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里的漫画家

Anitama新声

Voice|谢枫华2016年4月28日 21时00分

本周播出的漫画出版业界题材电视剧《重版出来》中,出现了编辑带着作品被腰斩的担当作家去夜店的剧情。不少漫画家觉得这处情节不真实,从来没听说过编辑带作家去夜店的。甚至还有漫画家表示羡慕,觉得要是能被编辑请客去逛夜店,自己作品腰斩上一次也值了。

陪酒女郎题材漫画《娘王》的作画红林直透露,在他还是新人的时候,小学馆(片中出版社“兴都馆”的原型)编辑真的会请漫画家去夜店。甚至偶尔会因为有漫画家酒量过大超出了编辑的预算,编辑报账时只得谎称是请了红林六次。

由于漫画家们成天窝在工作室创作,去夜店就成了他们宝贵的和女性接触的机会。因此和陪酒女郎交往、结婚的漫画家也不在少数。不少后辈漫画家们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决计不敢发表轻视陪酒女郎这个职业的言论。

著名漫画家赤冢不二夫生前也是出了名的嗜酒如命,甚至会拉上一车不认识的人一起去喝酒,还曾经喝坏过身子。赤冢先生的门徒、《钓鱼狂日记》作画北见健一曾经在访谈中提到过自己获得编辑请来,是因为擅画陪酒女郎的点烟动作。红林猜测,这也是北见屡次被恩师拉去喝酒的功劳。看来漫画家去夜店不光能解决终身大事,还能对创作事业有所助益,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https://twitter.com/naokure


《犬神和猫山》和《关公说事》的监督永居慎平在推特上说了一件悲伤的遭遇。他在一次多人语音聊天中,遇到了两位初次见面的对象。

A:Nagai先生您好!哇!我居然能和动画监督说上话!好感动!


B:我也是!一直想和您说话,好开心!


永:哎呀哎呀,我这等无名小卒……


A:您太过谦了!《铁血孤儿》拍得那么棒!


永:啊……

正飘飘然的永居监督听到这句话,犹如头上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原来,永居慎平和长井龙雪的姓氏虽然写法不同,但是日语中同样读作“Nagai”,这两人是把他误认做另一位Nagai监督了。

永:你、你们搞错了……拍那个是天才长井监督……我是个拍泡面片的……


A & B:诶……您说的那片子……虽然没听说过……但、但还是监督嘛!!还是很厉害的!!


永:多、多谢夸奖……


A & B:……


永:……

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对话就这样戛然而止,体会到如此残忍的温度差的永居监督忍不住哭了出来。

(其实永居监督遇到这种悲惨遭遇,还是因为他这个姓用的人少。如果换做业界人数多达两位数的佐藤监督,别人就绝对不敢只用姓来介绍他了。)

https://twitter.com/yaruo37/status/725363612135510017


演出家、动画师久保山英一在月初曾经听一家外包公司说,《甲铁城的尸●》的动画单价是一张250日元。他对此感到十分遗憾,认为这个单价和该作品对作画的要求不成比例。快一个月过去了,久保山这条推却被营销博客挖了出来,重新引发了讨论。

虽然250日元的单价在业界算不得低,但久保山主张,衡量报价不能光看数额,还得考虑到能耗。动画业界虽然线条比较简单的作品的动画和原画单价都会减少,但线条复杂的作品单价却没有跟着线条的量一起提高。

比如说,《蜡笔小■》的单价也是一枚200日元还是250日元。但就算是200日元,如果让人选,人们肯定还是更情愿画《蜡▲小新》。毕竟画一张《甲◎城的尸人》的时间,可以画5~10张《蜡笔▼新》了。所以就算《□笔小新》单价低一些,一天的收入还是可以超过1万日元的温饱线。所以动画业界的问题,其实不在单价过低,而在定价不合理。

https://twitter.com/kuboyamama

封面: 《腹黑妹妹控兄记》

© 谢枫华 / Anitama

文章标签重版出来
相关阅读
评论