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果真准备投身藤田门下,并立志为“少年漫画”抛洒热血了么

藤田和日郎杂谈系列(一)

Broadcast|izumi2018年10月23日 6时10分

试问,想在著名漫画家藤田和日郎老师门下谋一个助手的差事,须具备何种资质?

异常健谈的藤田老师准会给你讲上一大通有的没的,而我们这位面试官大人一上来会再三强调的,准是他门下工作室的“首要室训”——“禁止无言”。

这一条例、对于那些不善言辞、只知终日闷头作画的内向孩子来讲,无异于当头棒喝。为缓解四目相对的尴尬气氛,循循善诱的藤田老师会一面亲切地劝君饮口茶、压压惊,一面展开如下“诱导询问”。

“因为想对你的情况做一下了解,就请从喜欢的事物谈起吧,电影、音乐、漫画作品,啥都可以,尽管畅所欲言。”

假如你以为,列举一二放之四海而皆准、无关痛痒的“解题模板”,便可例行应付了事,那接下来的一连串盘问、定会让你领教“没有标准答案的开卷考才是最要人命”的真谛。

“你爱看《终结者》呀,我也喜欢。但像《终结者》《回到未来》这类万人迷式的电影,很难讲出特色,而我更想进一步打听一个人与众不同的独特爱好。不用担心,问这些并非是我别有用意的试探。”

“对电影研究不深、羞于启齿?嗨、没事,我这就纯粹闲聊,千万别太当回事。”

“噢,原来你控SF呀,那首推哪部?”

“《剪刀手爱德华》?嗯……怎么说呢,我总感觉蒂姆·伯顿监督执导的影片类型不太好归结为SF呢。难不成,你是对他片子里那种难以名状的悲情遗恨欲罢不能么?噢~,原来你好这一口呀……,嗯、嗯,我明白,你是因为这会儿太紧张了,才会一时词不达意。”

藤田和日郎老师 in 京都精华大学。

接着、藤田老师还会拉家常式地继续各种探听,也会对面试者明说,此刻他所落座的位子、原先是这边某位助手的座位,由于那人前不久刚取得了《少年Sunday》的连载,这才赶着招人顶替他的空缺。

稍感适应的面试者,此刻差不多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抽空环顾四下,于是、藤田老师又会瞅准时机,对年轻人详细阐释自家工作室为何会定下“禁止缄默无言”的缘由。

据藤田老师介绍,墙上张贴着的“禁止无言”的醒目海报,乃是工作室铁打不动的规矩。至于另外一些“今年的抱负”“要拿下连载!”之类,则是其他助手自说自话贴的玩意儿,权当娱乐。不过、老师手下的助手们还真就在不知不觉间接二连三地出道、独立了,也算壮志得酬、梦想成真了吧。

总而言之,藤田老师又一次强调,“唯有‘禁止无言’是本门铁律”,但凡有志投奔于其门下的年轻人,首日上工前,老师都会负责亲自面授个中原委、利害。

其实、之所以出此规定,主要目的是为了,即便老师自个儿保持沉默,也要让身边这群助手营造出人声鼎沸的喧闹氛围。

是的,诸位没有眼花,藤田工作室须“时刻保持喧哗”!

全体助手成员凡目力所及,耳畔闻声,均需立即做出反应。比方,瞅见藤田老师或是前辈助手在那里捣鼓某个物件,就得赶紧兴致勃勃地问“这是啥呀?”,总之得没话找话,且此条强制执行。

作为一名从上门投稿一路行走过来的长辈,藤田老师深谙新人们在初期恨不得把节省下的每分每秒都沉浸到自身构建的漫画世界中去,将尽可能多的精力用于漫画创作。

对此,藤田老师想把话说在前头,他打心底里希望,来自己这边的助手们有朝一日能扬眉吐气,成为靠连载过活的职业漫画家。只不过,人心隔肚皮,当下一刻,他还不能对眼前初来乍到的新面孔给予信任。这就好比,即便被编辑数度驳回、还能愈战愈勇,硬着头皮一次又一次拿着漫画分镜登门的投稿人,才能最终换来编辑的认可,逐步迈向职业之路。只要是年轻作者用心绘就的分镜,藤田老师承诺,会不厌其烦、来多少看多少,并给出自己中肯的见解与建议。

但话说回来,毕竟助手在工作室这边的主要任务还是打工,所以,藤田老师还是想让他们先集中精力做好分内事。活干得漂亮,就等同于逗老师开心,若做不到这点,还是趁早换东家为妙。

这话不免让人听着有些瘆得慌,但请放心,老师并不是要求一名新手上来就把漫画画到完美。相反,刚上来新人的画功再怎样叫人“惨不忍睹”,藤田老师也不会为此大发雷霆。当然,他还是希望助手们能极其认真的绘图,但画画这档子事,说白了就是熟能生巧。

那假使是没有任何助手经验的“小白”一只,落实到具体实操,到底该从何做起呢?嗯,最重要的打地基项目还得从“画线”做起。新来的助手,头一桩活计就是用蘸水笔尖画直线,如集中线。

顺带说一下,藤田老师漫画作品的背景、原则上原稿的勾线要求徒手绘制,关于这点、新人需事先在头脑中打好预防针。除去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兵器外,即使是借助尺规打好的底稿,最后一关仍需用手描。

并且,藤田老师要求助手在画线时动作舒缓,理由是,线条若画得太过“仓促”,就留存不住足够的“情思”,而老师自己画漫画,讲求一笔一划力透纸背的“情绪”。试想老师这头蓄势发力、满含“情意”的人物线条,如果搭配助手这边“轻描淡写”的背景,便会显得格外突兀,从而失掉画面应有的和谐美感。因此,下笔画背景时必须从容不迫。而慢慢运笔、就不能靠尺子。

当然,藤田老师很清楚,这只是他一家的门规,别家有别家的做法。例如,村枝贤一就从恩师吉田聪老师那里传承到快速作画的奥义。据说吉田老师主张,“早画早了,早些结束了手头的事情,以便省下时间考虑下一格分镜,因此,出手越快越好!”于是乎,村枝本人及其门徒个个“眼疾手快”。但那终归是别家的风景,与藤田工作室无关。

在这里,别太介意最开始画技如何烂。打比方绘制战场背景,就按部就班地好好画。那些宏伟高大的建筑物,就算画力不济,画不出雄壮的气势来,也要设法用笔触、引导读者产生“这幢大楼确实超有气势”的错觉。

在《魔偶马戏团》单行本36卷中,登场的自动人偶赌徒琼斯。

目前担任藤田老师这边助手头目的“鲍勃(据称是老师为在‘后记漫画’出镜时给助手们起的代号 ,因为这样才带劲嘛)”,刚进到工作室那会儿,老师交代他画《魔偶马戏团》里,一个名为赌徒琼斯的自动人偶,向上抛出的一枚硬币。结果、这位老兄除了紧张还是紧张,磨叽了整整一天才给画完交差。刚来的助手都免不了要过这一关,但渐渐也就适应了。

因为是周刊连载的漫画,日程吃紧,藤田老师通常并不太让助手退回重画,即便心中感觉效果“差强人意”,一般也顶多委婉地让助手朝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做出调整改动。不过,此种判断并非完全基于作图本身正确与否,而全凭藤田老师个人癖好。比方说,老师很不喜类似红薯形状的头粗尾尖的拟态语,就会让助手重改成更为飘逸清爽的字体。

正常情况下,藤田老师绝不会因为画技优劣对助手发脾气,但若是被老师知道有人胆敢无视“室规”、一个人在那边埋头苦干,那就等着沐浴老师“满腔怒火”的洗礼吧。且一次“火山”喷发后,老师得花上1~2小时平复消气,方才有心情再次动笔,如此一来,花钱雇来的“哑巴”助手等于是给帮倒忙的。

漫画家也是千人千样的。据老师形容,自己在正式誊稿时,整个人处于内部极度高压的状态,随时想要高叫出声,随刻预备掀桌暴走。然而,只要听到助手们其乐融融地在一旁叽喳闲扯,胸中的负面情绪便可在顷刻间消失殆尽。

职业漫画家藤田,忍受着每周截稿期催命符般无法摆脱的魔咒与重压,倘若在工作室又听不到助手们的欢声笑语,面对一片死气沉沉的景象,便会令其瞬间情绪失控。因此老师坦言,花银子雇人、图的就是个热闹喜气!当然,离开了助手们的协助、老师无从独自搞定周刊连载的工作也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藤田老师绝不想与看不顺眼的家伙共处一室、作践自己。当初连载《潮与虎》时,就是仅靠藤田老师自己,还有片山ユキヲ(曾用名片山浩之)、镜佳人,3人撑起的市面,所以,老师始终认定“连自己在内、三名主力便能摆平周刊连载”。因而,说难听点,3人以外预存的“新鲜血液”也就是备日后不时之需,现阶段是可有可无的“备胎”,要是看下来,此人对今后连载无所裨益,便会果断弃用。

此处,老师应景地附上“藤田工作室的生存攻略”。

漫画家押切莲介老师在自己漫画中展现的藤田老师发怒的形象。

假设一名新人助手边打招呼边走进工作室,恰巧看见老师正在写字台对面摆弄着手中的人偶。这时,正确的操作手法是,应当立即主动上前询问“这是啥?您这是在干嘛?”。重点是,看到老师有任何动作,都要摆出一副兴意盎然的模样。与其他“室友”相处也是同理,有人“装傻”,就得有人负责吐槽,旨在活跃职场气氛。

肯定有人心里纳闷,这般强人所难地让人开口说话,究竟对提高漫画技能有何裨益?藤田老师的观点是,通过愉快的人际交流,能够从交谈对象口中打探到各类有用情报,而这对维系漫画家生活有益无害。这话起先兴许会让人听着摸不着头脑,但往后、会逐渐领悟到其中的深意。

事实上,在担任老师助手期间严格遵循“室规”,之后成功单飞的例证,就有安西信行、井上和郎、福田宏、雷句诚等一批叫得响名号的漫画家。

藤田老师教导徒弟的信条是,只要规规矩矩照章执行“禁止无言”,他就会将自己掌握的漫画技艺倾囊相授。老师将其看作是对无条件奉行超麻烦的强制室规、外加每周拼命帮着画背景,且在业余时间坚持构思漫画分镜的助手们的诚意回报。对老师而言,这些听话懂事的弟子们才是世间最“可爱”的人类。藤田老师承认,是自己逼迫助手们干消耗口水的艰辛“勾当”,但事关其创作生涯能否得以维系,也顾不得许多。从这层意义上讲,藤田工作室的确有些“独树一帜”,在这里,相比画画,“讲话”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据老师回顾,迄今为止入室弟子中,生来不擅言谈者确有其人。但老师一视同仁,要求他们也要做到“有话必应”,以及在团队活动中确保人际交往顺畅进行的待人接物的基本训练。坚持一段时间以后,大家也就自然而然习以为常了。据此现象,藤田老师推翻了自己从前对“社交能力是与生俱来的禀赋”的认识,得出,该种能力是可通过反复修习操练获得的后天技能。但那些坚称“不行且不愿”的家伙,终究是药石难医、回天乏术的。丑话说在前头,此法对那样的人只会造成精神负担。

但有一点敬请新人助手放宽心,藤田工作室,绝对不存在对他人恶意攻击的不良分子。本工作室对有人身攻击癖好的家伙采取零容忍态度,一律劝退。所以,现阶段在此工作的,尽是些踏实上进、性情淳良的好孩子。

《潮与虎》。

因为在开始《潮与虎》周刊连载前,藤田老师从当时的担当编辑武者老师那边听闻到不少有关“糟糕助手”的劣迹,其中就有干完活、也不肯吭一声汇报进度的家伙,听得老师唯恐自己背运抽中下下签。

并且,经过多年观察实践,藤田老师推导出“重视维护人际交往的家伙有望成为漫画家”结论。不过,老师想先从几件自己与助手相处的失败例证说起。

他所雇佣的某位助手,工作能力没话讲,日常闲聊也能积极参与,然而,有天、那人突然给藤田老师发了通传真,说自己决定辞职不干了,末了、还扔下一句,“《魔偶马戏团》你是窃取了我的点子吧”。老师看后心下暗想,自己怎么可能做出剽窃之事。当然、刚才所说的“盗窃创意”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且很久之后,那位助手还专程为此向藤田老师致了歉。

除此之外,更有甚者、还有玩突然甩手跑人的。有一日、藤田老师刚到家喘上口气,却意外地接到、本该在这个点补眠的助手主管的电话,说是有人在工作室留了张纸条,请他赶紧回去处理下。老师心急忙慌到场后,就见纸条上赫然写着“无法适应此处环境,请辞”。藤田老师曾事前言明,辞呈需提前2~3月提交,以便工作的后续交接,却还是遭遇到了令他欲哭无泪的一幕。

上述种种惨痛教训,使藤田老师痛定思痛,决心在助手录用时严选把关,以防患于未然。

藤田老师依旧强烈建议,新人助手尽量与大家多交流,因为他笃信,凡精于此道之人、日后有望出人头地。说到底,人与人、编辑与作家间的良性互动是作品立身的平台与基础。一个胸怀大志年轻人,要是能做到为人谦和诚恳、行事有理有节,定会被贵人伯乐相中,争取到职场事业方面的宝贵资源与扶持助力。如反其道而行之,差不多是在自绝前程。

性格厚道之人,时常检讨反省自身不足,并从中寻得答案。一样是培养新人,藤田老师自是愿花精力去扶植那些人品正直的好苗子入行画少年漫画。老师器重那些能为人生目标不惜一切、拼命努力的年轻人,凡能践行者,便视之为“可造之材”。

还有一点需要澄清,在藤田工作室里,老师会百无禁忌地谈天说地。而杂志等媒体上刊载的相关访谈,则是老师将平日所思所想经过梳理、提炼后公之于众的“台面”内容,但私下里、老师从不讲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刚进门的小伙伴、也许会被老师语出惊人的偏激言论、以及张口闭口的三字经惊吓到,那也只能说抱歉了,因为一聊到漫画的事情、老师真的无暇顾及太多、才会口不择言。

漫画家岛本和彦老师笔下,以藤田老师为原型的角色形象。

藤田老师又一次声明,自己真心盼望大伙能早日出道成器,因而,有时为了让追随自己的后生晚辈少走弯路,老师会有意严格限制他们的选择范围。而这、正是当年尚名不见经传的藤田在初代责编武者老师那里曾经受的试炼,如今又将此法推广在后人身上。

简而言之,就是“只准画真正令人感动的分镜,不痛不痒的东西,拿来老师也不看”。当初武者老师的这句话,对一度陷入迷茫的藤田而言,犹如醍醐灌顶,使其茅塞顿开。何为“感动”,一言以蔽之就是“打动人心”,这是编剧的精髓所在。藤田老师规定,所有上门投稿的新人必须贯彻该项方针。老师称之为,“新人须攻克的万里征途第一关”。

老师并不否认“条条大路通罗马”,而他不过说出了自己所信奉的“正解”罢了。当人觉得,这法子挺不错、那法子也不赖,反倒更加无所适从。而武者老师为藤田指明的“华山一条路”,可谓提纲挈领、一语中的,一扫困扰藤田多时的心头阴霾。从此,他明确了自己未来的奋斗方向。可是,之前迷茫徘徊的日子,却白白浪费掉大把的时光。鉴于职业漫画家之路漫长修远,因此,尽早确立前行的路径总没啥坏处。

按照武者老师限定好的范围,年轻的藤田和日郎凭着一股子执念韧劲,再三再四、再五再六地坚持上门投稿……前后整整画掉的漫画分镜、有18册笔记本之多,才终于让他盼来了望眼欲穿的《潮与虎》的连载。自此,藤田终于可以挺直腰板以“漫画家”的身份自居,并籍此开启了其20余载的职业生涯。不仅限于藤田老师本人,所有从藤田工作室“毕业”、现已转正为职业漫画家的历届助手们、无一不是承袭武者老师的教诲,苦熬出头。藤田老师表示,他只会教这招不投机取巧、培育新人的“笨办法”,坊间所谓的外挂练级的高招,他不屑了解。在他眼中,那些旁门左道的伎俩,“既不潇洒有趣、也不管用”,相比之下,自家的正派功夫、才是适合少年漫画修炼的至高法门。至于其它门类漫画的练功秘法,藤田老师不得而知,有求之人、需另寻高明。

老师指出,“专注漫画修行之人”,需征服各式各样的多座“高峰”。诸如“解谜推理”“彻底反转”“历经千难万险终成正果”等类型的“山峰”。但那也只是大致浏览各座高山的“概况”,对于创作经验的累积是无济于事的。“绝知此事要躬行”,无论哪一行的技术诀窍,都要当事人切身实践后方能为己所用,最终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专业人士。而上文反复提及的“打动人心”这座山,正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藤田老师会毫不犹豫地命令所有的新人助手由此起步,但假若新人并非由衷认同这种方法,则会永远处于“这山望着那山高”的游移不定之中。东张西望、眼高手低,总奢望发现一条能逃避脚踏实地辛苦攀登的捷径,到头来,只练就了一副做事拈轻怕重、还爱装什么都懂的“评论家”嘴脸。那些声称自己是何等“见多识广”的家伙,其实根本一窍不通。像这种连一类漫画分支的单篇稿件都没好好画完过,就胆敢当着藤田或武者老师面大言不惭的家伙,肯定会被两位老师踢飞上天。用脚指头想都明白,这种人稍微遇到点硬仗,铁定会头一个当逃兵。

正因为眼下有太多年轻人,忽视了作为一名合格从业人员理应熟练掌握的绘画基本功,所以,藤田老师才会采取强硬军事化特训手段,好让新人用自己的身体去直观体验、铭刻于心。对于老师提出的每项吩咐,新人都应边在脑海里分析咀嚼、边一一照做。正所谓“光说不练假把式”,一切脚踏实地的勤学苦练,终有一天会内化为可供自由支配的人生财富。但要是对老师布置的功课置若罔闻,就好比从不做肌肉锻炼的人、扬言要当职业运动员那般可笑,简直痴人说梦。

但假如初出茅庐的新手能靠一己之力爬完一整座山的话,之后如法炮制,登上其它峰顶不过是时间问题。世间的各类技巧看似多种多样,可一旦花心思钻研通达其中一门手艺,其余诸般也就一通百通了。但也需在遵循事物发展先后顺序的前提下入手,才可事半功倍,而藤田老师传授的套路,属于先难后易的“王道”进阶法,修完最为考验意志力的第一层之后,接下来举一反三,可按各人喜好随性推进。

不过,藤田老师这套心法,旨在点化那些真心想以少年漫画家为业的有缘人,并不普渡众生。而且,即便现成的好方法摆在眼跟前,多数人也很难迅速抓准要领。藤田老师总感觉这件事像是在教人“翻转上单杠”。若碰上悟性过人、孺子可教者,无需赘言,保管秒会。但换成身体协调性差些的孩子,任凭教练再在一旁扯着嗓子喊“注意肚脐紧贴单杠”“腿使劲往上踢”,对方就算心里一清二楚,可就是怎么也翻不上去。藤田老师评价自己同样属于资质愚钝、冥顽不灵之人,光晓得一遍又一遍提交分镜、被打回后、重新画了再厚着脸皮上门……在漫长黑夜中摸爬滚打了许久才得见天日,所以,对那些“总感不得其门而入”的人来讲,自己的体悟还是颇具参考价值的。

但藤田老师重申,自己归纳的这套方法对新人至多是“有用的情报”,“屡战屡败、越挫越勇、不断精进”的练习过程绝对不可省略。新人们要想藤田师傅早日满意点头,只有多画、多上交。

藤田和日郎老师创作场景。

当然,有人会说,给周刊连载漫画做助手、忙都忙死了,哪还有闲工夫画自己的漫画。其实不然,以藤田工作室为例,助手们的出勤时间为4天~4天半,剩下的时间留着画分镜还是够用的。并且,一个人在家吊儿郎当地画,有时一个故事的分镜就能拖拖拉拉耗去个把月。但在老师这边,因为有紧迫感,反而能更加抓紧时间完成。

画技提高也不必太担心,藤田工作室的助手会被分配到各种不同的“作业”,保证妥妥地把人炼成“全能型选手”,新人尽可以放心。藤田老师可不允许新人们用“给他做助手”作为自己成不了漫画家的挡箭牌,他最好大家能从工作室顺利毕业、自立门户,多多益善!

藤田门下的助手,如果想让老师帮着看分镜,既可以在规定上工以外的日子专程上门,亦可以利用干活间隙提交给老师。工作室一般每天下午4、5点开工,然后、助手们会在次日早上7、8点回家。事先预约一下,选在午后1、2点,提前来工作室接受老师的指导还是可行的,很多前辈助手都是这样从藤田工作室出师的。

又有人会讲,这些日后成名成家的前辈,主要是因为本身天赋过人,所以才获得了成功。非也!至少从藤田工作室混出名堂的漫画家们,没一个是所谓的天才类型。大家都是想方设法将身上仅有的一点点小才华发挥到极致,才闯出一条血路。

电视、杂志等媒体动辄便爱聚焦、报道那些个性十足的天才漫画家。不可否认,天才们耀眼抢镜,极富话题价值。对于市面上那类、通篇充斥着华丽繁复至极的精美插画,仿佛时刻在敲击着人们“不练到那份上、就少惦记着成为漫画家”的图书,藤田老师本人是望而却步的。那些、几乎就是用来提醒普通人类敬而远之的读物。那些书籍里罗列的人际沟通法,往往与藤田工作室的室训大相径庭,像是,“别听编辑瞎掰”“不与助手同处一室”“沉默是金”云云。此等言论,由畅销作家之口娓娓道来,总显得句句掷地有声,这或许便是天才独有的感召力吧。

藤田老师所敬重的业界前辈们,也常常面不改色地对外宣扬,“漫画家这个行当、主要是靠才能混饭吃”。每每听得藤田冷汗涔涔、脊背发僵,还会忍不住在心中战战兢兢地反驳,“请诸位大师明鉴,在下实乃一介庸才,全仰仗武者老师悉心调教栽培,才略有今日之小成。所以说,研习正确恰当的漫画家养成法,才智平庸者照样有望为娱乐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藤田和日郎老师 in AnimeJapan 2018。

老师无意推行天才漫画家的“独门秘籍”,太过逆天的炫技,对芸芸凡众毫无借鉴价值可言。例如,当小畑健老师被问及“您喜爱哪种类型的插画?”时,老师略加沉吟后来了句“大概是藤子不二雄老师吧”。据藤田老师推测,小畑老师的答话应该不是刻意隐瞒打趣,很可能出自真心。

再有,诸星大二郎老师在回答“长久以来您是否一直在阅读大量的民俗学作品?”的提问时,答道,“确实读过克苏鲁神话,但其余最近都没咋看呢”,乍听之下,就像是在逗各位玩吧。事实是,绝不是哪本特殊的民俗学宝典,给予了诸星老师天启。而天才们似乎也当凡夫俗子们全跟自己是同一思考回路。然而,神技绝难效仿,凡人只能走勤能补拙的路子。在老师看来,大半的作家都属于后者。

据藤田老师爆料,早年、自己与同期的皆川亮二、高树宙最初在《Sunday》 集中连载《轰天高校生》时,由于读者们并不买账,致使凑在小学馆地下室吃饭的三人,经常为此长吁短叹。就连皆川、高树二位老师也没能逃过无人问津的时代。此外,长年活跃于漫画创作第一线的村枝贤一老师,椎名高志老师,在守得云开见月明之前,也是苦苦支撑了无数个日夜。新人、切莫妄想着天上会掉馅饼。

藤田老师这些年,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打拼成今时今日的局面。所以,心得体会之类、他有资格发言,肚子里也有干货存着,只不过,“己所不能、勿传于人”,他可不会故弄玄虚。

包括藤田老师本人在内,很多有志此道的新人,刚开始都是误打误撞“乱画”一气。创作出《虫奉行》的福田宏老师,当初在老师这边帮忙时,因编辑嫌他的分镜画得太过无趣,实在令人不忍直视,便让他把画分镜这码事先放一放,在此之前,先提交用文字归纳好的故事大纲。就算有着不堪回首的“黑历史”,也全然不妨碍人家现在成为炙手可热的漫画家。

入行的新人,大抵都是被当值编辑虐上好多遍后,才千辛万苦换回单次完结的登载机会。然后、在发表了数个单集故事以后,才有资格动笔画短篇。最后的最后终于有人对你讲,“要不,咱连载个长篇试试?”。

这中间,通关晋级速度的快慢虽因人而异,但“每位玩家”需要挑战的关卡并无二致。打通“勇者斗恶龙系列”的赢家们,还不是都得解开相同的谜题嘛。成长为漫画家,也有绕不开的必由之路。当然,有些个例也会因这样那样的原因,或遭逢“泥潭深陷”的窘境,或走上“曲线救国”的道路。通关的打法不一而足。

片山ユキヲ老师,其创作作品有《吟味花之诵》等。

片山ユキヲ老师就曾在藤田工作室创下过“最长用时”纪录。奇怪的是,眼看着比自己晚来的安西信行、雷句诚等后辈一个接一个崭露头角,却从未见片山流露过一星半点嫉贤妒能的小肚鸡肠。非但如此,“常驻”工作室的片山依旧受到毕业师弟们的信赖与推崇。对工作,片山向来一丝不苟,对伙伴,片山也是关怀备至,对梦想,片山更是从不言放弃,一次又一次拿分镜请藤田老师过目……

有了徒弟片山这样活生生的例子,才让藤田老师更有底气坚信,“宅心仁厚”的助手必是块漫画家的好材料。

啰啰嗦嗦扯了一堆,藤田老师无非是让打算投他门下的新人没事勤练笔头,另外,嘴皮子也别闲着。


参考资料:
  • 《读者莫读(笑)》(日文书名《読者ハ読ムナ(笑)》)

封面: 《魔偶马戏团》

© izumi / Anitama

藤田和日郎杂谈系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