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的原则

《火影忍者》官方《秘传》系列小说的翻译统筹六壁坂采访

People|录音笔2016年9月27日 6时05分

由集英社独家授权、凤凰天舟出版的《火影忍者》官方小说《鹿丸秘传》和《小樱秘传》的简体中文版现在已好评发售中,且《木叶秘传》和《我爱罗秘传》将在10月面市,在此Anitama有幸采访到了《秘传》系列小说的翻译统筹——六壁坂,谈谈《火影忍者》以及翻译的原则。


——首先请六壁坂给大家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六壁坂 大家好!我是六壁坂。这次非常巧,担任了《火影忍者》官方小说秘传系列的翻译统筹工作。6卷中,除了第1弹推出的《鹿丸秘传》和《小樱秘传》,还有最后登场的《晓秘传》之外,另外3卷《卡卡西秘传》《木叶秘传》《我爱罗秘传》都是由我全文翻译。其他做了校对和监修工作。

关于我本人,大家可能从社交网络上了解我更多一点。我现在是全职的图书、漫画翻译,也涉及到一些本地化工作。另一个身份是JOJOHOT热情汉化组的成员,在组里做过挺多年的翻译,比较早了解我的同学说不定还看过我汉化的《BAKUMAN》等作品。当然现在汉化的只有JOJO的第8部《JOJOLION》了。

图书翻译方面,我做过一些杂志,翻译过一系列模型制作类丛书、手办图鉴、还有推理小说等等,感兴趣的各位有空可以去找一找www

——您从事翻译这行有多少年了?

六壁坂 第一次出实体书大概是2010年,汉化可能更早一年。这么一算也得有6年啦。

——本次的主题是围绕《火影忍者》官方小说秘传系列,那么先谈下《火影忍者》相关的话题吧。还记得最早是怎么结识《火影忍者》的吗?想必您也有看《火影忍者》的原作漫画吧?

六壁坂 《火影忍者》是很早以前就接触的了。但在同龄人当中,我属于接触得比较晚的了。当时国内全方面的火影热潮,是现在许多霸权作品都无法比拟的。走进一家网吧,真的可以发现各种年龄层的用户都在看火影,堪称奇观。我还记得那时初中,是在看了杂志赠品光盘中的后期情节才回去补的。刚好是自来也教授鸣人螺旋丸的地方,查阅资料之后精确推算出是2004年暑假。回到学校之后,刚好同学那里有单行本,就一口气追完了全部连载(当时至君麻吕战),实在是非常畅快!

而后的几年里,刚好是网络追漫兴起的时期,JUMP系的热门漫画我都有追看,于是几乎是在漫画与动画的交叉体验中进入这部作品的。进入大学之后,并没有刻意地追看,但是每隔一阵子都会把漫画补到最新情节。直到前阵子原作完结,回头一想好长的一段时间啊,十几年了呢!

中间也有一段时间不停地追动画,但是动画太过漫长,还是更关注原作。CC2公司推出的一系列电视主机游戏非常好玩,中间也曾经有过先玩到了游戏后补完原作的情况。毕竟《火影忍者》已经成为了一个全方面多媒介的作品,对比改编和原作非常有趣。

——《火影忍者》这部作品中,您最喜欢的角色和篇章是?

六壁坂 对于一部篇章众多的作品来说,这实在是难以取舍的问题呀。
最喜欢的角色应该是自来也。自来也在雨隐村篇中死去的时候,真的是伤心极了。

最喜欢的篇章应该是“木叶崩坏篇”(原作13卷~16卷)。我知道很多人都特别喜欢中忍考试篇,但是我觉得站在中忍考试篇的高度上,能给故事带来接二连三的戏剧冲突,又有大气磅礴的感觉,木叶崩坏篇真的段数很高。对于我爱罗、大蛇丸等角色的刻画也是精彩至极。并且这也是推出“晓”组织的引子,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了完结。反过来讲,在20卷之前就走上如此的高度,我觉得也让岸本老师在后面的创作中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后续的故事中场面宏大,但很少有这种小巧而五脏俱全的篇章体验。

——是什么样的契机接到火影小说翻译的?

六壁坂 年初,凤凰天舟的编辑与我讨论其他作品时,提到了正在与集英社洽谈火影小说引进的事。于是就一拍即合。接着,经过一段与日方磨合的时间,终于开始了翻译。

——您觉得《秘传》系列小说的魅力在哪?

六壁坂 《秘传》系列小说的主题围绕着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之后,不同的人物面对自己所扮演角色性质转变时,内心的挣扎、迷茫和心态变化。

大多数角色从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场回到生活、工作中来;卡卡西从普通上忍走向火影的位置;而更加有鸣人和雏田这种早早就结婚的。有更多新的身份等着长大的角色们去适应。我想起岸本老师在对剧场版《THE LAST》的访谈中说过,他不擅长儿女情长的描写,所以这部分就交给动画STAFF来补足。同样地,小说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很多都是原作中不会触及的角度,或者说连岸本老师在繁忙创作中都未能详述的内容。况且从原作完结到剧场版《博人传》的这段空白的时间里,各位主要角色又有了怎样的成长与经历,从事什么?成就了什么?大概是这系列小说最大的魅力。

——《秘传》系列小说和漫画相比从感官上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

六壁坂 《秘传》系列小说最有意思的地方,大概就是秉承了日本文学“私小说”的特质,很大篇幅都是从主角的第一人称出发来描写的。这样的结果是有大量的心理描写。这样能很清晰地看到角色的心态转变,是不同于漫画分镜语言的地方。

——关于《秘传》系列小说的作者中比如《鹿丸秘传》的作者矢野隆和《小樱秘传》的作者大崎知仁,在国内也算小有名气,您有接触过吗?

六壁坂 《小樱秘传》的作者大崎知仁我以前没有接触过,但是从校对的过程中看得出文风比较细腻。而矢野隆我确实是在偶然的机会下接触过的,前几年育碧的《刺客信条4黑旗》宣传期间曾经推出过日漫版本,我曾经做过全篇章的汉化,当时担任日漫版本编剧的就是矢野隆,非常巧。

——您之前也翻过不少引进的小说,和其他小说相比,火影秘传小说的不同点在于?

六壁坂 最大的不同恐怕是战斗场景和相关描写倍增吧。我翻译过的小说大多没有少年漫画这样激烈的打斗,所以战斗情节的激增让我觉得很新鲜,尤其是遣词造句上,用了好多过去不会用的词汇和语句,更不用提这还是激烈的忍术战斗了。虽然读起来轻快,翻译起来却算不上轻快,比较考验人对场景的想象力。

——《秘传》系列小说的翻译一共用了多长的时间呢?

六壁坂 每本大概花费半个月的时间。

——一般翻译作品的时候,最头疼的就是一些原创名词,而且用的是片假名,譬如人名、道具、地点、招式等,很容易造成翻译的不统一。关于这点,在翻译之前官方是否有给个统一的列表呢?在遇到什么资料都没给又没看过原作的情况下,这些是如何解决的?

六壁坂 人名和招式名的大部分由集英社提供了标准的译名表。比如说大家比较熟悉的“佐井”也按照集英社的要求统一翻译为大陆的标准译名“祭”。

一般来说没有资料辅助的话,我会查阅各种百科和资料,挑选最约定俗成的译名。

——您现在是全职翻译,平常貌似也玩点游戏看看动画影视剧吧,这些时间是如何分配的呢?

六壁坂 说实话,翻译的工作对我看片玩游戏影响实在是挺大的。首先是占据了我不少的时间,不再能像学生时代那样随心所欲地去看各种作品。有的时候手头做什么作品,就不得不去看相关的作品。纯粹留给我自己的也就是上厕所和跑步机上的时间了!所以我的卫生间里时常放着一本和工作毫不相干的书,然后跑步时间刚好能补一集动画。然后每周定时追看几部剧就很好了。

大部分人的工作都与文艺作品无关,而我则是每天的信息量过剩,我觉得能有更多的时间去看风景才更好(笑)。

——我想Anitama的读者里应该也有向往翻译这方面的工作的朋友,关于这方面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

六壁坂 耐心、毅力等等的漂亮话我就不说啦。其实什么工作都需要这些品质。

光就翻译而言,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变成体力活。所以调节好身心的状态是非常重要的,我也只能说是在摸索中了。另外翻译和其他工作不一样的地方在于——90%的时间都是很孤独的,面对自己的时间比面对其他人更多,所以你得是一个善于、乐于和自己相处的人。然后最最重要的还是得喜欢吧。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说话的语序本身就和我们不同,在动画、漫画、小说、影视剧中更会因为一些情绪,有时会特意将主语放在最后表示强调,这点在翻译的时候是怎么处理的呢?

六壁坂 很难举出具体的例子呢,不过这样的情况下,大部分还是能够维持说话人的语序的。日语作为黏着语,其实语句里的要素与助词黏着之后,可以任意地变换位置而不改变语义。而汉语的句型非常强调主谓关系,不论如何语义都可能有所损失,我们翻译的工作就是尽量灵活地减少这些损失啦。

——最后想请教下您翻译的原则是什么呢?

六壁坂 我翻译的原则还是比较朴素的。就是准确地表达出原文的含义,不添油加醋,尽量用最符合汉语的表述。要是大家都能注意流畅的文章,把我也忘记就最好了。当然这也是我所要努力达成的目标啦。另外就是不随便用流行语,遇到熟悉的词也得好好查字典斟酌。多查字典多翻资料总是没错的。

——非常感谢六壁坂在百忙之中接受本次的采访。

封面: 凤凰天舟出版的《鹿丸秘传》《小樱秘传》简体中文版封面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火影忍者访谈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