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态|想象的具现化,SO-ZO创始人王冉采访

ACG梦想改造屋

People|魂弹5月19日 6时30分

Mr. Blue Sky

得体的谈吐和俊朗的外表,同时又不失小幽默的闪光,王冉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

“回来待几天走啊?”我问他。

“啊……回来要见几个朋友,再去看看展会,还要跑北京、深圳、想要多了解一下国内酒店这方面的情况,大概就待个10多天吧。”

王冉皱了下眉头,细数了一下之后的安排,这几年由于工作的关系,回国的机会并不多,就算回来了,也大多数有公事在身。

面前这个27岁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是和日本酒店合作ACG主题房间改造最成功的公司SO-ZO的创始人。前段时间与池袋王子酒店合作的《银魂》主题房间只用了15分钟就完成了全部140天的预订,增室也在瞬间售完,销售额突破3000万日元。这样的成绩距离他们第一次与《怪物猎人X》合作才刚刚满一年。

我们在前段时间也有发布《银魂》主题房间的消息,借此机会认识了王冉,闻听他难得要回国,就约定了本次的采访。

世界上似乎总是有一些人,他们将一切的成功归功于运气。且不论本身他们就已经非常优秀,可怕的是他们还比你努力许多。王冉就是其中之一。在聊天过程中我感觉到王冉的谦虚和自信。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

“就如同一个考出好成绩但总是说运气好的优等生。”我思忖了一下。

想法并没有说出口,不过请相信我,我真的是在夸他。(笑)

小恐龙与酒店限定银桑周边
Flash Light

王冉刚进早稻田大学的时候可能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走上创业这条路,从小跟着外公摆弄电器的他对理工科有着天生的兴趣,选择机械系的专业自然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早稻田的机械系如今虽然并不能算是很强势的研究性专业,但校友力超强的背景使得就业率可以得到保证,大一大二就基本修满学分的他原本也顺利地走着这条路, 将来按部就班,只要拿到大公司的offer,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也不枉自己的努力和父母的期望。

2013年,王冉大三,学校的课程相对前两年变得不那么繁重,有了一些余力的王冉觉得不妨多给自己的将来一个选择,抱着可以发散一下思维试一试的心态就拉上了几个同学参加了早大内部的大学生创业讲座,并在之后报名了早大的创业比赛。就和很多故事里会说的,转折之机,总是不经意间出现。

比赛现场的王冉

大学生创业如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作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被普遍认可的学校活动,许多拥有梦想的年轻人拿着自己的项目希望可以得到资本的垂青,从而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

参加比赛的人中,为了顺应当时互联网创业的风潮,想要做个app试试手的大有人在。早稻田大学强大的人脉是许多想要创业的人梦寐以求的资源,相比起他们,王冉在报了名之后才开始计划的项目多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当时的想法是做一些动漫相关主题的家具,和现在做的东西虽说也有互通之处,但其实是还是有些差距的。”王冉用手指磨蹭了一下面前的桌子。

“日本的动画在当时也早就不是说光靠卖碟维持,大量的周边贩卖才可以让他们有钱可赚。那时候想着类似徽章之类的小东西既然都有人做了,那我们就做一些更加倾向实用的东西。”

可能就是因为日本人对于实体类产品的天生好感,也可能只是王冉种子轮的要价显得是那么质朴和实际,这次大赛最终他获得了早大精英们的垂青,但面对这个如同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机会,他更多感受到的是迷茫。

“很犹豫要不要创业。本来都想着毕业就去索尼、松下这类公司上班了(笑),而且家里人一开始也并不是说特别支持,他们还希望我再去美国深造,读个MBA,照着原本设计好的道路前进。这对于任何一个普通的留学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道路。”

“后来也确实去美国游学了1个半月,感觉不是很适应就又回了日本,可能我内心深处确实早有了冒险的决定吧,我和自己说先做做看,大不了失败了之后再打工还呗。”

2014年4月14日,王冉以“创造”的日语发音“so-zo”正式注册了公司,开始了一个在日留学生的创业之路。

The Chain

在当初的企划中想要做的家装产品虽然包括桌子、椅子,但是一开始还是打算从成本相对比较平稳的床上用品开始。王冉想到制作一个让用户只要上传图片,就可以将图片印制在抱枕、床单上进行贩卖的平台,为了寻求更多的合作,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图片站Pixiv。

“p站毕竟有着那么多画师,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找他们聊。”王冉喝了一口水,“现在想来,这可能就是自己对于商业运作不成熟的表现之一吧。当初我们只是个全新的小公司,我这样贸然寻求合作,劣势可以说是不言而喻,结果自然是碰了壁。”

从之后的发展来看,不论是在日本本土还是国内,这类为用户提供周边定制的服务都并不少见。坐拥平台优势的p站的factory也好、国内的半次元也好,大家都陆续开始尝试商品化以完善自身平台的变现模块。

P站的factory功能

在面对其他公司以更多的投入实现自己一直以来考虑的想法,王冉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决定放弃。

“必须要转方向了。这样下去最后也只是陷入资本的竞争,这对于一家新的创业公司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从王冉开始当初构想的“定制周边”的网站开发到确定转型,王冉付出了几乎一整年吸取教训。简单的商品制作在早已经周边遍地的日本并不会有更多的市场,不能够批量的家具从效率上也不符合他才刚刚起步的公司,参加比赛的项目与现实的差距让王冉必须改变策略。

Bring It on Home to Me

2015年, 在日元贬值和签证放宽等条件的推动下,赴日游的热潮伴随着各类中国游客“爆买”的新闻席卷了各大主流媒体。从中受益的除了游客、商店、酒店,一个相对比较新型的产业也随即爆发,那就是以airbnb为首的民宿经济。

Airbnb的日本分部是在2014年5月在东京正式成立。到2015年6月已经有超过5000以上的房屋提供住宿服务,使用airbnb的用户约52万人,其中93%就是来自海外,足可见民宿在日本的适应力可以说是非常强。

动漫作为日本引以为豪的文化载体,一直是吸引对年轻人赴日旅游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号召力是不言而喻的。去日本旅游,逛逛秋叶原等地早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面对着如此的形势,王冉想到,如果与更容易接洽的民宿合作,提供富有特色的体验,目标人群针对这些来自海外的动漫粉丝,这一次,他选对了方向。

2015年3月30日,王冉以“痛部屋”之名开始了全新的服务模式,就如同大家都很熟悉的“痛车”,王冉想要通过将房间装修成颇为二次元的样式以满足一些拥有房屋的客户在民宿竞争中吸引游客的目的。

“我们先是尝试给airbnb上房屋的主人发邮件,询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后来觉得这样绕过airbnb是不是不大合理,就又联系了airbnb的日本代理,对方觉得我们这样也能替他们期待宣传的作用,而且本来他们也对房屋主人的约束比较自由,结果也算是得到官方认可的前提下,与一些民宿谈妥之后开始了痛部屋的装修工作。”

与藤ちょこ的合作

在早期的痛部屋项目中,王冉还是首先想到与一些知名的插画师进行合作,其中与插画师藤ちょこ老师合作推出的痛部屋收到了粉丝的广泛好评,用户自发性的SNS传播也让一些想要发掘的新鲜资讯内容的媒体主动找到了王冉。

包括东京新闻、TOKYO MX NEWS、周刊朝日等等,从平面到电视,整个2015年,可以说是王冉和他的痛部屋媒体露出最多的一年,王冉现在的微信头像,还是当初BEACON杂志替他拍摄的照片,给他起“这是一个来自中国的idea man”的标题。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几个合作的房间效果还是不错的,一面墙都是插画,他们也可以拍出一些比较有魄力的画面,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许多住过这种房间的人会把自己的照片发到社交媒体上,靠着互联网时代的口口相传,我们总算是做出了些名堂”。回忆起当时采访的情形王冉竟然显得有一些不好意思。

王冉的民宿包装策略获得了成功,以“动漫文化”为切入点,在旅游热潮、民宿需求、社交媒体普及的情势下,他在2015年的时间点上选对了改变公司发展的所有选项,而之后的发展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幸运女神给他带来的,是走向版权化合作的重要契机。

Flash Light

2015年11月28日,《怪物猎人X》在日本发售,玩家的热情比卡普空想象得更高,不到一个月就突破300万的销量虽然再次证明这个系列超强的生命力,但对于卡普空的版权部门来说,如何维持这个IP的活力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卡普空版权部门的负责人为了能够拓展后期项目以及相关周边开发的合作,去参加各类授权展早已经是熟门熟路的事情。他与到场的嘉宾们一起互相交换着名片,擅长周边制作的厂家自然不在少说,但当他拿到王冉的名片,听了王冉的项目介绍之后,唯独对“痛部屋”的形式提起了兴趣。

“因为他们想要扩大《怪物猎人》的影响力,如果只是单纯的周边在如今的社交媒体时代并没有新鲜感,但如果是住在房间里面的话,用户只要上传照片,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但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以民宿为主,交换了邮件之后,就没有再联系。”

卡普空与王冉很快就合作意向达成了一致,但提出了一个需求,那就是拒绝与民宿进行合作,必须是正规的酒店,寻找酒店的工作也由王冉这边负责,只有得到两边的同意才可以确定继续推进项目。

“因为我们这边做惯了民宿,酒店作为传统行业其实对改动他们内部的装修还是有很多顾虑,我们也没有这方面的人脉,一开始就还是靠给酒店一个一个打电话来问有没有机会。
我们那个时候大概找了160多家酒店咨询,最后终于找到一家感兴趣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的负责人自己也玩怪物猎人。”

大家相视一笑。

怪物猎人主题酒店

凭借着幸运女神的又一次垂青,王冉与临近东京车站的酒店“相鉄フレッサイン”合作,于3月份开始了《怪物猎人》主题酒店的预订,这次合作成为了王冉之后开展更多版权业务的实力敲门砖。

薄樱鬼 御伽草子

有了《怪物猎人》的成功案例,2016年5月DLA公司为了宣传自己的作品《薄樱鬼 御伽草子》找到了王冉进行合作,反响强烈。粉丝们对于制作真人比例的呼声又促成了之后OTOME三作联动的项目(《薄樱鬼 真改》 《Code:realize》和《御伽草子》)。同年8月的《阿松》、10月的《文豪野犬》,每次酒店的订单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完售,粉丝的一致好评,让越来越多的公司乐意与SO-ZO合作,已经与他们合作过多次的“王子酒店”(サンシャインシティプリンスホテル)也是早就认可了这样的模式,而推特上的互动也让越来越多的粉丝想要去体验这种“和心爱的角色共处一室”的身临其境感。

来酒店入住的粉丝合照(图片来自推特)

“酒店内装都是根据版权方提供的素材来进行设计,对方也会为了活动绘制专门的版权图,等物料准备妥当,我们会联系供应商去酒店内部施工,酒店的装修1天就可以完成,同样的,活动结束之后拆除也只需要1天,对于酒店的负担降低到最小。” 王冉对于现在的效率颇为满意。

依托于互联网发展的实体经济,王冉靠着100万的天使轮在2016年已经完成了自负盈亏,这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是非常好的开始,而他的步伐还将继续。

Come a Litter Bit Closer

除了我们一开始的提到的《银魂》。SO-ZO的下一个项目是与去年大热的运动动画《YURI!!! on ICE》。公布了几位主角身穿浴袍的版权绘的推特在短时间内就超过了2万转发,如此热烈的反向几乎已经确定了项目的成功。(尤里因为设定未满15岁就身穿浴衣摆出颇有一些工口的姿势还引起了话题,咳咳)

看到《YURI!!! on ICE》联动酒店的粉丝推特

从过去寻求合作碰壁,到如今也有了可以对IP进行筛选的余地,王冉在商谈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

“他自己异国创业必然很辛苦,会遇到很多问题,但是有问题他就努力去解决,有不懂的就努力去弄懂,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会怨天尤人。” 用SO-ZO的产品总监毛毛虫这样评价自己的老板。

看似每每都有幸运女神的眷顾,有着一个优等生该有的学霸光环,但王冉的努力可能也只有离他最近的人才真正明白。

“坚持创业这些年,其实理由很简单:动漫是我喜欢的领域,我做的很开心。想法和做法得到用户的肯定让我觉得很满足。一开始不赚钱但还是想坚持做下去,发现不对劲就调整方向、换位思考,最终给自己的公司定好位,找好路。有了一点小成功就有一点成就感,然后就越来越有成就感,欲罢不能。”

《animage》上的银魂主题房间专题页

“于是他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懂的老板,以后就越来越不好糊弄了。”毛毛虫将自己老板的成长看在眼里,“等公司走上正轨希望他可以多拥抱拥抱大自然(多出去走走,少管管我们)”

妹子的期望很实际,不过王冉似乎并没有让对方得逞的意思。(笑)

王冉最近回国也有意将自己的想法在国内落地,为此他拜访了各家国内比较有名的旅游平台,以及动漫相关的公司,虽然实际操作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考察,但他人已经走在了路上。

这个在日本创业的中国年轻人,之后是不是还会带来一些其他的惊喜给我们。


最后我们还是感谢SO-ZO创始人王冉接受我们Anitama的采访。更多ACG资讯可以关注Anitama,在web、App、微博微信都可以找到我们。如果你也有想要述说的故事也可以随时联系。

彩蛋一枚

封面: SO-ZO

© 魂弹 / Anitama

文章标签百态银魂阿松
Anitama百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