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师的特别之处

宫地昌幸监督专访(三)

Interview|酱牛腱2016年5月8日 8时30分

——上期中您最后提到转数字的话题,在吉卜力最早导入数码作业的作品正是《邻居家的山田君》,不知吉卜力对原画以外的数码转换是怎样的看法?

宫地 吉卜力的情况是这样的,数字化越是深入,他们越是要刻意留下手绘的痕迹。对他们而言,数字化绝不是用来求轻松的手段,越数字化,层数反而越来越多,工作量越来越大。而且其实吉卜力只有在背景动画和贴图等有限的场合下才会使用电脑辅助。那些常用的3DCG手法,诸如摄影机在空间中自由移动,主观视角到处乱飞,这类3D所带来的最大变化,他们反而主动不去使用。因为吉卜力是面向儿童的动画,需要防止小朋友看得眼花头晕。

——也就是要重视手绘的“模拟感”。

宫地 是的。吉卜力在电脑的使用上基本只涉及贴图以及复制粘贴这些最基础的功能。而且吉卜力喜欢反其道而行之,成天思考怎么用电脑重现有纸的手绘效果,结果弄得反而比直接手绘更加费事。所以单从CG的使用方式来说的话,反而是IG和GAINAX这几家公司的画面上更加“CG”一些,喜欢看CG效果的观众不如去看这几家。

——原来如此。说来有消息称宫崎监督现在正在制作3DCG动画,不知是有怎样的考虑?

宫地 这个我倒是真不知道,或许在《起风了》完成后,他某种程度上对手绘感受到了满足。

——有没有可能是健康方面很难再坚持手绘了?

宫地 有可能。哪怕是年轻人也没有多少一天闷头画12小时的,而宫崎监督年龄都冲着80岁去了。加之他的作品都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他和整个团队所承受的工作压力是很大的。

——原来如此。说回“模拟感”的话题。听说吉卜力数字化后线画用扫描仪扫,但是背景却有意用数码相机隔空拍摄而非扫描。

宫地 我从宫崎监督和摄影监督奥井敦那里所了解到的是,他们希望把中间的空气也拍进去。单单扫描的话,这画就变成纯数据了。然而如果用数码相机拍下画在绘画用纸上的背景画,拍摄距离中的空气也会被摄入照片之中,这空气会成为所谓的“杂质”和“空气感”,也就是他们所追求的效果。所以吉卜力的背景不在数位屏上画,而是特意画在绘画用纸上然后拍摄,要的就是手制效果。另外奥井先生还说过一点,过去用胶片上映电影时,胶片是依靠两侧的小洞来卷动的,所以透过转起来的胶片所映出的画面本身会有微微的颤动。但是转成数字胶片后,这颤动自然也就消失了。于是吉卜力有意加入随机扰动来再现胶片的颤抖效果。因为没有颤动的话,静止画场面看着就是完全定死的,很不真实。

——所以就加类似于同描的效果。

宫地 奥井先生弄的不叫同描。不过在《起风了》里面倒是不存在静止画,所有静止镜头全都用了同描抖动。我觉得有可能就是根据奥井先生的这种思考模式所发展而来的演出手法。角色完全没有静止的瞬间。

——这种做法的理由也是因为希望再现当年的感觉么。

宫地 不过吧,《起风了》之前的吉卜力作品中,实际上也没有出现过这种静止场面全搞同描抖动的做法。我觉得这是基于这样一种理念:手制所带来的错误、破绽、痕迹等等这些要素,本身就能够使得表现手法本身显得更为丰富。就好像某个人有缺点,但这缺点反而使得他更有魅力有味道,和这是一样的。所以有时有人觉得,想做好作品的时候要把剧情给整理得干净点,不好的地方都去掉,错误和问题越少越好。其实,有些时候绕点弯路反而会使得作品更为丰富多彩。特别是吉卜力的作品,已经到了这种匠人的境界了。

——确实3D动画的话,如果不主动加点抖动,看起来真就和冻结了一样。

宫地 没错,所以吉卜力会专门给画面加随机扰动。从这个意义上讲,摄影监督的奥井先生和宫崎监督的喜好挺一致的。

——说来采访君想追问一点,《起风了》的同描是原画指示动画做的么?还是原画实际上已经自己做了好几层?

宫地 应该是原画给指示,动画做同描抖动。我第一次去看《起风了》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当时的违和感非常有趣,也觉得搞这种手法实在是太辛苦了。

——非常感谢。说来您在《千与千寻的神隐》中担任监督助手,监督助手是怎样的职位?

宫地 简单说就是宫崎监督的技术方面的支持,然后就是陪聊(笑)。然而这陪聊也不容易,需要高难度的技术。宫崎监督毕竟是工作室的老大,我要帮他做“拎包”的工作。其次宫崎监督是位灵感先行的艺术家,我还得替他做翻译,把他的意思翻译后转达给新加入的,还不熟悉宫崎监督做事方式的制作人员。剩下的就是我要和宫崎监督进行对话,试图在对话中刺激出他的灵感,这部分所占工作比重很大。而所谓的技术方面的支持,就是宫崎监督一气呵成做出来的东西可能还有点粗,我来帮他细化整理。之后我离开吉卜力,担任TV动画的演出时,我才发现这吉卜力监督助手完全就是外面的演出好不好。于是外面的演出工作我也毫无问题就适应下来了。

——宫地监督您自己不怎么画原画,但是您之前提过您画过漫画。而您的分镜绘制水准也很高,您实际画技是怎样一个层面?

宫地 我进吉卜力的时候是有画画考试的,我通过了,所以说我基本上算是会画画的。但是,我没有受过专业动画师的教育。我觉得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哪怕看样学样画了原画,也不应该说自己“会画”。实际上,我做了那么多年TV动画,画力还不如我的原画那真是一批一批的,成天都能遇到。结果还是需要我自己帮着修,或者索性重画。然而我这不是不想重画嘛,为了避免我自己画原画,我甚至采取了主动和原画高手交朋友然后把他们请来画我的片的战略(笑)。而这也是因为我遇到了二木真希子这样的动画师,遇到了吉卜力的真正的职业动画师们。和她们比起来,我的画技只不过是半瓶水而已,所以我自己非常忌讳自称自己画了原画。

而有些时候,我会看到一些演出或是监督很得意地自吹自擂:“我重画了好多原画”,我觉得这挺不体面的。他们可能觉得自己很努力,多干活儿了,希望别人来夸夸他们,但是我觉得这本来就属于演出和监督的工作范畴,不存在所谓份外的工作。哪怕重画了,这也是对作品负有责任的监督与演出所必要的工作,没有什么值得对外吹嘘的。我所知道的真正强大的动画师,无论是安藤雅司还是吉田健一,他们所表明的立场和我正相反:“我是动画师,我绝不做演出,绝不做监督”。他们觉得真正的优秀动画师,应该是能够持续给优秀监督良性刺激的动画师。

而如果和高畑勋监督共事过,这样的想法就会更为强烈。高畑监督基本不会用画画来说明他的要求,只用嘴说。比如“我觉得还有那种可能性,你看如何”,或是“你再想想,这角色会有这样的演技吗?”高畑监督基本只会使用语言上的提示和问题来刺激动画师。而和他相对的就是宫崎监督这样的类型,“怎么?你画不出来?OK你看着,我自己来画”。所以说这两人的对照真的是非常有趣。而我自己虽然会画点画,但我有一种强烈的意识,就是尽量不画。当然了,原画不画,分镜还是需要画的,结果上来说我的画力确实在逐渐增长。

——说来中国常有这样一种误解,单幅画得好的人就能画漫画就能画动画。比如说美少女游戏的细节度很高,有些人觉得把这种画给动起来就能变成好动画。您能否给我们讲解一下动画师和插画师的区别所在?

宫地 现在挺多年轻人有志于成为动画师。我有时会去动画专业学校担任一日讲师,经常遇到这样的年轻人。老实说我觉得挺奇怪的,动画业界居然有成为年轻人所向往的业界这一天。动画业界真的是又累又脏又穷(笑),一无是处好不好。去年因为有了《白箱》这部动画,造成经常有年轻人问我:“我想成为动画师,我应该怎么做?”这时候我会先反问他:“有那么多画画的工作,漫画家、插画师、动画师。你为什么选择动画师?”但这个问题问出去后,我基本没有听到过靠谱的回答。

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最合适的回答应该是“我喜欢把画动起来”。因为如果你只是想画漂亮的画的话,那肯定是插画师更适合,而且只用画单幅。动画师首先需要是那种喜欢让画动起来的人,而另一个重点就是,动画师需要学会享受集体创作的乐趣。讲个极端点的例子,我进到动画业界,老听动画师们说的一句话就是:“不喜欢自己的画被别人修的人,不适合当动画师。”如果你只是想要自己的画被别人夸的话,那肯定是当独自创作的插画师和漫画家更加适合。而且哪怕是漫画家,也会遭到漫画编辑的诸多干涉,没事就和编辑战个痛。如果真要想完全不受干涉地画画,只想被人夸的话,那索性光往博客上一传就得了。

——或者同人活动。

宫地 是啊。而且现在同人活动也能挣钱,那不如去搞同人。结果这样的年轻人误入动画业界,年纪轻轻就遭遇许多难以接受的失败,最终挫折的人我见得太多了。不少人一开始觉得,我明明画这么好还被修,隔壁桌子明明画的不咋地你咋不去修他?然后过了一阵子,觉得自己水平提高了,然而依然被修,心里的不痛快就越积越多。说到底,有这种强烈的认同欲的人终究是不适合做动画的。动画的精髓还是在于动作的夸张与丰富。从这个意义上说,动画师与漫画家插画师是完全不同的。

(未完待续)

封面: 吉卜力长年使用且已开源的动画软件Opentoonz

© 酱牛腱 / Anitama

文章标签宫地昌幸访谈
动画监督宫地昌幸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