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与真人的交叉计划

《犬屋敷》动画制片人×真人电影制片人对谈

Broadcast|LIAR2017年11月9日 6时20分

TV动画化与真人电影化同时进行中的《犬屋敷》两个项目的制片人松尾拓、梶本圭接受了综合娱乐杂志《达·芬奇》2017年11月号的采访,谈及从动画、电影的立项到观众瞩目的焦点。


动画的制片人松尾拓从《GANTZ》(杀戮都市)以来就是奥浩哉的忠实读者,当听说奥浩哉的新作要在讲谈社旗下《Evening》上连载的时候就充满了期待。在刚看到《犬屋敷》这个标题的时候,松尾也是一头雾水,事先也没有看过相关的情报,当拿到杂志看完了第1回的连载,松尾就感受到,“一部前所未有的‘新’漫画就此诞生!”《犬屋敷》的世界观和《GANTZ》一样,都是以现实的世界为背景,然后进行超绝的展开。《犬屋敷》中有着奥浩哉一贯惨绝人寰的暴力描写及不忍直视的“罪恶”,主人公即是与之相对的“英雄”。对于绝对的邪恶,英雄的宣泄将会如何爆发,这就是松尾理解的“奥浩哉主义”。

梶本是在单行本第1卷发售之后才开始看的漫画,当然在这之前他是知道这部新作的,和松尾一样也没有事先查过相关的资料,只看封面和标题,完全想像不到内容,第1话读下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对于冲击的展开感到各位兴奋,期待着后续的发展。犬屋敷一郎和狮子神皓,都有着各自的烦恼,但却已不是“普通”的人类。两人的身体完全机械化后,思想也朝着两个极端的方向,之后的展开更是无法预料,梶本感叹到,“这异于常人的思路,不愧是奥浩哉老师!”无论从奥浩哉的画风还是故事情节上,都非常适合拍摄真人电影,于是梶本就有了将《犬屋敷》真人化的想法,不过当这个想法实现的时候,他才察觉到,“果然要拍成真人电影难度还是很大啊!”

由CG制作团队ANIMAREAL绘制的《犬屋敷》CG海报


TV动画化与真人电影的项目几乎是齐头并进,不过当时松尾和梶本没有相互联系,完全不知道真人电影化的事。反倒是梶本在2015年年末找到讲谈社商谈电影的项目时,从讲谈社的负责人那听说了TV动画的事,对动画也表示非常期待。之后联系到松尾时,松尾提议,“既然都是富士电视台的项目,不如凑在一起,把气氛炒起来!”于是才有了之后动画与真人电影化的同时发布。

当真人电影的企划确认之后,梶本倍感压力,一方面是预算问题,想将《犬屋敷》改编成好莱坞级别的大作电影基本不可能,现在的日本电影集不到那样的制作预算,但覆水难收。这时,梶本想到了曾一起共事过的佐藤信介监督,立刻将《犬屋敷》的提案告诉了佐藤,佐藤也很快地答应了梶本。

佐藤信介也是《GANTZ》电影版的监督,对于这位曾有过改编奥浩哉作品经验的监督,对《GANTZ》电影版赞不绝口的梶本对本次的《犬屋敷》也同样充满了信心。梶本表示,这次的电影可以说是集合了佐藤监督的集大成之作,有着绝不输给好莱坞电影的决心,向日本电影的新境地发出挑战。


松尾是直属于富士电视台“noitaminA”的制片人,曾负责过电视剧版《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动画《只有我不在的城市》等片,众所周知“noitaminA”是Animation的反写,推出的作品几乎是异于当今“卖座”动画的个性路线。《犬屋敷》也非常适合这个档期。从商业的角度上看,作出能够大卖的作品虽然不难,但却不是很多制片人的本意,“noitaminA”对松尾来说有着“背负着电视台”的责任,如果这部作品交给了其他电视台,那“noitaminA”的颜面何存。

为了让观众感受到“这个档期,每次都有与众不同的动画”的体验,必须每次试着投掷这些充满冒险精神的变化球,这就是松尾等人的工作。《犬屋敷》是否适合改编成动画,这点首先暂且不谈,只要是松尾等人认为对他们自己来说有意义的作品,那就有着挑战的价值。

即使用上了3DCG,TV动画终究是“二次元”产物,尽可能在描写人类与世界的时候避免那些“记号化”。对于本次的动画,松尾特别意识到的地方,便是想让观众感受到“真实感”。《犬屋敷》是发生在“真实世界”的故事,而电视机前的观众对剧中的事物也不会感到陌生,为此动画的演出和美术背景也都特别向现实的质感看齐。为此松尾找到了曾制作过《在这世界的角落》《冰上的尤里!!》的MAPPA。

监督是初次挑起大梁的籔田修平,作为3DCG监督曾负责过《进击的巨人》《甲铁城的卡巴内瑞》,将《犬屋敷》中爽快的动作打戏通过3DCG来实现,这也是松尾在企划时的想法。总监督是曾执导过TV版《TIGER & BUNNY》《神击的巴哈姆特》的さとうけいいち(佐藤敬一),佐藤总监督的主要工作是引导观众的情绪。两人的合作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也令松尾十分期待。

说到“真实感”,真人电影那更是重视真实感的追求。既然要拍真人电影,就不能拍得像漫画和动画那样。虽然有非常多全CG的场景,但与动画不同,佐藤监督追求的是彻底真实的质感,即佐藤监督认为的“超现实主义”。这里梶本举了个例子,剧中由演员木梨宪武饰演的犬屋敷一郎是通过全身扫描而成的全CG“数码人类”(Digital Human),这也是日本电影的首例,通过这项技术,可以用CG完完全全再现木梨饰演的犬屋敷,动作自由流畅到连木梨本人都无法想像,“这真的是CG吗?!”虽然在影像表现的自由度可能不及动画,但这却是真人才有的表现。木梨宪武同时也是一名搞笑艺人,然而在本作中木梨压抑住平常的那些搞笑要素,表现出这位不死中年男人的悲哀。饰演狮子神皓的佐藤健的演技想必大家已经有目共睹,这次更是他首次挑战邪恶一方。佐藤健自身也表示非常享受在演狮子神这一角色的过程,有时就像被狮子神附身一样,不禁表现出令人恐惧的演技。

从“真实感”的制作方针出发,动画版也同样用上了实力的演员小日向文世、村上虹郎及电影版中同样饰演安堂直行的本乡奏多。村上虹郎曾饰演过《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电视剧版中的宿海仁太,小日向文世也出演过《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扮演的是仁太的父亲宿海笃。这次两人从父与子转为正义与邪恶的对立关系,两人各自的不安与矛盾也是《犬屋敷》的一大看点,从宣传角度与合作关系出发选择的这两位演员,如何表现出从现实中的演技转换到动画中的演技,还有待后续的考验。


原作中有着不少冲击感极为强烈的飞行、打斗场景,在看漫画的时候松尾就非常期待着影像化,作为动画自然就要发挥出它“自由”的一面,以此为前提,发挥出《犬屋敷》最大的魅力,即主人公犬屋敷一郎这个男人的“真英雄像”。

在为动画取个副标题的时候,松尾询问了讲谈社的负责人,原作漫画在展开海外事业上用到的英文标题“Last Hero Inuyashiki”, “就是它!”松尾当时就决定了要用“Last Hero”作为动画的副标题。漫画中虽然有不少残暴的场景,但奥浩哉真正想要表现的并不是这些血腥暴力的现象,而是为了与恶势力对抗的英雄形象。一个在社会中无法立足的老头,然而这样的他却有着勇于与邪恶作斗争的精神,为了救死扶伤,他甚至敢于豁出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他获得了“神之力量”。这正符合了松尾心目中“最后的英雄”的形象。在考虑动画化的时候,为了更能表达犬屋敷作为英雄的形象,松尾决定在标题设计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加上“INUYASHIKI LAST HERO”。


梶本表示动画版有着动画版的优势,真人版也不甘示弱,既然真人电影和TV动画都要做,那么就得比个输赢吧。在真人电影版中,究竟能不能将人的头部掰开、将身体分解,武器又该如何表现,这些一定会让观众吓一跳。

松尾也同样表示期待真人版,漫画毕竟是通过一格一格来表现,而动画与真人电影都是由“会流动”的镜头组成,从不同的角度表现同一部作品。究竟包括原作读者在内的观众会如何从“动起来”的媒介中体验到同一个故事的不同感受,这也是影像化的乐趣所在。奥浩哉对真人电影方面提出了希望能与原作不同的要求,当然也因为电影长度的问题,这反而提高了改编的难度,奥浩哉自身也对原创部分充满了期待。

松尾说到,实际上“noitaminA”的动画除去OP、ED,比一般动画要短,约为20分钟,不过《犬屋敷》的展开本身就非常有速度感,在一季度的时长内正好能将原作全10卷的份量收录(当然这里要删去一些不适合在电视上播出的内容),因此TV动画会完全再现原作的精髓。奥浩哉对动画没提多具体的要求,只表示OP、ED的影像也十分期待。即使如此松尾还是感到了压力。


本次像本乡奏多这样真人电影版与TV动画版出演同一角色的案例并不多。松尾表示一方面是处于动画制作工程上的考虑,声优向来是比较迟决定的。在选动画声优的时候,真人电影方面已经决定好了,让本乡奏多出演安堂直行这个角色,本乡出演过《GANTZ》,本人也是奥浩哉老师的忠实读者。而且本乡奏多也有过声优经验,甚至不输给一流的声优,于是顺水推舟,就希望本乡也能够作为声优出演《犬屋敷》,于是向他那边发出邀请。

松尾希望喜欢本乡的朋友能够对比下他在动画和真人电影中的演技,虽然选择本乡的最直接理由就是处于宣传上的考虑,但松尾更在意的还是他能够在两边都发挥自己出色的演技,演好安堂直行这位连接犬屋敷与狮子神的重要角色。

能够同时在配音现场和摄影现场的演员可不多见,而且两边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样的企划本身不可多得,本乡也十分乐意地答应了下来。与制作组,怀着“不可认输”的心情,一起努力着。

梶本也表示自己在看了动画后,“绝对不允许做出让观众失望的作品”,感受到了另一股的压力。梶本也同样不认输,抱着希望大家能够期待并享受作品的心情,每天奋战着,“这是一部绝对超乎您想像、超刺激的作品。”TV动画与真人电影之间是否能够产生相乘的影像,还请期待《犬屋敷》今后的展开。


【参考资料】
  • 《达·芬奇》(ダ・ヴィンチ)2017年11月号

封面: 《犬屋敷》

© LIAR / Anitam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