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光之美少女》第42-43话杂谈

光之美少女杂谈×东映动画史拾遗(二)

Fun|梦熊个人专栏2018年12月11日 6时10分

【本周的光之美少女杂谈】本周是白版,下周是黑版。

第二回 《拥抱!光之美少女》第42-43话杂谈


有缘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改换新标题后,这边依然承接之前的白版,进行目前播出中的《拥抱!光之美少女》的杂谈。本期在杂谈之后,还附有煌言老师的《东映动画史拾遗》短篇一则。

《拥抱》这一年中已经有过数次“系列史无前例”的创举,而过去的两话在这一名单上又新添了两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42话中播出后铺天盖地的新闻:“首个男性光之美少女诞生”。

在此之前,我们可能首先要重新复习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光之美少女”这一目前国内官方翻译,与原文“Precure”实际的本意相去甚远——“Precure”是“pretty”(美丽)与“cure”(治愈)合成的造语,早年有字幕组将其译作“美丽祭师”,可能更接近原意。如今大家已经习惯“光之美少女”这个说法,但深究起来,虽然不能说与原文一个字的关系也没有,有也只能说有一个“美”字搭上边了。也就是说,虽然“美丽”、“治愈”这样的字眼会给人更偏向女孩喜好的印象,但这个名词本身并没有明确的性别指向。

所以,虽然“男性光之美少女”这个短语一眼看去让人有些错乱,这也只是文字带来的直觉而已。大家关注的重点也并不是“男性变成了美少女”,而是男性拥有了“光之美少女”身份。

虽说如此,目前为止近15年的历史中,除了从玩偶小熊毛芙伦变身而成的Cure Mofurun可以说“无性别”之外,无论是在正片中认证的正牌光之美少女,还是在剧场版或其他特殊情节中出场的编外人士,的确清一色都是女性。在这浩浩荡荡的娘子军团面前,这位万众瞩目的男性光之美少女是谁呢?

正是曾鼓励惠美瑠“女孩子也可以当英雄”,也是那个“男孩子也能当公主”事件的主角,若宫安理。


在这紧锣密鼓的收官阶段,安理能分到一话个人回,着实让人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倒也却在情理之中。安理虽不是主角团的成员,但作为一大常驻人物,一直以来都为主角们提供着重要的补充视角,将本作所说“多样性”之“多样”扩展到了一个真正相当广泛的程度。各位主角虽然也已经十分多样了,但她们所能触及的也仅到“女孩子也能当英雄”“机器人(女)也能当光之美少女”为止,对于本作“能做到任何事、能成为任何人”的标语而言,却好像还只是冰山一角。而以身跨越在两性、光暗、希望与绝望之间的安利,则为这个标语凑上了一块关键的拼图。

而在这样一部作品里,如果还有人因为“是男孩子”这种理由不能变成Q娃,就会显得有些讽刺了。

乍一看“男生变光之美少女”的事实非常震撼,但实际上这并非凭空打一个惊雷,甚至换一个角度看,是一件平常而顺理成章的事情。

综合剧情来看,先前安理曾拒绝过黑暗明日公司的邀请,但隐患并没有消失。到了42话,脚伤旧疾终于让他的花样滑冰运动难以为继,最终他决定以他和誉都将参加的世界青少年大奖赛作为自己的谢幕演出,“以若宫安理的身份走到最后”。

(42话OP)

42话从OP开始就做了特别的改动:在反派轮流亮相的一组画面里,安理赫然位列其中。开场后情节再度急转直下。安理在前往赛场的路上横遭车祸,重伤入院,不仅无法参加这场被他视作谢幕的比赛,今后的人生恐怕也将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此刻面对再次出现的利斯托尔,少年终于陷入绝望之中。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在小花等人的加油鼓励下,安理回想起本心,醒悟让他人绝望哭泣绝非自己想要成为的自己,借由光之美少女们奇迹的力量完成了仅此一次的变身:代表“无限”可能性的Cure Infini。在这段不会留在现场观众记忆里的时光中,最后一次在冰上起舞。

此情此景,他得到了怎样的一个奇迹,是否自称光之美少女,似乎显得无关紧要了。实际上,片中的人物虽然惊讶于这个奇迹的变身,但却无人对性别有所纠结。从人物刻画的脉络上看,42话中发生这样的事件,也是比较自然的结果。在初登场的第8话中,安理就曾开过“想当光之美少女”的玩笑,但当时他随即否定,认为自己“不适合为他人努力”。随着故事不断展开,安理有过舍身掩护过惠美瑠和露露的举动,也曾对陷入困境的其他人提供过帮助,直到本话中他意识最令自己喜悦的是用表演给观众带去笑容——其实他早已一直在为他人而努力了。最大的阻碍不是性别,而是他自认为自己“不适合”,解开这一心结,变身也水到渠成。
或者可以说,此处最大的目的,并不是要打破什么“障碍”。至少在这个片场的世界里,障碍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有男光之美少女诞生了”的消息在舆论掀起轩然大波之时,主创们一如既往保持着淡定。42话播出后的次日12月3日,《朝日新闻》上也报道了这条新闻。报道中内藤制片人表示,变身是安理引发的仅此一次的奇迹,像这样的例子之前系列中也有过,他们并没有认为只有这次才是特别的;这一事件是本作主题“未来无限大”的体现。至于安理是否能算作真正的光之美少女,就任观众自由想象了。

如内藤先生所说,虽然男性变身为光之美少女可能是系列第一次,但类似的奇迹,例如随队妖精得到力量临时变身、重要配角(不限男女)变身改变装束为主角们助拳等事例,在系列中不胜枚举。就在去年的《光之美少女 食尚甜心》中,Cure Parfait的双胞胎弟弟、一度作为反派与主角们敌对的皮卡利奥最后也曾变身成新的形态为主角们提供帮助,他也以这一姿态出现在了不久之前的37话“全明星”中。同时,也存在以搞笑的方式提到的“男光之美少女”。《Smile光之美少女!》中甚至为搞笑桥段中出现的“Cure Gorilla”也煞有介事地制作了一个变身画面。这个“Cure Gorilla”甚至还作为彩蛋也出现在了《拥抱》42话中。

(《Smile光之美少女!》第17话)

(《拥抱》第42话,注意右下角)

动画及特摄研究家、明治大学特任教授冰川龙介在报道中对本作的努力也给予肯定,认为在当下时代对性别平等的重要性存有疑问之际,作品注意到这个问题,并通过自然的形式传达了“男性也可以是光之美少女”的信息,对于让孩子们从小认识到社会多样性也具有重要意义。

但大众对此也并非全都是赞扬之声。有些观众仍然不能接受男性自称光之美少女并变身战斗,并担心今后这样的男角色越来越多;也有网友质疑冰川教授所言的“多样性”的意义,提出女性战士乃至各个种族的战士在超级战队系列等作品中早已有之,为何只对男光之美少女一事如此关注;甚至有人认为,作为主要面向幼女的动画,如此明确地表露出关于性别平等乃至LGBT等方面的内容,有沦为大人们“政治正确的工具”之嫌。

由于本作对社会问题表现的关注,一直以来都有类似的声音。先前主创们曾在访谈中多次强调,本作并无意针砭时弊,只是由于幕后制作的大人们也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一分子、潜移默化受到了社会风潮的影响,在他们的作品中就也将他们的所想表现了出来;关于作品对小朋友的教育意义,他们也留意不给予任何说教性的指导去指示何为正确,只是为小朋友提供一个线索参考,归根结底,本作还是属于小朋友的动画。

作为一部商业作品,确有许多不能为之事。考虑到作品的主要目标群体仍是学龄前的小女孩,作品仍要以关注小女孩的喜好为主,一些观众担心的“今后大规模出现变装男性”的情况并不太可能发生。加上系列每一年主题、制作组都会有所改变,可能由于不同年份主创的理念和喜好不同,即使开了这个先例,也无法判断下一位男性光之美少女何时才会出现。

《拥抱》42话所做的,并不是改变整个世界,可能也没有怎么改变这个系列。这一话仅是把“因为你是男孩子所以不能当光之美少女”这句话,就和“因为是女孩子所以不能当英雄”一样从世间抹去了。在观看了节目的成千上万的孩子中,或许有的那些不属于“主要目标群体”的、偷偷看电视的小男孩,他们的世界可能就此变得更加广阔;而另外一些还没有被烙上多少世间成见的孩子,或许在他们长大后,心灵也能变得更加宽容。

不过,主创们虽表达了“无意针砭时弊”、“无意教导孩子何者为正确”的立场,大概依旧无法安抚持有反对意见的人——在作品涉及到这些问题的时点,恐怕就已经无法回避这样的声音。但是,制作组的大人们或许会认为,只要怀着勇气去挑战过,就无怨无悔。


第43话,正是这样一个“鼓起勇气”的故事。

前一周42话的大新闻余热未消,43话的故事相比之下好像就没什么惊世骇俗的了。不过43话其实也小小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43话的标题「輝く星の恋心。ほまれのスタート。」(闪耀的星之恋心。誉的起点。)中一连出现了两个句号。熟悉系列的老观众可能知道,光之美少女动画的标题中通常都是感叹号、问号等感情强烈的标点,在标题中出现句号,在系列中还是首次。不仅如此,这种句号的用法,在朝日电视台周日早八点半这个档期的34年历史中也不曾有过。

关于誉对哈利的恋情,在以前的剧情中已经从多方面预示了悲剧。本话两个大张旗鼓的句号,似乎更是从标题就表明了结果。这一话中,誉在大赛前仍因对哈利的心意而心神不宁,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最终在比赛前鼓起勇气向哈利告白。告白自然失败了。但誉在小花等好友们的应援下擦干泪水,将痛苦也化为心灵的力量,完成了四周跳的挑战。

本话情节并不复杂,但为了充分烘托少女的恋心起伏,文戏花费了大量篇幅笔墨,刻画了围绕着誉的恋情周围的人们的态度、当事人誉和哈利的表现,营造出忧伤却又温暖的氛围。负责本话分镜的佐藤顺一监督,直陈要画女子中学生告白实在是挺羞耻的,不过他还是努力尝试了一番。关于誉告白的场景,佐藤监督希望能把眼泪画得美一些,在分镜中也对处理方法做了指示,最后也出色地表现出来了。

https://twitter.com/satojumichi/status/1071860733573353474

鼓起勇气告白,可告白的对象却心有所属,这一辛酸的场景令不少观众联想起了佐藤监督早年的作品《魔法使Tai!》OVA第5卷中七香告白的情景。佐藤监督对于大家能认出这个场景感到又高兴又不好意思,实际他在画分镜时也一直想着《魔法使Tai!》中的那个情景。

(《魔法使Tai!》OVA第5卷中富七香的告白)

《拥抱》43话这一场中,平时感情相对比较内敛的誉有一场时间不短的哭戏,为了让这段戏达到最好的效果,声优小仓唯在哭泣的演技上也尝试了许多次。加上演出、作画以及其他制作staff多方的努力,在誉最后的个人总结回里,为她打造了心酸而又晶莹剔透的舞台。伴随着角色歌《もう一度、あの空の先へ》(再一次向那片天空),初登场时因身心创伤一度离开冰场的少女,再一次成为了天空中闪耀的一颗星——坪田文也正是听着这首角色歌完成了这一话的脚本。

https://twitter.com/tsubofumi/status/1071570214645456898

从惠美瑠和露露即将分别的故事,到安理天降横祸,再到誉的失恋,观众们或许已经发现,在这一系列总结个人回中,每个人的故事都不圆满。黑暗明日公司的社长认为,希望之后就将紧随着绝望,所以要保持美好的生活仅有让时间停止一途。但如今各自面对悲伤的各位主角们,最终都没有认为应该停止时间,即使悲伤也仍相信着未来。

https://twitter.com/satojumichi/status/1071858681141030912

佐藤监督认为,安理也好誉也好,能够跨越这些让人可能对明天感到悲观的悲剧,也是因为他们得以与小花相遇、得到了小花的应援,这也是本作的主题。所以在这些不是以小花为主角的故事中,她也仍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小花变身的光之美少女Cure Yell(キュアエール)这个名字,在开播前曾引起许多猜测,因为“エール”这个日文发音既可以是“加油助威”的英文“yell”,同时也可以是“翅膀”的法文“aile”。加上当时另外两位队友Ange和Etoile都是法文单词,小花是“aile”的可能性看起来仿佛还更大些,直到官方给出了正式拼写,讨论才告一段落。而在42话,借安理之口,正式回收了这一谐音梗:正是小花的加油(yell),为大家插上了飞上天空的翅膀(aile)。

明年系列下一部作品的情报近期也已陆续释出,与本作的大家离别之时将近,但时间不会停止。接下来44话将是纱绫的个人回,45话是圣诞回,然后大家的日常故事也将就此结束。目前的系列个人回中,虽然没有以小花为主角的故事,她的影响却又可以说无处不在。在历经了一年的成长、见证了伙伴跨越悲伤的身影后,她对黑暗明日公司的理念又将给出怎样的解答呢?我们在不远的未来再会吧~


【本周的东映动画史拾遗】

东映动画的商标为什么是佩罗猫(前篇)

东映动画成立当初的纲领和口号,是打造成“东洋的迪士尼”,这件事知名度还是挺高的。但是在目前为止的东映动画历史上,真正专心按照这个纲领前进的时间,不过十分之一。后来这艘大船早就认清现实被迫转弯了,东映动画的标志和代名词,也逐渐从“东洋迪士尼”变成“佩罗猫”。转弯后的模样也挺出名,但是佩罗猫这个名称反而不出名,至少在我朝是。

就是你观看东映动画的电影时,肯定会在开头见的上图这个玩意儿,现在有爱奇艺了(据说)看电视动画也能见了。东映是东映,东映动画是东映动画,爹是爹子是子,东映是波打荒矶配上汉字三角形,东映动画是圆球加猫耳配上洋文。佩罗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这又跟另一个名词“东映漫画祭”分不开。上世纪的最后40年间出生的日本人,从60后到90后,人生中第一次去映画馆鉴赏映画的体验,基本上都是“东映漫画祭”。

映画,就是日本人说的电影的意思,漫画,这个意思都懂。那漫画变成电影呢,就叫漫画映画,上了电视呢,就叫电视漫画。可问题是从今天的人的视角看来,漫画进电影院上电视是什么鬼,可还不得是制作成动画。对喽,所谓漫画映画和电视漫画,意思就是指后来说的动画。只是且不说绘画了,就是影视本身当年不也是,没声音也没色彩。所以从日本人的启蒙视角来看,所谓动画初始意义就是漫画动起来,用语也就应运而生了。

那么东映漫画祭又是干什么的,再要翻译一道就是一种动画电影的祭典活动,前面再冠上东映两个字。然而注意啊,这里的两个字意思不是在说影片由东映动画制作,意思是影片由母公司东映发行。所以是这么个关系,东映动画制作的电影肯定在东映漫画祭上映,东映漫画祭上映的电影不全是东映动画制作。

说是漫画映画的祭典,实际操作时不限于仅仅形式上是动画。指导思想是面向儿童为中心的一般家庭的影片,所以东映漫画祭中也能有实景电影,因为当时对动画的一般印象和定位就是这样。其实现在世界也这样,就少子老龄化的日本已经不这样了,大陆这边也快了。于是当时漫画映画就拿来放在“东映漫画祭”这主标题里做代表,让全国观众对这个东西的方向性一目了然,儿童片。

这祭典活动又是怎么玩呢,有3条特点。第一和第二就是刚说的,受众是家长带孩子、发行商是东映总公司,至于制片方那原则上可以五花八门。第三是多个影片捆绑起来一并上映,给予小朋友节日般的感觉。就是说你买一张票就可以一次观看多个电影,检票完了进放映厅都是一口气连着放好几个的,甚至太长了的时候中途能给休息时间。多作捆绑上映的营业方法,其实日本电影行业在上世纪这是普遍现象,不仅限于东映漫画祭。


至于什么电影在东映漫画祭上映过,这分类方法可以很多。比如上面说的仅按制作形式区分,分为动画影片和实景影片。比如按来源区分,分为原创电影和电视番组的剧场版。比如按性质区分,分为完全新作和再剪辑重映版。再剪辑重映版,意思就是之前电视上已经放送过的东西,过段时间换个地方拿到电影院里又上映。因为家用录像带普及之前,反正电视番组是错过了就错过了纯属倒霉,这么个性质的东西,所以这种重映版也是有相当市场的。

再比如又能按上映时长分,分为长篇电影、中篇电影、短篇电影。长篇一般指时长1小时以上,这种的一般可能是完全新作,而且是原创电影。中篇一般就是半小时以上不到1小时,这种的可能也是完全新作,但属于哪个电视番组的剧场版。短篇就是半小时都不到,这种的就最可能是再剪辑重映版,甚至把电视版之中的某一话直接拿来照原样放一遍。

60年代诸如《狼少年肯》《改造人009》《魔法使莎莉》《咯咯咯的鬼太郎》《秘密的小亚子》《虎面人》。
70年代诸如《东映魔女子系列》《假面骑士》《变身忍者 岚》《人造人Kikaider》《魔神Z》《假面骑士V3》《甜心战士》《闪电人》《盖塔机器人》《假面骑士X》《大魔神》《小露宝》《秘密战队五连者》《聪明的一休》《UFO机器人 古连泰沙》《超电磁机器人 孔巴特拉V》《宇宙战舰大和号》《小甜甜》《宇宙海贼哈洛克船长》《东映蜘蛛人》《花仙子》《银河铁道999》。
80年代诸如《假面骑士系列》《超级战队系列》《阿拉蕾》《金肉人》《东映不可思议喜剧系列》《金属英雄系列》《龙珠》《圣斗士星矢》《咯咯咯的鬼太郎》《足球小子》。
90年代往后诸如《龙珠Z》《阿拉蕾》《勇者斗恶龙》《灌篮高手》《幽游白书》《咯咯咯的鬼太郎》《游☆戏☆王》《数码宝贝》《海贼王》《小魔女DoReMi》《金肉人二世》。

如今耳熟能详的上世纪多种名作,以东映集团出产的为主,剧场版几乎都是东映漫画祭出身。通常东映漫画祭每年2回,首映日一回在3月下旬,一回在7月下旬,因为这两个时期是日本小朋友的春假和暑假。那12月下旬不是还有寒假呢么,这个时期上映东映漫画祭有倒是有,不过相对来说很不稳定,属于额外特别活动。

东映漫画祭历史久持续时间长,在将近40年间的历史下,成了很多日本国民的电影院启蒙回忆。东映漫画祭的历史,基本上已经是东映动画上世纪的电影作品史,在上世纪也已经成为日本电影市场的一种年货文化。但是东映漫画祭当然不是一开始就是稳固的东映漫画祭,幼年时曾经经历过各种颠簸。而历史上曾将东映漫画祭养育成人安定下来的关键作品,便是那个“佩罗猫”的来源了,下回接着说。

封面: 《拥抱!光之美少女》

© 梦熊 / Anitama

光之美少女杂谈×东映动画史拾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