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青春》中的国人主创

《舞动青春》动作作画监督梁博雅专访

China Animator|lll2017年8月27日 6时20分

本季动画《舞动青春》讲述了主人公富士田多多良在一个毫无执念的生活中,意外与职业舞者仙石要相遇之后,平凡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的故事,以国标舞作画为一大卖点,而负责这些舞蹈场面的主要原画师就是OP中出现的动作作画监督(アクション作画監督)。

其中有个我们很熟悉的人名,便是曾接受Anitama的专访的梁博雅。这次借机便让她来谈谈这个工作,说说参与《舞动青春》的契机,以及动作作画监督的工作内容等等。非常感谢她能在忙碌的工作中接受采访。


——最初是因为什么契机参与的《舞动青春》的?动作作画监督(简称为AC作监)的职位是主动请缨还是受人推荐呢?

梁:是松下P(本作制片人松下庆子,也是《排球少年》、《百日红》的制片人)推荐的,说是根据排球时期我的工作表现考虑让我试试做AC作监这样,很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

——动作作画监督的工作内容是什么?画跳舞镜头有什么讲究,监督有什么要求?

梁:AC作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监修剧中舞蹈动作,还有加大表现的力度。感觉板津监督比起真实的动态更想追求一些夸张的表达。

国标这个题材其实对于我们大部分的人来说都是个未知的领域,首先要了解到底什么是国标舞,一些很基本的动作都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不是说找个参考视频啊照片啊就能学会,更多的要从理解开始。这项运动主要分两大类,国标跟拉丁,在每个类别里又分五种舞蹈,加起来总共有十种(国标舞项群含有华尔兹、维也纳华尔兹、探戈、狐步和快步舞,拉丁舞项群包括伦巴、恰恰、桑巴、牛仔和斗牛舞。每个舞种均有各自舞曲、舞步及风格),而且每一种舞蹈的节奏啊,注意点都会有所不同。

我们主要成员都会被叫去工作室附近的舞蹈教室去体验课程。对于常年不运动的我们来说也是个新的体验,还是跟异性跳双人舞蹈,好多人一开始都会觉得很尴尬,然后就从最基本的搭架型开始,我们在体验中常犯的错误老师都会一一讲解,给我后来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帮助。刚好我第一次担当的就是第三集,也就是主角第一次参加比赛的内容,我一接到分镜都怀疑是不是剧组有意让我接的这集,心情真的跟主角是一模一样啊(笑),只可惜时间只够学一些华尔兹的基本步法,也正好可以在第三集中运用上。感觉在分辨舞蹈中很多步法的名称就花了不少精力,分开一个个步法看还比较清晰,一旦连起来就开始发懵了(笑)。

何况第三集里头还出现了拉丁系的舞蹈,体验课程的时候还没有学到,只好硬着头皮去查阅大量资料。

监督为了让我们更加主动的去学习,不单纯描参考,这次很多舞蹈取材片段除了部分可以直接使用之外都会要求原画们自己在脑内做不同角度的变换,这样又增加了难度。

——作为一部24集的动画,现在已经做到后半了吧,做了那么多有什么感受吗?现场是怎么样的气氛呢?另外一位动作作监向田隆先生是怎么样的人?两位如何分担工作的?

梁:现场快忙死了,跳舞真太……太难画了(笑)。老实说舞蹈本身就对人体结构要求就非常的高,不要说动态,仅仅是像个舞者一样的站姿也不容易画,很多人会不自觉的画成驼背所以修改量还是巨大的。

向田先生虽然平时不太爱说话,但人非常好,从他身上可以学到很多。

我们两个基本是轮流制的修改。因为我之前《幼女战记》的档期关系,我一开始是从第三集开始,1、2、4跟5都是他。从第六集以后我负责双数,他负责单数这样。我跟向田完全不同类型的作画,我想这也是剧组刻意的安排吧,想看看这样会发生什么有趣的变化,感兴趣的观众可以尝试去分辨一下我们不同的修正风格。

——你觉得《舞动青春》这部作品的看点是什么?

梁:我希望能通过这个作品让更多人去了解竞技国标舞,改变对它们的刻板印象。很多人没想到跳个社交舞也能成竞技项目,还有主角和他的伙伴们通过舞蹈去成长的故事。

封面: 《舞动青春》

© lll / Anitama

相关讨论舞动青春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