樋口真嗣的童真与成熟,冈田麿里的残酷和温柔

樋口真嗣×冈田麿里谈《Hisone 与 Masotan》

Broadcast|怠心客2018年8月2日 6时30分

以总监督樋口真嗣为首,集结了一批顶级创作者的原创动画《Hisone 和 Masotan》已经完结,《Febri》杂志采访了总监督樋口真嗣和系列构成冈田麿里两位核心人物,请他们讲述自己怎样构架起这部崭新的工作动画的骨骼。

当两人决定要一起做一部动画的时候,樋口总监督对冈田说的是“想做自卫队题材的《花开伊吕波》那样的片子”。冈田听了,认为他想做的可能是女孩子们在自卫队里因为工作而遇到种种挫折的清爽的故事,如果是这样的故事,她自己也想写写看。

于是,冈田回到家里,开始着手构思“自卫队题材”的作品。可就在这时,樋口总监督又给她出了一道难题:“虽然要做的是自卫队,但是基地自古就养了一条龙,这龙还不能抛头露面,怕暴露身份,所以要让它变装成战斗机。你听着可能觉得像机甲,但不是机甲,就是一条玩 cosplay 的龙。”

此时此刻,冈田已经按着“自卫队的工作动画”这个命题,写完一个构成草稿了。樋口总监督却突然又抛出一个“cosplay 龙”的新命题,而且这个新命题和剧情的基础还关系密切。冈田忍不住叫苦:“你能不能早说,不要拖到现在啊!”

樋口总监督为自己辩解说,他一开始就有龙玩 cosplay 这个想法,只是面对冈田却说不出口。樋口总监督认为,冈田给人的印象,就是依托角色间的冲突构筑剧情的人。难得冈田邀请自己一起做动画,如果自己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她觉得“这人有毛病吧,跟我一起做片子,却想让我写机甲?”,可怎么办啊?所以樋口总监督犹豫再三,才总算鼓起勇气提出了这个要求。

冈田也认为,“cosplay 龙”这个主意虽然非常难写,却一定会很有趣。接下来,他们又提出了“龙用性格选择女孩子”的想法。乘坐龙的少女,在某种含义上就是饲养员,她认为少女也会对此感到纠结。

那么,什么样的性格会被龙选中呢?樋口总监督想要的,是有怪癖的问题儿。“白色恋人”的设定,就这样诞生了。故事的主人公们有某种全员共通的缺陷,而龙的存在可以填补这种缺陷。龙也需要她们的这种缺陷。

接下来,就要决定每一个角色各自的缺陷了。

一开始,樋口总监督提出,把主角们全都设定成说谎狂。但是这么写的话,故事就会变得拖泥带水,清爽不起来了。于是,冈田提出:不如反其道而行,把主人公设定成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怎么样?正因为她诚实,所以才会让人觉得烦、给人添乱。

樋口总监督称,桧曾根的这一设定是冈田的发明。他非常喜欢这样的主人公,特别是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这一点。冈田交上来的脚本,每一集都会出乎他的意料。不会说话的桧曾根戳穿周围人的谎言,而周围的人又会因为真相被揭开而困扰。因为人们都是在用谎言彼此磨合中生存的。

之所以要把主人公设定成自卫队员,是因为樋口总监督既然要和冈田合作,就想要做工作动画。而且,到了他这个年纪,比起学生,还是社会人更能引发共鸣。与其去讲什么学习啦友情啦的,他更想要描写应该怎样对待上面给自己的工作、自己对社会而言有什么意义之类的主题。

冈田也曾经前往自卫队基地取材。基地里有很多的年轻女性,可她并不觉得这些人和从事其他职业的女孩子是不同的存在。但是,那些一直想要成为自卫官努力过来的人,对自己的生存方式的态度和别人确实不同,她想要在动画里反映这一点。

另外,基地里既有如动画中绘琉那样的人,也有桧曾根那样的人。不是所有人都怀着同样的志向动机进入了自卫队。


《Hisone 和 Masotan》里登场的龙,外表非常可爱。但实际上,河森正治最初画的设计图里,龙的造型相当写实。

樋口总监督自己也并非有意把龙往萌里做。他只是想要把龙的外形做得会让片中的自卫队员心生疑问:“为什么我们非得按照自卫队的职务规定保护、养育这东西不可?”所以,他想要的龙,既不同于人们说起龙会想到的令人敬畏的模样,又要和战斗机和运输机之类的结实的东西截然相反。其他主创人员都想要把龙往帅气里做,而樋口总监督就把他们拉回来。就这样,最后,片里的龙就变得那么可爱了。

冈田说,间租谭的眼睛颜色是平涂上去的,和 Hello Kitty 啦米菲兔啦之类的一样,是那种“不知道它在想什么”的可爱。如果你想解读那双眼睛里的感情,既可以感到恐怖,也可以产生怜爱。她也参加了设计方面的会议,认为,樋口总监督想要的,或许就是让龙们的外表和观众的想象力相重合,让观众有解读其感情的空间。所以,她在脚本里也融入了这一点。

在《Hisone 和 Masotan》里,D 驾驶员们和龙的心理距离不同,对龙的看法也会不一样。绘琉和诺玛就是一个例子:当她对龙封闭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会觉得龙的行为像是有意折磨她一样;但是一旦敞开心扉,就会理解那是龙的温柔。龙对 D 驾驶员的意义随其心态而改变,这也符合龙和 D 驾驶员的关系:龙会选择因为有自己在而改变的女孩子,女孩子则会因为有龙在而完整。

和可爱的人物形象不同,片中出现的自卫队机械等看起来似乎非常写实。不过,樋口总监督说,他也没有追求真实的机械设计。不论是背景还是战斗机,他都有意识地想要简略化,又是减少线条数量,又是去掉阴影,下了不少工夫。如果在片中显得真实了,那是因为作画注重真实的形状。比如说,只要遮住角色的脸,再看人物的全身图,就会知道,服装的皱褶非常地写实。这一省力和真实的平衡点,是动画人设伊藤嘉之的主意,非常精巧。

在设计动画人物形象的时候,伊藤非常苦恼的一个问题,是要怎么设计头身比。伊藤说:“因为角色穿的是自卫队的服装,所以服装画得不正确会有问题吧。”但是如果画得太真实了,头就会显得小;青木俊直的人物原案,头画小了,就会显得失衡……最终,他找到了现在的无限接近于搞笑的巧妙平衡点。

而人物动起来时仍然能维持写实和漫画式的平衡,要归功于监督小林宽。他在追求现实主义的同时,又能全力实现搞笑,角色的表情的崩坏程度恰到好处。第 4 集莉莉子走出房间的时候,用的是《天才傻鹏》中雷雷雷的跑法,完全出乎樋口总监督的意料。

冈田也说,在录音的时候,画面上小林的分镜里的搞笑表情常常正中她的笑点,让她忍不住在播控间笑喷:没想到她写出来的这句台词,会是用这样的表情说出来的。

在开会的时候,青木俊直会根据其他人的意见,画出各种各样的表情,冈田非常佩服青木能当场画出那么多图,经常在会议上大呼小叫“好厉害!”。而小林监督虽然在会议中不动声色,但是回过头就把青木画的这些表情画进了分镜里。小林监督能在会议中及时把握住青木那么多的画作,并且在巧妙的时机运用到作品里,这种感性也令冈田赞叹不已。

前面说到录音,《Hisone 和 Masotan》采用的不是后期录音,而是前期录音。声优们不用顾忌画面的动作和口型,能够发挥出自己最大限度的演技。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不断做出超越制作人员想象的表演,让作品的能量不断增强。

冈田在录音现场感受到,声优们使出了自己的最大马力。她认为,分镜的画面也有功劳。青木画出的表情和搞笑脸隐藏着一种令人怀念的氛围,不是现在的动画常用的表情。所以声优们也不会被“这种表情会这么说话”的管理拉后腿,这也帮助了他们更加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樋口总监督则指出了采用前期录音的另一个理由,就是 TV 动画的制作日程。如果使用后期录音,在录音完成之后,就算想要配合声优的演技修改画面,也没有时间了。他不希望因为这种原因浪费优秀的演技。樋口总监督认为,在 TV 动画的日程里,不让声优经过画面表演,而是直接在声音的阶段演出,再把他们的演技做成动画,才是最有效率的制度。

而樋口总监督自己,在动画制作中负责起了“最初”和“最后”的工序。“最初”指的是把脚本替换成声音的工作,他只负责了指挥声优演技的间隔和情绪。而“最后”的部分指的则是选曲,他没有委托专门的选曲人员,而是自己决定该在哪个场景使用哪首乐曲,具体到把音乐贴进画面这一步,都是亲力亲为。

樋口总监督说,TV 动画插入音乐的手法需要变化和心思。如果是剧场版,可以在一整部作品里做出缓急;但是 TV 动画每播一集,能用的乐曲资产就会减少。如果让观众察觉到“这首曲子,之前第○集也用过”,那就完了。

冈田说,不仅仅是音乐,樋口总监督很少会重复相同的梗,不喜欢做出“定番”。就连小标题和每集中间过场这种细节,都要反复修改,不肯妥协。

樋口总监督却觉得自己有做出“这群人要配这首乐曲”这样的“定番”。不过,他的“定番”,与其说是配给“人”的,更多地是配给了“场面的氛围”。

被问起特别喜欢的场景时,樋口总监督的回答是第 9 集,桧曾根发觉自己喜欢小此木、混乱暴走一幕。这一幕在脚本的阶段就已经非常有趣了,以至于他坐在电车里读着,忍不住一个人露出怪笑,差点被人当成可疑分子。而小林监督的分镜让桧曾根的举动更加可笑,声优久野美咲的演技更进一步升华了这一幕,让他觉得音乐也不能输。

冈田说,桧曾根懂得恋爱的那一瞬间,非常难以描写。桧曾根的特性,是说起什么话来都一本正经,台词总是很长,所以很难控制她的台词里感情的缓急。她觉得,如果在这一幕也让她说一长串台词,那可能说着说着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了。所以要让这一特性崩坏,就只能让她变成人类机关车,除了“呀——”之外说不出别的来。负责这一集脚本的爱徒和场明子也非常努力。


樋口真嗣和冈田麿里这对新鲜的组合,给《Hisone 和 Masotan》赋予了独特的魅力。樋口总监督说,冈田给了他许多的帮助。冈田的脚本看似残酷,其实非常温柔。她的残酷,是要把什么东西成形时的那种锋锐、冷酷,“可是现实就是这样啊”的写实主义。但是,正因为她写出了这样的残酷,到了“主人公们最后会做什么”这个阶段,才会体现出她的“温柔”。樋口总监督说,如果他一个人来做这部作品,登场人物的命运或许会更加残酷,变成得不到拯救的剧情。

冈田说,樋口总监督坚定地认为“为了营造连续剧的节奏缓急,我要这样背叛观众的预料”。他虽然自称“如果我这么拍会吓跑观众,所以做到半中央我就开始怕了”,可是嘴上说着怕,手下却一点都不留情。这种积极敢闯的态度,令冈田非常敬佩。领头羊的态度不同,他们这些底下做事的人的干劲也会完全不一样。如果带头的人向樋口总监督这么积极,那制作团队也会使出自己的全力。

樋口总监督说,他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所以比起让他一个人思考,还是和大家一起讨论更好。虽然有些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却被大家无视;但是也有些时候,大家会接住他的球,用 100 倍的力量打回来。这种瞬间,他就会感受到和别人合作的意义。

冈田感到,樋口总监督不仅能够容纳各种不同要素的共存,而且还主动追求这种共存。比起紧咬着自己想看的画面不放,他更多地是俯瞰一切,像点描一样加入有魅力的要素。而由于他做判断时的感性敏锐,就算塞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要素,也不会让人觉得散乱。

樋口总监督在给冈田“出题”的时候也是如此,一方面给了她很高的自由度,让她可以从任何角度来解题;另一方面,这些主题又都很强力,应对起来很有乐趣。说得奇怪一点,她觉得樋口真嗣作为总监督,是一个“大人”。

同时,冈田眼里的樋口总监督,还是一个“能当小孩子的大人”,他会说着“我还是个孩子,就只管撒开腿往前冲了,虽然已经是个老汉了”,迈出强有力的步伐。她说,樋口真嗣是一个难得的总监督。

冈田这一通夸奖,令樋口总监督感到浑身不自在。冈田平时对他都非常不留情面,可是如今写完了脚本,就换了一副态度。偏偏这番话听起来又像是出自真心。就像是一直对老师没好话的不良学生,到了毕业的时候却来给老师送花感谢师恩,让他忍不住眼泪。


接受采访时,《Hisone 和 Masotan》尚未完结。对于作品的结局,樋口总监督说,结局的关键就在于怎样让观众接受。大家看动画都想要得到幸福,所以他一边思考“什么才是幸福”,一边想着把结局做得让观众看起来更加舒适、幸福。因为冈田的脚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的任务就是怎样把作品做到最好,不留遗憾。希望观众能够见证这个故事会怎样完结。

冈田说,关于故事的高潮,樋口总监督突然给她出了一道强劲的难题,所以是这部作品里她犹豫得最多的一个地方。但是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这一难关已经克服了。她认为,这做成了一部值得爱的作品,一部让人想要坦率地喜爱的作品,也希望大家能够享受《Hisone 和 Masotan》。


参考资料:Febri VOL.49

封面: 《Hisone 与 Masotan》

© 怠心客 / Anitama

相关讨论HISONE和MASOTAN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