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字的研究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20年1月16日 21时00分

相扑力士白鹏因为罹患蜂窝织炎无法出赛。由于这一病名比较罕见,所以“蜂窝织炎”一时登上推特热词榜。而不少网友——包括漫画家火鸟在内——看到热词榜上的“蜂窝织炎”,都以为是《魔法禁书目录》的什么新人物的名字。

https://twitter.com/minatohitori/status/1217347697188851717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编辑荻野谦太郎分享了动画剧本会议上的一句金句:“请把这里写成能发挥新井里美力的台词。”

https://twitter.com/gouranga_/status/1217068548889006080


一位同人插画家安腾飞雄吾发出一个大哉问:为什么人体结构崩坏的糟糕画风反而更好“用”呢?直到 2020 年,他还是没有得出回答。

网媒编辑小山晃弘提出了一个“开司的啤酒理论”:我们不是在对漂亮的画发情,而是和画出来的欲望同调了。能唤起欲望的表现,并不需要非得精美工整。

小山以此类推,NTR 能够激发欲望,或许也是因为作品中有想要进行行为想得不行的被戴绿帽方存在。正是因为有所不得,所以才会产生欲望。

https://twitter.com/akihiro_koyama/status/1217091700847345664


有一位一般女性问成人漫画家越前:“我有一事想问成人漫画家,为什么男性会对女性的内衣感兴趣,为什么会对内衣兴奋呢?”越前也没能给出明确的回答,在推特上寻求大家的意见。

越前自己认为,这可能是出于想要知道喜欢的人的秘密的心情,就像拆开卡包、打开礼物箱、确认扭蛋结果一样,“想知道神秘的部分”这种“未知”,才是答案的内核。

https://twitter.com/aiue_etizenn/status/1217443769450033153


网媒编辑伊藤大地表示,有撰稿人向他抱怨:“‘编辑’这个词被用得过滥,导致没有能完成编辑实务的人,很是恼人。希望像样的编辑多多发声。”

伊藤也表示,“编辑”这个词在文化论的上下文里用得太多,却很少有人讲述实操工作:怎样整理原稿、约稿、收到稿件后该从哪里读起……他也希望感兴趣的出版社和网媒同行和他一起建立一个网络媒体时代的编辑实务指南。

https://twitter.com/daichi/status/1217386637870555136

编辑たられば也表示,“网络编辑”这个职务的工作范围被扩大得过头,所以原本的核心业务——制作策划案,或者针对新闻撰写、获取原稿,进行加工公开——反而常常疏于提高技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扩大的“上述之外的业务”范围边界过于模糊了。

たられば认为,“编辑”这个工作,应该更聚焦于“编整、收辑、联系”信息和人。只要这个业务轴稳了,那么学习(训练)方法和工作范围也就明确了。

https://twitter.com/tarareba722/status/1217655989547126789

封面: 《BANANA FISH》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