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要怎样才能结婚呢?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6月13日 21时00分

漫画家大塚志郎说,你带着自己的作品去出版社自荐的时候,编辑读你的漫画的感情,和你看自己没有兴趣的电影时的感情,完全一样。所以,如果你能遇到一部只用 5 分钟就让你感到“有意思!”的电影,就可以给创作带来很大的帮助。因此,他建议大家看看类似东京电视台的“午后的 Road Show”这样的电影节目。如果播出的电影没意思,也可以用来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没意思。

https://twitter.com/shiro_otsuka/status/1006518911389425664

放在中国的话,就是 CCTV-6 了吧。


轻小说作家悠戏发出了一个疑问:最近,用“开挂”这个词表达“超强”的意思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甚至有些人还用“开挂”来夸奖别人,这让他感到非常别扭。“开挂”原本指的是作弊行为,要说的话,应该是蔑称才对啊。

https://twitter.com/shkwyt/status/1006684923149934592


漫画家天乃咲哉分享了自己常有的经验:她遇到一个革命级的精彩故事,正在懊恼“要是我也能写出这么厉害的故事该多好”,却发现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大喜“既然是梦,那我就可以自己用这个创意了嘛!”。可是等她再睁开眼,却发现这个点子并没有梦里想象得那么有趣。

漫画家とだ勝之也有类似的经验:他做了个非常有趣的梦,害怕忘掉,就猛地起身在枕边的笔记本上写了下来,这才安心睡起了回笼觉。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笔记本上只写了“变身”两个字,自己就这样错过了一部名作。

https://twitter.com/katsudoren/status/1006671128432013313


轻小说作家 SOW 曾经问某位已婚作家:“轻小说作家要怎样才能结婚?”那位作家回答他:“你得在出道前就找到女朋友。”那天,他在回家的地铁里,流下了泪水。

插画家四季童子分享了自己的经验:重要的是结识其他作家之类对结婚不设条件的人。也要取决于对方的素养。

SOW 赞成说,经济安定虽然很重要,但如果自己觉得“如果双方立场不同,就没有在一起的意义”,就会给感情带来阴影。

四季认为,只要实现经济上的自立,在择偶中就有了更多选择权,可以优先考虑自己的喜好,而不是因为对方的经济条件来选择配偶。所以,能否自立是择偶中的首要条件。

SOW 听了,恍然大悟:很多人觉得,女性只要实现经济独立,就不需要男人了。但实际上,经济独立的女性并非如此,而是有了更加丰富的选择。

四季说,因为经济独立的人生活所需的东西都可以自己买到,所以就有了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选择对象的自由。

https://twitter.com/sow_LIBRA11/status/1006573970567487489


文学撰稿人、翻译家头木弘树认为凡事都是经验,所以曾经拜托熟识的出版社,让他体验了出版社销售的工作,去和分销商开会、上书店推销。结果,两边对他都非常冷漠,让他感到十分心累。

某家书店的店员连正眼都不瞧头木一眼,让他在屁股后面跟了一个小时,才总算允许他进来谈话。

负责书架的人说“你跟我说也没用,得跟地下负责采购的人说才行”。头木到了地下,采购又训斥他“上面的人不同意买,我怎么可能擅作主张!”头木在两边往返了 6 次。销售的工作,比他想象得还要难做。

分销商呢,是通过类似书籍的销售状况来判断进多少货。头木力争自己负责的书和分销商依据的书并不一样,可是对方根本不予理会。但是,也有一家小型的分销商愿意听他的话,并且大幅提高了购买的部数。有悲也有喜。

毕竟,当头木以作者的身份出现的时候,受到的待遇可完全不一样。这让他深刻地体会到,纯粹作为作者去书店,是完全理解不了销售的辛苦的。

还有书店的店员一挥手:“你看看这店里,哪有地方放你那书?”如果自己的作品被人这么说,头木就要哭出来了。

有了这次经历,头木再看到书店里摆满自己的作品、给他的作品容身之地,就比以前更为感动,想要握着销售和书店员的手,发自内心地表达自己的谢意。

头木的推文被传播开来,他害怕读者误解,就又做出了补充。

头木说,自己不是想抱怨分销商和书店态度恶劣,只是想强调出版社销售的辛苦。如果分销商和书店按照每一个销售的要求,一个劲地进书,就要破产了。这是没有办法的。特别是东京的书店,各家出版社的销售一个接一个地登门,根本不可能一个个温和有礼地接待、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当有书店同意进他的书时,头木的心底就会涌起对销售和店员的诚挚谢意。这才是他想要表达的核心。

顺带一提,头木这一次销售的,不是他自己的作品,而是出版社当时要出的另一本书。因为这家出版社规模也很小,所以更加辛苦。

当然,也有态度很好的书店,给头木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另外,头木事后得知,一家书店当时对他态度冷淡,也是因为那位资深店员想要用这种方法磨炼他这个新人销售。(而且根据头木对网友评论的回复,他当时根本没有事先和书店约好,就贸然上门推销了。)

还有书店员在这段时间里和他建立了友情,在离职之后,也几次来看望住院的头木。

总而言之,这是一段难得的经验。头木还曾经去过印刷厂和仓库工作,也请装订厂教了他许多东西,都是宝贵的体验。意想不到的是,让他学到最多、回忆最深的,是仓库。头木想要找机会也讲讲当时的事情。

https://twitter.com/kafka_kashiragi/status/1006706334144724992

封面: 《要是有个妹妹就好了》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轻小说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