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十二)

东映特摄之父说圆谷英二

SFX|永远的迪迦个人专栏2017年5月3日 6时20分

第十二章 东映特摄之父说圆谷英二

东映特摄之父,这说的不是东映特摄片之父,或东映超级英雄之父什么的,更不是假面骑士超级战队金属英雄不可思议喜剧什么什么系列之父,重复一下,是东映特摄之父。把“特摄”跟“特摄片”混用,视为一个片种,或是潜意识中认为是日本才有的东西,又或甚至是等同于超级英雄题材之类的,这都没什么不会说是错。但至少在这里,请永远不要忘了提醒自己特摄是什么,特殊摄影技术,这是我讲故事你能看懂,的其中一个必要条件,包括以后第二部分开始正式从正面深入讲奥特曼的故事时也是。

东映是日本影视界位列传统巨头企业的成员之一,但是跟同列者比起来算很晚的了,进入五十年代才完全成型,比喻成人来说是年轻的战争时代结束后的世代。在那之前一十年代有日活,二十年代有松竹,三十年代有东宝,插嘴一句提醒一下这三个都是圆谷英二早年混过的,四十年代有大映,就算战后也有从东宝分裂出来的新东宝,诞生于四十年代末仍比东映早,这几个合起来就是日本影视界传统的六大巨头企业。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东映这个后进生靠什么长处存活下来。题材方面是时代剧,这是东映赖以确立地位的第一传家手艺,参照《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十回;媒体形式方面是电视节目,东映是电影公司中积极打入电视业界、给电视台量产电视剧的先驱,参照《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十三回、第十六回;制作手法方面是动画,子公司东映动画这个事就知名度高多了,参照《东映与周日早间 六十六年的系谱》第十一回。特殊摄影技术的方面呢,那东映就啥都木有了。东宝坐拥“世界的圆谷”的时代,战前就跟着圆谷英二干过的人才们也走哪都吃香,松竹是把圆谷英二的门下生当宝贝的,新东宝本来就是从东宝分裂出来的所以先天优势就有过去圆谷组的人,连大映也拥有受过圆谷英二指导的人才。剩一个日活,这位在战争期间被砍过一刀后就一直是个半吊子状态(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六回),其实日活才是跟东映最像的了,只能在别的方面求活路,日活的长处是动作片,特殊摄影技术太薄弱怎么办呢,跑别人公司去挖墙脚。

上面说的东映三个长处,发展时代剧、打进电视业界、设立动画制片厂,这些业务都步入正轨于是破事告一段落后,东映的大川博总裁才终于有精力开始考虑,怎么让东映在特殊摄影技术方面也充实一下。这时已经是一九五九年了,东映也学着东宝像模像样地,在自己的东京摄影所里新设了特殊技术课。自己没人肿么办,老路啊,去挖别人的,大川总裁挖来两个人,从新东宝挖来上村贞夫,这是圆谷英二的弟子,还从松竹挖来矢岛信男。现在一旦把东映和特摄两个词关联起来,印象大抵都是以假面骑士系列为首的超级英雄,上村在东映干了十年,听起来很长但也是一九六九年就走了,也就是连假面骑士都还没在娘胎里的时候,所以这里现在先不说他。


矢岛信男,这就是真正的东映特摄之父了。矢岛身为东映特摄之父,这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矢岛个人的影响力,一个是矢岛所创立的企业的影响力。

从相对来说已经被捧起知名度的人说起吧,东映超级英雄的名人企划者、制片人——平山亨。平山开始企划假面骑士是在一九七〇年,最初担任企划者的节目开播是在一九六六年,被调到东京任命为企划者候补开始练级是在一九六五年末,再更之前他跟这行根本无缘,是在东映京都摄影所做助监督的。那时平山就认识了矢岛,那是在一九六〇年,矢岛刚被大川总裁挖来不久的时候。这俩怎么碰一起的呢,一个在东映东京摄影所,一个在东映京都摄影所。京都摄影是拍摄时代剧为主的,主要也就是来来回回的武打戏,对特殊摄影技术需求不高;而东京摄影所是拍摄现代剧为主的,矢岛是搞特殊摄影技术的嘛,所以特殊技术课设在这里了。但京都摄影所的时代剧中,偶尔还是会有需要大规模用到特殊摄影技术场景的片的,这年秋上映的《海贼八幡船》就是,于是矢岛得去京都出差一趟了。

为了拍摄这个大作电影,京都摄影所要用到所内的超大型水池,来进行海面场景的演出。这个大水池建设当时,号称投入了多么多么大量的资金和高端技术顾问等人员,是足以让京都摄影所引以为豪的一大设施。矢岛去看了以后怎么样,毫不留情泼几盆冷水,一针见血指出了这水池和搭配布景设施当时的缺点,搞得京都摄影所的技术部长慌了神。接着矢岛开始放嘴炮,这灯光哪里不行,用来进行海风的演出效果的扇风机该做什么改进,夜间摄影时注意哪些要点。整个东映京都摄影所的人围了一圈子,在那里听得一愣一愣的。当时的平山就在这个电影的助监督班子里,第二助手,恭听完矢岛的嘴炮,感慨,今天遇上大神了!

东映哪里有特摄呀,你要说东映出过钱制作的大规模使用特殊摄影技术的影视作品,那倒还是有过滴。要说特殊摄影技术,唉那就没有过,都是半道上从别人那里来的,这叫自古以来。高密度使用特殊摄影技术的作品最初能够出现在东映作品中,都是靠上村和矢岛两大王牌撑场子的。还有我们老生常谈的要点,特殊摄影技术的精髓是什么呀,嗯是合成技术。东映东京摄影所特殊技术课最初的一台合成机,就是矢岛顺带搬来的松竹不要了的货,那是以前矢岛的师父用的空中像合成机。平山跟矢岛认识以后交情马上就好起来了,一九六六年平山以企划者身份第一次挑大旗的电视节目《恶魔君》,当然也是平山与矢岛合作的开始。假如出个题目要你答矢岛经手的东映作品清单,你手上没矢岛的资料而只有平山的履历表,没事就这样照抄填上去,不满分也绝对是优秀成绩的。出现第一个平山完全没有参加的东映特摄片,都已经是进入八十年代后的事了,这时矢岛也还在第一线活跃。九十年代初平山最终正式从东映退休,过两年矢岛也退下前线交给弟子干了。老实说其实矢岛比平山都还年长一岁,平山活了八十四岁已经算长寿的了,矢岛更长寿,还能去参加平山的葬礼,虽然是被儿子和弟子搀着去的,参照《东映御三家 大人的事情》第一回。

那矢岛的弟子哪来的呢,这就是更重点的,特摄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矢岛在一九六五年创立的制片厂。确切地说是个分承包制片厂,这个企业没有自己制作完整的影视作品的功能,只接单负责作品中需要特殊摄影技术的部分。自创立以来至今,超过五十年了,特摄研究所负责了几乎全部东映作品的特殊摄影技术场景。所以吧,平时你说什么“东映特摄”啦,这些词约定俗成的大家懂,但是一旦要严谨表述概念时,记住下面这句话:东映的特摄,全是外包的。外包给谁,特摄研究所。特摄研究所是什么,是一个企业。虽然后来特摄研究所变成只是个啃老本的,高度依赖性企业了,光找这一家外包东映还未必够。

看完前面的明白人能反应过来的,咦矢岛自己不也是东映的正规职工吗,嗯是的,不过这个只到一九七一年为止,然后人家就完全独立出来了。东映和特摄研究所,这两个互相独立的企业,只有两种关系,地点关系和业务关系,没有资本关系、没有人事关系。地点关系,指特摄研究所的总公司办公处,在东映东京摄影所里面;业务关系,东映下单外包,特摄研究所承接委托,就这样。这个完全不像东宝和圆谷制片厂那边的关系,圆谷制片厂彻底没有股份掌握在东宝手里的时候,两家彻底解除资本关系的时候,那都哪年了,二〇一〇哦,咱以后细说,慢慢来慢慢来。九十年代起矢岛退居二线了,到现在特摄研究所的实质老大是佛田洋,随便翻翻你最近看的哪集游戏人来打啦宇宙人战队啦,不怕找不着特摄研究所和佛田洋这些字眼。这就是为什么说,矢岛信男以及他所创设的特摄研究所,筑就了东映特摄基础中的基础。


于是这么一个矢岛信男又究竟是什么来头呢,在被大川博总裁当个宝贝请进东映之前,他在松竹练级过十年。矢岛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有想法了,以后想进影视业界工作,不过家里人是反对的。圆谷英二最初震惊世界的名作《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那年矢岛十四岁,看过后非常非常激动。后来矢岛的行动力超强,居然勾搭上了《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时圆谷组的摄影技师川上景司,顺带一提,这片里给川上任摄影助手的,就是上面刚说到过的上村贞夫。二十一岁那年,矢岛如愿以偿进了影视业界,在松竹大船摄影所的特殊技术课工作,做了川上的弟子。电影产业黄金时期的业界各大巨头企业,大体都是至少在关东和关西各有一家摄影所的,比如东映东京摄影所在关东、东映京都摄影所在关西。松竹的这个大船摄影所是关东的那个,关西的那个则是松竹下加茂摄影所,第三章结尾部分时也有说到一下,圆谷英二早年三十岁左右时混过的。

那这个川上景司又是谁的弟子啊,唉答案确实不用我再又明确点出来一遍了。其实就算只对奥特系列来说,川上景司也是个绝对关键的人物,以后我们还要来单独说这个人的。于是问题来了,你川上的师父是圆谷英二,那说明是在东宝的人啊,怎么跑松竹去了。因为《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火了后,马上就被眼红的松竹挖来了(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七回)。当时被一铲子挖过来的还是一排人,而不是就这一个,比如当时圆谷组美术班的一把手奥野文四郎,后来川上和奥野两人就成了松竹特殊技术课的王牌。川上不但是圆谷英二的弟子,而且还是正式意义上的最初的弟子,公认的大徒弟。虽然从实质上来说,圆谷英二最早的学生是比川上还早几个月进来的鹭巢富雄(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四回),但如果打比方一下,鹭巢就像先在圆谷英二这个私人教师家里被辅导过的学生,之后川上才是圆谷英二老师在学校里的最初正式学生,再之后鹭巢才也转到英二老师的这个班上来了。

矢岛进松竹开始跟着川上拜师学艺那年,一九四九年,就已经是战后圆谷英二被美帝驻日总司令部处以公职流放,失业的时期了,而川上则是来了松竹好几年了。这个时期圆谷英二在自家里开了研究所,在外接受来自各方的各种各样零散委托,总之就是任何影视中有需要用到特殊摄影技术的部分(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九回)。这之中也包括松竹,川上直接把昔日的老师请了来在松竹做了个高级顾问,当然了因为公职流放的处分在身,只是名义上非正式的,圆谷英二没法明目张胆正规地入职了做个松竹员工拿稳定的工资。这对矢岛来说,便是第一次与“比川上桑还前辈的大前辈”这种感觉的人近身工作的经历。矢岛说:“圆谷桑的大名当然是事前就如雷贯耳的,拍摄《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的人嘛。(中略)所以,第一次相会时的印象很深。”

不过其实以矢岛当时的练级水准,直接与圆谷英二共事的机会几乎就没有,主要都是看着川上老师和老师的老师圆谷桑在忙活,有时候两位大佬在谈什么根本就不明觉厉。按矢岛对圆谷英二的印象,是“直爽的人”这种感觉。去年《新·哥吉拉》和《你的名字。》先后在日本火起来的时候,一九五四年首映的《哥吉拉》和《你的名》也被挖出来当梗玩,谢天谢地让这部本来没理由在中国大陆有多少人知道的大名作,在这里也有了知名度。这个片我拿出来再重复说一遍,这是松竹制作的超长篇电影,前后总计是个三部曲,从一九五三年到一九五四年都有上映。剧情背景是战争末期的东京大空袭,这也意味着,有需要大规模特殊摄影技术的场景,所以当然是川上来担当,矢岛做他的助手,川上背后还有圆谷英二的这个顾问。这已经是圆谷英二跟松竹有关联的末期了,之后就是专注于东宝方面,以及《哥吉拉》的诞生。那时矢岛是还不够格上职员表的,圆谷英二嘛就可以了,但即使是比川上更前辈的地位,圆谷英二的名字在这里果然还是得摆后面的,第一部的职员表:

特殊摄影技术的最终目的,无非还是达成“让观众看上去感觉”是什么什么样,这种效果。所以比如用模型的布景设施,也不是真就死板地全按一定比例把现实的缩小了造出来啊。像大街上的电线杆,你往过去一排,人眼带来的感觉是近处的大远处的小对吧,那好,不但用这个视角拍摄微缩模型的布景设施,而且本身造的时候就是摆近处的大、摆远处的小。像这类简单的道理,矢岛也是在进行这个影片的拍摄工作时,从圆谷英二口中第一次醒悟到的。这片使用特殊摄影技术部分的场景:

矢岛跟圆谷英二在上班时交流少,反而下班后的交流更多。圆谷英二的家在东京世田谷区的祖师谷嘛(圆谷百一十年史第十三回),而当时矢岛住在中野区,他俩回家的方面就是一样,到涩谷区后再各分东西。在涩谷圆谷英二就经常邀矢岛在小店里喝一杯再走,那时聊天中矢岛就已经听圆谷英二畅谈过了,想制作以辉夜姬为题材的作品啦,想拍摄飞机的电影啦。圆谷英二还邀请过矢岛,说我在东宝有新电影准备拍摄,要不你也来吧。矢岛是正式的松竹职工所以没能答应,按当时行规是这样的,结果“后来回忆起来,那时指的是《哥吉拉》。”

矢岛说:“特摄的出发点是技术,但也不仅只是电影的一部分,而是与本篇(文戏)同样并列的作品,圆谷桑的特摄影像是有剧情的。所以《哥吉拉》火了,后来制作的《莫斯拉》也是,成虫从东京塔下的茧诞生的场景多么具有奇幻性啊。类似哥吉拉这样对生物的特摄演出能做到,对像情景镜头那样的无机物进行演出时也一样,飞机的搭乘者以什么样的心情在操纵呢,是在边想着这些边摄影的。模型的特摄影像如果也能做到有心,观客也就能投入感情。虽然只是负责特摄技术的部分,既然叫监督了,就不能不创作出有情节的影像来,这种气概是我从圆谷桑的影像中学到的。”

矢岛最后一次见到圆谷英二,是在一九六九年底的时候,从的场徹监督那里听说圆谷英二生病住院了,于是一起去探病。就是上回结尾的圆谷英二传承下来的五条系谱那张图中,出现了两次的这个的场徹:

圆谷英二住在大藏医院,在探病时他对矢岛说了:“矢岛君,今后的特摄也拜托了。”矢岛后来回忆道:“啊啊,圆谷桑有在看我拍摄的作品啊,知道了这件事后实在太高兴,感慨很深。我也从松竹到东映,再到创立特摄研究所至今,回首来看,特摄这个工作的要点,比起技术果然还是人才。自己一个人有技术,特摄也不是一个人能干得来的,为了创作特摄影像,大量优秀的团队力量绝对必要。圆谷桑就是明白这点,所以对我这种人都很亲切吧,对东宝的那些职员们也是。圆谷桑故去时才六十八岁,我已经超过圆谷桑的年龄了,这么长的岁月从事特摄的工作,很感谢遇到了很多有才能的人。现在有尾上、佛田、三池他们这些人在继续,很期待看着他们这些人才学艺,看他们的作品,圆谷桑重视人才的意志,我应该也能继承了吧。”

尾上、佛田、三池,指的便是尾上克郎、佛田洋、三池敏夫,都是八十年代中期进入特摄研究所的更下一代人,成了矢岛的弟子,再回去看一遍上面的系谱示意图吧。三池后来是东宝特摄电影的第五代特殊美术监督,在最新的《新·哥吉拉》也参加了,另外还是目前为止,“奥特系列最后的特技监督”。初代特殊美术监督就是以前提过多次的渡边明了,如果还要算到战前的时代,更初代的就是上面刚提过的奥野文四郎。佛田洋是包了东映超级英雄,尾上则与三池一起,在《新·哥吉拉》中也能见到。

封面: 圆谷英二

© 永远的迪迦 / Anitama

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