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二十八)

文字游戏(后篇)

SFX|永远的迪迦个人专栏2017年11月16日 6时10分

第二十八章 文字游戏(后篇)

特技监督、特摄监督、特殊技术

8、特技监督

特技监督是当初专为圆谷英二而生,本来只限定一人,但后来一代代流传下来的称号,冠有这个称号被视为圆谷英二的继承者的象征。普通人说“特摄之神”,能感受到当时圆谷英二被神格化的氛围,现场的人是说“特技监督”,就能感受到一种甚至甚于监督的神圣气场。特技监督的基本含义、来源、工作任务范围、象征意义等等,以前也花过两章来专门说了,这里就不再过多重复,因为现在主要目标是说清楚分辨名词方面的事。


9、特摄监督

长得最像特技监督的用语,无论时间空间,古今日外都把特技监督和特摄监督是混用的,视为同义同一概念没有差别。普及到这个份上,日常口语中对错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但差别终究是存在的,否则也不会出来两个长得不一样的称呼了,只有在这里,只有在这里我们还是必须把这两个称号分辨清楚。

如果把特技监督比作五代雄介,特摄监督就是小野寺雄介(你说的这个谁懂啊)。但特摄监督这个用语的流传范围啊普及度啊,比特技监督高多了,主要有三个理由。第一,本来特摄这个叫法就比特技知名度高,特摄是有媒体主导大肆普及的叫法,你看特技明明是原生的概念,我们却花了那么久来讲它。第二,就像特摄比特技好理解一样,特摄监督比特技监督也容易理解多了,特技监督是什么鬼,老百姓不好一瞬间听懂,还有隐患歧义到跟影视不相干的地方去。第三,因为东映超级英雄用的叫法是特摄监督,这个叫作以数量取胜。

第三点什么意思呢,这个以前在Anitama的另外的连载系列《东映与周日早间六十六年的系谱》《东映御三家大人的事情》也都有提到过,东映最逆天的一点是它的产量。七十年代东映电视部全盛期,甚至约四分之三的电视剧都是东映电视制片厂来制作的,看清楚了,是全日本的电视剧的四分之三的份额。因此在同一时段,不同的两三个全国联播网,都在播东映电视制片厂制作的节目什么的,这种状况很频繁。日本总共也就四个全国联播网,所以这个情况当然是拉仇恨的,东映的制片人要被电视台的制片人约谈的。你看我刚写完这篇,朝日电视台和富士电视台就又开始互掐了,搞得我还要回来加个笔。脚踏多条船的事现在反而没那么忌讳,在当时是大忌啊。你东映是大公司底子厚,做了就做了吧,可你不但做了,还没羞耻心地明目张胆挂出大名来,那怎么行呢。所以偷情时,是要披马甲滴,就像下图这例这样的。

制作局叫NET,这是当时日本全国人民都知道的,是日本教育电视台,也就是今天的朝日电视台。那个制片厂写的TTP,这就没见过了,其实是玩了个小把戏,东映电视制片厂缩写了一下。就算不广泛接触东映电视剧,光看其中的超级英雄片的,应该也知道其中东映皮套人有多泛滥,尤其七八十年代。你想想有如此产量的东映既然使用的是“特摄监督”,那这个用语的普及度可想而知。

前面说的理由都是说为什么特摄监督比特技监督多见,归根结底是因为多用。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大家都用特摄监督,而不是特技监督的现象呢,主要原因就是门槛了。这个门槛包含两方面,一个是不敢,一个是不懂。我们知道连圆谷英二的弟子都有一种不敢的心理在里面,那外面的人还要加个不懂,就更不使用了。你看我们以前花了那么多篇幅,耗费在特技和特技监督这些用语上,死死揪住不放。以后也还要花上至少八九章,来继续死抠特技监督这四个字,这是好讲清楚的事吗,又是那么容易全理解的事吗。所以理所当然地,媒体都叫成特摄了,观众都在用特摄了,那东宝集团以外的制作现场又有什么理由不叫特摄监督。

这里还要出现一个原始的话题,负责特殊技术的职员阵容的待遇和地位问题。我们以前专注于说圆谷英二时讲过,特殊技术地位低,圆谷英二地位低,圆谷组地位低,花了十五年打了个翻身仗。那圆谷组以外呢,一旦其他地方开始搞特殊技术,那情况不也得是一样的嘛。不过因为已经有过一个叫圆谷英二的人,给所有搞特殊技术的专业职员先打过一仗了,所以其他地方的特殊技术人员,一上来不会有圆谷组刚开始时那样的低待遇。但也因为他们那里没有一个圆谷英二这样的人,所以他们后来的发展,也没拥有圆谷组那样的地位高度。而特技监督象征着什么,正是圆谷英二被捧成神的那种地位,是圆谷组在东宝受到的礼遇。

以前我们讲过的一点,你现在再来体会这个意思,“特摄映画”本来就是个比较畸形的概念。它是因为圆谷组的地位实在太高,都已经出现泡沫了,而被媒体造出来的宣传用词语。而正常的给片种分类的思路都是什么,是题材是情节,是根据片子内容的。从制作方式来分片种的异常思路只有两个用语,特摄片和动画片。而手绘动画是因为人眼明显能看出来才这样,特摄则是当初要是不说,从米国佬到日本小朋友都以为是实景录制摄影下来的真东西。要不是当年有这么个畸形思路的产物,后来也就不会有什么特摄片动画片就是给小孩子看的,或特摄片动画片就不是给小孩子看的,之类的无意义吵架了,因为分片种的依据根本就不是题材和情节。所以特摄片概念的出现是因为特殊技术的存在感太高,特殊技术的存在感太高是因为出了个叫圆谷英二的人,宏观来说这的确就是一种少数派的不正常的状态。正常的状态,特殊技术的专业职员就是存在感不高于其他人的,属于全片剧组的一部分的,而不是专门分个两班体制出来、专门有个特技监督。

特技监督与特摄监督到底不同在哪里。确实如果光看他们的工作内容,实在太像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样的,所以长年以来特技监督与特摄监督成为混同用语,也是完全正常的现象。其实吧,就算是同样有特技监督称号的人,具体到各人身上,状况照样不同,同样叫特摄监督的不同的人也是这样。那么关键点究竟在哪里,在于一个听起来与特技特摄这些无关的,另一个概念,叫作“作家性”。

什么意思,换个必要条件先说,就是独立性。我们之前说两班体制的基本概念和要点时就提过,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特技监督有独立性。这个独立性是必要条件,是前提,之后,特技监督才会有了作家性。独立性在于哪里,在于特技监督不受本篇监督的管辖和制约。而影视界的常识都知道制作现场的最高指挥官是监督,即导演,但偏偏特技监督和他所率领的整套班子,就能独立于监督之外。因为特技监督的本质也被定位为监督了,特技监督与本篇监督是平等平行的,所以才分开来把原本的监督全称作本篇监督。作家性在于哪里,在于有了独立性之后,特技监督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执行影像作品的演出工作。特技监督是管什么的,字面解释都好说,负责特殊技术的,所以喽,“技术”和“创作”有半毛钱关系么?是的,本来就是没有的,但是特技监督,他就有了。应该更精确地说是,冠上特技监督称号的圆谷英二,他就有了。他不仅有了,他还嫌不够,他就是因为嫌不够,后来才会有圆谷制片厂,才会作死的。

这个实质根本不仅仅是称呼上,差别一个字的问题,是背后,本身东宝的制度与其他地方根本不同。东宝的制度下,才允许特技监督有了作家性。而又只有东宝集团旗下,包括圆谷制片厂,才叫特技监督,而不是特摄监督。所以我们现在在说的,特技监督和特摄监督到底有什么不同,本质上的话题其实是,东宝这个特有的体制,与其他地方的到底有什么不同。东宝的体制怎么确立的,除了现场有这个实态和需求、圆谷英二有能耐、片子也确实火了,等等这些客观条件以外,官方性地把本篇与特殊技术两班平行分业体制正式确立的,还是圆谷英二的那个恩人森岩雄。

我们从《圆谷百一十年史》开始,就反反复复提到森岩雄这个人。在东宝和圆谷英二个人的最黄金期的同时期这些年,他就是东宝的董事、制作本部长,后来一步步升,圆谷英二去世的时候他已经做到副总裁了。一九三七年设立东宝特殊技术课让圆谷英二担任课长的是森,一九四二年大名作《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最初动议时来找圆谷英二是森,战后一九五二年把圆谷英二再次请回东宝的是森,一九五四年《哥吉拉》在东宝经营管理层满场一致反对的情况下独自一人执意下达制作许可的也是森,一九五七年重设特殊技术课的又是森,一九六〇年在东宝砧摄影所里建造特殊技术摄影专用的大人工湖的还是森,一九六三年东宝为圆谷英二购入奥克斯贝里公司制的当时最新锐光学影印机依然是因为森。圆谷英二在弟子们面前一直是老爹的形象,然而圆谷老爹自己是一直被森罩着的,在森面前老爹不过是一匹良马中的良马,而森是伯乐中的伯乐,士为知己者死啊。

第三代本家特技监督中野昭庆,回忆圆谷老爹当年的语录,老爹有一句是这么说的:“世间都说,哥吉拉能诞生是因为有圆谷英二,其实哥吉拉真正的生身至亲,是森桑啊。”这样的森岩雄,当时以东宝制作本部长的立场,把制作现场的本篇与特殊技术两班平行分业状态,完全制度化了,宗旨就是为了分别培育各自的专家、精英人才。所以这是东宝才特有的制度,后来带到老爹自己创立的圆谷制片厂。在那个前辈后辈都等级观念很重的时代,东宝这边的本质明确就是,一个作品两个监督,特技监督与本篇监督完全同格待遇。其他地方就不同,是滴,是有个玩意叫特摄监督,但都是本篇监督的率领之下。监督率领的下面的所谓能叫监督的人,可以多了去了呢,特摄监督、动作监督、美术监督、音响监督、省略号监督。他们是接单的,监督有什么需求,我就给你做出来,只是我管的是这块,所以我叫作这一块的某某监督。作家性,没有的,只有本篇监督一个人有。森这么说:“特殊技术对于影视是绝对必要的。特殊技术的领导者不隆重对待也是不行的。”所以圆谷英二这样的人才也只敬森,你看老爹平时跟森的对话都会不一样。森来说什么事,圆谷老爹的回应一般会是,好好好、是是是。其他的管他什么东宝的大领导来,这个本部长那个专务董事,老爹回应对话的感觉一般就是:你指啥?我不知道啊。

还有一个小要点。以前也已经说得很清楚,看上图也同样能清楚,因为特摄只是特技的一部分,是决不能混同的。而且我还多说一下,平时观众日常对话用语里混用倒还的确没什么,一旦在正经专业的场合混同使用了会出什么事。

第一条,我们已经强调过,特殊技术下面有个子分类叫特殊摄影,简称特摄。第二条,跟特殊技术无关,影视的制作现场有个职能叫摄影监督。摄影监督大致就是制作现场,地位最高的那个摄影技师,虽然摄影监督这个称呼在九十年代以前,用得并不算普及。关于这点,在第一章时预定好的框架目录中,出现的专门讲职能的那个章节里,还要说的,现在知道有这么个存在就行了。

往下看,于是呢,普通的片子,现场总指挥的演出家叫监督,一把手的摄影技师呢,叫摄影监督,这个还没问题。采用了本篇和特殊技术两班平行分业体制的,“特摄映画”之中,特殊技术班总指挥的演出家,叫特殊技术监督,简称特技监督,这个也照样还没问题。下面问题就来了,特殊技术班的,在特技监督之下,那个一把手的摄影技师,就叫什么?叫“特殊摄影监督”,简称特摄监督。所以严格说来,特技监督和特摄监督是一回事吗,特技监督和特摄监督可以是一回事吗,特技监督和特摄监督怎么可能是一回事呢。

东宝以外的地方,别说特技监督和正宗的两班体制了,像日活和松竹,到六十年代了,也还完全是像圆谷英二四十年代在东宝混时那状态,特殊技术的负责人员没多大地位。松竹倒总算是到六十年代末期,搭“第一次怪兽风潮”的顺风车时,才终于勉强出了个特摄监督的字眼。

然后东映,东映的片子是为什么能有特摄监督呢,这主要取决于第十二章中专门详述过的矢岛信男。我们说过其实东映作品的特殊技术从零开始主要就靠矢岛了,七十年代起变成只能靠他,进入九十年代至今也是靠他的弟子。矢岛觉得管自己叫特摄监督比较舒服。他有一个观点,因为特技监督的“特技”指特殊技术,专门强调的是技术,到这为止还是没问题的。接下来他说,自己不喜欢强调技术的,因为在拍的是电视剧,“剧”的重点是情节,所以叫特摄监督比较舒服。

好了结合我们之前说过的那么多,现在你发现什么了。那就是在叫法这个问题上,第一,其实矢岛所理解的这里的“特摄”,和圆谷英二原本提出的“特殊摄影”简称“特摄”,也不一样。矢岛终究也是把“摄影”按单纯的拍摄的那个意思来理解的,跟媒体扩散“特殊摄影技术”时叫出来的“特摄”思路同源,概括泛指了整个影视的制作工程。这其实是东宝集团以外,世间对“特摄”的曲义理解的普遍现象。第二,虽然主张的称呼不同,其实矢岛所指的“特摄监督”,和圆谷英二所指的“特技监督”,追求的意义反而是一样的。你看矢岛自己提出的那一套说文解字的思路,那说的什么意思,其实也是在强调一点,作家性(虽然在东映这地方矢岛最后也没能实现作家性)。记不记得我们在第十二章,提到矢岛时其实也说到过,他说他在意一个理念“特摄影像也要有情节”,这个源头也是从师父的师父,即圆谷英二那里,得到的启发。

还剩一个东宝以外对特殊技术造诣最高的大映,这边有要用到时也是用的特摄监督。而且那个待遇也是明显和特技监督不一样,印象深刻的是下图这种表记方式。地位不平等,这还是好的,还有不表记的时候。提前多说句,黑田义之监督这个人留意了,我们这里连载的主题虽然不是大映,但迟早这位也要出来占几集戏份。

于是最终,事实上执著地使用“特技监督”这个称号的只有东宝集团,也就是直接受过圆谷英二熏陶的这个体系下,东宝砧摄影所、圆谷制片厂、东宝映画、东宝美术、东宝映像。所以即使在世间扩散最广的用语,是特摄监督,而不是原生正统的特技监督,这倒也好。门槛高,以稀为贵,已经在东宝集团内部被神化过的特技监督这个称号,通过外部这样一搞,逼格好似又被抬高了一层。以前我也早就说过,特技监督是“稀有生物”。所以管一个特摄监督叫特技监督,这就像管一个职称是副教授的人直接叫教授,是给面子是抬举人家,是一种礼节。至于把一个特技监督叫成特摄监督,事到如今了,这种事……我只能说这句:不说是否算错,只是最好别做。


10、特殊技术

我们已经把原本意义的“特殊技术”的词义讲得很清楚了,现在这一节说的特殊技术,说的是作为头衔的“特殊技术”。是继续前两节特技监督、特摄监督的这条路子,指制作现场负责特殊技术的那个人。

这个以前也不是没说过,现场的两班体制被正式承认前,圆谷英二的特技监督称号确立前,就叫特殊技术。那时是有实无名的特技监督,干着特技监督的事,只顶着特殊技术的头衔,不叫监督,所以没有监督的待遇。职员表上这么写的意思仅仅是表示,这个片的特殊技术是这个人负责的。那时顶着特殊技术这个头衔的人的性质,就是跟全剧组其他职员同样,统一听监督下单。

从叫特殊技术,到特技监督正式诞生前,有段过渡期。冠以特技监督称号的契机是《哥吉拉》,《哥吉拉》在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初首映。一个多月后,年末旺季的《透明人》就产生变化了,叫“特技指导”,同时这片也是圆谷英二最后一次担任旧业,即摄影技师。片中职员表上叫的是“特技指导”,但海报上已经写了个“特技监督”,这在第二章也提到过。然后一九五五年春,黄金周档期为《哥吉拉》紧急赶工制作的续篇《哥吉拉的反击》,第一次在正片中出现了“特技监督”。再到一九五五年暑期旺季的《兽人雪男》,这片其实时间在紧急赶工的《哥吉拉的反击》之前,是《哥吉拉》的班底制作的,所以还是延续了叫特殊技术的习惯。再往后从一九五六年起,就很明确地叫特技监督了。后人其实也可以通过这短时间内,多次产生的细微变化,多少窥见到当时森岩雄斟酌和确立制度的过程。

上面这是明显虚构题材的影片的情况,也就是说明确特殊技术为一大看点、卖点的情况。但我们知道圆谷英二的特殊技术,起源爆发点在战争片。而且对于战争片来说,宣传特殊技术的存在感,这个必要性相对较弱,因为战争是现实里也存在的。一九五九年夏季档的《潜艇伊57不投降》,是东宝时隔五年才终于制作的战争片,也就是说,是圆谷英二获得特技监督称号后,首个战争片。在战争片里叫特殊技术的传统还是存在,这时连特殊技术课都已经重设了,圆谷组的成员也都有登上职员表标上各自职务的待遇了,但就还是久违地给圆谷英二挂了个特殊技术的头衔。不过圆谷老爹的特技演出果然是太惊艳,以致于存在感实在太强,紧接着一九六〇年的超大规模战争片《夏威夷与中途岛大海空战 太平洋的暴风雨》,就立马也表记上了特技监督的称号。这些都是第二章中提过的大作,自此象征着圆谷英二的称号,就真的彻底统一为特技监督了。要说有什么能算是再升一级的头衔,那就只剩后来居二线时的“监修”和“特技监修”。

还有一种叫“特殊技术”的头衔,这个在第十六章中说过。成立圆谷特技制片厂开始制作电视剧时,本来也是延续在东宝的惯例,《奥特Q》存在特技监督。但是这个称号,对于直接有过圆谷老爹的弟子经历的这批人来说,象征着一种神圣感,亲自挂上这称号就压力太大了,总感觉心里慌。所以《奥特曼》开始两个月后,特技监督这个称号不用了,自主降级,改叫特殊技术。这个情况就纯粹只是写法表谦虚了,除了叫个特殊技术以外,其他任何方面都与特技监督没有区别。


11、特殊技术摄影

剩下最后一个怪胎了,特殊技术摄影什么鬼。看清楚了,是“特殊技术摄影”,不是“特殊摄影技术”。这也是职务头衔,圆谷英二在正式叫特技监督之前职务写成特殊技术,在特殊技术更之前呢,头衔表记就是这种怪胎了,特殊技术摄影。那是在四十年代初,圆谷英二刚刚偏离本行,也就是一个正常摄影技师的轨道,去负责电影中需要使用特殊技术的影像的部分。我们以前说过,两班体制和特技监督等等,之所以有过十几年间有实而无名的状态,现场实态和外部认知的脱节是主要原因。外部认知一步步接近现场实态,某种程度也会反应在职务名称的表记上。叫特殊技术摄影,那就是认知脱节比叫特殊技术的时候更严重的期间。

像上面的例子这样,“特殊技术摄影”其实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使用了特殊技术的摄影”。这里照样是把“摄影”按俗话的理解,泛指拍摄了,概括影视制作的整个过程。这图上的文字当时告诉观众的意思就是,第一,这片是使用了特殊技术的,第二,使用特殊技术的部分主要是这两人干的。除此之外的情报,连写职员表的人自己也不知道了。按后来五十年代后期,两班体制已经正式确立的时候的表记方式,职员表中图上这一节,改成最接近当时现场实态的模样,大约就应该像下面这样。

  • 特技监督:圆谷英一
  • 特殊摄影:圆谷英一
  • 特殊美术:奥野文四郎

奥野文四郎这个人还是多说一句,我们在第十二章以及《圆谷百一十年史》的第十七回也都提起过,奥野文四郎是四十年代时,初代圆谷组的老将。一九四二年末的《夏威夷与马来亚海战》火了之后,松竹以高薪承诺来诱惑东宝特殊技术课的人,挖墙脚。有十几人就这样咬了鱼钩跳槽了,其中出名的有圆谷组的两员大将,一个是圆谷英二的首座弟子川上景司,后来的东映特摄监督矢岛信男的师父,另一个就是奥野文四郎。


【次回预告】

我们已经花了众多篇幅给两班体制和特技监督这些概念,解释清楚过了三个问题:这两个概念到底是什么、这两个概念为什么会出现、这两个概念是怎么样从无到有。说明性质到此为止,下回起我们还是讲故事:这两个概念又是怎么样从有到无,以及,为什么。

封面: 中野昭庆

© 永远的迪迦 / Anitama

奥特系列通鉴本家特摄列传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