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婧荦专访(二)

Anitama声优专访

Meeting Room|录音笔2017年3月6日 6时15分

——你在日本来说是一个外国人,像外国人在日本读书、工作的话,你觉得最大的困难是哪一方面?

刘婧荦: 我觉得有挺多困难的,当我上专门学校的时候,有很深的体验。那时我住学校的宿舍,生活周围都是日本人的圈子,我就会感到我们一些中国式的思想,习惯和想法,和他们的习俗是不一样的。不是说进门脱鞋不脱鞋的问题,而是说对某一些话,比如说他觉得某些话说到这,你就应该明白了,但我们中国人很多就是,你有什么你就说啊你非让我猜你什么意思,但是日本人很多就是猜就能猜出来那种。日本人说话就是比较含蓄一点,和他们的思考和表现方式有关吧。如果我想做日文的配音,就需要用日语去表达日本人能接受的感情,那说明你要理解他们的思维,不光是语音和形体语言,更重要的是理解台词里面表现的心。

——那你觉得这么多年和日本人接触下来,现在能不能很好的理解他们的思维?

刘婧荦: 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一开始会很难理解日本的“空气”,这是所有外国人在日本工作最初都会感觉到的难点。作为声优来讲的话,它又是一个特殊的世界,它里边有和日本平常不太一样的规矩,于是就需要再去学。这个时候其实对我帮助很大的是我留学的时候有幸结识的一位老前辈。就是以前配胖虎的那位立壁和也先生,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当时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但是老先生带我去了很多的场合,比如说他们去现场表演的地方,带我看舞台,介绍我认识了很多前辈,然后他们去聚餐的时候也叫上我,让我看他们这些声优,导演,剧团的人平时是怎么聊天的,听对方说话时应该怎么听,表达自己意见的时候怎么说,每个人又都有自己的语言风格,而且他们都是演员和声优,发音都很清晰。再小点就到谁坐哪个位置,前后辈之间怎么个距离感,后辈要怎么点菜怎么倒酒…这些东西不会有人明着给你讲,都是你要去看,你要去“偷”学。日本在学艺方面,很多职人的世界有这种传统,前辈不会“教给”你,但是他日常不经意地就会展示很多,精髓都要靠后辈自己“偷去”,你自己看了以后学走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修行和眼力,老师不会跟你讲太直白。你现在眼睛能看到这点儿你就偷这点儿走,同样一件事同样一个表现,不同的人悟到不同的水平。其实这一点可能在很多行业都是共通的。

——那你有遇到和你同样是外国人的声优吗?

刘婧荦: 和我一样外国出生长大后学习日文的,据我所知只有一位俄罗斯的姐姐。她的情况也比较特殊,现在应该是离开了声优事务所,进入了偏向电视艺能的事务所。反正大家都不容易。其他有些人名字是外国人,但其实出生长大都在日本,母语是日文。毕竟这个业界不是很欢迎也不是很需要外国人。

——因为他们会觉得既然有说日语流利的本国人,干嘛还要不一定说的标准的外国人。

刘婧荦: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也能理解。一个外国人,中文说的很好,来做配音,国内的配音演员也会觉得对方再怎样中国化也不如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吧。

——第一感觉就会怀疑吧,外国人怎么能说好日语呢?

刘婧荦: 对的,和日本人相比,外国人首先要消除被怀疑的这道关卡。而且本身声优是个饱和的竞争体系,本来就是僧多粥少的状态,你这边又进来的是外国人,很多人自然会不大愿意。真的是已经溢满了,每年都有那么多的新人争夺那少数名额。

——声优后备人数很多吧,而且17.8岁就开始出道的也有不少。你是大学毕业后又读两年声优学校再进入这行业,感觉和这些年轻人相比,你这边等于要多花好几年时间,这方面的压力大么?

刘婧荦: 数不清的声优学校,每年都会毕业一大批。还有些中学就出道的新人,她们的优势是年轻,这点我是没法比的。不过我一开始也没想过这方面,因为我最开始喜欢的那些声优,也都不是所谓偶像化出来的,可能是不一样的系统。现在的偶像化声优也很不容易,需要唱歌需要跳舞,长相要甜美,可能还需要积极和粉丝互动等等。但我想做的也不是这方面的东西,我想用声音去打动一些人,同时也能感动自己,在这方面我前面仍然有很多很多优秀的前辈在领跑着,我想要追赶着他们。

——你此前也有配过国内的作品,跟日本那边相比,你觉得两边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刘婧荦: 我觉得整个系统还是挺不一样的,很多人说从表面上来看,日本那边是所有人一起配,中国大多数是一个人单独配,其实不光是简单的这么一个形式,为什么要大家一起配,国内为何更多是独自配,还是彼此比较适合当地习惯的一种方式。像日本那边,我觉得最厉害的是音响监督这个职位,这个国内也有,叫配音导演,国内的这个职位比较多的是演员出身,他们比较熟悉表演方面,会指导演员的演技。日本那边的音响监督则是负责构造一部片子的声音世界,并维持平衡,录音时,在你表演时刻,这个地方会是什么音效,什么地方开始进音乐,他的心里都比较有底。

在这过程中,他构造的东西是很平衡的,所以要大家一起配,我来听你的声音平衡,并不是说你这句话特拼命,然后这句话就配的很好,单独拿出来听是可以,但这个系统中,你没听前面的人说,光想自己的,那就不和谐。

每个人都是单独配自己的台词的话,有可能会造成每句都很漂亮,很棒很有感觉,但和其他人配的放一起就有点合不上的情况。但是经验丰富的配音导演在指导的时候也会想好这些。

出演日本电视台《PON!》节目时。

——日本那边配音更有现场感吧!大家轮流发声,能够根据前面人的言论来调整。

刘婧荦: 对,而且它的前期准备特别的充分,像我在日本配音会提前拿到台本,提前拿到录音的资料,在家里练习好,甚至其他人的台词我们也会看,比如在同一个镜头中这个人台词比较多,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台词,那就会提前想想自己要用哪个麦克,或者我这句为了不合他冲撞,是不是需要分开录音。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几个解决方案,聚集在一起的时刻,就是带着各自心里的成品,然后大家一起交自己最完美的作业,监督再调整一些,然后直接就是成品了。但你要求国内的配音演员都这样操作,也不是很现实,首先要大家凑到一起同时配,时间就比较难协调。而且配音前的资料是否能够发放下去练习,这个也有习惯问题。而且大多数人都不习惯一起配音的话反而会紧张,可能还会造成反效果,更没有效率。

——日本的配音模式,会对现场的发挥要求比较高吧,同时配的话,有个人出错就都要重来,这样会让人不敢出错,压力上会很大吧!

刘婧荦: 很大很大,因为所有的人都是,不管他是老前辈,还是新人,他们都是做了准备而来,在这里面,如果你说错了或者说到别人的台词时间线里了,人家那句可能本来能用,现在不能用了,一样的东西是没法第二次再来一遍的。现在比以前好了,之前听前辈们说用磁带录的时代,一个人出错就全得重来,现在用数字来录,万一录错了,可以等下再补上。但是压力还是蛮大的,一起录的时候只有四个麦,什么时候进哪个麦,看着台本的时候都要注意。

——要看准时间点,切入的时机吧,中间不能紧张走神什么的。

刘婧荦: 对,而且你要记清楚,你这句话是这个麦,另一句话是那个麦。控制室里有个录音师,他也是很厉害的, 他一直在后面看着我们,谁在哪句话用了哪个麦他都会在彩排的这一次里记住,然后把音量平衡调好。比如前一句主角小声嘟囔一句,他就会记得在这句之前把音量拉上一点,下一句我要进这个麦大喊一句,他就会在上一句完了之后立刻拉下来。所以说日本录音现场能够一起配音,不是一个形式或者样子,而是整体业界这么多年总结下来的习惯和经验。每个环节该怎么做都很清晰,每个工作人员的前期都准备的很好。不过我觉得国内每个人单独配也有好处,就是它允许你出错,允许你说“对不起,再来一遍。”这样的话。工作环境虽然需要紧张感,但大家都是人,人和人之间轻松一点,表演也能更自由一点的话并没什么不好。表演时需要集中,但是一个嘴型没对上,那就再来一次,其实也没什么。

——这样看,日本那边前期准备特别重要了,你是如何去做准备的呢?比如找状态之类?

刘婧荦: 这个各人有各人的习惯,最开始拿到台本后,我习惯先从头到尾读一遍,把所有人的台词都读下。日文的台本上面有每个镜头的情景说明,这一卡有什么内容,然后下面是角色的台词,这个说明和台词都看一遍, 包括其他人的,大概就能了解这集重点想表现什么,这集你这个角色的目的是什么,在这集里存在的意义,然后就能大概理解角色在剧情中的作用,沿着这个目标去缕每个时间点下角色应有的状态,就不会一段一段分割开来。比如参加《侍灵演武》日文版配音的时候,我配的这个角色凌云,知道很多消息和知识,而她身边的男主角什么都不知道,然而敌兵在追,这个时候你没时间跟他解释,但是要让他知道这一刻很危机,必须赶快走。即要适当地告诉他你磨蹭的话可能会没命,又不能自己慌张起来,同时心里对于男主始终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但是又背负着爷爷交待的命令,要保护男主。

所以在这里面,凌云的存在是要稳住这个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比男主角还慌,但是也不能是完全的冷静和置身事外,她了解的内幕最多,所以比其他人更知道这个场面很危急,但是她要把自己的慌乱压下去,要带着紧张和不安去冷静。这种调整大概就是我塑造角色的方法,我会尽量抓住贯穿角色本身的这个灵魂,这个不能动摇,但具体的说法还要多准备几个方案。现场配音的时候,对方的台词和你预想的不一样,这时候就是临机应变。虽然我心里可能有一个自己的答案,但是表演是和所有声优一起创作的瞬间,所以需要几种应对方案,不能说只有死板的一种套路。

封面: 《侍灵演武》配音现场

© 录音笔 / Anitama

文章标签刘婧荦声优
声优刘婧荦专访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