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作家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月2日 21时00分

今天,原定出演演唱会“犬 Fes!”的音乐人菅野洋子因罹患流感而紧急宣布取消演出计划;《偶像梦幻祭》舞台剧的大阪公演也因为两名演员急病而临时停办。

最近国内也在爆发流感,再加上近期天气变化无常,也请各位读者保重身体,过个好年。


网络小说作家朱雀新吾平时从事舞台道具。当职场有新人来的时候,他就会向新人自夸:

“请多指教,我是那部有名的《异世界落语》的朱雀。”

新人听了,一脸懵。

到了前些天,他又循例向新人自我介绍的时候,新人回答:

“您是《异世界落语》的作者吗?我之前在 Anim○te 负责轻小说,摆过您的作品。”

朱雀当即下跪:“我●●可是承蒙您关照了。”

https://twitter.com/jackinjackjapan/status/1090048537792983040


讲谈社漫画编辑スズキ说,一部作品畅销,是一个肉眼看不到的事实:“很多人对这部作品感兴趣、读了。”

而感想和粉丝信,则会带来有形的实感:“这部作品传达到这个人的心里了。”

前者是纯粹的喜悦,后者则近乎拯救了。

身为责编的他尚且如此,呕心沥血创作的作者看到感想和粉丝信时的心情,更不知道会有多激动了。

https://twitter.com/ym_suzuki/status/1090220913289703424


作家事务所 Cork 社长佐渡岛庸平与旗下作家三田纪房开会,有所感悟:

创作,不是凭空造出新的东西、不知道的东西,而是把自己熟悉的东西简洁地传达给他人,让别人也能像自己一样了解。

https://twitter.com/sadycork/status/1090401481138659328


轻小说编辑庄司智说,新人奖投稿作品之类的素人作品里,经常可以见到一种情况:完全没让读者搞明白情况,自顾自地推进剧情,让读者觉得没法读下去了。

他认为,这恐怕是因为存在于作者脑子里的设定和情景没有充分落实到文章里、没有传达给读者。

庄司主张,一般来说,描写得比作者认为的更细致一些,读起来才会恰到好处。

当然,反过来描写过剩也会导致文章难读。这方面的平衡感,或许就是成熟的职业作家和素人作家之间的差距之一。

庄司还说,如果同样要追求 100 的表达效果,凸显人物魅力的描写和杀必死场景要往 200 里写;而负面表现、疼痛、猎奇之类的描写,则要控制在 10 左右,让作者觉得不够劲,实际上可能才是最合适的。当然,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经验之谈罢了。

https://twitter.com/ss_editor/status/1089519981866307594


漫画家树崎圣听说,当演员要介绍自己的照片、或者是用在杂志之类的媒体上时,他们自己是做不出最好的选择的,所以往往要让别人来选。一个演员最有魅力的表情是什么,他们自己并不清楚。

树崎认为,放在创作中,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的魅力在哪里,自己是搞不明白的。

所以,责任编辑的存在才有价值,和责编交流让对方了解自己才有意义。如果遇到的是优秀的编辑,向对方暴露自己,就可以让对方给自己指明方向。

特别是对于第一部作品失败了的作家来说,这更是重要。经历了失败的作家,就像被异性甩了一样,会搞不清自己还有什么魅力,明天的路要怎么走。

而如果你是还没有责编的新人,或者是不打算和出版社合作,那也可以珍视会对自己说辛辣的话的朋友,和他们商量。重要的不是把你吹到天上的人,而是会对你说出真相的朋友。如果征求意见的对象是对你来说意义特别的异性,那只要向那个人诉说,就可以提高集中力,发挥出超乎平常的能力。

https://twitter.com/saintkisaki/status/1089893817900097537

当然,意义特别的同性也没问题。

封面: 《盾之勇者成名录》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轻小说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