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时代的性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8月14日 21时00分

众所周知,对于某些特定内容的书籍,电子书籍有着实体书籍无法比拟的 优越性

评论家、小说家前岛贤购买小薄本时,尽可能都会购买电子版。所以,他在逛同人展的时候,就要不断地和自己的记忆力做斗争:“这家社团会出电子版”“这家社团的电子版要等 2~3 个月才会出”“这家社团不出电子版”……这对已经奔四的他来说,是一个比较严苛的考验。

https://twitter.com/MAEZIMAS/status/1161250060836855808

虽然电子书籍比实体书籍更好用,但媒体的迁移,不仅仅意味着阅读习惯的革新,同时也意味着流通渠道的改变。因此,许多人对电子书籍仍然无法打消疑虑。在对电子书籍的批评中,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电书无法转借,所以很难在朋友间传播开来,不利于书籍的推广。

而同人漫画家抚荒武吉在从 Comic Market 归来的电车上,用手机读了别人推荐的漫画,当场买下了电子版。他由此感受到,电子书籍也有比实体书籍优越的一面。另外,在这种时候,搜索标题、或者是发送网址会很麻烦,所以书籍应当在版权页登一个购买用的二维码。

https://twitter.com/nadearabukichi/status/1161161580752470016

漫画家浅利义远则想到,也有必要确立这样一种文化:把电子书籍黄书扔在神社的后面,好让小学生捡到。

这个想法刺激了抚荒的想象力:在神社的后面,偷偷贴上只有对着树缝都能发情的年龄的人才会觉得淫猥的图形,再附上一个神秘的二维码,一扫就会跳转到成人漫画的试读页面……

https://twitter.com/nadearabukichi/status/1161165434382536706

而网友 HASEGAWA☆HIKOZO 的想象力要更领先一步:那一刻,少年心里的“性癖:二维码”觉醒了。

https://twitter.com/HHikozou/status/1161166379212369923


前些天,有一位网友“人間ジェネリク”在推特上引用“契诃夫的枪”原则,为动画和电影中不出现性少数者辩护。契诃夫主张,“如果不打算开火,就不可在舞台上放置装弹的步枪”。而这位网友据此认为,对电影来说,没有目的的性少数者要素,或许就等同于不开火的步枪。

https://twitter.com/DividedSelf_94/status/1159985083861745666

“人間ジェネリク”的本意,大概是想说“电影里可以不出现性少数角色”。但遗憾的是,他传达出来的意思,在客观上却偷换了概念,变成了“电影里不应该出现性少数角色,如果非得出现,就必须在故事上安排他们登场的理由”。这不仅仅是在公然歧视性少数者,更是对创作无比粗暴的干涉。而更糟糕的是,推特上许多平时高叫“表达自由”的创作者们,不知是没有理解这一言论的危险之处,还是选择性失明,纷纷表示了支持。

而自觉受到侵害的性少数人群则奋起反击。同人漫画家 schwinn 用漫画痛陈“我不是谁的舞台道具”,博得数千转发。男同性恋者漫画家田龟源五郎、女同性恋者百合漫画家犬井あゆ等创作者也纷纷反驳了“人間ジェネリク”的言论。

TRPG 设计师、脚本家小太刀右京同样批评说,这种说法解释不了任何问题。如果真按这种逻辑,那么异性恋者同样也是没有理由就不能存在于作品中的了。他自己在作品里会找机会安排“虽然故事进行中并不会特别触及但是是性少数者”登场,这和“虽然并不会特别触及但是是异性恋”是一样的。

小太刀认为,人要爱什么人是自然的事,要描绘这种自然的事,并不非得有什么理由。如果有人对你说“又没有理由,不要让异性恋出场”,你不会觉得困扰吗?至少他会困扰。角色必须得登场,这和性取向没有什么关系。

小太刀表示,他并不会在自己的作品里靠丢骰子决定角色的性取向;只是说,就算不是故事的主题,他也会把角色设定成异性恋或者同性恋。他认为,这样的世界更自然、更有活力。

小太刀自己虽然未必是性少数者,却也属于“御宅族”这一少数人群,所以对这一议题非常有共鸣。对于御宅族除了需要“恶心”这个“必然性”之外就不会在作品里登场的上个世纪,他可是深恶痛绝。

https://twitter.com/u_kodachi

而脚本家海法纪光则更加冷静地分析说,如果故事中出现了会让人觉得稀奇的事物,人就会觉得这是伏线。比如说,如果登场人物里有“网球部员”,就算不用网球解决事件,也没有人在意。但如果出现一个“一脉单传的暗杀拳的继承人”,解决事件却和他的拳法没有关系,人们就要怒骂作者了。

少数人群在作品中登场也是一样,如果很多人觉得“稀奇”(就算其实并不稀奇!),人们也很容易将其视作伏线、期待这一少数性和故事产生关系。也有这样一面。

观看作品的人对“普通”的认知,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戏剧创作。

但是,“容易变成这样”和“必须这样”,又是两回事。不是只有把观看作品的人觉得“普通”的事物当做“普通”来描写的才叫作品。把少数人群角色描写得“普通”的方法,要多少就有多少。

作品诚然会受到社会的影响,但作品也确实有能够改变社会的部分。如果对当今社会的“普通”感到难以接受,那么能够改变社会、或者至少能让人知道有不一样的看法的作品,也是可以存在的。

而海法希望,自己能够做出那样的作品。

https://twitter.com/nk12/status/1161170270494707712

封面: 《COP CRAFT》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同人志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