还不到5w粉的国产虚拟偶像企划,登上了日本《CGWORLD》封面

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战斗吧歌姬!》是什么?

PR|柯卡因2月20日 0时00分

“在书店买参考资料时,在《CGWORLD》(注.日本版)的封面上看到了清歌。
想要对全世界呼喊,这是我从出生开始就单推的妹子啊!
作为绅士的生涯,已是一片无悔。”

2019年2月9日,绝大部分的中国人都还在享受春节假期尾声余韵时,一个长居日本的粉丝在自己的Twitter上发出了这样一条消息。

因为制作了《开心消消乐》这款国民游戏而为人所知的乐元素公司,在2018年10月推出的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在这天登上了在全球CG艺术及技术领域都颇具权威的杂志日本《CGWORLD》的封面。

当时这个仅上线4个月的虚拟偶像企划的官方账号,在B站以每天近千人的平均增速,粉丝快速的逼近5万人。


01
听起来很厉害但一时无法理解是什么意思的
“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


“时刻回应爱”。

乐元素用这样一句比较甜美的slogan来诠释“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企划”这个乍一听很像互联网高新技术领域术语的产品定位。

用不那么浪漫的语言翻译过来就是:《战斗吧歌姬!》这个企划中的虚拟角色跟观众互动的水平和真人完全没有区别,而且动画的剧情怎么发展、新的原创单曲由哪个角色来唱,都由观众决定。

注:为此,《战斗吧歌姬!》独创了在微信小程序中应援的一套机制,观众过关注小程序,在里面看视频,发评论发同人,把视频推给好友这些行为都被看做是对歌姬的“应援”,被应援得较多的歌姬,就能享受到更好的资源,比如,有新歌可以唱,有新衣服可以穿等等。

当然,让这件事对观众变得有意义的关键,还是这个企划的小姐姐确实都很漂亮。

日本知名插画家操刀,颇为符合流行审美的人设造型,与高达90,000精度的3D模型在视觉上产生了极佳的化合作用,辅以实时还原超高细节的动捕技术,即使你看惯了日系顶级Vtuber的视频或直播,《战斗吧歌姬!》也会带给你极其惊艳的效果。

《CGWORLD》对这一点尤其赞誉有加,除了高水准的角色模型之外,场景、道具、建筑……,随着这些高水平的3D资产不断累积,企划的可能性也在随之拓展。

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3D资产的累积不但需要资金的投入,更需要时间。

《战斗吧歌姬!》显然仍处于积累阶段,过去四个月的直播里,歌姬们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衣服可换。

但截取第零季第一集,和第一季完结时现场演出同一个角色的模型对比可以看出,正如这个企划自己所承诺的那样,他们正在和粉丝一起“成长”。

(伊莎贝拉第零季第1集出场镜头)

(伊莎贝拉第一季第12集出场镜头)

(伊莎贝拉首次直播)

(伊莎贝拉最新直播)

这种在动画播出、企划运营的过程中,仍然持续不断的优化技术细节,扩充内容形式,力求不断呈现给观众即便微小,却也是新的惊喜的种种举措,让人感受到《战斗吧歌姬!》这个企划被投入的心血,和整个团队长线运营的觉悟。

这也就不难理解这个企划的粉丝那令人惊讶的超投入度和活跃度,毕竟他们是从每一条内容里,最直接的感受到这个虚拟偶像企划在不断“进化”的人。


02
一个开局地狱模式的励志故事


如今在虚拟偶像和Vtuber发源国日本备受认可的《战斗吧歌姬!》,最初在B站上线时,其实并没有收到什么好的评价。

毕竟一集只有短短10分钟(第一季更短,一集掐头去尾只有5分钟)的动画,又是在国内颇不吃香的3D画面,剧情本身也没什么代入感,一段念白之后地球就强行危险了,来自五个国家的练习生妹子在教官的带领下走了6分钟台步,第零季的第一集就光速ending了。

彼时弹幕一片吐槽,从声优喷到模型,从设定喷到台词,评分也是一路趋向7分往下,若不是后来随着MV、小程序、直播…等越来越多内容的公开,也随着动画的画面与内容不断进化而积累的大批真爱粉,纷纷给出真情五星,这个企划可能会错过更多的观众。

和一般通过游戏或动画在受众心中快速建立起印象和世界观的偶像企划,或是起初就通过YouTube视频投稿加直播来树立自己的人设和特质的Vtuber不同,《战斗吧歌姬!》几乎是同时展开了自己的动画、直播和音乐内容,甚至还和动画同步上线了企划专属的应援小程序。

一个全新的,默默无闻的,纯中文的虚拟偶像企划,这样多线的起手布局本身就已经非常冒险,更致命的是,《战斗吧歌姬!》作为一个偶像企划,极具“正统性”。

在这个僵尸偶像出道引领时代潮流,萌豚文化不断刷新三观,丧萌真的可以致死的世代,面对浮躁和挑剔程度在全球都首屈一指的中国观众,以“动人的歌舞抚慰人心,破除噩梦”这种可以上溯超时空要塞的正统设定来挑战,《战斗吧歌姬!》的开局确实可以用地狱模式来形容。

甚至连她们的音乐,歌词都是清一色的健康励志,青春洋溢得满出来了。

(《Pre-STAR》歌词)

(《Music Fighter》歌词)

在这片依靠花哨的开局,和剧情里暴走骚操作抢夺眼球的海面,《战斗吧歌姬!》默默的低头向深处潜去。

其堪称“黑科技”的动捕技术和画面呈现,在国产虚拟角色中一枝独秀,单从画面精度和实时互动的表现能力上来说,也能甩开仅依靠Live2D技术加持的各类日本Vtuber十几条街。

但观众并不能一眼就从动画画面中,鉴别出动捕和他们已经非常熟悉的MMD的区别;也很难一下子就理解,歌姬能够和动画中一样的清晰、流畅,且完全实时的进行直播,需要多么困难的筹备和操作。

《CGWORLD》里制作团队提到,“2018年1月,我们进行了技术彩排,结果惨不忍睹,甚至让人担忧该项目能否实施,但整个团队并没有气馁,开始集中进行高强度的开发和制作……Pipeline开发、录制动捕、制作动画等,各个团队团结一心,逐渐解决问题,克服困难。”

从“惨不忍睹”到“逐渐解决问题”之间,短短数十个字,不身处其中,很难想象制作团队要付出多少心血和努力。

Our achievements might not be well known, but our failures will surely be widely spread.

借苦艾酒之口流传于ACG世界的CIA座右铭,据说也是《战斗吧歌姬!》的运营团队经常挂在嘴边半自嘲半警醒的箴言。

尽管初上线时数据不甚理想,展开的过程中也时常浮现否定和质疑,这个企划的制作团队,仍然理所当然的在做着最困难的事情,只因为觉得“应该要这样的”。

他们认为观众理所当然应该看到超高精度的画面表现,体验流畅有趣的实时互动,听到异国的歌姬说自己出生地的母语,理所当然的应该在一期活动结束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看到自己选出的前三名歌姬拥有一首对应时节的新歌,还能穿着配套的表演服装在直播里进行现场演出。

(直播演唱《雪花语》)

《战斗吧歌姬!》就在各出奇招剑走偏锋的ACG圈子里,理所当然,甚至有些悄无声息的,做着这个领域最困难的事情。

做这个企划的粉丝,大概是很幸福的。

而从第零季上线的7.0边缘,到如今第零季8.2,第一季8.6的评分,也正是粉丝对这份幸福的回报吧。

“你对这个企划了解越多,就越觉得它值得一追”。

在《战斗吧歌姬!》的直播间贡献榜第三名的粉丝很认真的说。


03
国际团队制作国创虚拟偶像,
未成熟但十分有趣


通过《CGWORLD》的报道,会发现在《战斗吧歌姬!》这个企划诞生的过程中,有中国和日本的团队都以极高的参与度身处其中,而在《战斗吧歌姬!》在整体应援机制和直播内容中,也不难看出在“日本制造”的高水准3D效果之外,整个团队对中国本土娱乐环境的熟悉和洞察。

尤其是在整个《战斗吧歌姬!》企划中,决定歌姬人气的,至关重要的独创的小程序应援机制,非常明显是着眼于中国市场设计的。“微信应援+在线应援”不同于传统的偶像应援,用户只需要关注《战斗吧歌姬!》的小程序,利用小程序的机制在线“应援(观看视频、发布同人、分享视频连接给好友等)”就可以实现传统的偶像企划应援中买CD、填写调查表、寄送等等繁复的流程,用户不但可以通过实实在在的氪金支持自己喜爱的歌姬,也可以用绘制同人、制作各种趣味衍生视频,来为企划提高声量这些不需要付费的行为来提高自己支持的歌姬的人气,可以说是非常真实的“用爱发电”。

根据《CGWORLD》的介绍,《战斗吧歌姬!》的制作团队所采用的生产模式,在大量跨国合作的案例中,从强度和效率来看,也是相当高的,担任技术顾问的日本知名CG制作人,形容《战斗吧歌姬!》的制作团队时说道“通过本土化团队准确翻译剧本和CG专业知识,促使中日优秀的技术人员和创作人员进行轻松愉快的沟通,以解决诸多问题。迄今为止,我从未见过翻译水准如此之高的制作体制。工作人员在交流工具上发言后,翻译人员在几分钟内翻译完,推动双方顺利沟通,问题才得以迅速解决。”

而作为整个企划的最高负责人,HEAP的社长,同时也是乐元素集团副总裁的赖嘉满,将她旗下中日团队的合作称之为“特点各异的人们组成一个团队,相互影响,共同成长”,认为《战斗吧歌姬!》是“中国人强大的技术力和好奇心与探索的欲望,以及日本人对高完成度的执着”两者结合的成果。

这大概也是总部设立在北京,但在东京、京都都拥有一定规模分社的乐元素在人才运用上独有的优势。

显而易见,这样的合作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战斗吧歌姬!》在中国顺利展开,稳步成长,在日本也备受关注,早在这次登上《CGWORLD》之前,在《战斗吧歌姬!》企划PV公开之初,播放量快速暴涨,很快就突破了40w,相关介绍的推文甚至在Twitter上取得了当日排行第八名的热度,第一季播出期间,也一直有日本粉丝利用企划特有的应援机制,用高水准的同人创作支持着自己喜欢的歌姬,也有日本粉丝透过Apple Pay在直播间里为歌姬送上礼物。

对于早已熟悉Vtuber机制和玩法的日本用户来说,《战斗吧歌姬!》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体验,在这次《CGWORLD》的采访中,制作团队也提到了在日本正式展开运营的计划。


04
这漫长的虚拟光道


※ 该图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2018年12月26日,《战斗吧歌姬!》第一季动画落下帷幕,随之而来的是更加刺激,也更加残酷绚烂的五进三总选,被称为“应援者”的粉丝从官方小程序、B站和直播等多个途径的为自己喜爱的歌姬进行冲刺应援,而总选的结果也在2019年情人节公布。

第一季的前三名由中国籍歌姬李清歌、日本籍歌姬神宫司玉藻和英国籍歌姬罗兹·巴蕾特获得,剩下两名歌姬接下来的命运,如今正牵动所有粉丝的心。

除了两名歌姬的命运之外,粉丝同时在翘首期盼的,还有《战斗吧歌姬!》下一季的动画、演唱会,以及更多的日常视频和直播,一如往常的习性,观众并不会顾虑资金和时间,他们会贪婪的期待更好的内容,期待更快的频率,并期待接下来的内容有更大的进化。

算上偷跑直播,《战斗吧歌姬!》上线至今也不过五个月,IP本身也还远未成熟,虽然从应援机制到内容矩阵都已经初具规模,但整个企划距离成熟顺畅的运行,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现在就要讨论这个企划的成败,显然是太早了,作为诞生自中国,正要蹒跚着走向更远处的虚拟偶像企划,作为观众能给她最好的支持,除了关注,就是时间。

这条虚拟的光道很长,但很美。

封面: 《战斗吧歌姬!》

© 柯卡因 / Anitama

文章标签PR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